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曾经的云南机场30:云南航空学校的绝唱  

5346人阅读  15人回复   查看全部 | 阅读模式 |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1-2 10:16:39
分享到:

云南航空学校(队)第四期,举办于上个世纪三十年代,是该校的最后一期,可谓云南航空学校的绝唱。
由于至今尚未发现该期的同学录、毕业证等有关资料,其具体情况,众说纷纭。
时任航空处教育长,后升职副处长的张汝汉是这样说的:“第三期学生于1933年2月毕业。龙云在毕业典礼时检阅了空军力量,认为云南空军大有发展,肯定了张汝汉‘先储备人才而后充实器材’的方针正确。对航空队嘉勉一番,并指示继续招收第四期学生,指定由教导团第三期学生中考选四十名一九三三年十月四期飞行生入校”,“一九三五年四月,四期学生毕业。
第三期毕业的学生张汝敦(后选送入中央航空学校,毕业后留中央空军服役)则回忆:“第四期于民国二十一(1932)年十月开办,学生三十人,全部由云南讲武学校二十二期考选,因在武校已接受军事教育,进航校后,免除入伍训练,仍以三期时期中之飞行技术学科等教官,继续施教。在校一年半,至民国二十四(1935)年二月毕业。毕业学生计飞行科二十人,机械科十人”。并开列了二十九名毕业生的名单。
一、疑问
二人所说开学时间相差一年,毕业时间相差两个月。招生人数相差10人。而且张汝敦说的开办、毕业时间之间相差两年三个月,与 “一年半”自相矛盾。孰是孰非,必须有相关资料才能予以证实。
《云南讲武堂同学录》第二十二期(讨逆军第十路教导团第三期),以照片形式提供了一份《选学航空同学名单》。与张汝敦提供的名单有27人基本符合(有些姓名的字有出入)。其中,张汝敦文中没有吴兴霸,多了司良弼、戴新民二人。
于是问题来了:多出来的两人,是否确实是航空学校第四期的毕业生?如果是,又非讲武堂第二十二期选送,他们来自哪里呢?
二、滇黔绥靖公署航空处的档案
日前,笔者在云南省档案馆查到了滇黔绥靖公署航空处的档案,为解答上述问题提供了有力的证据。
档案中有民国二十六(1937)年三月二十日的三份报告表,分别是“云南省机关公务人员军事训练员额报告表第一期”、“云南省机关公务人员军事训练员额报告表第二期”和“云南公务人员军事训练委员会第一期人员编班报告表”。
两份“员额表”列出了航空处人员(除正、副处长)的军衔、职务、姓名、年龄。其中第一期名单注明七十九人,但名单只有六十二人,缺少十七人。从电子文件上明显可以看出,飞行员之后,缺少机械员。第二期名单注明一〇〇人,完整无缺。
“编班报告表”则只有姓名及编班,未注明总数,人数为六十八人,似乎并不完整。可是其中却有十八人未在前两表中出现。不知这十八人与第一期“员额表”缺少的十七人有何关系?
笔者在“员额表”的飞行员、机械员名单中,查到了《讲武堂同学录》中学航空的全部二十八人。
此外还有张汝敦提到的司、戴两人,未提到的李芳屏、赵肇全二人。一共三十二人,突破了他所说的招生、毕业三十人,表明他的记忆有误。
为了弄清楚这四人的来历,笔者要暂停对航空第四期情况的讨论,转而分析机械技士第二期。
三、机械技士第二期
张汝汉是这样回忆的:“在第一期机械学生毕业后,又招收第二期机械学生五十名当四期飞行学生入校时,二期机械学生即将毕业,按计划机械人员已经达到预期的标准,不再继续训练。”
张汝敦则说:“为适应各期飞行人员之训练,以及各种飞机之修理维护,有利于航空器之不断增加进步,于民国十八(1929)年及二十二(1933)年,各招训术士班一期,每期三十人,负责飞机之修护补给,与机场勤务之工作,并特着重工厂工作;工厂分为飞机与发动机两部。由于训练认真,学生水平亦高,故成效颇高。”
前者开学时间是相对第四期航空班而言,显然与后者有出入。还得另找资料,进行判断。
民国二十一年二月十六日(该年的农历大年初一是2月6日)《社会新报》(星期二  第五版)《航空技士班发职教练》报道:
昨闻航空队前因技士人员缺乏,曾经奉令招考技士班学生四十名,现已入队,开始训练所学。该技士班学生每日上操教练,所需用枪支及军械物品,自应呈请核发,以兹操用。兹闻该管队长已具呈请,总部查核尚属实情,奉准发给滇造单响枪四十支、皮带四十根、皮弹盒四十付,以资应用,饬即具领操用云。
由此可以肯定,机械技士班第二期开办时间为民国二十一(1932)年二月。则毕业时间应该是民国二十二(1933)年一月。张汝敦所说“民国二十二年”,比实际晚了一年。
招生人数可肯定为四十人(单响枪40支)。二张所说皆误。
至今未见《同学录》或航校相关档案,机械技士班第二期学员的名单,只有另外寻找帮助。
笔者在滇黔绥靖公署航空处档案的两份“员额表”中发现,列有三十八名技士,除去机械技士第一期毕业的十四名学员外,还有二十四名,肯定就是机械技士第二期毕业的学员。
笔者注意到,张汝敦提供的航空第三期毕业的名单中,机械员杜炳然、刘家熔、蓝琪麟三人,并不在《第三期同学录》中。
民国二十一(1932)年十月十四日的《社会新报》(星期五  第四版)载有《航空机械生因修配螺旋桨记功》:
昨闻航空队以飞机螺旋桨一项为飞机重要机件,遇有损坏,亦难修理,每因不能修复,致使飞机等于废物。此项修理人才又极缺乏,故于各学生中,即注意此特点的教授。现闻有第三期学生刘家荣于三四月研究,竟能工作成功修配螺旋桨一支,经该管队长考查试验,成绩极佳,颇能适用,实属难能可贵。即于昨日具呈上峰,奉准将该生记大功一次,以示嘉奖云。
此刘家似乎可以肯定就是张汝敦提到的刘家熔。报道中称刘家荣为第三期学生,那就应该是航空第三期。而《第三期同学录》中,又无此“记大功”学生,似乎很不合理。
另外,第三期毕业的学员惠群在《回顾“云南航空”》(《云南文史丛刊》1989年第四期20—22页)“各期同学录”第三期飞行科的名单中,比张汝敦多了黎才渊。
笔者推测,刘、黎、杜、蓝很有可能是机械技士第二期的学员。由于机械技士第二期举办时间几乎完全重叠于航空第三期,故被误记为航空第三期毕业。
四、航空第四期的生源
航空第四期既然没有面向社会直接招生,那就存在一个可能:从机械技士第二期毕业的学员中选送。前述的司、戴、李、赵,应该就是机械技士第二期毕业的学员,然后选送入航空第四期学习,毕业后留在航空处任职。
那么,是否只有这四人被选送呢?应该不止。刘、黎、杜、蓝也极可能是选送航空第四期学习,然后毕业。
毛祥麟先生在《云南航空学校是中国空军的骄傲》备注中提到的“曾任昆明总站课长”的名单中,笔者查到了航空第二、三期毕业的八人,第四期毕业的田家祥、周光照、杨南薰、喻振华和司、戴。
此外,“曾任昆明总站课长”的还有殷幼光、李万平、陈兰天。这三人应该也是与司、戴的情况一致。
由此,我们参照张汝敦的分科名单,现在可以列出航校第四期毕业学生名单如下(姓名以“员额表”为准):
飞行科【20人】
杨文华、杜天锡、张世杰、林维清、马肇元、杨育才、王 湘、张  炌【kai】、邵健康、李定华、饶正明、孙伟炎、朱 治、赵维民、施法祖、段幼先(锦)、杨国璋、郑  梧、李香高、黎才渊。
机械科【19人】
张明经、田嘉祥、王灿章、聂光远、杨南薰、孟朝兴、周光照、喻振华、吴兴霸、司良弼、戴新民、李芳屏、赵肇全、刘家荣、杜炳然、蓝琪麟、殷幼光、李万平、陈兰天。
即我们现在可以查到的航空第四期毕业人数为39人。来源于讲武堂第二十二期(28人)和航空学校技士班第二期(11人)。招生人数即是张汝汉所说的40人,比较接近。
机械技士第二期毕业的学员名单可以确定如下:
刘家荣(熔)、杜炳然、蓝琪麟、黎才渊、殷幼光、李万平、陈兰天、谢文俨、刘  敬、邬祖函、李文先、朱成荣、司良弼、戴新民、李芳屏、赵肇全、唐绍晋、郭继仪、李源清、王兴诗、杨友仁、许学邵、宋  恭、宗佳炎、罗  銑、陈定福、荆文宏、陈书法、杜星南、冯益谦、任自禄、张雅卿、吴立忠、林振镛、曾嘉材、张濂溪、章振声、苏正铭、伙国禎、郑鸿云。
五、航空第四期的举办时间
比较容易确定的是毕业时间。
民国二十四年一月三十号《云南民国日报》(星期三  第六版)报道:
航空处第四期学生毕业  并请总指挥蒞场训示
本省航空处第四期学生,于年前由教导团挑选有志空军者,入校训练。自开学以来,迄今修学年限亦已届满,旋于一月中旬,举行毕业考试,现各科成绩已评定完毕。航空处长乃于前日具文呈报总指挥部,请定期于二月一日举行毕业典礼,恭请总指挥届期莅临训示,并颁发证书、奖品。以示鼓励。闻总部批准如期举行云。
所以说,张汝敦讲“民国二十四(1935)年二月毕业”没有错。有人依据滇黔绥靖公署民国三十年发给讲武堂第二十二期工科学员李耀南的证明书,把航空第四期毕业时间定在“民国二十四(1935)年一月三十一日”,只差了一天,也不算错。不过,严格计较起来,工科不是航空科,他们和步、炮科已于民国二十三(1934)年十二月二十六日举行了毕业典礼,与航校航空第四期(航空科)差了一个月。
至于航空第四期的开办时间,比较难以确定。
张汝敦说是“于民国二十一(1932)年十月开办”,实际那是教导团第三期分步、炮、工、航空科的时间。他又说“在校一年半”,则开办时间应该是民国二十二(1933)年八月
张汝汉说是“龙云在第三期毕业典礼上指示招收第四期”。照片《云南航空队第三期学生毕业摄影》(载云南档案馆编《清末民初的云南社会》)明确记载第三期毕业于民国二十一(1932)年十二月十五日,则招收第四期的时间不可能早于这个时间。
民国二十三年四月二十号《云南民国日报》(星期五  第三版)报道:航校学员  昨晨实行单独飞行  结果成绩甚佳
本省第四期航空学校,自开课以来,于兹八阅月,对各种学科,各学员均能精心研究,且于上月即实行练习飞行各情,曾誌本报。顷闻该班学员,对飞行技术,已深有心得,业于昨日有学员杨育才等,已实行单独飞行,结果成绩甚佳,深得该校长官之嘉许。
从民国二十三(1934)年四月,上推八个月,应该是民国二十二(1933)年九月。这与毕业时间上推一年半,为民国二十二(1933)年八月,最为接近。
不管是1933年8月还是9月,笔者不解的是:讲武堂第二十二期,于民国二十一(1932)年四月入学,半年军事训练后,同年十月即分科,步、炮、工科即开展专业训练。航校航空第四期将近一年后才开课,这期间,讲武堂的学员们在干什么?航校航空第四期开课时,机械技士第二期离毕业还有五、六个月,选送入学航空第四期的学员如何跟得上?
第四期训练的教学进度完全按照三期办理。除二、三期教官罗春在任,民国二十三年增加了飞机学教官毛克生博士外,其余教官全为一、二期同学,已无外籍教官任教。向法国购买(为减少经费开支、节约器材,本应补充美国教练机,因龙云屈从于法国人的压力)单翼座舱式波特斯教练机六架作为训练用。
第四期的训练成绩相当不错。飞行员王 湘、机械员张明经比第二、三期的多数学长先晋衔中尉。抗战爆发后,随副处长张汝汉去南京的15名飞行员中,第四期的有10人;17名机械员中,4期的有7人。

本帖评分记录龙珠 声誉 收起 理由
糊涂老马 + 5 + 1 很给力!
总评分: 龙珠 + 5  声誉 + 1 
发表于 2018-1-2 13:24:57 | 显示全部楼层
考究的太仔细了。谢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3 10:33:15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1-3 14:08:26 | 显示全部楼层
"考究的太仔细了。谢谢!"
谢谢您的鼓励。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1-3 14:10:24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wx_Qx399BSQ的支持。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4 17:05:59 | 显示全部楼层
拜读了,学习中,长知识里。
查找、核实历史资料辛苦!新年快乐,顺致敬意!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4 19:32:12 | 显示全部楼层
绝唱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1-4 20:19:13 | 显示全部楼层
"拜读了,学习中,长知识里。
查找、核实历史资料辛苦!新年快乐,顺致敬意!"
感谢老马鼓励。顺致敬意!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1-4 20:20:41 | 显示全部楼层
“绝唱”
谢谢关注。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4 22:59:18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厉害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热点回顾

关闭

站长推荐上一条 /1 下一条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