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梦幻杨林传奇之刁素兰

1393人阅读  0人回复   查看全部 | 阅读模式 |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2-5 13:42:06
分享到:
强势面前的溜须拍马,弱势面前的自以为是,雁过拔毛,鸡蛋过手三分轻,得了便宜还卖乖,一有好处就往里面钻,一不满意躺倒就放泼。抓吃骗赖,胡搅蛮缠,浑然不知廉耻。
刁素兰嫁了个府衙中的杂役,自以为是嫁入公门,翘起脚来就等吃,有了底气,讲话的声音大声大气,一生人就干三件事,一是生娃娃,二是教训老公,三是盯着府衙要钱。楚杂役也不是什么东西,岁数大了渴得学猫叫,调戏妇女被官府拘了,因马屁拍得好,上一届林长留下在府衙打杂,刁素兰原以为嫁入公门就不愁吃不愁穿,只等人来侍候,那想到楚杂役薪水低得吃喝都是问题,刁素兰一想不对,日子不是这样过的,直接跑到林长家里,正巧林长夫人省亲月余,林长也是饥渴难耐,刁素兰百般挑逗,干柴烈火,猛然燃烧起来。了结好事,刁素兰撕破内衣直接向林长要钱,不给就告林长骗奸良家妇女。林长傻了眼,为了仕途和家庭,只好答应刁素兰的请求,先是给楚杂役平反,后是给楚杂役补发薪水、加薪晋级。
刁素兰有事无事直往林长家里钻,每去一次,楚杂役总是能够多拿比别人多的这样补助,那样补贴。楚杂役在整个府衙大红大紫,换了林长,新来的林长不明究里,稀里糊涂砍了楚杂役的各种补助补贴。刁素兰拿着楚杂役猛一顿出气,想想不对,此时刁素兰已是七大八小一堆娃娃的母亲,刁素兰抱起最小的一个,直奔林长家里,巧合的是只有林长夫人在。刁素兰一把鼻子一把眼泪向林长夫人哭诉自己家的难处,搞得林长夫人莫名其妙,末了,刁素兰把娃娃放在林长夫人怀里,转身出了林长家直奔娘家而去。
林长夫人被楚杂役又哭又闹的小孩搅得心神不宁,待林长回来,对着林长就是狠一顿数落,林长很生气,这叫什么事?让衙役传楚杂役,传了几次,楚杂役就是不到位,不但不到位,之后连点卯都省了。夫人成了照看自己下属小孩的婢女,林长自然没少受气,心想事总得解决,于是低三下四摸到楚杂役家里。楚杂役被一堆又哭又闹的娃娃围着正搅得焦头烂耳,见来了林长如见救星,一翻诉苦,说到伤心处,拔腿就想走,林长一看势头不对,应付几句,抢先出得门来,一路在想,总不能让楚杂役一堆娃娃饿死。回到府衙恢复了楚杂役各种不应该有的待遇。刁素兰到林长家领走了自己的娃,与林长夫人走得很近。
过了一年半载,林长正在接待客访,刁素兰嚎着活不下去了闹上大堂,林长刚说一句,我这里有客,是不是改日再来?刁素兰十分麻利地脱光衣服睡到案桌上,访客和林长一看这男女有别,岂能非礼目视?拔腿走出大堂,之后三五日林长进不了大堂,耽误了很多公事,被上边很很臭检了几次,上边直接怀疑林长的能力,下令限期得不到解决,就解除林长的职。林长懊恼,十分晦气,低声下气找来楚杂役商议,楚杂役又是一通满腹牢骚,捎带也把林长臭骂了一顿。林长忍气吞声,小心赔着不是,最后无论楚杂役提什么条件,只要不是死,林长都一口承应。
林长换了一届又一届,楚杂役依旧大红大紫,由杂役做到衙役,由衙役做到主事。刁素兰两口子打架,偶尔也到大堂闹过几次,刁素兰一堆娃娃渐近长大成人,眼看就要结亲,缺了结亲的银子,刁素兰也老了,再脱衣服怕子女不高兴,换了个方式,见官就倒,与林长玩起了碰瓷游戏。
二赖子,在杨林,二的意思是横蛮不讲理,赖的意思是自以为是、唯利是图、一心专营私利,子的意思是非人类。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热点回顾

关闭

站长推荐上一条 /1 下一条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