[天下时评] 昆明子君村家佳超市老板行凶跪求派出所尽早刑拘凶手

10370人阅读  1人回复   查看全部 | 阅读模式 |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2-27 15:22:09
分享到:
高家正图片.jpg
实名发帖:高家正身份证:532128196305286535  发帖人电话:15126673719
高家正声明为本文真实性和发帖转帖行为承担全部法律责任
    我一家是从云南省昭通市镇雄县深山来到昆明子君村摆摊卖点小百货求生的农村人,依靠每月300元的摊位费来兜售袜子等满足了一家人的温饱,两年来没有和任何人发生过冲突。
可是,在子君村开办家佳超市的老板一家却在我在此摆摊两年多之后动用暴力手段驱赶我家,并且将我打成轻伤二级,我在血流满面中侥幸活了过来,面对官渡区公安分局矣六派出所委托做出的法医鉴定,这家派出所经办此案的刑警小王却站在凶手一家的立场上不抓人只要求调解,并且把我要求经济赔偿认定为“敲诈勒索”。
霸占我租赁的摊位的家佳超市老板一家对我行凶
    两年前,从贫困的云南省昭通市镇雄县深山来到昆明打工,身体不好的我带上家人在昆明市官渡区子君村兆红网络旁边卖小百货,这个摊位是向家佳超市房东租赁的,每月300元,另外,我家也承担了子君村每天必须缴纳的卫生费。
   201813日,房东突然说不要我家摆摊了,房东的托词是保安要收我们的东西。
2018年1月4日,我家继续摆摊,等来的不是保安却是家佳超市的老板。
家佳超市的老板趾高气扬地说:这个摊位是我的,你家不能再这儿摆摊,快收摊滚开。
我家摊位距离家佳超市有一个包子店和一家网络店的距离,这个地盘是多家人的进出口,怎么变成家佳超市的地盘了呢?
我要家佳超市的老板拿出这个地盘属于他家的证据来,家佳超市的老板哑口无言,就返回超市去了,两个多小时后,我妻子的儿子赵剑前来找老板问个明白,家佳超市的老板二话不说就对赵剑动了手。
家佳超市动手打我妻子的儿子赵剑的时候,我从摆摊路口三楼的出租房内匆匆下了楼,只见老板和他儿子以及老婆都在殴打赵剑,我就去将超市老板抱住不准继续殴打赵剑,这时,家佳超市的老婆就提了一根钢管劈头盖脸猛击我的头部,将我打倒在地,他们仍继续殴打,最后我昏了过去。
我全身被家佳超市老板一家殴打,骨折多达五处
    当我被家佳超市的老板和其老婆联手打昏死过去之后,我老婆在呼喊救命中立即向120110打了电话110先赶到,120随后赶到。
赵剑跟随出警人员到了官渡区公安分局矣六派出所接受询问,我被医院的急救车送到了云南骨科医院进行抢救。
参与急救的医生们用了两个多小时做完检查,医生诊断脑出血,要是做手术就会有生命危险,到了晚上的两点过,我开始呕吐,又去做了一次检查。
究竟我被家佳超市的老板一家残酷殴打的伤情有多严重?
医院的出院证上清楚记录:我的鼻骨粉碎性骨折,下颌骨及额窦前臂骨折,头皮血肿,额部、左侧面部及右前臂匹夫裂伤,全身多处软组织损伤……
在派出所出具委托书进行的法医鉴定的伤情又是如何呢?
矣六派出所出具了法院鉴定委托书,云南乾盛司法鉴定中心对我所受到的伤害程度进行了法医鉴定,
“2018年1月4日,高家正外伤致使其由枕骨骨折,额窦前壁线性骨折,左侧鼻骨骨折伴右侧上颌骨额突骨折,下颌骨骨折,面部皮肤软组织裂伤,创口累计7.8厘米,右上臂皮肤软组织裂伤,创口长1厘米……”
“根据法律规定,高家正每一处所受到的骨折伤害都鉴定为轻伤二级,软组织损伤鉴定为轻微伤。”
经过案发地派出所的委托鉴定,我被家佳超市老板一家殴打造成的损伤程度为轻伤二级,家佳超市老板与其老婆是直接导致轻伤二级伤害程度的罪魁祸首,必须受到刑事制裁。
家佳超市的老板他们会受到逮捕判刑吗?
死里逃生的我讨要赔偿金被认定为敲诈勒索
    家佳超市老板一家将我和赵剑打伤,办案警察从家佳超市老板那里搜出了管制刀具和钢管,家佳超市老板要置我于死地早就准备好作案工具了。
    我在云南骨科医院的抢救下总算死里逃生,案发后的第二天,我家人打电话给派出所说我的伤情很严重,请派出所催凶手缴纳医药费,派出所说让我们先垫付医药费。
     法医鉴定之后三四天,派出所的刑侦干警小王来到医院做笔录,却一直没有过问支付医药费这个问题。
    2018118日下午,超市老板老婆和他儿子跟随没有穿制服的刑警小王到了医院找我们调解,当时我还无力说话,走路也很勉强,想到我贫困的家境无力承担我日后的医药费和疗养费,我努力地开了口:这么重的伤势,我要20万。但是刑警小王不穿制服,带上凶手来医院调解,在调解中却不准我家多说话,
见我提出要20万的要求时,刑警小王比凶手一家更加着急,小王气势汹汹对我说:“你这么高的伤害索赔请求,纯属敲诈勒索,你可得想清楚,如果超市一家去告你,你也属于敲诈勒索,得坐牢。”,一心帮着家佳超市方说话的刑警小王最后还说:“要处理的话,好好商量,我忙的很。”,见此情景,我红了眼眶的老婆说道:“要是你们忙,你们赶紧走,我老公重伤了,说不了太多话,等伤好了才找你们理论。”,家佳超市老板担心坐牢,见调解不成,坚持支付了1万多的治疗费,我出院之后却一直没有再过问。
2018年1月30左右,派出所通知我们过去,是一个不知名的老警官调解,老警官说:“伤者有权利说话,双方协商多少都可以,这是双方请愿的事情。”,
老警官问我要多少钱,我说不敢说钱,担心刑警小王治我敲诈勒索罪。
这次在派出所的调解虽然没有成功,但是我们一家对这个老警官的态度由衷感谢,我们也纳闷,为何同一家派出所的警察,年轻的刑警小王绞尽脑汁为保护超市老板不被绳之以法吓唬我一家,为何年迈的警察却站在公道立场捍卫法律权威呢?
我侥幸没有被超市老板家一钢管打死,我却被刑警小王为超市老板一家提供非法的保驾护航伤心。对此,我拒绝一切调解,请公安机关按照伤情鉴定的结果抓捕家佳超市老板和他的老婆,按照刑法的规定,他一家必将受到刑事追究。
尊敬的昆明官渡区公安分局的各位领导,我想问,一个摆小百货的农民受到财大气粗超市老板的不法伤害,超市老板一家何时可以被绳之以法,请不要让身心受到严重残害的我等得太久。

发表于 2018-2-28 10:20:38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唛,么又说中国治安如何好了?看来也很糟糕嘛!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热点回顾

关闭

站长推荐上一条 /1 下一条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