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读《飘》里的她们 往事已矣风华不灭  

2390人阅读  1人回复   查看全部 | 阅读模式 |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1-8 16:04:41
分享到:
本帖最后由 拧发条鸟 于 2018-1-8 16:06 编辑

美国女作家玛格丽特·米切尔的《Gone With The Wind》初版于1936年,曾获得过普利策小说奖和美国畅销书协会奖。1939年小说被首次搬上荧幕。1976年再次上演了根据这部小说改编的、由费文丽主演的同名电影,此作成为了电影史上的经典之作。


《Gone With The Wind》,这是书的原名,主人公的故乡随风而去,美国的南方奴隶制度随风而去,主人公的至亲至爱亦随风而去。我国在1940年首次发行了小说的中文版,由傅东华先生翻译,译名为《飘》,这一译本曾风行一时。作为陪伴几代人成长的读物,《飘》成为在我国流传最广的美国小说之一。


我最早接触《飘》这本小说缘起于外公,《飘》是他最爱不释手的小说之一,他早年间花钱在旧书摊上购置的正是傅东华译本,书本很小巧,书页微微泛黄,分为上、中、下三册,他几次迁居也未曾离身。那一代人很爱书里翻译的调调。地名上,亚特兰大译作饿狼陀,佐治亚州译作肇嘉州,等等,不胜枚举。至于人名,对照上海译文出版社出版的陈良廷译本,以几名主要人物为例,斯佳丽·奥哈拉叫做郝思嘉,瑞特·巴特勒叫做百瑞德,玫兰妮·汉密顿叫做韩媚兰,阿希礼·韦尔克斯叫做卫希礼。傅东华先生的译本讲究之处正在于将英语的语境中国化,忠实于全书的趣味精神,而不字真句确地计较一枝一节,为老一批中国读者省去不少气力,读起来与生活也更贴切一些。但不知是不是我们这代人受教育时英语作为主修学科的缘故,读惯市场上西式语言味道的书籍,反倒不适应傅东华先生这番用心。于是,搁置许久后,我找来了其它译本重读,好一个不识趣味。但我即便是这般“冥顽”,仍很是敬佩傅先生的笔力,单从书名来看,“飘”之一字就带给人无限的朦胧和诗意的美感,充满了东方哲学的遐想,更精炼,也更有内涵。


《飘》以美国南北战争和战后重建的佐治亚州为背景,从南方人的视角出发,叙述了以斯佳丽为核心的人物情感和生活经历,反映了美国旧南方向新南方转变的历史过程中,人们在情感选择、生活态度、思想观念上的变迁。诚如书中所写,南方人只有奴隶、棉花和傲慢,而北方人有铁马精兵和坚船利炮,它深刻揭示了奴隶主阶级必然灭亡的历史命运。它所描写的战争是真实的,围绕着战争的社会环境是典型的。作品把战争归结为罪恶的“主义”,并未千篇一律把视野放在这场战争的变革性和进步意义,而更关注人性的转变和人们身处这场战争中的种种遭遇。


书中塑造了两位深入人心的女性角色,斯嘉丽和玫兰妮。


斯嘉丽容颜靓丽,一双灵动的绿眼睛夺人心魄,只要她想,任何一个男人都逃不脱她的魅惑。被逼迫到物质匮乏、夜夜梦魇时,她扯下家里的绿窗帘裁剪成裙,远赴亚特兰大“勾引”瑞特·巴特勒,这是不知羞耻,但同时也是一个女人在艰难岁月里求生的孤勇。的确,她的性格远比外貌有趣,像一个复杂的多面体,既自私虚荣、幼稚轻佻、固执骄傲,也奔放活泼、敢爱敢恨、坚毅能干,叫人一遍遍惊奇,谈不上喜欢,但忍不住欣赏。她不恪守南方旧贵族的礼节,不同于其他逆来顺受的庄园主小姐,她身上有一种难以征服的野性,所以巴特勒船长这号响当当的人物也念念不忘、拜倒裙下。从16岁到28岁,她先后嫁人三次、生有三子,一路坎坷,十几年光阴竟似一生漫长。在战火中漂泊打拼,谁也不易。失去父母,失去家的依傍后,她为了守护塔拉庄园不惜一切,辛苦劳作、勤勉经商,凭本事在男权社会里挣得资本。不论对错,她敢做每一个选择。在那个时代,几乎没有女人像她这样忠于自我,这样能“闯”,说是奇女子一点儿不过分。


与红土块一般坚硬、烈马一般桀骜的斯嘉丽正相反,玫兰妮是如水的女子,润物无声。她皮肤白皙,弱质芊芊,既有青春年少的气息亦不失贵族的雍容气度。饱览书卷沉淀出她庄重、沉稳的气质,最难能可贵的是那颗不为时世转移、不落尘俗的高贵又善良的心,还有保持真我的睿智。待人以真性情,纯粹到没有一丝杂质,遇到这样美好的人,你会像追随光一样去追随她。可是,斯嘉丽从来不懂,非让死亡刺穿她的愚钝,直到失去玫兰妮才明白她在自己心目中究竟有多重要。玫兰妮是斯嘉丽唯一的女性朋友,是陪伴她走过最艰难岁月的人。还记得在医院照护伤员,面对蛆虫和溃烂的伤口,玫兰妮忍住干呕,顾及士兵情绪时的温柔。还记得玫兰妮生产之后拖着羸弱的身子,手持哥哥查尔斯的军刀应援斯嘉丽的时候,那份飒爽与豪情,让人刮目相看。还记得,当斯嘉丽与北军新贵交往被南方旧贵族群体彻底孤立时,只有玫兰妮向她敞开大门。斯嘉丽当初“心怀不轨”施予的恩情,在玫兰妮心里比山还重,从不辜负。


一场战争,让本来的生活面目全非。两个女人,落进各自的命运。玫兰妮在生产二胎时难产离世,在死亡降临那一刻她依旧平静从容。斯嘉丽终于穿越迷雾,明白真爱即是家之所在。Tomorow is another day。向前走,哪怕头破血流,生活会给你答案。


方丹奶奶说:“我们这些人要是有条座右铭的话,那就是,别抱怨——面带微笑,等待时机。”经历过最坏的事情后,什么都不再可怕了。在最坏的战争里,我们看到了赤裸裸的、非常态的人性,人性不止有恶,更有美好崇高。因此,我们遇见了最美的她们。往事已矣,风华不灭。


本帖评分记录龙珠 收起 理由
绫寒 + 3 赞一个!
发表于 2018-1-9 11:04:25 | 显示全部楼层
十多岁时就看了这本书,已经快三十年了,我依然还记得斯佳丽那条窗帘做成的绿裙子。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热点回顾

关闭

站长推荐上一条 /1 下一条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