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推荐

人物纪实:追光的男子——关于青年阿瑞    

1037人阅读  2人回复   查看全部 | 阅读模式 |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12-12 19:01:38
分享到:
本帖最后由 Aerry·阿瑞 于 2017-12-12 20:36 编辑

    我印象中的阿瑞还停留在十七年前,那个身穿深色的运动服,脚上穿着一双运动鞋,风风火火的小男生的样子。
    那个时候我经常能够看到他经过我的小店门口,去广电中心做嘉宾主持,一副风尘仆仆的样子,脚上穿着一双运动鞋,因为奔忙,脸上挂着些许汗珠,但是依然露出灿烂如阳光般的笑容,笑起来的时候露出一口洁白的牙齿。
    在广电中心做完节目,差不多就是半个多小时之后,他并没有着急地赶回乡下,而是专程跑来找我,把他写的一些诗稿拿给我看。
    那个时候的我有点小傲娇,每次,他把他的诗稿拿给我看时,我也会认真地看完,然后淡淡一笑,从来不发表任何意见,只是,每次都会坚持跑来找我,然后给我看他新写的每一首诗和每一篇文章,他的眼睛里闪着星星一般的光。
1.JPG
   看着他痴迷文学,对文字一本正经的样子,我就忍不住在心里淡淡一笑,我从不敢相信文字追求者能够在物欲横流的时代会得到认可或者获得良好的发展,因为在此之前我曾经倾尽心力花费了整整两年的时间手写了一本小说并且向各大杂志社投稿,结果要么就是杳无音信 ,要么就是收到需要我自己掏钱出版小说的回复函。
   
我根本就没有自己掏钱给自己出版小说的能力,几经碰壁之后,我的 “作家梦”从此破灭。
   心灰意冷之际,我变成了一位“流浪”者,文字变成了一种娱乐自己的方式。
2.JPG
    其实有一些东西是无法抑制的,比如我对文字,像是一种烙印,已经在我不知觉中深深刻在了我的骨髓里,不管我承不承认,尽管我一直在用文字来自娱自乐,但是我却有着一种不可克制的想要展示自己的冲动,我会时不时地去广电中心做嘉宾主持,在直播间现场展示自己的即时写文能力。
   在这一点上,阿瑞其实比我勇敢,我选择了一种隐晦式的方式来取悦自己,而阿瑞则非常直接而且虔诚地在他喜爱的文字道路上奔跑着,哪怕只是得到一丁点的肯定,我都能够在他的脸上捕捉得到。
3.JPG    
   就算是受到批评与打击,他依然挂着灿烂的笑,仿佛阳光一直都在他的脸上和他的眼睛里,而他手中随时带着一个小本子,上面密密麻麻地写满了东西,他在用追光的态度来谦卑地学习。
    2000年的年底,我便离开了小店,开始了东奔西跑的生活,然后离文字越来越远,我做过很多职业,一直在为了活着而奔忙。
   我跟阿瑞从刚开始还能互相写信,再到后来变成了杳无音信。
   按照惯性思维,我自然而然的以为,这个年轻人极有可能也沦为了众多为着生活而奔命者中的一位。
   时间真的能够沉淀一些东西,当然也包括了人,比如我在兜兜转转之后,因为遇到了一些让我深受震撼的人和事,然后又回归到了文字的轨道上,成为了众多文字拓行者中的一员。
    缘分真是一种奇妙的东西,十七年后,我竟然再一次遇到了阿瑞,而且是在一个征文比赛的平台上。
5.JPG
    其实说实话,我个人是不大喜欢现在的各种征文比赛的,基本上都是靠人脉关系来拉票等各种,不得不说,现在的很多征文比赛,或多或少的都有一些潜在的“规则”,所以我基本上就懒得去浪费时间和精力。
   可能也是因为无聊吧,受到了一个小妹妹的影响,我开始疯狂一般的参加各种比赛,当然也可能是抱着中大奖的心态,然后,就加入了一个我们本地征文比赛的群。
   进群之后,也就是刚开始的时候冷不丁说上一两句话,再到后来,我就屏蔽了群,偶尔打开瞅上一瞅。
   有些缘分就好像是天注定了似的,很偶然的一天,我看到了一个叫阿瑞的网名的人,在那个比赛群里分享了一个链接,我个人对于什么链接的是并不怎么感兴趣的,但是,猛然间,我看到这个网名时,一下子就想起了一位十七年未见的人,只是我不太确定这个叫做“阿瑞”的人,是不是我十七年前认识的那个。
   当我在键盘上敲出这么一段话:“阿瑞,你是不是我以前认识的那个人?”时,并没有得到回应,或许是因为我这句话有些唐突,让人感到有些不明所以。
8.JPG
   我抱着试一试的态度加了对方好友,随后,他陆续发来了一些关于他的链接,通过这些链接,我看到他免费为云南省元谋县物茂乡一个小山村的贫困家庭张发丽家三岁患脑白质病变的女儿做出镜主持,并拍摄了公益爱心视频,获得了很多爱心人士的募捐,张发丽一家还专门做了感恩答谢会,当然还有很多关于他事迹报道方面的链接。
   在看到这些内容之后,我对他的理解仅仅局限于官方的层面上,对于他的“高调”我既不肯定,也不否定,我一直是一个骨子里傲娇而且崇尚低调的怪家伙。
   再到后来我看到一则广电中心专门为他做的专访,然后我知道阿瑞这个当年在我眼里只是一位狂热追求文字的年轻人竟然在广电中心做了足足十二年的嘉宾主持人,从2000年就做到了2012年,他离开广电中心,完全是因为广电中心不再设置嘉宾主持才无奈离开。
4.JPG
   一个地地道道的农民孩子,竟然风尘仆仆地坚持从一个农村小镇赶到城市里的广播电台来做嘉宾主持,而且风雨无阻地坚持了十二年。
  在这十七年的时间里,他一直在用他的直白与坚持在追逐着光明与善良。
    一个多月后的一天,他突然在微信上跟我说,他路过我所在的城市,问我可否出来小聚?我很爽快地就答应了他的要求,一方面是因为礼貌,还有一方面可能也是出于对信仰的尊敬,在我看来,不管怎样,有信仰并且一直为信仰而努力行走的人都是值得让人尊重的。
   尽管十七年未见,但是我还是一眼就认出了站在马路对面的阿瑞。
   很瘦,但是跟十七年前相比,他长高了很多,简直就是一位高高瘦瘦的大男生,他的皮肤是那种很纯粹的小麦肤色,这也应该跟他经常在户外从事导游解说工作有关。
    说起来也是搞笑,他原本的想法是找一家咖啡店一边喝咖啡一边聊天,结果我们这附近没有咖啡厅,而且我也懒得跑太远,所以就干脆找了一家烧烤店,然后我们就对着一大盘烧烤,一边喝茶一边聊天。
   他笑起来很腼腆,只有在说起文字,说起公益的时候,他就会露出灿烂的笑容,用一口流利的普通话泛泛而谈,在他身上,我看到了他这么多年一直在坚持的信仰。
   他说到他所做过的公益,他去拜访过的作者,一脸的谦卑与虔诚,这么多年了,他却依旧还是那个我十七年前见到的那位男孩子,脸上依旧带着灿烂的笑容。
   他随身提了一个袋子,应该是一些可以查阅和学习的资料。
   不禁让我想起了十七年前那个脸上带着灿烂笑容的少年,手中紧紧攥着一个本子,上面密密麻麻写满了东西,一脸的坚毅,风尘仆仆地从乡镇赶到城市,然后再赶到广电中心去录节目,只是现在的他长高了,谈吐和学识比之前更丰富了。
这些,跟他的勤奋脱不了干系。
   跟他相比,我变得沧桑了,内敛了,身上早就没有了锐气,唯独存在的,只有文字的骨头。
6.JPG
    他的话语中说得更多的一句话就是:“我是向善好青年,我要对我自己的言行负责。”我有些不解,对于那些虚头巴脑的犯得上如此的狂热追捧么?
    直到跟他分开以后,我回家搜索了一些关于他的词条,我发现他除了向善好青年之外还有更多的头衔,比如农民业余作者、景区导游、职业摄影师,还有2017“幸福元谋·最美微笑”网络公益选秀冠军等,他还经常抽空到儿童福利院去看望孤残儿童。
7.JPG
10.JPG
   在最近看到的一段《寻访阿瑞》的视频中,我看到他用幽默风趣的语言,加上流利的英语向游客解说,那些枯燥生硬景区的景点,在他的口中变得富有韵味,栩栩如生,还时不时的惹来游客的笑声。
   我慢慢的开始被这位叫做阿瑞的男子所折服,我曾经跟我的学生们做过一次交流分享课:理想与现实的距离到底有多远? 11.jpg
   我们很多人会因为现实的残酷而忘记甚至丢掉了自己最初的理想,并随着现实和时间的不断改变而更改着自己的理想,或许我们会认为这样更贴近现实,只是从一开始就坚定自己的信仰,并且一直在努力奔跑的人很少,阿瑞算是这些很少的名额中的一个,他是一位追光的男子。
12.jpg
作者简介
枭鹰,70后,黎明之前杂志执行主编。
因为一次高烧,遭遇庸医,被损伤了坐骨神经,生命的格局从十个月刚刚学走路的时候开始改变,变成了躺床——呆坐——爬行——扶墙行走——杵棍行走,再到行走的漫长过程,实现行走,最大的比重应该归结为,有个“残酷,苛责”的老妈,还遗传了父亲的硬骨头。
做过业务员,售货员,理疗师,粉涂工,操盘手,电子交易分析师……最后回归文字,对于文字的爱好,几乎是一种本能。
“残疾”?我很正常,只是身体机能出现障碍而已,但是这个并不能成其为标签。
我一直行走在路上。
座右铭:身是菩提树,心如明镜台,时时勤拂拭,勿使惹尘埃。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

本帖评分记录龙珠 收起 理由
糊涂老马 + 5 赞一个!
发表于 2017-12-12 21:02:25 | 显示全部楼层
欣赏中,分享了,好样的,敬佩里!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12-13 10:36:12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阿瑞故事,引领理想!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扫一扫,用微信登录

本版积分规则

热点回顾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