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历史] 昆明五华山土主庙(一)  

2693人阅读  6人回复   查看全部 | 阅读模式 |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12-10 02:54:40 来自手机
分享到:
本帖最后由 1984chenhaixu 于 2017-12-15 20:22 编辑

    这是昆明一座消逝已久的千年古庙,称为土主庙,又名大灵庙,位于现今五华区政府大楼北侧而与之相邻的一块工地范围内。
    根据考古学规律显示,文献记载中长期存在古代人类不断营建更新的区域,并且最终没有经历现代化深层地基处理,多少会有一点文化遗存(遗物、遗址、遗迹等)埋藏在原处区域地下。如果文献记载显示那里经历的历史时期很长,那里地下将有丰富的文化遗存对应不同时代和空间层位按时间秩序相互叠加积累下来------文化积淀。这样的规律也适用于昆明古城区域,已经为本地考古实践所证实。其中的原理可以从本地传统建筑也即老房子的营建过程看出,打个比方,现在昆明还在拆老房子,一般这些老房子主体多是土木结构的,被推倒后土墙就化作一堆土,原建筑的砖石瓦砾残木料也夹杂其中,原建筑使用者没有清理的物品(如陶瓷器)或残损物也随即被埋在这推土中,亦可能有周围的居民把垃圾倾倒于这通常被称作“废墟”的土堆上或里面。这堆土有一定的高度,按照现代化的地基要求,有可能是不能作为地基的,应该彻底铲除使那里地面与周边持平,而且还深挖下去作成基坑构建新的支撑物(钢筋水泥土石方组成)。而古老传统的方式是把土堆顶凸的部分铲除又尽量扒平,剩留废墟底部甚至中部并再作夯实,形成近似于一个很低的梯形土台作为同地点下一个传统建筑的“基台”,废墟规模或面积越大,留下废墟的比例可能越大(有的从底部包括至中部),基台相对于周边地势的高度可能就越明显,但由于废墟边缘的残余部分会成为与周边地势过渡的缓坡,通过对周边地势的对比反而不易看出这个基台,面积和规模小的废墟成为基台后可能增加相对于原来地势的高度不明显,边缘的过渡缓坡面积较小坡度陡,然而基台主体不高,也不易察觉。如果废墟形成前后又有山河洪水的泥沙土残积造成对原地点的覆盖并伴有夷平作用,废墟形成的基台可能更模糊,废墟的本体被外来自然土所“保护”,自然土起到的作用即抵替被人为铲除,故其废墟在古代被人为铲除的部分所占比重和相应概率更小。随着不断的营建,和自然积土作用,退化的基台层数增加又不断叠加,自然积土沉积增加,晚后的地面就不断加高,早先某时期的地面被叠弃于下,并随基台退化的土层增厚而与晚后地面越隔越远,晚后的地面就悄然加高了,早先的基台退化层就深藏地下,有的就含有地下文化遗存。正是有了不易察觉的基台,文化遗存才能“藏存”下来,有的就成了达到一定保护级别的地下文物。而现代化施工对地下文化遗存作的往往是灭绝性的铲除。凡是施工单位都明白的是,老城市的大地的表层是人类活动形成的,那是施工之前或深或浅的由不同时期的人类建设并居住后形成的废墟经过后来建设者(其实也就是下一个时期的建设者和居住者)粗处理后的残余堆叠而成的地层,之所以可以堆叠,就是那时没有现代工业化处理的方式——现代地基基坑处理,他们做的只是粗处理——将废墟铲平顶部又作扒平和夯压形成新建筑所需要的基台,一些那个时代的生活或建筑垃圾就被遗留在废墟残留部分形成的基台里,等到新的建筑物成为下一个废墟,这个基台退化而成的地层又被叠压在新的基台下。考古家把不同时代人类建设并居住形成的基台退化而成能分辨清楚所属时代的地层归为一种概念——“文化层”,那些基台退化而成的地层里相关时代的生活或建筑垃圾被归为“文化物”。但是施工者关心的只是那些带有“文化层”的表层能否满足工程的地基要求,如果“不能”,就必须铲除,为更高级的土料和支撑物所置换。

      从考古学上解释就是考古地层学,在此引用“云南考古所”网站上的文字摘录于下:
      在考古发掘现场,我们常常见到一些工作人员拿着手铲,在刮平的地面上、切得笔直的探方四壁上画一些线条,被这些线条分割开的土层或土块之间似乎存在一些差异。这些被线条划分开的土层代表了什么呢? 在一个遗址里,大部分土层都是因为古代人类长期活动而堆积形成的。在一些临近水源、物产丰富、适宜人居的地方,古人类多次选择定居于此。一群人在此定居一段时间后,由于自然环境改变、人类生产方式进步或政权更迭等原因,这一人群灭亡或离开了,他们居住的房屋垮塌了,储存粮食的窖穴废弃了,制作陶器的陶窑坍塌了;慢慢的,这些房屋、窖穴、陶窑等被土壤覆盖;若干年后,另一群人又再次来到这里定居营生,他们又在当时的地面上建房、修路,生产生活;这样的过程周而复始,生生不息。于是,每一个时期的人类活动都形成了一个甚至多个文化层,他们修建的房屋、陶窑、灶、井等,甚至他们死后埋葬的任一个墓葬,都是一个文化堆积。一个文化内涵丰富的遗址,多是保留了多个不同时期的文化层、文化堆积。所以,每一个遗址,其实就是一本倒叙的“历史书”;每一个文化层、文化堆积,都可以看作历史书的“一页”,上面的历史更晚,下面的历史更早,它们都反映了历史真实存在的某个瞬间或某个时段。考古学中研究这本“历史书”的理论方法,就是地层学。      那么文化层是如何形成的呢?上文已介绍,文化层,就是人类活动后遗留下的地层。我们可以试想一下,几千年前的某一天,几个猎人在山林中猎到一头麂子,由于天色已晚,已经赶不回部落,于是他们选择了一处接近小溪的小平地,拾了些枯木,生了一堆火,用锋利的石斧子和石刀子解剖了麂子,美美大餐一顿后,在火堆旁边搭建了一个简易的窝棚,用石头垫在窝棚底部周缘,沉沉入睡。他们走后,熄灭的火堆、吃剩的麂子骨头、临时的窝棚就留在了原地。经过多年的风吹日晒、自然搬运等作用,火堆可能只剩下了中心的小部分灰烬,麂子骨头也只保留了牙齿、肢骨等更坚硬的骨骼,窝棚早已坍塌,只留下了底部的部分垫石。又经过若干年,这些破碎的遗留被土层覆盖,后世的人们可能继续在这片土地上生活。这样,几千年前的人类的一次小小的活动,就可能形成一个文化层,相对于他们来到此地之前的自然地面,由于生火、燃烧枯木、烧烤动物等,文化层的土就杂有烧土粒、炭屑、烧骨等,颜色也较自然地面的土色更复杂;他们或许还使用了随身携带的石器,使用时由于用力过猛而使石器的刃部崩裂了,或者直接挑选了溪边合适的砾石,再加工简易的石器直接使用,或者还有粗心的人直接将精心磨好的石器遗留在露营地,那么文化层中就还可能见到使用或制造过程中产生的石制品崩片、石片,或完整石器。 如何在发掘中分辨不同时期的文化层和文化堆积呢?由于各时期人类不同性质的活动,导致了自然土壤形成不同的颜色、松软程度有了差异、包含物也不尽相同,发掘中,主要根据土质、土色来划分文化层、文化堆积。例如,一个平面刮平后,周围都是黄褐色、较致密的土,中心有一个封闭、近圆形的深褐色土分布,我们先把这块深褐色土圈出来,慢慢清理时发现圈里的土比圈外的土更松软、更湿润,还带点粘性;清理到底部时发现了一些破碎的陶片、动物骨骼残片,这些陶片不属于同一件陶器,动物骨骼可能也属不同的种属,那我们可以推测这块深褐色的土实际是灰坑废弃后的填土,这个灰坑至少应该是生活于黄褐色地层之上甚至更晚的人群修建和使用。……如何判断年代呢?首先,我们要了解“叠压”、“打破”这两个概念。两个文化层上下连在一起,就像水果蛋糕从上到下依次平铺的一层奶油、一层水果、一层蛋糕一样,它们之间的关系就是叠压;叠压在上层的文化堆积,年代晚于被叠压的文化堆积,越靠上层,年代越晚。……
      一个文化内涵丰富的遗址,是由众多文化层、文化堆积及属于各文化层或堆积单位的遗物构成,它们都是不同时期人类活动遗留下来的历史片段,通过对这些文化层、堆积以及出土遗物的分析,我们可以大致复原人类的生活场景与自然环境,了解他们的社会结构、经济生活、宗教信仰及各人群的交流、迁徙与融合等。因此,在考古发掘中,越是准确地把握好了文化层及文化堆积的划分,我们就能更科学、更多地获取自然与人文信息,更全方位地复原古代人类生活。历史是文字书写的,也是从“文化层”、“文化物”中考察出来的。

    下面我要向大家介绍的是一段几乎没有对“文化层”、“文化物”考察过,更多是文字,而需要更多补充和澄清的历史。这是一所中学所传承的来自远古时代庙宇的历史,同时也是和这座城市较早的到最晚的不同时期宗教、文化、艺术、风俗相关的历史。自元代以来这座庙不断浮现于地方文献,显示其从南诏大理国时期延续至今连续的历史传承,古时是一处人流集中的宗教场所,营建活动(修庙)频繁,多次营建必会产生一定文化层,何况是延续千年左右不断更新的同处建筑呢,其庙址地下没有被现代建设深层处理过的地层中应有文化遗存存在。然而由于至今公众和专职文物考古机构都没有重视这个地点,一些考古迹象也就是地下文化遗存的显露在作为一所学校的现代工程建设中被忽视了,这一点依据关于这座庙繁多的历史文献及文献与昆明古城区域地下文化遗存的地理对应规律就可以判断出来,文献显示,明代之前这是昆明古城(善阐城)的一座宗教地位十分重要的庙宇,明清时期又是昆明古城(云南府城)中地理和交通上的中心点,也是元明清时期昆明城内繁荣区域的一部分。从考古实践观之,地方文献记载中的元明官衙集中区在五华山南麓至正义路中段两侧,果然在这一区域出土了元明时期的官方建筑使用的瓦件,其它诸此实例也不少,故地方文献与地下遗存的对应也是可靠的。所以,庙址文化积淀必然丰厚,然而,至今为止许多介绍昆明南诏大理国时期城市发展的刊物和网络文字都不认可这座土主庙在昆明历史发展的重要地位。如今,这座据传是昆明古城内文献记载上最早的庙宇——五华山土主庙(昔日昆明二中华山校区)庙址正在进行大型施工。由于学校原有操场空地并未被现代建设深层破坏,此施工必会将剩余的地下遗存彻底铲除。笔者目前仅能依靠文献将这座古庙的历史价值展示出来,希望文字结束时,还能有机会抢救这座庙宇剩余的地下文化遗存。


    今日五华区政府大楼北面这块邻近的工地在一千二百多年前是林木繁茂的五华山山脉的西部,传说此时有位当地人杨道清系当地佛教徒,宣扬佛法,“殉道忘躯,日课经典,感现观音大士,遐迩钦风,渔者焚网于滇水之旁,酒家隳其器具,皆以利物为心。”也就是清代《滇释记》中所说的:“道清和尚······精研内典,密操苦行,殉道忘躯,日课经法,夜坐禅思,遂感观音大士现像。
遐迩钦风,皆蒙化导,渔者焚其网,酒家隳其器”被崇信佛教、威服诸邦的南诏国王得知,国王很想扶持杨道清,等到亲自巡视“滇”域的时候(综合《纪古滇说集》全文判断,应即滇池地区,原唐王朝辖制的昆州地区,此时已被南诏国统治),便册封道清为显密融通大义法师,并在杨法师的指导下主持修建了这座土主庙,并开始尊信摩诃迦罗即“大黑天神”,在元代当地人张道宗写的文献《纪古滇说集》中记载那位南诏王在杨道清的影响下“始塑大灵土主天神圣像,曰摩诃迦罗,筑滇之城,以龟其形,江萦之,蛇其相,取义『易』之旣济,王慕清净法身,以摩诃迦罗神像立庙以镇城,工五年,龟城完也。”后文又曰此庙:“庙隅有神匠曰罗都道太,自蜀中来,塑像将成,又有菩提巴坡者自天竺至,以秘咒丹书神位为种子,创庙中城而奉之。大义法师又以菩提珠分一树庭之西,期以兴废,岁九树三枯,复挺一株盛茂,大灵赫赫,以保黎民,调风顺雨,干戈偃息。”这座庙也叫“大灵庙”,同时期的元代官方因为修这座庙又立了两块重修碑,其中一块有碑文的一段节录载于明代《景泰云南图经志》,称:“大灵庙,在城隍庙之东,元儒学提举王升有庙记,其略曰:‘蒙氏威成王尊信摩诃迦罗大黑天神,始立庙,肖象祀之,其灵赫然。世祖以之载在祀典。至今,滇之人无论远迩,遇水旱疾疫,祷,无不应者。神主盟誓,烛幽明,昔有阴为不善而阳誓于庙者,是日暴卒于庙庭,亦愿治者之嘉赖也。’”以上两段文献形成时期分别属于元代中期和末期,其内容互为印证,认为庙始建于蒙氏时期,并且庙中神像的受到滇池地区(或云南全省?)的民众尊崇。谨按,元代云南不仅省城昆明有土主庙,而同时期(与明《景泰云南图经志》)其它文献中无云南省内其它地点由蒙氏威成王始立庙之说,故文应非泛指威成王在此时因尊信大黑天神而在南诏地域推行此种崇拜。何况又有“至今……无论远迩”到定点祭拜,此定点非当时省城大灵庙莫属,“至今”系指蒙氏立庙,元祖立祀至元末修庙之时,延续性明显,可以明确蒙氏立的庙即专指此被定点祭拜的大灵庙。元代《纪古滇说集》中则更详细指出系威成王建立土主庙以镇龟城(同书中后文又作“滇城”或“善阐”,即今昆明城市的古称),又从同书并载南诏时在庙内植外来稀有品种古树(该外来树种将在今后发文探讨)的细节又出现在关于该省城土主庙的后世文献(明万历《南诏野史》、明天启《滇志》等)之中,而外来高龄古树在当地是难以移栽的,那株高龄异木只能是南诏大理国时期就生长在庙内,是人为引进,而非当地土生土长的能够在周围也找得到,树的位置不变则庙的位置也不变,这足以断定元末碑记中蒙氏所立庙即专指碑记所重修之大灵庙,明正德《云南志》则是直接引用前说谓此庙是昔日蒙氏立庙的。然而,五华山这座土主庙是否始建于南诏(蒙氏)时期是有必要再作探讨的……(末完待续,接下次“……(二)”)

更多图片 小图 大图
组图打开中,请稍候......
本帖评分记录龙珠 声誉 收起 理由
箫寒 + 5 + 1 赞一个!
糊涂老马 + 5 + 1 很给力!
总评分: 龙珠 + 10  声誉 + 2 
发表于 2017-12-10 17:36:02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12-10 17:36:06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12-10 20:43:35 | 显示全部楼层
拜读了,学习中,赞同此说里。在旧城改造和城市建设中,应该尽可能保护和抢救剩余的地上地下的文化遗存。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12-11 16:23:37 | 显示全部楼层
此地目前不是正在进行地铁施工吗?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12-11 18:38:43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箫寒 发表于 2017-12-11 16:23
此地目前不是正在进行地铁施工吗?

是的。昆明主城老区的土主庙庙址就是昔日的华山小学(上世纪六七十年代)、五华二中(1974~2005)、昆二中华山校区(2005~2016),今天五华区政府北面。即今地铁翠湖站工地。现在地铁已经在对部分老地层(没有被现代地基建设影响过的原生地层)做地勘了。一些地方作浅挖,一些地方在打桩(以便日后安全地开挖作站点)。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12-11 18:49:25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1984chenhaixu 发表于 2017-12-11 18:38
是的。昆明主城老区的土主庙庙址就是昔日的华山小学(上世纪六七十年代)、五华二中(1974~2005)、昆二中华 ...

这是土主庙庙址2017年12月10日下午的全貌
更多图片 小图 大图
组图打开中,请稍候......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热点回顾

关闭

站长推荐上一条 /1 下一条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