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 彩云栖翡翠

2075人阅读  5人回复   只看楼主 | 倒序浏览 | 阅读模式 | 复制链接    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1#
跳转到指定楼层
发表于 2018-2-4 21:12:41
分享到:
本帖最后由 瑾楠 于 2018-2-4 21:13 编辑

一,翠湖水月轩奇案

         大理点苍山山腰一个道观中,一个道人负手在看山茶花。
       云南茶花甲天下,大理茶花甲云南。
     只见那“大紫袍”,“雪娇”,“抓破脸”,“童子面”等,或含羞,或怒放,风流自然,朵朵可爱,抬头越过道观的瓦檐,只见远处是皑皑的雪山。
      道士突然拔地而起,跃到道观的瓦片上,接着蜻蜓点水噌噌几步迈到屋檐上,并不见瓦片发出任何声响,足见轻功卓绝。
      十九尽撑天,峰峰皆可怜。
      雪消多古意,一点一苍染。
     道士吟完,瞥眼看到山脚小路上一个军官急急奔上山来,道观的山路鲜有人走,布满青苔,十分湿滑,只见此人健步如飞,身形不滞,转眼就到了道观山门之前,大叫一声:
      “师父!”




      来的这人是道士在滇南收的徒弟,学艺十分用功,武艺才学,在同门之中佼佼。师父却厌他功名心重,始终有三分距离,一部《道藏》,送了他,束之高阁,倒是每天读些康梁。康梁学说,排比连绵,慷慨激昂,鼓动人心,道士却在这慷慨激昂背后看出一些别样,加上不喜欢康的为人,只是徒弟热心,也不便浇冷水,各人有各人的命数,干预也徒然。
      是以他学艺未成,下山投军,也未加阻拦,反而提醒他武艺只是强健身体,紧急之时用以防卫,既然投军,应精学火器射击,熟读韬略。


   “师父你看这句十九尽撑天,抱负还在。”军官看他书桌上担当和尚的诗句说到。
    道士笑笑:“此次上山,也是来和贫道辩论么?”
    军官抓抓头发,显得有些害羞,“师父,以前总是冲撞你,总觉得自己读了些书,有新思想,藐视陈规,处处和你争论。你总是说,今人许多理论,不过是新瓶旧酒,前人生活几千年,圣贤何其多,就不如你读了几本翻译的书?现在想来,也不无道理。”


      正说着,山门嘭的一声,被一人撞开。
      正在扫地浇花的小道士连忙跑过去,只见一个满身血污的人滚了进来。
“汉鼎!”军官惊呼一声。

“白兄,东西拿来了。”来人说着从衣兜里拿出一包东西递给他,大口喘气,汗如雨下。
原来这个军官姓白,名敏,在军阀唐继尧麾下当一名护卫。
    来的人叫汉鼎,是他军中好友,道士是半个医生,给此人处理伤口,服下金创药后,白敏呈上汉鼎带来的物件,只见一个描金锦盒,层层包裹,细细打开,一对水盈盈的翡翠手镯打开来,形状古朴,满室生辉。
道士一见此物,咦的一声,翡翠玉石,在云南常见,腾越之地,品质差的,拿来铺地,眼下这一对却非凡品,翠色欲滴,盈盈如春。白敏长叹一声:“为这么一对手镯,活生生害得一家人家破人亡。”
“师父,你可知翠湖畔开照相馆的蒋范卿?”




2#
 楼主| 发表于 2018-2-4 21:14:39 | 只看该作者
本帖最后由 瑾楠 于 2018-2-4 22:07 编辑

      
二,怀璧其罪


      昆明五华山前,一汪湖水碧绿可爱,又有茂林修竹,亭台阁谢,明代沐英围湖入城,当地人叫翠湖。诗云:十亩荷花鱼世界,半城杨柳抚楼台。

      翠湖古来便是昆明城百姓游山玩水,赏荷看鱼的所在,游人如织,接踵摩肩,建水曲溪人士蒋楦来此,开了云南第一个照相馆水月轩,天时地利,声名鹊起。此人思想新颖,善于经营,短短数年,连创云南数个第一。


      年少得志,出尽风头,在某次展览上,蒋楦拿出一对玉镯,倾城传说这玉镯乃慈禧太后之物,赠与李中堂,后来落入侄儿李经羲之手,重九起义,李经羲携此物出逃,落入民间,被蒋楦重金购得。展览会上,蒋楦出尽风头,一镯倾城。唐继尧手下有个司令当时愿出万金购之,这蒋楦是滇南富少,争强好胜,生意又顺风顺水,鲜有挫折,是以对唐司令的要求充耳不闻,一笑了之。


      自古贫不与富斗,富不与官斗,当时军阀混战,唐护国有功,曾任护国军总裁,滇川黔鄂豫陕湘闽八省靖军总司令,权势熏天,家人在蒋楦这里吃了瘪,自然不服气,自此不时有人上门找蒋楦的麻烦,好在当时云南几股势力互相争斗,军阀土匪纠缠混战不休,有拥唐的,也就有倒唐的,所以一时倒以不能奈蒋楦何。


       蒋楦以商业奇才闻名于云南,开办第一个照相馆,第一个电影院,第一个火轮运输,广交了不少江湖朋友,这白姓军官因为和他是同乡,二人又都有新思想,时常也有交流。白敏心想唐公号东大陆主人,创办新学,操练新兵,护国有功,志公在天下,如何会对一对小小的手镯感兴趣?还安慰自己同乡不必放在心上,至多是对家属亲戚管教不严,哪个大家族没有这么几个惹是生非的纨绔子弟呢?


      只是他没料到接下来蒋楦以贪污公款,窝藏国宝的罪名通缉,生意被充公,妻子被逼迫上吊自杀,家破人亡,蒋楦在江湖朋友帮忙下得以逃脱,流亡江湖,不知何踪。





      道士听白军官说完。
       细细的看了这对玉镯一眼,叹道:匹夫无罪,怀璧其罪!慢藏诲盗,冶容诲淫!
       “昆明士人,个个不平,却又无可奈何,汉鼎和我愤愤不平,悄悄探得唐姓司令藏宝之地,把它盗了出来,为同乡出一口恶气。”
      “司令一见翡翠被盗,护卫队又少了两人,明白了是怎么回事,但是此事终究不光彩,他也不敢声张,暗中派了几个好手,还有江湖上的黑道,追杀我二人,汉鼎在山下等我,我来求师父一个主意,现在汉鼎受伤,可能是被跟上了。我们这就下山去,绝不连累师父清修。”
      “已经来了,还说不连累我清修。”道人呵呵一笑,军官跪了下去:“求师父指点一条生路。”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3#
 楼主| 发表于 2018-2-4 22:06:34 | 只看该作者
本帖最后由 瑾楠 于 2018-2-4 22:10 编辑

三、何道士

     广西人岑毓英上任云南总督,路上见了一个道士,邀为同路。两人谈论诗词书画,经典子集。岑毓英饱读诗书,兼习武功,雄才大略,为清廷封疆八大吏之一,赫赫有功,威震西南,非一般庸官俗吏。
      道士谈吐不凡,两人一路引为知己。
      到云南后,道士告别岑毓英:“一路上多亏照顾,日后有事,可到昆明北市区黑龙潭找我。”
      岑毓英暗笑,心想自己贵为总督,人人趋之若鹜,如何有求于一个落魄道士。
      不料上任数年,奇逢大旱,民不聊生,在自然面前,人力显得苍白,饶是岑毓英雄才大略,对自然灾害也无计可施。此时想到何道士的话,封建时代遇到大旱,百姓便会去龙宫求雨,岑毓英心想不管灵不灵验,自己也去求他一求。
      老百姓见总督亲自求雨,这雨不管下不下,诚意也感动了百姓,得了民心。岑毓英去到黑龙潭,见群山拱卫,泉水淙淙,茂林修竹,白鹤飞舞,端的是个祥瑞之地。道观里的人见总督来寻何姓道士,都说道观里并没这么一个人,岑毓英闷闷不乐,起轿回家。
      才出道观,大雨倾盆而下。
     这雨不前不后,跟在他的身后,前面晴空丽日,后面倾盆大雨,一直到昆明北郊盘龙江一座拱桥而止,此桥后来便叫霖雨桥。
      民间传说这何道士便是黑龙潭龙王,下雨相送岑毓英。



    “师父,江湖传说,其实何道士并非龙王,而是道法高超,能使用奇门遁甲,呼风唤雨,已活了百年!本门系何道士同门。”军官道。
    “云贵高原十里不同天,东边日出西边雨,常有的事。你太过聪明,总在信仰与科学之间挣扎,信仰需要无条件信任,科学需要求证,神话与科学,你信哪一个?。”



        “三国时,周瑜,诸葛亮能以乱石做阵,呼风唤雨,是否道法修炼到极,真的可以呼风唤雨,摆石为阵。”
       道士以时下流行的科学解释,乱石阵大概类似迷宫之类的东西,可以使人迷惑,困在其中。以几个石头便摆成阵法,使人头昏脑涨,也不是不可能,科学未普及前不也曾被冠以巫术的名号么,时下的摄影,火车,电话,哪一样不是令国人痴迷又惶恐?
     葛洪,陶弘景,李淳风,刘伯温,哪一个不是古代科学家?




      “今日为师就给你摆一摆奇门遁甲,让你看看本门手段。”
       道士说着便在道观前的道路上摆动石头,树木,以伏羲八卦的方位,摆了一个玄阵,白敏和汉鼎不明所以,看得云里雾里。摆完阵后,道长回到观前,这时只见一只松鼠从树上跳下来,走到了阵中,这个松鼠大概平时有自己熟悉的路线,要走回窝去,只见它在其中往返折回,总是走不出这个阵,看得两人瞠目结舌。
      道士捡起一个石头,飞石击中地上一根枯枝,阵形一动,松鼠轻盈跳开逃走。
     “只要人入了这个阵,山迷水迷,形同鬼打墙,可以困住庸手一些时间,后山有条小路,你随我来。”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4#
发表于 2018-2-4 22:11:50 | 只看该作者
怎么没发到“新彩龙”去尝个鲜儿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5#
 楼主| 发表于 2018-2-4 23:43:33 | 只看该作者
四,马老拳师


    几个人沿着小路,徐徐下山。

     行至一座小寺,“道长留步!”随着一声喝喊,一阵刚猛的拳风扑面而至,道士不慌不忙,接力卸力,跳跃腾挪,白敏这时才看清是一个蓄着浓须的拳师,道长与拳师这一战打得好看,拳师刚猛直接,道士轻盈灵活,两人争斗,好比仙鹤斗猛虎,拳师出拳带风,喝哈有声;道士不慌不忙,云手,六封四闭,懒扎衣,身形优美,不慌不忙,见招拆招,将拳师的刚猛全部化解。

       打斗只是短短数个回合,当事人却是凶险,转眼之间拳师满头大汗,相形见绌。道士施展云手,将他黏在步伐之中,拖得拳师不由自主,饶是他拼命挣脱,连打带踢,但是云手绵绵不绝,循环跟进,如蛆附骨,如同一个巨大的漩涡,周周转转,战到酣处,道士一个金刚捣锤,瘦瘦的身形瞬间勇猛数倍,紧接一个撇身捶,将拳师打得跌出丈余。

       庙旁突然闪出一个带着眼镜,文质彬彬的瘦小军官,扶住拳师,白敏见了此人,心中一凛。
      军官将拳师恭敬扶起。


    “想不到荒山之中,竟有这样好手,马某行走江湖多年,未曾十招之内失手,谢过道长手下留情。”
    “无量天尊!你我无冤无仇,为何见面不发一言就动手。”
     拳师一时哑口。

     “道长见谅,司令府丢了一对玉镯,长官令我截拿窃贼,刚刚见你和贼同行,以为同伙,吾师拿贼心切,先动了手。”军官上前不慌不忙的答到,左一个贼,又一个贼,说得一人心头火冒,三尸神暴跳,七窍内生烟。

      “龙兄,且慢血口喷人,我且问你,蒋楦一家被逼得妻子上吊,家破人亡,江湖风言风语,你不会没有耳闻吧?”
眼镜军官面色一沉。

      汉鼎继续咬牙切齿,慷慨陈词:“江湖人人,说你龙兄是条好汉,你在昭通之时,有‘三剑客’之称,一身武艺,在翠湖边大败法国力士,人人说起你来,都竖条拇指。你也曾行侠仗义,为一对玉镯,巧取豪夺,逼得良民家破人亡,该不该管?”
     “既然是江湖风言风语,汉鼎兄不要捕风捉影,以此诡辩。”

       “我再问你,蒋楦一事,这个唐姓司令,是不是他部下?若不是他想私吞宝物,为何不出来主持公道,任由手下栽赃陷害,荼毒良民?此事闹得昆明满城风雨,他岂有不知之理?国民护卫队,改为佽飞军,翊卫队,座褥铺垫,皆用黄缎绣龙,你我投身护国军,岂是为了成为私人保镖,封建帝王贴身侍卫?龙兄弟,我且问你,这是不是你我投身护国军的初衷?”



      “龙登云,可有此事?”拳师一脸愤懑。
      龙姓军官沉默不语,汉鼎说到动情处,满脸通红:“龙登云,我且问你,这还是我们当初追随的八省护国靖军总司令么?不怕告诉你,玉镯是我拿的,要为蒋楦出这口恶气,要打要杀,我来陪你。”
       说着汉鼎不顾身上有伤,走上前来。
      “哼,你还说请师傅帮忙抓贼,我看你是把师傅当成了护院走狗,道长,山高水长,后会有期。我姓马,四川人,不打不相识,感谢道长手下留情,改日我登门谢罪。”
     “善哉,马老师傅,青山不改,绿水长流。”
     马拳师拱手一揖,拂袖而去。

     龙姓军官呆了一呆,长叹一声,转身追随师父而去……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6#
 楼主| 发表于 2018-2-4 23:47:24 | 只看该作者
五,此恨绵绵无绝期
      昆明五华山畔,逼死坡前。
      一个三十多岁的军官负手看碑,此地是吴三桂逼死南明皇帝之地,昆明市民可怜这个末代皇子,被吴三桂用弓弦活生生勒死,立了个碑纪念。
军官风流倜傥,眉目英俊,只是一双剑眉之中,隐隐含恨。
      他向司令部走去,迎面走来一个清瘦道士,望了望他的眉眼,神色有异,欲言又止。军官也不以为意,相视一笑,健步前行。
     “施主留步。”道士突然在身后叫道,“贫道有一言相劝,若最近有军务外出,定当小心。”
      军官微微一笑,心道:“庾某投笔从戎,生死早已置之度外,时下天下纷乱,群雄并起,行军入伍,谁不是半只脚踏在棺材里,”


      道士长叹一声,很快隐入市井。


      一声娇笑,从唐宅中传来,只见庭院之中,有女一人,如蝶翩翩,巧笑倩兮,美目盼兮。脸如石雕,不苟言笑的士兵,眼珠也为之悄悄转动,喉结上下滚动,暗地里咽了一口口水。
       “五佛捧寿来!”
      一声粗豪的叫声传来,五个美艳的女人,两个抬轿,其余相扶,抬着一个光头,鲶鱼须,圆脸的中年男人出来。五个女人嘻嘻哈哈的抬着轿子,在原地兜圈圈,门口一个瘦小威严的军官站岗,赫然是大理山上的龙登云。
       这个男人与五个女子嬉戏调笑,引得进门来的一个时髦女性扑哧一笑。
       中年豪客见了这个时髦女子,喜出望外,目瞪口呆,连连喝退五个女人,五个女人面色不悦,相继走过这个女人旁边,偷偷打量,心想原来这便闻名昆明的交际花,钱大美人,果然新潮浪漫,像那水月轩电影里的人,波浪卷发,樱桃小口,笑起来眼角眉梢,都如初月。
      “登云,你给我守住门口,不准任何人进来。”豪客吩咐龙姓军官,转身笑嘻嘻的携了女人的人,走进内室。
      “蓂赓,你不是说有一对慈禧太后戴过的手镯,要和我一起欣赏。”
      “来来来,我还有个大宝贝要给你看。”
      屋里遥遥传来男女嬉闹之声。
      龙姓军官皱了皱眉头。


      突然见屋上一道灰影飞过。
      他警觉的掏出了火枪,四处查看,又疑心是鸟,五华山上古木森森,鸟雀松鼠,常常可见。
       一时三刻,那时髦美人才面带潮红出来,由轿子送去。
        这中年豪客目送她远远的离去了,才失神落魄的转身回屋。

       “蓂赓,你在外怎么闹我不管,可她是你同学妻子,你们又是好友,你……你好自为之!”一个小脚女人从堂屋走出来,气愤的说道。
       “背时女人,说些啥子?”中年豪客恼羞成怒,一个窝心脚朝这个女人踢去,女人应声而倒,噗的吐出一口鲜血,面若白纸,不断抽搐。
       “大太太!”龙姓军官大惊失色。
       “背时婆娘,要装死让她装。”


         这时门外一个军官走进来,中年豪客一见哈哈大笑,一把抱住。
         “枫渔兄,张勋那老儿最近在北京复辟,你我兄弟联手,再次北上,袁项城尚且被我们打败,何况这遗老遗少,定教他有去无回。”
来的这军官便是赫赫有名,文武双全的庾枫渔,同盟会会员,毕业于日本陆军士官学校,陆军讲武堂校长,风流倜傥,护国功勋。
       只是他并不知道这地方他美丽的妻子刚刚来过。
       他和老同学指点江山,激扬文字,策划如何打败复辟帝制的辫子军,在南方准备兵力,支援北方同仁,早日结束这场闹剧。
       却不知道他的老同学,老朋友,他美丽的妻子,一起背叛了他。


      走出司令府的时候,他又遇到了那个道人。
      站在翠湖边。
      高声吟到:
      富贵五更春梦 功名一片浮云
      眼前骨肉亦非真 恩爱翻成仇恨


      一年后,五华山上。
      一只哭泣的蝴蝶飘进帅府,抽抽搭搭。
      “民间都说,是你指使人杀死了他。”
      “我们是同学,又是好友,流言蜚语,你也当真,哎哟哟,你别哭了,一看见你哭,我心都碎了。”
      “他,是个好人。”
      哭的人假哭,劝的人假劝。



       当晚,唐遇刺,胸中一剑,伤及皮肉。
      他是军校出生,枕枪而眠,遇险拔枪射击,轰然作响,卫士闻声赶到,刺客已跑。



      地上留下一个纸条“多行不义必自毙,留你项上头颅,随时来取。”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热点回顾

关闭

站长推荐上一条 /1 下一条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