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小时候老家那些让人难以忘怀的过年习俗

1431人阅读  2人回复   查看全部 | 阅读模式 |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1-12 17:30:46
分享到:
小时候老家那些让人难以忘怀的过年习俗



    虽然随着年龄的增长,过年已经无法再给我带来太多的快乐和惊喜,也就是大家所说的年味越来越淡了。每年年关将近的时候,内心总会有些许不一样的期待。也有可能是小时候过年的记忆依然鲜活吧。小时候的我们,对于过年应该是一年中最最期待的事情了。过年不仅可以放开肚皮吃大鱼大肉、穿新衣服,还有压岁钱收,还能开开心心地玩耍。虽然这些事情在现在看来也稀松平常,但是那时候却是年幼的我们快乐的源泉。


    小时候每年过年前大半个月我就开始倒数日子,每天都会跑去问奶奶离过年还有几天啊,然后随着日子的一天天减少,期待也开始变得愈发的浓厚。即使在小年到来之前,就被妈妈要求要把家里打扫干净,心里也是乐意的。把家里每一个角落都打扫得干干净净,玻璃擦了一遍又一遍,举着长长的扫把掸去屋顶的蜘蛛网……可能从来不会干活干得这样欢天喜地。


    而在腊月二十三小年到来这天,村子里的年味就开始浓厚起来了。这也是年前最忙的这一天,家家户户忙着蒸糯米舂糯米粑粑、送灶王爷。


    妈妈们把提前一天就泡好的糯米沥干水分后放进大蒸锅里蒸熟,热热的米饭用舀水的大汤碗取出来送到石臼里,三四个男人在石臼的另一头用力踩石臼的木杆,石臼窝里的米饭逐渐被舂得细腻,手巧的妇女把已经变成粑粑的糯米团快速取出,递给另一位已经在手上抹过腊油的妇女,把粑粑团按到铺好的芭蕉叶上,按成一个茶盘大小的园,一个糯米粑粑就做成了。这个时候又轮到我们小孩子们上场了,各家小孩获是用锅盖、或是筛米的竹筛,端着自家的糯米粑粑欢天喜地的往家跑,这个时候大人们不免要叮嘱一句“小心点,不要把粑粑卖咯”(“卖”是我们当地的方言,一般指弄坏、摔坏等意),有回到家锅盖竹筛一颠粑粑就轻松放到案板上的,也有路上真不小心摔了个大跟头白花花的糯米粑粑就粘上了泥土哭着回来的。


    在大人小孩们都在忙着舂糯米粑粑的时候,奶奶外婆们也并不闲着。叠好规定数量的金元宝,用不沾油荤的锅煮好一点点糯米饭后舀出一小勺放在小碗里,切一点点红糖点缀在糯米饭上,再沏两杯茶。把这些贡品都搬到厨房的灶眼前摆好,点上蜡烛、香和纸钱,这个时候奶奶口中就开始念念有词“送灶王爷”了。口中念的词一般大意是今天腊月二十三小年夜,我们供奉茶酒给您,就此送您上天宫,平时我们家里大呼小叫惊吓到您还请您见谅。到了天宫还请您在玉皇大帝面前多帮我们说些好话。


    小年夜舂粑粑的习俗后来渐渐没有了,但是“送灶王爷”的事情是每年都不能忘记的,经常跟在奶奶后面看她进行每一个步骤的我这些情节至今也还觉得印象深刻。


    过了小年,真正的年是越来越近了。这个时候如果哪个小朋友的新衣服还没买好,必定是不开心的,所以就每到一个“街子天”(农村集市,5天一轮)都必定会跟在父母后面,要求他们带上自己一起去赶集。年关将至的“街子”必定是非常热闹的,卖肉的、卖衣服的、卖菜的、卖花生干果、卖门神对联等一溜儿年货的多得数不过来 ,当然,更多的还是来买年货的人,小时候跟妈妈赶过几次年街,那时候就想,课本里说的摩肩接踵应该就是这样的情况了。


    在期待中来到年三十这天,可以说全家都忙开了。妈妈一大早就把我们叫起来,吃过早饭,哥哥就被安排了杀鸡宰鱼的任务,我和妹妹要把饭桌再认真擦洗一遍,然后就要老老实实地坐着做剥蒜、洗葱这些琐碎的准备工作。到中午一些的时候,爸爸会到后院砍来一棵“摇钱树”,固定在院场里,粘上纸钱、金元宝,年夜饭祭祀时候放的鞭炮就会挂在这棵“摇钱树”上,据说放完鞭炮,被震下来的金元宝越多来年就越有钱。


    在我被妈妈安排给她当年夜饭助手正在炸酥肉的时候,爸爸就会把去年旧的门神、对联通通撕下来换上新的,哥哥在爸爸的安排下在家里的猪圈、牛圈、果树、摩托车都挂上一个红纸条,据说是通过“挂红”能让猪牛兴旺、果树多结果、车辆出入平安。我对“挂红”的兴趣远远超过炸酥肉,所以心猿意马经常把酥肉炸黑了之后被妈妈赶出厨房,我拿着一缕红纸到处找家里该可以“挂红”的地方,最后发现能挂的地方都已经挂过了,眼前一亮,看到正啃着肉骨头的大黄。马上拿手上的红纸蘸过面糊奔向大黄,在它蓬松的狗尾巴上围上一圈红纸,心满意足地拍拍手并告诉爸爸,大黄明年肯定也很“旺”。


    年夜饭自然是很丰盛的,但是在每个菜都吃了几口后感觉也就饱了,更何况期间还灌了自己两大杯饮料。


    在我们那儿,吃过年夜饭的除夕夜还有一个重头戏,不过这个重头戏是针对男孩子们的,跟我们女孩子却没有太大关联。我们那个地方流行一种叫“开财门”的习俗,就是除夕夜当晚放过鞭炮后就要把大门关起来,直到当天晚上十二点过后,有小男孩一波一波的来开过“财门”以后才能打开。“开财门”以前是初一早上五六点天亮前进行,但是后来大家都抢早,很多就除夕夜当晚十二点过后就开始了。开财门的小男孩一般两人一组,每人背一个包,来到一户人家门口的时候就会大声念“吉利的语言”,大概是从今天起你们家会财源滚滚、平安吉利的意思。而主人家守夜的人听到以后要赶紧打开大门把他们迎到堂屋,行过礼数后主人就会把一些糖果、花生、水果和钱塞到小男孩的包里,把他们送走后再继续关上门,等待下一波小孩的到来,来“开财门”的小孩越多越吉利。


    然后就到了初一早上,开开心心地穿上早就试了很多遍的新衣服,让妈妈给梳一个漂亮的发辫,到奶奶、外婆那儿拜年后,就得从村头的舅爹家一家家拜到村尾的大伯家,虽然每家给的就是一些花生瓜子和零钱,但是那种开心的氛围却是怎么也抹不掉的。


    长大了的我们,就算每年都能回家过年,但是小时候那种兴奋、期待和开心却是再也回不来了的。

发表于 2018-1-15 15:12:14 | 显示全部楼层
脑海中回味了一遍小时候的年味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17 16:14:14 | 显示全部楼层
追新不可忘本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热点回顾

关闭

站长推荐上一条 /1 下一条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