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 远去的老梨树(“俊发杯”龙泉古镇征文)

2103人阅读  4人回复   查看全部 | 阅读模式 |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12-27 16:21:58
分享到:
本帖最后由 毛学锋 于 2017-12-27 16:31 编辑

远去的老梨树

在记忆的深处,老家门前的场院上一直生长着一棵硕大的老宝珠梨树。

从咿呀学语,并逐渐开始认知这个美好的世界开始,家里人不管是谁每天、每次第一个出门的时候,他的第一瞥总离不开那棵老宝珠梨树的视线。

记得那时候负责每天在家里带我的年迈体衰且说话已经有些不关风的奶奶总会一遍遍不厌其烦的提问我:“乖孙孙,知道这宝珠梨树是谁栽的不?”而每次的情形几乎都是还不等我开口说话,她又会抢着替我回答到:“记好了,这可是你爷爷的爷爷在他还没娶媳妇的时候就栽的了!

之所以说它是一棵老梨树,是因为乍一看它的样子就会给人一种比较沧桑的感觉;老梨树虽然不太高大,但是树冠整体硕大,树干也非常粗壮,足有我家里边盛水的大石缸那般粗细。可能是由于连年被刀斧和风霜雨雪修理的缘故,那些断裂的树枝上长满了青苔。老梨树树干上的树皮异常粗糙,用手抚摸起来也非常糙手,仔细观察那些褐色的树皮就像是鱼的鳞壳一样。只是这些鱼鳞显得太过于厚实,太过于奇特。由于宝珠梨树的树干经常被食心虫、梨实蜂和梨茎蜂等害虫噬咬打洞,所以老宝珠树的根部经常会出现一些很深的虫眼,每到这个时候父亲就会抽空找来专门防治害虫用的“氧化乐果”和一些草纸,然后将草纸撕小了裹成球状,再蘸上“氧化乐果”使劲塞入那些深深浅浅的虫眼里,将害虫毒死。那时的我经常在一旁好奇的观望,时不时的还喜欢模仿着拿一些小石子和土块塞到老宝珠梨树那些龇牙咧嘴的树皮缝隙里玩。

每年冰雪刚刚消融,小燕子都还没有回来的时候,老宝珠梨树就开始趁着那些调皮的小草还在沉睡之际就急急忙忙着绽放了。那些一嘟噜一嘟噜的白色花朵,带着了春的气息,四处随春风荡漾,不时的散发出一阵阵清香,引来了“嗡嗡”唱歌的蜜蜂和穿着漂亮衣服的蝴蝶,还有那些不知名的鸟雀,它们隐藏在老梨树银色的花海里打闹、赛歌,“叽叽喳喳”的一闹就是小半天,最后可能是因为肚子饿了,这才不得不恋恋不舍的飞走。整个春天是老宝珠梨树最美丽,笑容最灿烂的时候,同时也是我最喜欢的日子。

清晨每当早起的父母打开那两扇堂屋的小木门,那些令人心旷神怡的气息就会扑面而来,并伴随着晨曦的光亮一直朝每个房间里奔涌。喜欢早起玩耍的我每次闻着那些淡淡的清香,感觉到自己真的已经是来到了天上仙境一般。那时候的我出门的第一件事就是喜欢到宝珠树下仔细端详那些肥皂泡沫一样的花海。老宝珠梨树的枝头上怒放的花儿有的花瓣已全部开放,像小姑娘的笑脸;有的只开了几片花瓣,像害羞女孩子的脸庞;有的还是花骨朵儿,饱胀得像要裂开似的,远远望去多像一大朵白色的云彩。

记忆中自我能够歪歪斜斜着勉强走路开始,不安分的我就会乘奶奶在做饭和做家务的时候避开她的看管,趴着板凳扶着门槛,然后一直跌跌撞撞的来到场院上去撵鸡打狗和自个儿做游戏开始,老梨树也成了我的玩耍对象,我喜欢看那些在梨树下忙忙碌碌的蚂蚁,喜欢用手抠梨树上那些鱼鳞一样的树皮。后来父亲看我爱到老梨树下玩耍,索性随了我的心愿,找来根结实的绳子拴在老梨树那杈又低又粗的枝桠上给我做了个简单的秋千。那段时间只要是天气晴朗着,一吃过早饭我就会去坐在只属于我一个人的秋千上荡个尽兴。这可让左邻右舍路过的小伙伴们眼馋坏了,他们三五成群的来的我的面前,围成圈的在老梨树下看我在秋千上荡来荡去的,眼睛里除了羡慕还是羡慕。这时候奶奶看着我一直把着秋千也不起来让小伙伴们玩,她就会不高兴的叫我起来让他们玩一会儿。每每到了这个时候我才会嘟着嘴,极不情愿的站起来让别的小伙伴们去玩耍。

对于老梨树和我们来说最喜庆的日子莫过于每年入秋以后宝珠梨渐渐成熟的日子了,那些年特别是在遇到年景好的时候。老宝珠梨树全身挂满了果实,在叶子的衬托下那些果实被风吹拂得忽隐忽现,黄橙橙的宝珠梨个大皮薄汁水多,论个头每个都足有半斤重,在那没有多余水果零食的年代里,宝珠梨可就成了我们全家人的美味了。特别是馋嘴的我,几乎每天都要“消灭”掉两三个才罢休。当然面对这诱人的大宝珠梨,又有谁会不想咬上一口尝尝呢?自打宝珠梨成熟以来,不知道馋坏了多少从我家门口经过的路人的眼睛和嘴巴。遇上奶奶或是父亲在院子里忙活的时候,他们都会招呼过往的乡亲们来摘上几个尝尝。

在我上小学二年级的那一年里,老宝珠树的果子结得特别的多,由于那时候我天天缠着母亲让她给我买双白网鞋。眼看着宝珠梨挂果太多也吃不掉,而家里又经济不太宽裕,于是母亲就决定摘一些梨到街上去卖。一开始固执的父亲嫌丢人,说什么也不同意母亲摘梨去卖,后来在奶奶的反复劝说下才勉强答应了。卖梨那天正好遇到礼拜天,一大早我和母亲就小心翼翼拎着背箩来到老宝珠梨树下开始摘梨。父亲帮我们抬来板凳子和梯子,遇到结得矮一些的梨就用板凳直接垫着踩上去摘,遇到那些够不到摘的梨则让母亲扶着梯子让我攀爬上去摘。在旁边看热闹的奶奶则一遍遍的念叨着“悠一点哦,慢一点哦,可不要摔着哦,我的小宝贝”。满满的摘了两背箩的梨并吃过早饭后,母亲背着大的那箩梨,我也像模像样的背起那个很小的背箩,就开始赶集卖梨去了。那一天运气还不错,晚上回家汇总的时候一数钱居然卖了十几块。于是除了我的白网鞋有着落外,母亲早就想给父亲买根皮带的心愿也给实现了,全家人都非常高兴。

老宝珠梨树是在奶奶病逝半年后的那个春天里被大风给刮倒的,那一年的我已经考到县城的中学去念初中去了。由于当时的通讯还不发达,所以我对于老宝珠梨树的死一无所知,当然也就没有能够亲眼看到老宝珠梨树是如何弱不禁风的就倒在了风中,安然阖逝的。只是到了放暑假回老家的时候才发现门前的老宝珠梨树不见了,后来从母亲的叙说里才得知老宝珠梨树轰然倒下的时候正值中午时分,那时候正是春风刮得正猛烈的时节,当时母亲和父亲都正在山地里种洋芋。等劳作完了回家的时候才发觉树已经倒了。奇怪的是当时老宝珠梨树那么庞大的身躯在倒下的时候居然一丝也没有压坏周围的房屋砖瓦,也没有伤及到附近任何人畜。只是那些残枝败叶堆积了大半个场院,还是父亲请隔壁的双柱大哥和双良二哥一起来帮忙,这才将老宝珠梨树的残枝和树桩给全部清理干净了。最后父亲除了留下一根完整些的树干准备做个茶几作纪念外,其余的枝干全劈成了柴火堆在了墙角。再后来到了过年,母亲煮猪头时用的烧柴就是那棵老宝珠梨树的桩头。

以后的日子里,经常会想起老家和奶奶,经常想起那棵陪伴我度过童年、少年和青年的老宝珠梨树。

本帖评分记录龙珠 收起 理由
洛之南 + 1 赞一个!
发表于 2017-12-29 11:17:33 | 显示全部楼层
我们那也有宝珠梨,但是大家都不知道它的好,老乡们都偏爱甜梨、火把梨。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1-3 10:33:51 | 显示全部楼层
薛子风 发表于 2017-12-29 11:17
我们那也有宝珠梨,但是大家都不知道它的好,老乡们都偏爱甜梨、火把梨。

儿时家庭困难,水果都是自给自足。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3 10:56:06 | 显示全部楼层
学锋的散文也与诗歌一样写得漂亮。这棵老梨树不错。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1-12 09:01:46 | 显示全部楼层
文笔塔 发表于 2018-1-3 10:56
学锋的散文也与诗歌一样写得漂亮。这棵老梨树不错。

谢谢文笔塔老师的鼓励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热点回顾

关闭

站长推荐上一条 /1 下一条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