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路过富民杀猪饭  

2274人阅读  18人回复   查看全部 | 阅读模式 |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12-31 14:56:24
分享到:

路过富民杀猪饭

箫寒



一、当年路过富民

每次到富民,都有一种路过的感觉。因为早在40多年前,我和同事率领一帮民工,徒步从武定赶着一大群牛和羊上昆明时,真的只是路过富民。

还记得那天晚上借宿在者北,当我们把牛羊赶进租用的圈里,安顿好后,民工们忙着做饭。而我却独自一人出门,听到龙纳河水哗哗流淌的声音,我便走上那座大桥,四处眺望。正是做晚饭时间,周围的青瓦房里正在冒着蓝色的炊烟,从早到晚,赶羊吆牛走了一天,我突然感到肚子饿了。何况看到炊烟,我想到的是当年上山下乡在农家吃饭的感觉。

忽然听到同事大声喊我,饭已经做好。我随同事进屋,天大的一锅白菜已经煮好抬上桌,没有一丝油水,只有一个土碗里盛着些辣子盐巴蘸水。两天前在禄劝县食品公司吃过的油荤,早已被刮得干干净净,而眼前这些蔬菜和蘸水还是房东免费提供给大家的。虽然没肉没油,但那天的那顿饭吃得特别香,端起大碗,哗哗哗扫进去不知几碗。

大约过了20多年,富民县成了昆明菜篮子工程的基地,规模化生猪饲养场和千家万户的蛋鸡生产办得红红火火。由于业务关系,我得以经常路过富民。每次路过,都得到县食品公司的盛情款待,可以说,县城各大酒店饭店的豪华餐饮都吃过也醉过,而在我的脑海里,始终忘不记的,还是当年者北农家青瓦房里袅袅炊烟下的那锅清水煮白菜。我提出想吃一顿农家饭的要求,接待方的同志笑着说:“富民是春城的后花园,农家乐饭店多得很嘛!”然而,当我们吃过了多少农家乐,虽然比宾馆的味道好了不少,但这种商业化了的农家乐,无论如何还是吃不出真正的青瓦房里袅袅炊烟下面的农家风味,我的感觉依然还是路过。



二、马小凤彝家杀猪饭

这一天终于来了!

那天与富民作家黑马老师共进晚餐,他突然接到一个微信,打开一看原来是吃杀猪饭的邀请。刚刚凑过去要看,我的微信也响了,竟然是一模一样的邀请。原来,《掌阅富民》群里一个叫马小凤的彝族小姑娘,还在罗免中学民族班读初三,她家定于周末杀猪,正在逐一邀请各位老师赏光。我是什么时候与这位彝族小姑娘加的微信,一时也想不起来,还真不好意思造次。而黑马老师却说:“来吧!富民的彝族同胞都十分好客,顺便我带你们参观下这个风光秀丽的彝族山村。”

持续天晴一周,到了周末却突然阴云密布。然而当我们从昆禄公路岔进乡村公路不远,一汪清澈的碧水映入眼帘。清水河是螳螂川左岸的一级支流,属长江水系,河流发源于禄丰县蛤蟆塘东南部山箐,而我们眼前看到的就是映着老青山倒影的兴贡水库。

清河村位于水库旁陡峭的山坡上,昔日的青瓦房大都已经被现代钢筋混凝土楼房替代。马小凤家的楼房是村里最早建的,比13岁的小凤还在大出两岁,小凤的父亲是一位远近闻名的兽医,为了带领村民共同致富,近年来还专门组织了一个种养植的合作社,每天四处奔波,忙得不可开交。

别看马小凤姑娘小小年纪,在我的眼中其实就是个小朋友。她不仅在学校里品学兼优,在清河村里也是难得的热心人,为了把家乡建成鲜花盛开的村庄,假期里,小凤曾号召同龄人自己动手,在村旁的山坡上撒下格桑花种子,国庆节期间,格桑花开放得漫山遍野都是,吸引了大量前来乡村游玩的城里人。

小凤的妹妹小蝶,是一个天真活泼的小学生,大方地向我们介绍说:“爸爸是兽医,妈妈在家养着124头猪,今天宰杀的是专门为请吃杀猪饭而准备的,有两百五、六十公斤,现在猪圈里还剩余123头继续养着。”

走进马家小院,小凤的舅舅作为主厨,正带领大家忙活。猪是天不亮开始就宰杀好的,场院桌子上,早已摆满了抖好的猪肉。忽然看到一块项圈肉,白条猪肉劈半前,取自猪脖子上,刚好是一个圆圈,而且已经拴好了晾晒的绳子,我忍不住激动就冲将上去用手提起来,被身后的摄影师们咔嚓拍了下来。

很显然,这是要腌制成上好的老腊肉过春节的,这是计划经济年代极为少见部位,按当时购留各半的规定,一头猪完成任务要砍一半卖给食品站,剩下的一半就形不成圆圈了。我不知道项圈肉在彝族风俗的用途,但我清楚地记得,我当年下乡的地方,这种腌制好的项圈肉是春节期间孝敬丈母娘的最佳选择,圆圈越大,就说明越猪大,也就特别有面子。然而,在那吃饭都成问题的困难年月,纯用猪草撒点粗糠喂出来的猪,能有80公斤达到收购标准就已不错,再砍去半边,还上哪里去找圆圆的项圈肉,整不好连媳妇都讨不起,哪来的丈母娘可孝敬。

吃饭了,中午的一餐,虽说是随便点,可新鲜猪肉做成的佳肴已经摆满了一大桌。中间是一大碗砣砣肉,五花肉切成红烧肉式的砣块,基本是白水煮成,旁边配着一碗红红绿绿用辣子和各种香菜伴成的蘸水,用筷子夹起一砣,肥肥的还闪着亮光,轻轻地放进蘸水碗里打个滚,再入口时,因为蘸水的作用,这砣一咬就冒油的老肥肉,肥而不腻,任何人都能甩个两三砣才过瘾。小凤舅舅的厨艺果然了得,大锅炒出来的猪肝和小炒肉也嫩到入口即化的水平,由于味道不错,吃完了又抬来大盆用勺子添上管够。再加上排骨炖萝卜、腌菜炖血旺、苦菜……等菜品,真正的杀猪饭还未正式开始,不知不觉就甩进几大碗。

我们一个个挺着滚圆的肚子,打着饱嗝,在马小蝶的带领下,去水库边遛弯消食,然后又在陡峭的山坡上爬了好大一阵,好不容易才把中午的美食消化完,正宗的杀猪饭又开始了。

除了中午吃过的彝家风味小炒肉外,虽然主打菜与云南其他地方的八大碗大致相同,基本上还是红烧肉、凉白肉、千张肉、油炸排骨等。但彝家的红烧肉配上了茨菇,一种特有的清香,不仅使红烧肉的香味变得更加独特,更重要的是,在中医养生学与现代营养学盛行的今天,茨菇还是一种不可多得的营养食品,想不到彝家杀猪饭也吃成了健康美食。在往旁边看,切得整整齐齐凉白肉,旁边的蘸水味道也非常独特,除了常用的辣子之外,还有许多我说不出名字来的绿色香菜,一看就是才从地里采摘而来,吃在口里的感觉是那样的爽口而又开胃。而那碗有着多种叫法的千张肉,垫底的冬菜,原料是彝家山坡上自家种的苦菜精心腌制而成,味道也非常特别。……当然,除了以肉为主的硬荤大菜,还有两碗来自山野的菜肴更加特别,一碗是土鸡炖马刺根,彝族山村饲养的土鸡自不必说,而马剌根则是一种生长在大山深处的野生中草药材,具有清热祛毒的功效,吃在口里就有一种凉凉的感觉,不仅是美食,在冬季还是一道有益于身体健康的药膳。还有一碗地莲花炖排骨,好像在河谷里还是寺庙里见过,只觉得花开得黄灿灿的非常好看,想不到居然也变成了一道美食,也许还是一道药膳。

天黑时分,我们吃饱喝足准备返程,小凤的父亲马医生热情地逐个与我们握手道别,这位年轻的彝族汉子反复说的一句话是:“欢迎再来,这回认识了,明年杀猪还请大家再来,要像回自己家一样!”



三、四达居士家再吃杀猪饭

正值宰杀年猪的黄金时节,刚刚吃过清河彝家杀猪饭,第二个周末又接到了邀请。这一次是网友临风教授他们昆工的一位学生家里,早早地就发来地址链接,我们是沿昆武高速下午才赶过来的。原以为不认识这位九零后主人,经教授介绍后得知,他们家父子两代都曾经是黑马老师的学生,便连忙扫二维码加微信,结果一扫才知,原来我们很早就在《掌阅富民》作者群里加过好友,虽然未曾见面,但早在群里交流已久,他虽然是理工出身,但我们却经常在一起讨论文学写作,早已算是老朋友了。

四达居士家位于昆禄公路旁的站上村,我们才进家喝了几口茶,杀猪饭就开席了。与上周不同,今晚是纯正的汉族杀猪饭,但由于相隔不远,其实与大多数山区半山区的做法大同小异。小炒肉是必不可少的,但配上了绿色的青辣子和黑色的木耳,体现出了中华美食注重色香味齐全的特点。粉蒸肉是用红薯垫底的,千张肉垫底用的也是地道的农家冬菜……。也许是杀猪季节大肉吃得多的原因,一道炖酸菜最受欢迎,一桌人就着红红的杨梅酒,不知添了多少碗。

席间,同伴郑重地介绍说我当过老食品采购员,当年曾经赶着牛羊从这里路过着。问是哪一年?我说1974年,而且曾在下面不远处的者北住过一晚,四达居士惊奇地说:“那太遥远了,我父亲是1973年的,更不要说我了。但可以肯定的是,当时的公路就从我们家门口路过。”

是啊!几十年光阴就这样一晃而过,当年路过富民时,我还不满20岁,就和眼前的这位四达居士差不多。思绪忍不住又往回倒流,当年的青瓦房,当年的袅袅炊烟,还有那一锅清水煮白菜,已经清晰地定格在记忆深处。而在眼前,连续两个周末的杀猪饭,使我找到的不再是路过,而是一种回家的感觉。虽然青瓦房越来越少了,甚至袅袅炊烟也不多见了,但我却切切实实坐到了真正的农家里,吃上了地道的富民农家杀猪饭。

本帖评分记录龙珠 声誉 收起 理由
孤舟独钓 + 1 很给力!
翟星光 + 1 很给力!
文笔塔 + 1 赞一个!
糊涂老马 + 5 + 1 新年快乐!
总评分: 龙珠 + 8  声誉 + 1 
发表于 2017-12-31 15:31:05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箫老:“炊烟下的那锅清水煮白菜。”美好记忆不一定是大酒大肉,值得回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1 09:50:19 | 显示全部楼层
欣赏中,分享了,感叹里……
家母疏散下放在富民赤鹫时,我从矿山回来,去那里看望家母时,吃过一次“杀猪饭”;改革开放后,又去富民吃过一次“杀猪饭”,心情不一样,真是天渊之别啊……
早上好!恭祝阖家新年快乐,健康幸福吉祥!心想事成,万事如意!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1 11:15:08 | 显示全部楼层
滇南大山里的杀猪饭 很多腿肉甚至里脊都会拿去烤 不经腌制直接向火 有点“八百里分麾下炙”的意思 大概和当地古早时的狩猎习俗有关 吃在嘴里有时口感味道亦不差 或可称之为云南版的“叉烧”了 有一次老乡见我吃得惯 临走时又送了一大包 回家后加料重新调味 做了几笼正宗广式的“蜜汁叉烧包” 还真是好评如潮

有一次也是吃杀猪饭 中午吃完正席小睡片刻 忽然被寨子里的哭声惊醒 原来是一位儿孙满堂的彝族老妈妈喝了乐果 再细问方知老妪长期不堪病痛折磨 这几天在闽粤打工的三个儿子都回来了 中午刚开开心心吃了杀猪饭 唯恐过两天和孩子远别之后 有什么山高水低没人料理后事 不如趁全家团圆反倒安心 遂决意慷慨赴死 看到这家下午又杀了一头猪 晚上热热闹闹继续吃将喝将起来 忽然觉得自己比全天下所有的人都理解他们。。。   

还有一次吃杀猪饭回来 大概是白天看多了血腥 晚上便做了一个不可描述的怪梦 梦中看到一个穿皮夹克 很腼腆的中年男人 不急不忙地连着杀了好几头猪 男人力大无穷 一手拎一个 杀猪如杀鸡 猪是花猪 性情温柔 不怎么反抗 收拾一头用不上十几分钟 猪头割下来之后 四蹄还能蹬几下 我估计它不过是条件反射 并非真的敢发什么牢骚。。。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1 19:05:45 | 显示全部楼层
我也来说点杀猪饭的故事。
  我的中学时代是在昆明第九中学渡过的。昆九中在官渡古镇的土主庙内。是一所面向农村子弟的学校,因而农家子弟特多。听他们讲吃杀猪饭的故事也多。我先讲一个。
  那时供应紧张。农民一年的肉食、油脂,就靠杀年猪取得。请吃杀猪饭一般规模不大,主人两难,不请过不去,请呢,一家的肉食和油脂熬不到一年。于是,一个“聪明”的农民在杀猪前,用酒浸泡馒头,让猪酩酊大醉。对外则说猪瘟了。谁愿意吃瘟猪肉呀?这就免去请吃杀猪饭这一顿了。但他的儿子不依,要请同学吃杀猪饭。父亲只好允许,邀请时这位同学再三说明不是瘟猪肉,是“醉猪肉”,这个秘密才被揭露出来。当然,这种“聪明”的做法遭到全村的鄙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2 08:53:31 | 显示全部楼层
亲,很给力!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2 14:53:01 | 显示全部楼层
春城有座后花园,
寒冬腊月肥猪叫。
煎炸烹炒八大碗,
            一一长膘!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1-2 15:59:59 | 显示全部楼层
阿光 发表于 2017-12-31 15:31
箫老:“炊烟下的那锅清水煮白菜。”美好记忆不一定是大酒大肉,值得回忆!

谢谢理解!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1-2 16:01:16 | 显示全部楼层
糊涂老马 发表于 2018-1-1 09:50
欣赏中,分享了,感叹里……
家母疏散下放在富民赤鹫时,我从矿山回来,去那里看望家母时,吃 ...

老马先生应当抽空到赤鷲看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1-2 16:02:48 | 显示全部楼层
金瓶松 发表于 2018-1-1 11:15
滇南大山里的杀猪饭 很多腿肉甚至里脊都会拿去烤 不经腌制直接向火 有点“八百里分麾下炙”的意思 大概和当 ...

金丝记录下的这几则杀猪饭故事有意思!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热点回顾

关闭

站长推荐上一条 /1 下一条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