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影团] 听从你心,无问西东

3004人阅读  0人回复   只看楼主 | 倒序浏览 | 阅读模式 | 复制链接    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1#
跳转到指定楼层
发表于 2018-1-25 18:57:02
分享到:
终于有时间进影院看了《无问西东》,并没有什么名校情结,完全是因为自己是云南人,很关心电影会用什么方法把关于西南联大、飞虎队、驼峰航线的选材,以及富民小水井合唱团,哈尼族蘑菇房等这些元素,完整地表达和呈现出来。
当镜头离开帝都,离开现代大都市,象征云南大地的广袤红土地、巍峨云南松、蓝天白云出现在画面里,这部电影就有了不一样的气质,作为云南人,看着是亲切且舒服的。
《无问西东》分为四个时空、四个故事,毫无疑问由陈楚生、王力宏主演的上世纪20年代至40年代的故事,最令人难忘,这两个时段的交叉点,就是云南昆明,就是西南联大。仅为这个高度还原的历史画卷,是值得看的!
关于抗战时期昆明街头的风物,电影跟我想象的差不多,几乎是重建了一个民国的昆明图景,湖泊清澈、河流蜿蜒、大地葱郁、四时鲜花不断,城内烧饵块、米线、卷粉等小吃可口,贩夫走卒、引车卖浆自由奔走,城外青山起伏、松林苍翠。
时为西南联大学生的汪曾祺在散文《昆明的雨》里曾写到“昆明的雨季是明亮的、丰满的,使人动情的。城春草木深,孟夏草木长。昆明的雨季,是浓绿的。草木的枝叶里的水分都到了饱和状态,显示出过分的、近于夸张的旺盛。”电影还原了这种氛围,在紧张的战事里,营造了一种明亮开阔、适宜人居的美好环境。
当年,美国飞虎队员艾伦·拉森、威廉·迪柏业余时间曾拿起照相机,拍摄了数百张西南地区的风貌,其中多为40年代的昆明街景,都还是彩色照片,成为了珍贵的史料,前几年在国内再版叫《飞虎队队员眼中的中国》。
《无问西东》的导演、美术指导,应该是看过艾伦·拉森、威廉·迪柏的摄影集,甚至对昆明外景布置,就是参考了这本画册,街景、花木,卖小吃的孩子、报童,讲着云南方言的老百姓,以及修建飞虎队机场,飞虎队员训练的情景,就像是从摄影集里走出来的。
关于西南联大,当时为躲避战乱,由北大、清华、南开三所大学组成,一时间大师、巨匠汇聚昆明,梅贻琦、陈寅恪、冯友兰、林徽因、沈从文、刘文典、金岳霖、潘光旦、闻一多、钱穆、费孝通,华罗庚、朱光潜等名师,他们在昆明的活动范围涵盖了今天云南师范大学本部、翠湖周边、北郊龙头街、西郊黑林铺、大普吉等区域,电影还原度很高。
比如为躲避恐袭“跑警报”,就有很多趣闻,为人狷狂的刘文典大师,有一次,听见空袭警报就跟学生跑出城,看见旁边奔跑的沈从文,就说“陈寅恪跑警报是为了保存国粹,我刘某人跑是为了庄子(刘大师是研究老庄哲学大师),你们跑是为了未来,沈从文替谁跑啊”?把当时学历低、名气还不高的沈从文搞得急赤白脸。
民国才女林徽因众多爱慕者之一的金岳霖,生性浪漫,多情任性,汪曾祺在《跑警报》一文中说,金大师每次出城跑警报,必须携带一个小手提箱,里面不是什么金钱细软、学术巨著,而是外籍女友写给他的情书。
西南联大师生天性潇洒、落拓不羁的情怀,在电影里是有呈现的。当年,联大师生跑出城躲避空袭,就在黄土坡、黑林铺一带顺势躲起来,在山谷里,树林中继续教书授课,全然忘记了头顶轰鸣的日军战机。片子对这一细节呈现很精彩,教哲学的、古典文学的、物理的……大家在树林里、山谷里、洞穴旁继续授课的场景,随着镜头闪转挪移,很让人感动。
这时期,今后成为业界名流的邓稼先、朱光亚、杨振宁、李政道、汪曾祺等都还是莘莘学子,王力宏在片中的表现,基本上还原了那代学子“苟利国家生死以,岂因祸福避趋之”的精神气质。
电影里,西南联大师生刚刚到达昆明时,条件艰苦,自建铁皮顶、茅草顶的校舍,一遇到刮风下雨就授课困难,老师就教同学们安静下来“静坐听雨”,这些史料都有记载。
片子有个小细节,当老师在漏雨的红泥巴教室里为学生授课时,讲台边放了一盆云南常见的“三角梅”,粉色嫣然,灼灼其华,可见美工是细心的。
黄明晓饰演的孤儿从小在村民家吃“百家饭“”长大的村庄,是云南哈尼族濒临消失的蘑菇房,里面唱歌的乡亲,倒不一定是哈尼族,是昆明远郊富民县小水井苗族合唱团的群众,苗族同胞清末民初受西洋传教士影响,多为基督教信徒,形成了独特的民俗文化,唱赞美诗、灵魂乐、福音歌,毫无问题,天生能歌善舞,多声部合唱对他们来说手到拈来,学院派都无法比拟。
如果说,《无问西东》是一部色彩丰富、历时持久、万花筒一样的片子,那么,云南的段落就像片中一再出现的山顶那一棵茂盛的百年老树,独居遥远边地,却荫蔽一方水土,呈现着不一样的生命力,有其独特的色彩。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热点回顾

关闭

站长推荐上一条 /1 下一条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