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推荐

[举报] 对昆明市中级人民法院民一庭 王思予、朱吉文枉法裁决的举报

1873人阅读  1人回复   查看全部 | 阅读模式 |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12-17 17:06:05
分享到:
举报人:潘杰,男,1968年6月1日出生,因昔日同事李源赖账,无钱置换心脏,急需救命钱医病,电话:18208759758。
被举报人:王思予,女,昆明市中级人民法院民一庭审判长,电话:64096418
被举报人:朱吉文(未出现在庭审现场,据了解,此人已经因违法违纪,已停职,已经停职的审判员竟然在二审判决书上签署),昆明市中级人民法院民一庭审判员。
举报请求:
1、查清被举报人王思予、朱吉文枉法裁决的事实;
2、督促昆明市中级人民法院尽快将举报人提交的《再审申请书》移交到云南省最高人民法院,启动再审监督程序;
3、要求王思予、朱吉文因枉法裁决承担举报人所造成的经济损失。
事实与理由:
本人举报昆明市中级人民法院民一庭法官王思予、朱吉文帮助一审被告李源(昔日同事)赖账(李源向举报人借款57万元):
1、因举报人和李源、叶刚民间借贷纠纷案,一审李源不服,上诉到昆明市
中级人民法院,2017年9月12日上午在昆明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审理中一审被告李源提交伪造的案外人20万元的银行流水复印件及未经作证人本人证实的证人证言(举报人有证据证明其提交的证据是伪证)等三份证据,王思予审理时未让李源当庭出示原件,未做真实性、合法性、关联性的认定,在举报人当庭明确表示不认识案外人陈波的情况下,王思予审理结束后将李源提交的伪造的银行流水复印件、应该是伪证的证人证言等三份证据偷偷放入庭审档案,作为李源的还款依据。
2、王思予当庭向一审被告李源索要上述与案件无关的证据,却不准举报
人提交与案件有关证据,剥夺了举报人的辩论权利,侵害了举报人的经济利益。
3、对于一审五华区人民法院认定的一审被告李源、叶刚共同支付的24万
元利息,王思予故意不做法庭调查(从庭审开始到庭审结束,王思予连问都未问一句),枉法裁决一审法院认定事实错误,将李源、叶刚支付的利息认定为李源本人归还的本金。
现还原王思予、朱吉文枉法裁决的经过:
1、一审被告李源、叶刚于2012年5月至2012年6月向举报人借款人民币本金57万元…
2、2014年4月28日双方自愿签订了57万元的《借款合同》、及《借条》,李源、叶刚还亲笔出具了11.4万元的利息欠条。故一审昆明市五华区法院做出了裁决,判决二被告共同归还举报人57万元本金及利息…。案件号:(2016)云0102民初1280号
3、一审被告李源不服一审判决,提出了上诉。2017年9月12日,在昆明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本案,二审审理中,二审法庭仅让举报人读了一遍《答辩状》就没了下文。举报人随《答辩状》同时递交了针对李源上诉状进行辩护的5份证据。王思予既不对举报人提交的《答辩状》进行法庭调查,也不按照法律规定让举报人交李源质证,对举报人提交的5份证据置之不理,相反,王思予主动询问李源:“上诉人,是否有新证据向法庭提交”。李源马上提交了复印的银行流水及证人证言。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十条 复印件应当在调查笔录中说明取证情况,但是王思予未这样做。
4、举报人按照正常的法律程序于开庭前1个多月向本案书记员焦宏瑞申请提交新证据,焦宏瑞回答开庭前一周提交证据,2017年8月29日,举报人打电话给焦宏瑞,再次请求提交证据,焦宏瑞回答开庭时提交。二审开庭后王思予主动向李源索要新证据,而不准举报人提交新证据,剥夺了举报人的辩论权利。
5、二审中,王思予未让李源出示原件,未做真实性、合法性、关联性的认定,。开庭中,王思予将李源提交的案外人的银行流水复印件和证人证言让举报人翻看,举报人明确表示:“没收到20万元,不认识陈波”,王思予未要求举报人交还这3份证据(举报人至今还保留着李源当庭提交的材料),此时应该按照法庭调查程序让李源出示原件与复印件核对,王思予故意绕开让李源出示原件与复印件核对这一法庭调查环节,未要求李源出示银行流水原件,致使举报人误以为法官没有采纳李源的证据(举报人认为作为一名资深法官不可能忘了这一点的)。庭审结束后王思予偷偷放入庭审档案袋。
6、2017年11月28日上午,举报人到昆明中院档案室查阅庭审档案,意外地在庭审档案第33-35页发现了李源提交的银行流水复印件(举报人发现案外人叶强的银行流水和举报人手上的有区别,档案袋中的流水多了个模糊不清的银行公章),复印后找到昆明市中级人民法院4楼正在办公王思予,指着2份复印的银行流水问王思予:“我当庭看见的银行流水和你放入档案带中的不一样,请你解释!”王思予当着同事的面,亲口承认李源提交的银行流水是复印件,且亲口承认开庭当日未让李源出示原件与复印件核对。王思予明知举报人无权调看庭审录像,故意狡辩:“你说你手上的是李源当庭提交的银行流水,请你举证!”,举报人此时十分生气,即使能调看庭审录像,因为是复印件,也无法看清复印件上有无公章(举报人分析这也是王思予故意不让李源出示原件的原因之一)。王思予又说:“因为是案外人的银行流水,故未采纳李源提交的证据,二审依据你写的《收条》备注做出了判决”,举报人问王思予:“李源当庭说明出具案外人叶强银行流水复印件的目的就是想证明备注中的20万元还款(有笔录为证),你说未采纳,那为何二审判决李源已还44万元?还有,证据应具有真实性、合法性、关联性,《收条》的备注内容和银行流水两者有关联性,你认定银行流水不真实,就应该认定收条备注内容不真实,你判决李源已还款就是枉法裁决;且既然不采纳李源提交的证据,为何还将复印件放入庭审档案?”,王思予回答:“李源有提交证据的权利,不能剥夺”,举报人又反问:“二审中我的代理人(妻子陈燕)递交答辩状同时申请提交证据,你问:“有哪些证据”,我的妻子回答:“有证人证言等5份证据”,你看都不看一眼就说:“这不算新证据”(有庭审录像可查),同样是证人证言,你接受李源提交的与案件无关的证人证言、银行流水,却不准我提交与本案有关的证人证言等证据,剥夺我的辩论权利。”,王思予沉默。举报人又拿出一份放在庭审档案32页的证据(是本案的审理流程图,该图已可证明王思予是采用了案外人叶强的银行流水),举报人问:“这份证据足以证明你已采用”,王思予沉默。最后,举报人因为身体原因离开了贵院。
本案的核心李源提交叶强的银行流水及证人证言的这一行为证明李源因为心虚,编造谎言,王思予帮助李源圆谎;同时证明了《收条》的内容是不真实的,《收条》是李源逼迫举报人写的。王思予判决李源已经还款,就是枉法裁决,目的就是帮助李源赖账。
昆明市中级人民法院王思予,朱吉文于2017年9月21日根据李源提交的所谓“新证据”,对一审昆明市五华区人民法院的公正判决,枉法裁决:“五华区人民法院认定事实不清,认定李源已经支付了44万元本金”…。案件号:(2017)云01民终3237号
对以上举报内容,如不属实,举报人愿意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恳请贵院翻看一、二审庭审笔录及庭审录像。举报人认为王思予、朱吉文凭李源提交的所谓收条和案外人的银行流水复印件及证人证言作为了判案依据,罔顾事实,荒唐地做出了李源一人独自归还了44万元本金的判决。严重侵害了举报人的利益,举报人因患严重的心脏病,不知能否有命等到贵院的回复,恳请贵院特事特办,尽快查清王思予、朱吉文枉法裁决的事实,帮助举报人挽回二法官枉法裁决带来的经济损失。举报人2017年11月15日已经将《再审申请书》递交到昆明市中级人民法院信访室,申请高院再审,恳请你们督促中院尽快将《再审申请书》移交到高院,尽快启动再审监督程序,帮组举报人度过经济难关。
此致
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
昆明市人大常委会
后续:举报人于2017年11月27 日到昆明市中级人民法院7楼监察室递交举报材,2017年12月12日及12月15日网络实名举报到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网站、昆明市人大常委会网站,至今均无电话或网络回复。如果有关部门调查此案,举报人愿意配合提供王思予枉法裁决的相关证据。
                                     举报人:潘杰
                                         日 期:2017年12月17日

发表于 6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纪委也可以举报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扫一扫,用微信登录

本版积分规则

热点回顾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