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推荐

[讨论] 《西游记》中的禅 元素

3188人阅读  33人回复   查看全部 | 阅读模式 |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1-5 15:22:06 | 显示全部楼层
不错!你跳出黄海,归依佛法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1-6 20:58:46


原标题:《心经》与《西游记》
学者那体慧提出了一个大胆的推论:《心经》是从《大品般若》中抽取一些段落,再回译成梵文。学者那体慧提出了一个大胆的推论:《般若心经》最早是从《大品般若》中抽取一些段落,再回译成梵文,而回译者就是玄奘本人!这一观点越来越受到重视,但仍有待更深入的研究。

《心经》在《西游记》中曾多次出现,百回本第十九回中乌巢禅师将《心经》经文传授给玄奘,并收录了《心经》全文;以后在第二十回、四十三回、八十回、八十五回、九十五回都出现有关《心经》的情节。明清人士评点《西游记》,往往将《心经》放在极其重要的位置。当代学者研究《西游记》,亦重视《心经》。《心经》与《西游记》的关系究竟如何,笔者在此依据前人和时贤的研究成果,作一点简单的说明。

《心经》或称《般若心经》,全名是《般若波罗蜜多心经》。这是一部在东亚流传极广的佛经,可谓妇孺皆知。就汉译本而言,现存的至少有九种(自姚秦鸠摩罗什译本至宋代施护译本),从古至今还有众多人士为此经作注或进行讲解,此外还有各种汉字注梵音本;至于民族语文译本,则有藏文、于阗文、回鹘文、蒙古文、西夏文、满文等,均存世。敦煌、吐鲁番、黑城等地都曾出土各种文字的译本和注疏本,亦见于房山石经。《心经》还被翻译成各种外文,如日、韩、越南、印尼和英、法、德、俄、荷兰等语言都有译本,最近还出版了泰文译本。台湾林光明(1949- )先生所编《心经集成》是目前搜罗《心经》版本最多的专书。

传世《心经》按内容可以分为“广本”(“大本”)和“简本”(“小本”)两个系统。广本指序分、正宗分、流通分三分(大约相当于前言、正文、后记)俱足的版本,简本指只有正宗分的版本。一般来说,印度和西藏重视广本,汉地则一直流行简本。汉译简本中又以玄奘译本影响最大,此本文字简约,全文仅二百六十字,抄录如下:

观自在菩萨,行深般若波罗蜜多,时照见五蕴皆空,度一切苦厄。舍利子,色不异空,空不异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受想行识,亦复如是。舍利子,是诸法空相,不生不灭,不垢不净,不增不减,是故空中无色,无受想行识,无眼耳鼻舌身意,无色声香味触法。无眼界,乃至无意识界。无无明,亦无无明尽,乃至无老死,亦无老死尽,无苦集灭道,无智亦无得。以无所得故,菩提萨埵。依般若波罗蜜多故,心无罣碍。无罣碍故,无有恐怖。远离颠倒梦想,究竟涅磐。三世诸佛,依般若波罗蜜多故,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故知般若波罗蜜多,是大神咒,是大明咒,是无上咒,是无等等咒,能除一切苦,真实不虚。故说般若波罗蜜多咒,即说咒曰:

揭谛!揭谛!波罗揭谛!波罗僧揭谛!菩提萨婆诃!
支持 反对

 楼主| 发表于 2018-1-6 20:59:18 | 显示全部楼层
玄奘与《心经》的关系非常密切,陈寅恪(1890-1969)先生对此早有研究。陈先生在1930年发表论文《敦煌本唐梵对字音般若波罗蜜多心经跋》(原载《国学论丛》第二卷第二期,收入《金明馆丛稿二编》,上海古籍出版社1980年版,175-177页),首次对敦煌S.2464号卷子进行研究。此卷前有序文,题作“西京大兴善寺石壁上录出,慈恩和尚奉诏述”。序文中记《心经》传授始末,说唐三藏志游天竺,经过益州(四川成都),宿空惠寺,遇到一个有病的僧人,说有三世诸佛心要法门,乃口授与法师;法师离唐境后,凡经困厄磨难,只要背诵益州僧所授《心经》,诚心祈祷,都会获得保佑。后于中天竺摩竭陀国那烂陀寺,忽见前在益州所遇僧人,谓“我是观音菩萨”,现身升空。序文中所记之事颇为诡异,似乎不可信,但陈先生文中指出其亦有所本,即慧立和彦悰为玄奘写的传记《大唐大慈恩寺三藏法师传》卷一所记:

莫贺延碛长八百余里,古曰沙河。上无飞鸟,下无走兽,复无水草。是时顾影,唯一心但念观音菩萨及《般若心经》。初法师在蜀,见一病人身疮臭秽,衣服破污,愍将向寺,施与衣服饮食之直。病者惭愧,乃授法师此经。因常诵习。至沙河间,逢诸恶鬼,奇状异类,绕人前后,感念观音,不能令去,及诵此经,发声皆散。在危获济,实所凭焉。

由此可知玄奘与《心经》的因缘。值得注意的是S.2464号卷子末了有题记云:“梵语《般若波罗蜜多心经》一卷,僧全识之。”僧全的生平不见于任何经传。陈先生文中又引宋陆游《入蜀记》五:“(乾道五年九月)十三日泊柳子,夜过全、证二僧舟中,听诵梵语《般若心经》。此经惟蜀僧能诵。”全、证二僧亦不知何许人,但陈先生据此推断:西蜀确实有梵语《般若心经》之本,为前代传授之旧,至南宋时僧徒犹能讽诵,然则玄奘之受梵本《心经》于成都,未尝不可信。至于途遇鬼怪,乃沙漠空气之幻影,今日旅行其地者,亦往往见之,固不足异。

S.2464号卷子上的《心经》序文,包含了后来《西游记》的几个最主要的素材:玄奘;取经途中所遇到的艰难困苦;普渡众生的慈悲观音菩萨,并口头传授给玄奘的《心经》。陈寅恪先生肯定了《西游记》等书后来附益演变之神话故事,最初即由此所从出。

陈先生还注意到序文后附不空译《莲花部普赞叹三宝》梵文对音一节,又经名题下注云:“观自在菩萨与三藏法师玄奘亲教授梵本,不润色。”除该卷子外,敦煌所出S.3178号卷子也有署名不空的《莲花部普赞叹三宝》。不空是著名的密宗和尚,驻锡在长安的大兴善寺,与鸠摩罗什、真谛、玄奘并称中国四大佛经翻译家。陈先生认为根据不空的传记资料,其与《心经》亦有特殊的因缘,此《心经》序既称录自大兴善寺,又列对音《三宝赞》于《心经》序文与本文之间,故可推测对音《三宝赞》与此本对音《心经》可能俱出于不空之手。

《心经》有梵文原本,著名的英-德佛教学者和佛经翻译家孔睿校释过,但与其他佛经梵本有许多异常之处,除篇幅太短之外,任何梵文抄本都未将其称为“经”,而部分内容则与鸠摩罗什所译《摩诃般若波罗蜜经》的一节十分相似。经末尾有一段咒语,这在大乘佛经中是非常罕见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1-6 21:00:04 | 显示全部楼层
对这些异常之处, 学者那体慧(她是蒙古学家柯立甫的学生,今年8月8日是柯氏百年诞辰)提出了一个极有争议的观点。

1992年,那氏在《国际佛教研究协会会志》第十五卷第二期发表长篇论文,题为《心经:一部中国的伪经?》。文章搜集了大量资料,将玄奘所译《心经》与梵、藏本作了细致的比较,特别是与罗什所译《摩诃般若波罗蜜经》进行比较,发现两者相应段落的翻译几乎完全一致,接着将汉译本与梵文本进行比对,发现两者亦基本相符。但再把《心经》与梵本《大品般若》比对后,发现前者的梵文语言多有不妥之处,表现在词汇、语法和句子的表达方式上,说明现存梵文《心经》可能是由母语不是梵语的人从中文翻译成梵文的。

那体慧考察了现存汉译《般若心经》的源流,认为早于玄奘的译本《摩诃般若波罗蜜大明咒经》亦并非出于鸠摩罗什之手,早期的中国经录都将与《心经》相关的经文列为“失译”或“别生”,推论其“出大品经”,直到唐智昇的《开元释教录》(编纂年代为公元730年)才把《摩诃般若波罗蜜大明咒经》判为罗什所译,其实是误判。依据玄奘传记,他在四川获授《心经》约为公元618-622年,而印度现存梵本《心经》注则出现在八世纪左右,明显晚于玄奘译本。

由此,那体慧提出了一个大胆的推论:《般若心经》最早是从《大品般若》(现存梵本出于吉尔吉特,经比较,与汉译本基本对应)中抽取一些段落,再回译成梵文,而回译者就是玄奘本人!此外,不空亦可能与此事有关。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1-6 21:01:09 | 显示全部楼层
《广记》一方面继承了(取经)故事的基本脉络,另一方面却是朝纯小说传奇的方向发展。至南宋到元朝初年,出现了《大唐三藏取经诗话》,使玄奘取经的故事向小说演义又跨进了一大步。小说中的主要人物如唐三藏、孙悟空、沙僧和许多脍炙人口的情节,如王母娘娘瑶池蟠桃大会,女儿国等都出现了。《多心经》则变成玄奘由印度回程,经过十个月到达盘津国地名香林市时由一神僧传授,玄奘与其伴侣回到长安后又将此经面呈大唐皇帝。从中可以看出《心经》的地位变得更加重要,甚至可以说,《取经诗话》所讲的就是玄奘前往印度寻求《心经》并将之献给皇帝,从而使佛法得以在大唐兴盛的故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1-6 21:02:24 | 显示全部楼层
在《西游记》全书中,三藏师徒往西天取经的旅程就是修心的过程。这是小说的重要主题之一。在中国思想史上,新儒学的思想家从朱熹到王阳明,从邵雍到罗钦顺、高攀龙,以及焦竑等,都曾大力倡导修心。佛教的禅宗也戮力强调一个“心”字。新儒家与禅宗主张的修心之道,都可以在《西游记》中发现。民间传统或《西游记》前本以至百回本《西游记》中的唐三藏,都受《心经》的教诲,说明西行求法如果要想诸事顺遂,成就果业,仍然必须随时仰仗“心”之济助。对上文略作总结:

一、关于《般若心经》的来历和性质,有许多不明之处。那体慧认为这是一部出自中国的伪经,可能就是由玄奘从汉文“回译”成梵文,这一观点越来越受到重视,但仍有待更深入的研究。

二、《心经》与玄奘赴印度取经求法的事迹及有关于此的各种传说有密切的联系。敦煌所出S.2464号卷子《唐梵对字音般若波罗蜜多心经序》实际上就是一部最微型的《西游记》,且由此可以上溯到《大慈恩寺三藏法师传》中的一段记述。

三、最早对音写本《心经》加以关注并进行研究且获得重要成果的学者当是陈寅恪先生。陈先生首先阐明《西游记》故事的来源,虽然至今仍被忽视,但在《西游记》研究史上具有里程碑意义。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1-6 21:07:37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1-7 21:11:26 | 显示全部楼层
    《西游记》的虚构与真实
     在小说《西游记》中,虚构了人物的性格和内容情节,但在其中也隐藏了佛教的哲理,这就是《西游记》中真实的一面。因为这真实的一面隐藏在文字之中,并没有作具体的讲解,所以许多人把《西游记》虚构的人物当成了崇拜的对象,而另一些人还以为佛教史上的人物是退化的。其实,虽然作者把佛教的历史人物(玄奘)变成了《西游记》神话中的人物,但小说中仍然包含了佛教中关于人生观和宇宙观的思想。如果我们只在文句上去看,就会领会不到它其中的真实性。正因为这样,本人尽力从《西游记》的虚构情节中寻找出佛教的真实道理。

    智慧

    孙悟空刚出生时,两眼放出金光,一直射到天宫里,把玉皇吓了一跳。这两眼能够分别正邪、虚实等,也能看透生活的苦恼。这两眼是智慧的代表,若在请经路上少了这双眼睛,唐僧师徒就会落人魔难。美猴王的两只眼发出金光,也使读者能看透从阎王殿到天宫的虚伪、迷惑等。美猴王大闹龙宫和天宫,便是提醒我们要尽力超越虚假,寻找解脱的真实。而美猴王的金箍棒正是这两眼力量的代表。它的作用是为了提醒而不是乱托为了建造而不是破坏。这金箍棒可以破除引起苦恼的一些原因,同时给人生带来安乐、幸福的生活。从这个角度可以看出《西游记》中所表达的佛教道理。

    三毒与烦恼

    白骨精三次想吃唐僧肉,她多次变化成良民,以便利用唐僧的慈悲心,好找机会来接近他。但是白骨精的狡猾都被孙悟空看穿,最后被孙悟空打死。唐僧亲眼看见孙悟空把白骨精打死,以为他杀害良民,所以非常生气。猪八戒也在一旁煽风点火,认为孙悟空故意打死三个良民,向师父告状。唐僧更是认为孙悟空装神弄鬼来欺骗他,于是要把孙悟空赶走。而唐僧不辨真伪的后果,是毫无抵抗能力地被黄袍抓了起来。

    读了这段文字,读者都会去同情孙悟空,他的冤屈无法申辩,只好回花果山去。在这里,白骨精可看作是贪、嗔、痴等妄心的代表,在佛教的教理中简称无明。孙悟空三次把白骨精打死是教修行者在破除妄心时需要不断地用般若智慧来观照。不是只有一次而是需要很多次地去消除贪、嗔、痴,而且也不是多次去消除它,就能够把它尽除,最终是教人要看透它的真相。否则,我们无法分辨真伪,更无法找到它的根源。从这里也可以看出,《西游记》的虚构中所包含的佛教哲理。

    我们从《西游记》中观察唐僧师徒的行程,还可以看出他们一次次穿越魔难后,就一次次越来越接近解脱的彼岸。每次遭遇磨难时,就会发现还有没被解决的心理障碍。比如,当红孩儿把唐僧、猪八戒、沙僧、小龙马拘禁时,孙悟空就打不过他了,因为红孩儿的火轮非常厉害,差点儿把孙悟空烧死。红孩儿的火轮可看成是贪、嗔之火的代表,对修行者而言障碍无比。孙悟空虽无贪心,但是他的心里还有怒气,所以他遇到了红孩儿的火轮时,他就会受不了。他好几次寻找对治的办法,还是灭不了火,最后只好到南海去请观世音菩萨帮助,这才收服了红孩儿。

    通过上述来看,对生气的习气,很不容易对治。我们不能用怒气来对付仇恨,因为这样,只39有增加仇恨而已。我们要把仇恨灭掉,一定要用慈悲心,慈悲心能够化解任何仇怨慈悲心可以宽容和原谅别人的错误,而用慈悲心去劝告对方,也能使他们比较容易接受我们的心意。观世音菩萨是慈悲心的代表,红孩儿不仅烧不了菩萨的慈悲心,而且最终被菩萨收服。

    六贼、八风与七情

    唐僧师徒在路上被六个强盗拦阻去路,要他们留下买路钱。孙悟空气得一蹦三丈高,抡起金箍棒,没用几下,就把六个人都打死了。这六个强盗可看成是色、声、香、味、触、法这六尘的代表,如果我们没有警觉,他们就会侵入我们的眼、耳、鼻、舌、身、意这六根,是造成烦恼、痛苦的贼。

    在《金刚经》中,须菩提长者向世尊请问:“应云何住?云何降伏其心?”。佛说:“菩萨于法应无所住行于布施。所谓不住色布施,不住声香味触法布施。须菩提,菩萨应如是布施不住于相。何以故?若菩萨不住相布施,其福德不可思量。”佛所说的布施就是放下的意思,即对色、声、香、味、触、法六尘,能够没有贪染,把它们放下,就叫“布施不住于相”。

    在《西游记》中,孙悟空把六个强盗打死,就是下决心拔出六根对六尘的爱染。如果不能超越这种爱染,就会离解脱的目标越来越远。所以孙悟空坦诚地跟师父说“师父!我没把他们打死,他们就会把师父杀害。”

    当唐僧师徒到火焰山时,不能过去。他们想找其他的道路,但是其他的道路都不能到达目的,唐僧非常担心。孙悟空就去找铁扇公主借芭蕉扇,却被铁扇公主一下扇出五万多里,落在灵吉菩萨的小弥山上。灵吉菩萨送给孙悟空一粒定风丹。孙悟空带着定风丹回到翠云山,这回,铁扇公主再也扇不动孙悟空了,但是还是没借到芭蕉扇。后来直到李天王用照妖镜收服了牛魔王,铁扇公主这才把芭蕉扇借给了孙悟空,熄灭了火焰山。

    火焰山可看成是孙悟空躁动的内心,它是烦恼的代表。我们无法来避免自己的烦恼,因为它来自于我们自己的心,我们怎么能避得开呢?火焰山是由孙悟空烦恼的内心变现出来的,所以必须要面对才能熄灭它。另外,芭蕉扇可看成是八风(一利、二衰、三毁、四誉、五称、六讥、七苦、八乐)的代表,在修行路上,“八风”经常会支配修行者的心理。上述,我们已经讨论过,烦恼是从内心出来,因此,最好的办法就是常常让心定下来,通过“八风”来看透烦恼的真相。只要可以常常让心定下来,“八风”就不但不能动摇修行人的心智,而且还会成为很好的工具,帮我们看透烦恼的真相。只要能看透它们的根源,它们就会自灭。

    在盘丝洞,唐僧亲自来到蜘蛛女妖的处所去化斋。这些女妖对男女情欲毫无兴趣,只喜欢吃唐僧肉。七个蜘蛛女妖可看作是七情(喜,怒,哀,乐,爱,恶,欲)的代表。而猪八戒还有爱欲的心,所以他被丝绳困住。孙悟空已经脱离世间的爱欲,因此不但不被丝绳所困,而且还用自己的智慧,使七个蜘蛛女妖走投无路,只好去依靠蜈蚣怪的力量。这个蜈蚣怪是七个蜘蛛女妖的师兄,他具有喷出漫天黄雾的法术。孙悟空打不过,所以请来毗蓝婆菩萨帮忙降妖,而那位菩萨拿出一根绣花针,便降服了蜈蚣怪。蜈蚣有“百眼”的名号,他可看作是痴迷的代表,黄雾可看作是我执的代表。这个妖怪的法术被毗蓝菩萨的绣花针征服,而这根绣花针是在阳光中炼成的,它可看作是解脱智慧的代表,能够把痴迷、我执破除。因此它使蜈蚣怪的法术失去了效力。

    真假

    在取经路上,出现了两位孙悟空,他们俩长得一模一样,在天宫的玉皇,在南海的观世音菩萨,也都没有办法来分辨真假。两个孙悟空只好到西天去找如来佛祖。佛祖指着其中一个说:“你是假的,是六耳猕猴变的。快显原形!”假孙悟空见佛祖说破真相,变成一只蜜蜂想逃走,只见佛祖举起一个金钵向他扔去,蜜蜂被扣在钵下。打开钵时,现了原形,果然是一个六耳猕猴。

    两个孙悟空可看作是“智”和“识”的代表,“智”和“识”是佛教的术语,它们同时在活动,只不过,“识”是执着、痴迷、生灭的一种;“智”是宽容、自在、光明的一种。这样的解释,只是文字上的一种概念,而实际上,我们面对自己,很难分辨出“智”和“识”的真相。

    从这第五十八回的内容看,菩萨还没能分辨智和识的真相,就好比观世音菩萨还不能认出真假的孙悟空。这是因为对佛教来说,菩萨虽已脱离三界内的分段生死,但是还有变易生死,所以还没彻悟“识”的源头。要通过 “初地位”到“十地位”的过程,最后再超越“十地位”的阶段,才能体人佛果的境界,这个阶段的境界称为“变易生死”。可以说,这一回中的含义非常深奥。

    无字经

在《西游记》中,唐僧师徒历尽了千辛万苦,终于来到了佛祖的圣地。在取经之前,迦叶和阿难问唐僧师徒有没有带礼物送给他们?唐僧说,因为从遥远的地方来,所以来不及准备礼物!于是迦叶和阿难把佛经交给了唐僧师徒,他们就高高兴兴地回去了。但还没走多远,经卷就被白雄尊者抢去,抖破经包,经书被扬得漫天飞舞。此时,当他们接住掉下来的经书,打开一看,满纸雪白,一个字也没有。唐僧师徒只好再回雷音寺,把没字的经书给佛祖看。如来佛祖就对他们说:“你们今日来取经,只空着双手,所以他们把‘无字经’交给你们,‘无字经’就是‘真经’,这也是很好的经书。”

        看了这段情节,有的人还误以为佛教僧人喜欢贿赂,作者所虚构的情节,使读者感到不满意,作者所虚构的人物,使读者糊涂地批判起佛教的历史人物来。其实这段文字的内容完全是作者杜撰出来的。因为迦叶和阿难是在2500年前的释迦牟尼佛时期,而玄奘是在公元前600年左右的唐朝,中间相差1900年左右。因此,他们在历史上并未相遇过。而作者是到了明代,才把玄奘虚构成《西游记》的神话人物。但是冷静地研究这种虚构的情节,却可以发现它里面所包含的佛教哲理思想,含义仍非常深。迦叶和阿难向唐僧师徒要礼物,如果站在另外一个角度来看,就是要验证一下唐僧,看一看他心里还执着些什么。唐僧说没有礼物,迦叶和阿难便以为唐僧心里已是完全放下,所以才把“无字经”传给他们师徒。对佛教来说,“无字经”可以看作是一种超越“语言文字”的经典,要想看透它的内容,须要心里不执着任何事物。唐僧没有了解迦叶和阿难的心意,所以才又急急忙忙地回来换有字的经典。佛教的这一哲理可以体现在禅宗起源的公案中:

    “世尊昔在灵山上拈花示众,众皆默然,惟迦叶尊者破颜微笑。世尊云:吾有正法眼藏,涅檗妙心,实相无相微妙法门,不立文字,教外别传,咐嘱摩诃迦叶”。

    这一则公案体现着世尊教义的精华,隐藏着禅宗的深义。由于迦叶完全彻悟,所以当世尊拈花时,迦叶尊者当下心领神会,并且露出微笑,这就是“以心印心”。以心印心并不是拿有形的心来传,也不是世尊把自己的本心传给摩诃迦叶尊者,更不是摩诃迦叶尊者接受了世尊的心要,而是世尊与摩诃迦叶尊者都已大彻大悟,以至证得了相同的境界。这种境界一点也不增,一点也不减,两位圣者的相应,就如同两面镜子的对照,这边照那边无比地真实而自然,这就是“无字经”。中国禅宗的大德临济禅师也曾说过:“我没有什么法门来教别人,只是为了他们“拔钉抽楔”而已。”德山禅师也说:“我宗没有语句,没有法门教人。”

    在《六祖坛经》中也有一段公案,“师自黄梅得法,回至韶州曹侯村,人无知者。时有儒士刘志略,礼遇甚厚,志略有姑为尼,名无尽藏,常诵《大涅槃经》,师暂听即知妙义,遂为解说,尼乃执卷问字。师曰:字即不识,义即请问。尼曰:字尚不识,焉能会义?师曰:诸佛妙理,非关文字”。

    从这段公案中,六祖也说明了三世诸佛的微妙道理,并不在文字上。可以说,“无字经”总是直接表示佛性体用,使众生不由文字而直接悟人真如本体。唐僧师徒面对“无字经”时,因为不了解迦叶和阿难的心意,所以回来换有字经。对于佛性本体而言,文字言说虽无价值,但是从度生的角度来说,言说仍是主要的工具,三藏十二部经典,尤如指月。

    后来,唐僧师徒回到通天河时,因为唐僧一时取经心切,把大乌龟求他问佛祖的事情忘记了,所以大乌龟故意把他们全掉到水里了,经书也湿透了。他们把经书搬到岩石上,打开晾晒。没想到经书晒干时,他们不经意把经书弄破了。唐僧非常遗憾地叹了口气,孙悟空就安慰他说“天地还没圆满,这些经典也不能圆满。”

    从上述的角度看,有字的经典随着时间而变化,很难保存得圆满。因为文字是色相,受时间的支配,怎么能永恒?在世间生活中,任何事物的价值都是相对的,佛教的经典也不例外。所以孙悟空说:“天地还没圆满,这些经典怎么能圆满?”《金刚经》亦说:“凡所有相,皆是虚妄。”但,“有字经”可以作为回归佛性的方便,如手“指月”手指是代表佛经,月亮是代表佛性。我们如果一直只看手指,就不能看到月亮了。所以应该依循手指来看月亮。《圆觉经》云:“修多罗教,如标指月,如复见月,了知所标,毕竟非月,一切如来种种言说,开示菩萨,亦复如是”。

    《西游记》的虚构情节反映了作者的思维,它不但希望改善社会,而且希望实现人格的完善。通过《西游记》,我们可以感受到佛教独特而深刻的教义,从妖魔鬼怪凶恶的表现中,也可以看出我们自己身上各式各样不完善的性格。它的内容既包含人生的价值,又隐藏着宗教的哲理,对于佛教,作者有着较深入的领会,既强调要开发出个人本有的力量,同时也希望每个人能够发挥自己活泼的智慧。     zt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1-7 21:20:12 | 显示全部楼层
10640007ceaac8b738f5.jpg 106a00003af301d1517a.jpg eecf059cb5c4ccfcb29e261e4786c360.jpg 1025000297ec26e452a2.jpg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1-7 21:22:24 | 显示全部楼层
020b681c6f0624711c9f660b50deca6e.jpg 1025000297ec26e452a2.jpg 1fa936d62315de082b00688b0e3dd25b.jpg mp31210058_1441789181335_16.jpg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扫一扫,用微信登录

本版积分规则

热点回顾

关闭

站长推荐上一条 /1 下一条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