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山九寺知多少  

3760人阅读  11人回复   查看全部 | 阅读模式 |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12-5 10:41:48
分享到:
本帖最后由 284462412 于 2017-12-5 10:54 编辑

                  西山九寺知多少
                                        文/南天
   西山九寺,即进耳寺、碧鸡寺、普贤寺、黄龙寺、松隐寺、太平寺、罗汉寺、太华寺、华亭寺
     
   进耳寺,位于西山碧鸡关以北,即车家壁村后的进耳山腹,建寺年代不详。远在明代中期,谪滇状元杨升庵在《高峣海庄十二景》里,便将其命名为《进耳山带》,并有诗曰:
   秧针病夏畦,土脉望朝齐。
   忽见云双带,悬知雨一犁。
   田家无甲子,占候在檐西。
   据上辈口口相传:进耳山三面环拱,酷似耳朵,只是无人注意罢了。某年,有一苦行僧,云游至此,且拾步登山,意欲眺望滇池美景,不料正值秋季,狂风怒吼,声振岩壑,且飞沙走石,慑人心魄。僧人执意前行,顿觉风势渐弱,待进至此山腹地,却已毫无动静。以为风平浪静,谁知一看滇池,仍旧风高浪急,复看群山,依然松波竹浪,便认为此山灵秀,宜作佛门净地。于是结庵驻锡,含辛茹苦,广结善缘,穷其毕生精力,终于如愿以偿。寺院既已落成,却不知如何命名。忽一日,有一道士拄仗而来,自言自语道: “生娃容易取名难,建寺容易题名难,此山既然酷似耳,依山称寺又何妨?”僧人一听,恍然大悟,思忖:既然如此,就叫进耳寺吧。
   徐霞客在《滇游日记十》戊寅(1638年10月28日)的日记中写道: “登冈上,稍北而曲,有坊当道,则进耳山门外坊也,其寺尚隔一坑。由坊西望,见寺后大山环于上,此冈绕于前,内夹深坑,旋转而入,若耳内之孔,寺临孔上盘朵边,以“进耳”取名之义,非身履此冈,不见其亲切贴切也。进坊,西向沿坑入,半里,有岐西逾大山之坳;而入寺之路,则沿坑南转。盘崖半里,西上入寺中。寺门东向,登其殿,颇轩爽,似额端,不似耳中也。方丈在殿北,有楼三楹在殿南......”进耳寺于毁于清代兵燹后,便只徒有其名了。
     
   碧鸡寺,位于西山碧鸡关垭口,即碧鸡关村子附近。从元朝诗人郭进诚的《碧鸡山寺》来看,该寺应建于元朝初期。据胡玉生先生的《碧鸡寺》一文描述:碧鸡寺有两座殿,依山势前殿低后殿高,正殿塑有金鸡神,二楼上塑有千手观音和送子娘娘,左右厢房都塑有菩萨。寺内有一棵桂花树,年代同寺,花香扑鼻列为村产。碧鸡寺香火旺盛,香客众多。
   元代郭进诚在《碧鸡山寺》诗曰:
   碧凤一飞去,空遗碧鸡名。寥寥千载下,徒仰山仪形。
   夕霞丽冠羽,朝阳纷彩翎。流响不复作,松泉自韶瑛。
   明代谪滇状元杨升庵,将其命名为《碧关朝霞》,并有诗曰:
   荒鸡啼未歇,关树起栖鸦。
   碧海先迎日,青风远上霞。
   行人冲晚去,高卧是谁家?
   清代名士赵士麟在《碧鸡诗》诗曰:
   彩云一片舞天鸡,五色光中望欲迷。
   化作青山千载碧,王褒空自渡巴西。
   从上述——元明清三代的诗作来看,碧鸡寺俨然存在了六七百年。而最后一次修葺,是在光绪二十九年(1903),由碧鸡村首士张德润倡议,村民捐銭捐物才作的维修。而到了1958年“大跃进”时,村民拆老墙土为肥料,竟把寺庙给拆了。只留下寺前厢房,至今尚存。
   
   普贤寺,位于碧鸡山下,即高峣村头以北。该寺初建历史很难考证。明成化河南道监察御史季琮撰《重修普贤寺记》碑文云:“后汉时有不知其名之僧,见其山之秀丽,遂始以为居焉。是时兵戈扰攘,居民流离,盖灭迹矣......”昆明近代名士陈荣昌在为普贤寺撰题的楹联曰:
   自东汉以来,二千年变幻沧桑,重开古刹;
   在西山之麓,五百里苍茫云水,一荡尘襟。
由云龙在《高峣志》里也说:“普贤寺,后汉时即有名僧至此剏建,经兵革毁坏,明初僧玉琳重建,普贤寺之名始著。”
   注意:后汉即是东汉。季琮说的“重修普贤寺”,陈荣昌说的“重开古刹”,都是把普贤寺的初建历史指向东汉时期。
  《中国佛教史》说:佛教发源于印度,于东汉永平十年(公元67)传入中国。中国的东汉年间,正是印度阿育王派出大批僧团,向周边国家传播佛教的鼎盛时期。那就可以说:从印度到东汉首都洛阳的路途,远比从印度到昆明西山更远几十倍,那么,佛教是先到西山还是先到洛阳?这是不言而喻的。只是当时的滇池地区汉语文字并不发达,没有把普贤寺的建寺历史记载下来而已。但从“西山天子庙贝丘遗址”出土的文物来看,远在东汉之前的战国时期,滇池西岸就已是古滇人聚居生产、生活的地方了。所以普贤寺初建于东汉时期,是极有可能的。
   有资料可查的是:自明代以后,普贤寺曾多次毁于兵患,也曾由官府多次修葺,最后一次毁于咸丰六年(1856),后由云贵总督岑毓英主持修葺。解放初期,普贤寺一度为“高峣小学”所用,但却在“文革”中彻底坍塌。1984年由昆明市政府在其遗址上修建为“徐霞客纪念馆”。
     
   黄龙寺,位于西山李家箐沟与徐家堰沟交界处,即省委党校大课堂(又称大礼堂)处。建寺年代不详。据《虚云法汇》载:虚云和尚住持华亭寺时,曾修复黄龙寺为下院,并取名为招觉寺。据明代天启《滇志》载:“黄龙寺,在西山。有龙池北流,绕黑林,入于高峣河。”由此可见:黄龙寺历经明清两朝及民国时期,至少存在了500多年。
   解放初期,省委党校的前身——西南革命大学,选址于西山脚下。当时的这一片区,有很多达官贵人为躲避日机轰炸而修建的别墅,其主人大多愿意将别墅捐给政府使用,也有几家前往台湾或香港,联系不上,成了无主之产。西南革大创办之初,这些别墅固然可以用作干部及教师的住宅,而学员宿舍、学员食堂、图书馆,也及上课、开会、看电影——多功能的大课堂,需要新建。于是,拆除黄龙寺,新建大课堂,便成了西南革大的一项重大工程。
   当时有很多泥塑彩绘的佛像及菩萨罗汉像,不好处理,便全部放在新砌的围墙上面,任其风吹雨淋,几年之后,便已淡然无存,成为一堆堆泥土。
   
   松隐寺,位于西山苏家村后,即过去的李家山腹。该寺初建于明代正德年间,系苏家村举人李安兰祖父李洪泽修建的一所庵堂。最初取名为“松隐庵”。李家祖籍为南京应天府柳树湾石门坎,属被贬官吏的后代。当时的李家虽说充军云南,但也人丁兴旺,富甲一方,落脚西山苏家村后不久,恰逢苏家闹了场疟疫,可谓人财两空。而李家趁机购买了原属苏家——从徐家堰沟到太平寺沟的这片山场,正式改名为李家山。李家与高峣绅士毛沂过往甚密,杨升庵入主“碧峣书院”时,李安兰便投其门下,跟他学习诗文经书。明代隆庆年间,李安兰考中举人,官授云南行府礼部侍郎。但他无心做官,祖父李洪泽及恩师杨升庵充军云南的遭遇,让他内心蒙上了一层阴影,于是他仅穿了三个月的官服便弃官还乡。
  李安兰还乡之后,便将祖上修建的松隐庵扩建为松隐寺,并自任住持,过起了“僧半俗半隐居”的生活。松隐寺规模不大,只有三间正殿及左右四间厢房,加上围墙天井,约有400平米。正殿里供奉三世佛祖及十八罗汉,右厢房里分别供奉山神土地及李家祖先牌位,而左厢房则是他的卧室和客房。李安兰晩年饮酒至醉,撞翻灯火,将寺庙烧毁。其子孙尊重他的意思,重建了松隐寺。他死后,李家无人愿意管理寺庙,便干脆送与和尚,条件是帮着看管寺院下面的李家坟茔。
   明代诗人胡桐,曾写过《夜潭松隐庵即事》一诗:
   大夫原不受秦封,甘隐云南万仞峰。
   空谷递香风细细,紫台分月影重重。
   参差翠叶藏孤鹤,屹屈灵根引蛰龙。
   潭久夜深清不寐,飞花还送酒千盅。
    民国初期,虚云和尚扩修华亭寺时,曾将松隐寺收编为华亭寺下院,即考验将要提拔的僧人是否耐得住寂寞的场地。由云龙在《高峣志》里说:“松隐寺居苏家村后山,华亭之麓。地极幽胜,冬日红梅盛开,尤供清赏。初,仅破殿三楹,自唐氏改建,规模一新”。
   所谓“唐氏改建”,是唐家认为松隐寺是块风水宝地,便与时任华亭寺的住持商量,由唐家出资,将松隐寺向北迁移400米,而松隐寺原来的正殿位置,则建成了唐家的一尊大坟。 解放时,寺院虽然破旧,但还依然存在,唐家大坟也安然无恙。“文革”中,寺院和大坟均遭到严重损坏,至今只是一片废墟。
     
   太平寺,位于西山太华山山腹,即太华寺下面。据天启《滇志》载:“太平寺,在太华山腹。元时铸诸佛像,最先铸三世尊,创寺奉供于此。隆、万间,乡人与寺住僧相构,僧徒散去,寺遂废。泰昌元年,护印僧官碧潭、善士朱如净募众新修。”也就是说:太华寺最初修建于元代,在明代的隆庆、万历年间,因与山下村民发生械斗,便僧散寺废。泰昌元年(1620),由僧官碧潭和善士朱如净募捐重建。
   史志记载,过于简略,往往会掩盖事实真相。比如“乡人与寺住僧相构”,为何相构?相构到那种程度?而苏家村自古相传的是:在隆庆、万历年间,因天气持续干旱,太华寺北面的小白箐出水量日趋减少,该水流经太平寺沟底,再经石板沟流进苏家村,是苏家村的饮用水源之一。而太平寺和尚起心不良,要在箐沟里筑一坝塘,以畜水自用。如此一来,就等于掐断了苏家村的饮用之水。当时的苏家村已有了从南京发配来的杨张李三族,尤其是李家,本来就是官宦人家,岂能坐视不管?于是派人与寺里交涉,太平寺僧人自恃有崇尚佛教的沐家撑腰,硬要强行修坝,于是,苏家村的苏杨张李四大家族联合闯寺,直至把太平寺的和尚统统赶走。
   泰昌元年(1620),由僧官碧潭和善士朱如净重建的太平寺,从现存遗址来看,规模虽不算大,但也有一定名气,至少明末清初的骚人墨客们,在经佛苏路(佛严寺-苏家村)游览太华寺时,也会顺路进去观赏一番,故而也留下了不少诗作。杨升庵客寓西山时,曾经游览过太平寺,写下如此诗句:“忍草迷香径,空余屋数间。香炉烟不起,苔蚀鹧鸪班。”算是对太平寺有了个相对模糊的介绍。而从明代诗人张佳胤的“殿壁蛛丝网,楼台草木浸”的诗句中,不难看出,当时的太平寺,也近乎于香客清冷,日渐荒凉的地步。
   太平寺遗址中间有一座“陆军上将”墓,是我早年就知道的事,为了核实清楚,我于2016年4月8日,与《彩云文萃》主编徐心愉,专程来到太平寺大墓前,抄写了墓碑文字并拍了照片之后,方才肯定地说: 这是唐继尧三弟唐继虞之墓。墓碑上款是: 中华民国二十九年十二月吉旦 墓碑正文是: 陆军上将唐公字夔赓之墓  墓碑下款是: 孝男 绍-骏驹 女 绍-琬瑗瑛琳敬立  自“陆军上将唐夔赓之墓”修建后,太平寺就只是个遗址了。
   
   罗汉寺,又名海崖寺,亦名妙定禅寺。位于西山三清阁一带,并有南庵、北庵之分。据天启《滇志》载:“罗汉寺,在府城西南碧鸡山右,正名妙定禅寺。殿阁累累,缀于峭壁。由殿出为龙王殿,有龙泉。南去为南庵,曰寿福殿、曰祖师殿、曰飞龙阁,傍有赵道人墓。北去为北庵,曰弥勒殿、曰灵官殿、曰玉皇阁、曰太清宫。近朱方伯思明建宫,由山半斜迳而下,直抵海隅,有两小庵架悬崖窗外巨。巡抚御史沈正隆、黔国公沐昌祚、都司刘巨安捐金建张仙殿,郭中玄建三清阁。”
   徐霞客游记中(南庵)的顺序是:“坪间梵宇仙宫,雷神庙、三佛殿、寿佛殿、关帝殿、张仙祠、真武宫次第连缀。真武宫之上,崖愈杰竦,昔梁王避暑于此,又名避暑台。”(北庵)的顺序是: “攀崖蹑峻,愈上愈奇,而楼、供纯阳、而殿、供元帝、而阁、供玉皇、而宫名抱一,皆东向临海,嵌悬崖间。”——很明显,两者之间的顺序和殿名,是有很大差别的。
   我们姑且不讨论谁真谁伪的问题,因为在同一个寺院里,因年代的时间差异,有新建的,有损毁的,不奇怪。有趣的是:该寺从一开始,便有意无意将道教的宫祠和佛教的寺庙融在一起。并且是在“御史沈正隆、黔国公沐昌祚、都司刘巨安捐金建张仙殿,郭中玄建三清阁”之前,就已经有人修建了罗汉寺。从杂乱无章的顺序来看,罗汉寺(南北庵)的全部建筑,是由多人、多次——累聚修建而成的。
  为何时到如今,北庵的三清阁建筑群,包括龙门石窟,尚且保存完好。而南庵的雷神庙建筑群,包括梁王避暑台,却荡然无存?查阅《西山区志》可以得知:
    “万历二十四年(1601)十一月,罗汉山崩塌”;
    “天启三年(1623)十一月,罗汉山崩塌30余丈”;
    “康熙六年(1667)罗汉山崩塌数丈”;
    “道光九年(1829)十一月,罗汉山崩塌”;
    “道光十年(1830)十一月,罗汉山崩”;
    “光绪七年(1881)西山崩塌”;
    “光绪二十年(1894),西山石岩忽倒水中”;
    “民国二十九年(1940)7月26日,小倒山崩塌、27日,大倒山崩塌”......
   在一系列的“崩塌”事件中,北庵的三清阁建筑群,包括龙门石窟,因构建于悬崖峭壁之上,能保存下来,也实属万幸。而南庵的雷神庙建筑群,包括梁王避暑台,因坐落于悬崖峭壁之下,可谓是“覆巢之下,安有完卵”?——从悬崖上随便掉一石头,皆有可能把南庵的某个建筑砸个稀烂。这就是罗汉寺南庵建筑群荡然无存的原因!
  
   太华寺,古称“佛严寺”,亦写作“佛岩寺”,位于西山太华山腹,是西山建寺较早、规模较大的寺院之一。查阅多种资料可以确定:太华寺始建于元朝大德十年(1306),为元梁王甘麻刺创建,并延请“云南禅宗第一师”玄鉴(又名无照),为开山首任住持。——有多本志书说玄鉴无照创建太华寺,显然是以讹传讹。到明代初期,多有损毁,黔国公沐英捐资修葺并扩建后,改称为太华寺。随后,沐氏在太华寺内新建思召堂,供奉沐英及沐氏有功之臣,几乎成了沐氏家庙。
   传说明代建文帝朱允炆,被叔父朱棣发动兵变而逃出京城后,曾一度在太华寺藏匿,并手植茶花一本,银杏一株,其银杏树至今尚存于太华寺山门外。明末清初,曾毁于兵患。清康熙二十六年(1687),云贵总督范承勋拆平西王吴三桂新府,将其材料用于修建漂渺楼及一碧万倾楼。该寺在咸丰年间毁于战火,光绪九年(1883),云贵总督岑毓英主持重建,使其规模建制,更趋向于园林景区。
   与太华寺有密切关系的是: “一帝三王两总督”。一帝-建文帝。三王-元梁王甘麻刺、明黔宁王沐英、清平西王吴三桂。两总督-康熙云贵总督范承勋、光绪云贵总督岑毓英。说太华寺庄严肃穆,自古有“帝王之气”,并非夸张。
   
   华亭寺,位于西山华亭山腹,属西山修建次数最多、也是规模最大的寺院之一。据元代述律杰《启建华亭山大圆觉禅寺碑》所载:远在宋代——云南大理国时,“鄯阐匡国侯高智升,以其岗峦峻峭,故竖楼台。每值风晨月夕,寒时暑候,乃驾舫涉海,舣于汀渚。”也就是说:在元代玄坚和尚尚未修建“大圆觉禅寺”之前,华亭山是鄯阐匡国侯高智升的休闲娱乐之所。何以命名为华亭山呢?《启建......碑》曰:“花芬芳而聚奇,云绚烂而张盖,放炜煌之瑞光,类华严之境界。况喜松声鹤唳,千载来归,抑华表之事乎?拟此而弗华,其何以为也?繇是而名之曰华亭。”
   在以后的岁月里,华亭寺毁而又建,建而又毁,反反复复,可谓是“述不可耐”。仅从寺名—大光明殿—大圆觉禅寺—华亭禅寺—靖国云栖禅寺—的更迭中,便可知道其中的变数。
   树绕华亭翠绕睛,晨钟暮鼓证前因。
   沧桑不遂高家愿,岁月偏怜佛祖心。
   梵唱三声堪抑苦,花开四季颇生馨。
   一从白鹤祥临后,几盏香灯熬到今?
   华亭寺最成功的一次修葺扩建,应是清末民初——虚云和尚应唐继尧所请,出任濒临倒闭的华亭寺住持而奔走海外,从缅甸、马来西亚等华侨信众中,募得巨资后,力经三年艰辛,才形成了现在的结局。
   如今的华亭寺,当然以庞大的规模、完整的设施、庄严的佛像、众多的花卉,也及深厚的历史文化底蕴,而称雄于昆明地区,堪称是云南佛教寺院的佼佼者之一!
   上述九寺,是否等于杨升庵在高峣海庄十二景》里所说的《九寺僧钟》呢?也很难说。但可确定:上述九寺,应是古代西山的九座佛教寺院。可惜!明代尚存的九个寺院,至今除华亭、太华两寺,及罗汉寺北庵(三清阁部份)外,其余的六个半寺院,均已荡然无存,唯一留下的,只是几片废墟!


本帖评分记录龙珠 声誉 收起 理由
糊涂老马 + 5 + 1 很给力!
箫寒 + 5 + 1 赞一个!
总评分: 龙珠 + 10  声誉 + 2 
发表于 2017-12-7 10:10:39 | 显示全部楼层
西山名寺多,如今仅剩下太华寺,华亭寺,及罗汉寺北庵(三清阁部份)外。说起来真是遗憾!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12-7 14:00:09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过萧寒先生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12-7 14:00:14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过萧寒先生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12-7 18:07:42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12-7 19:57:45 | 显示全部楼层
拜读了,学习中,长知识里。
九寺只有两寺完好,其他的都被毁,确实是可惜!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12-7 21:37:26 | 显示全部楼层
昆滇多少掌故 尽在南兄腹中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12-8 16:56:48 | 显示全部楼层
拜读了!终于知道西山悬空寺的信息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12-15 10:51:30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景洪头等舱客栈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12-20 08:16:32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过金大俠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热点回顾

关闭

站长推荐上一条 /1 下一条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