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推荐

[食在云南] 吃不着冻鱼的人,是可耻的

1143人阅读  1人回复   查看全部 | 阅读模式 |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12-3 22:09:17
分享到:
本帖最后由 下关风子 于 2017-12-3 22:12 编辑

炜哥是我的好朋友——带火的,不是蓝色药丸。全靠小马哥的微信,一年见不了几次面的我们还能偷偷知道对方的一些行踪。
2017年刚入冬,炜哥用微信发了一张图片给我。

是一道菜,一道属于冬天,以及故乡的菜。在一段时间内,一想起冬天已经那么久,还没吃上,就觉得凄凄惨惨戚戚。
都赖炜哥乱发图。
1.jpg

我们的老家大理,一年四季爱吃酸辣鱼而外,兴许是某一次饥不择食,兴许是集体的无心插柳,冬天定制版的酸辣鱼震撼登场。并且,这道菜还有了全新的名字——冻鱼。
这名字,太一般,而且容易混淆。虽然外形和果冻类似,但鱼肉这个固体还是不喜欢与果冻为伍。反过来说,南方一些地区也做鱼冻——性质、做法都差不多,只不过大理人爱得要命的酸、辣两味,又将它们划清界限。类似的还有肉皮冻等等——大约带汤的荤菜,多一些油脂,低温就会把汤冻住,变成一道懒汉菜。

中学住校上学的时候,有一天中午饭,同学神秘的把我和另一个好友约到杂草丛生而且已经枯黄的足球场,把家里带来的猪脚冻和我们一起分享。当时只是觉得好吃,后来大家各自走散,现在想起来,那种蓝天白云缺心少肺的日子,也是人生旅途中难以再现的风景。

2.jpg

冻鱼也一样,随着“背井离乡”日益长久,自觉不自觉的有了一丝仪式化、宗教化的色彩。顺着冻鱼这条线,会想到母亲、奶奶等大厨们。当然,还有陪着吃饭的兄弟姐妹,以及摸爬滚打的成长岁月。

我的记忆中,冻鱼的经典吃法必须要在院子里,一桌菜放在太阳底下,经不住爆晒的可以戴上草帽,或者躲在阴影里。大理冬天的太阳非常有分量,本地人多数黝黑,倒也不在乎紫外线的伤杀,却非常喜欢那种暖洋洋的氛围。

有了太阳的辅助,冬天的大理以及整个云南,常常会出现短袖打扮的人群。浑身热乎乎的,吃上一口冷冰冰的冻鱼,似乎得到中庸之气的持续滋养,说不出的舒爽。兴奋的大理人,还专门想了一句顺口溜“吃冻鱼,晒肚皮”。短短两句,余味悠长,充满生活气息和幸福感。

3.吃冻鱼晒肚皮.JPG

小时候做客都吃“八大碗”,印象中只有一次吃过冻鱼——冻鱼并不在传统“八大碗”名单中。恰恰因为意外,我觉得那家人特有水平,怀念到今天。还有一个同事,几年前张罗食堂,在冬天给员工做冻鱼。在我看来,这也特别花心思。

想到这里,今年的冬天让我成为热锅上的蚂蚁。炜哥发的冻鱼图片让我不自在,暗自吞咽口水无数次,好似修行某种养生功法。终于在某一个星期六,借着“掌勺”、大权在握的时机,赶紧煮了一锅酸辣鱼。大部分给家人吃,留下两小碗放着,请黑夜帮忙,加工成冻鱼。

4.1.jpg

4.2.jpg


之后的星期天,连吃两顿冻鱼,好不高兴。我还给炜哥回了一张图片,但他却说,之前的照片来自餐厅......

一听我自己动手丰衣足食以后,误以为天气还不够冷的炜哥说,要立即请妈妈做一碗冻鱼。

后来又有一个周末,我又打起冻鱼的主意。考虑到家人吃辣、吃辣不行,先煮成清汤鱼,吃得不亦乐乎。剩下的,加点辣椒、油和汤,搞个“变形金刚”。

兴许是操之过急,也许是不伦不类,这一次的不好吃,不解馋。

我一般周末做饭。但总不能一做饭就煮鱼,一煮就酸辣版本,对他人而言恐怕是刑罚。

......

冻鱼啊冻鱼,这个冬天,我可是“但为君故,沉吟至今”,有点甜蜜有点忧愁——“这是一个冻鱼的季节,吃不着的人,是可耻的”。

5.jpg

请关注公众号“下关风子


发表于 2018-1-1 00:02:31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扫一扫,用微信登录

本版积分规则

热点回顾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