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寻访"古梅书屋"("俊发杯"龙泉古镇征文)  

30421人阅读  5人回复   只看楼主 | 倒序浏览 | 只看大图 | 阅读模式 | 复制链接    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1#
跳转到指定楼层
发表于 2017-11-30 13:54:42 来自手机
分享到:
寻访"古梅书屋"
文丨图 莲子
        2004年春天,我第一次寻访西南联大名人故居,在昆明北郊龙头村,我循着前人的足迹,来到闻一多、朱自清的故居,爬上木梯,推开阁楼的木窗,看见龙头村麦浪起伏,金汁河蜿蜒不息波光闪闪,炊烟袅袅,村落中,"一颗印"传统民居平和又安详。
       抗战时期的昆明,曾经是中国的文化座标。为避抗日烽火,西南联大在昆明办学期间,先后有三百多名教授执教,其中多为蜚声海内外的科学家、文坛泰斗、一代宗师;先后有中央研究院历史语言研究所(简称「中研院史语所」)、北大文科研究所、中国营造学社、清华文科研究所等著名学术机构迁入昆明北郊龙泉镇的龙头村、棕皮营一带,大师们在昆明留下了可资追寻的足迹。
       时隔九年之后,我再次来到龙头村。与记者随行的昆明民间学者陈立言慨叹:「变了,变了……」。上了坡,望见了弥陀寺的簷角,却找不到进去的路,「这弥陀寺,曾经是北京文科研究院所在地,国学大师冯友兰也曾居于此。」头发花白的陈立言边寻边说。再寻再问,尽是断头路,龙头村已经被新建的楼房切割得如同迷宫。
        在城市化的进程中,大师们在龙泉镇居住过的故居,不断败落、不断被洋楼高耸、钢窗林立的城中村所「包围」和「蚕食」。
     行至村中一路口,看见一棵大树,陈立言欢喜起来:"就是这棵树了,西南联大的教授曾在树下乘凉。村人赵林得知我们为寻大师旧居而来,高兴地把我们迎进家中。
  回忆往事,赵林翻出了《查阜西琴学文萃》和一叠影印的旧时日记手稿。
  手稿名为《龙村随笔》,为查阜西用行草小楷记述一九四○年至一九四四年间,在昆明龙头村居住的生活日记。查阜西,古琴艺术大家,建国后任中国音协副主席。时年,他任欧亚航空公司主任秘书、中央航空公司副总经理。一九四八年十一月,查阜西受周恩来的委任到香港策反了「中央中国航空公司」起义,带回了一千多名航空人员和十二架民航机。
  查阜西的儿子、八十二岁的查克承欣然接受了记者的电话采访,"四十年代昆明的乡村非常美,柳树成荫。"打开回忆的闸门,查克承记得,龙头村不仅是中央文科研究院的所在地,还曾经住过傅斯年、冯友兰、王立、游国恩、钱端升、梁思成、林徽因等大师级人物。
  查克承还记得,一九四一年,读小学三年级的查克承一家跟随父亲查阜西迁到了昆明,父亲任职的欧亚航空公司当年位于昆明的穿心鼓楼附近,后来为了躲避日机轰炸迁到龙泉镇棕皮营三十六号。
  回忆起自己一家住在棕皮营三十六号的日子,查克承的言语充满了留恋:"虽然简陋,但是好住,瓦房,铺有木板,坐北朝南,四开间,南屋三间,二间做厨房,院落有篮球场那么大。"查克承回忆,"父亲周末才回龙头村,回家后,常弹琴聚友,把自己的书房取名为'古梅书屋'。"
  翻开厚厚的《古梅书屋》影印手稿,记者看到行书小楷工整而洒脱,查阜西如此写道:"新居为中研院史所,傅孟真借村人赵氏地所筑,旧有古梅二株,根木大可合抱,不知何代物也。梅在西窗帘外,有楸木七株,履其上,其西有疏篱,篱外种苦竹二丛、古柏一树,冬春之交,最且欣赏。
  屋四楹,东首辟门,面北,在赵氏院场之内入门,有梧桐树,当书齐窗下,院落南北十五步,东西三十步,以线草为茵,循南墙另筑纸屋三楹,厨及仆室在焉。西南隅另为厕所一椽,一篱门通之,厕所之侧,另辟后门,即为山下菜土,赵氏灌之此屋作行寓最宜,尤以仆室之东,红杏一树,先春?花,二月,即绿树成荫,落枝结子,宜初夏纳凉。碧梧一株,可使清秋送响,则此屋四时皆胜矣。余居中屋,以有透骨红梅,而名红梅隐庐,今此屋又以古梅特胜,谓为梅隐行寓,尤是虚声,未切,商商云云乃另以古梅书屋云。"
        据陈立言考证,这"古梅书屋",原是由中研院史语所所长、著名历史学家傅斯年建盖,一九四○年,傅斯年随中研院史语所迁至四川李庄后,该屋由查阜西续住;一九四三年底,查阜西又邀西南联大教授游国恩一家搬来同住,演绎了一段文人佳话。
  二○○○年五月,陈立言骑着自行车完成了对龙头村的第一次寻访;二○○二年,他找到了史语所的藏书库、找到了查阜西的「古梅书屋」、找到了土木结构、保存完好的王力旧居。二○○四年,记者寻至龙头村,看到了李芳桂故居安然无恙,看到了一幅传统村落和乡村集市云集的独特景象,传统建筑风貌依旧,弥陀寺古朴依旧,司家营六十一号的女主人、林徽因故居的守屋人皆热情迎访。
       村人赵林介绍,在城市化的进程中,"仅在很短的几年时间,村民们纷纷拆掉了祖传的农家庭院,开始"突击建房",小洋楼越盖越高,以赚取租金,也为了在拆迁中争取更多的赔款……」

      "古梅书屋"如今已经变成了小洋楼,楼与楼之间,枯井无言,成了历史的唯一见证。告别时,我深深鞠了一躬,仿佛看见查阜西大师坐在梅树下,长衫轻拢,指尖轻抚,古琴声声,如流水如行云。
更多图片 小图 大图
组图打开中,请稍候......
本帖评分记录龙珠 收起 理由
谢小鱼 + 5 赞一个!
洛之南 -1 赞一个!
2#
发表于 2017-11-30 16:32:11 | 只看该作者
抱歉,本来是赞+加分,电脑不给力,成减一分了,改也改不过来。罪过,罪过。只能以顶来补过。实在对不住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3#
发表于 2017-11-30 16:34:00 | 只看该作者
好文,拜读。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4#
发表于 2017-11-30 16:34:21 | 只看该作者
好文,拜读。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5#
发表于 2017-12-5 11:44:59 | 只看该作者
好文,拜读,我来加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6#
发表于 2018-3-20 09:23:39 | 只看该作者
网友你好,麻烦你添加QQ:99128511提供一下联系方式,或者邮箱:99128511@qq.com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热点回顾

关闭

站长推荐上一条 /1 下一条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