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 《龙泉探梅》(“俊发杯”龙泉古镇征文)

27578人阅读  2人回复   只看楼主 | 倒序浏览 | 阅读模式 | 复制链接    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1#
跳转到指定楼层
发表于 2017-11-4 14:25:02
分享到:
本帖最后由 任逍遥km 于 2017-11-4 16:55 编辑








2#
 楼主| 发表于 2017-11-4 14:26:00 | 只看该作者
本帖最后由 任逍遥km 于 2017-11-4 14:46 编辑

“龙泉探梅”是一部赏梅字典,一首时令民歌,一篇节点故事,一卷民俗风情画。蔚为大观的这幅画卷面积29公顷,收集梅花50余种,植梅4000株。与杭州“孤山梅”,苏州“香雪海”等并驾齐驱,成为中国九大赏梅佳处。
                                龙泉探梅


昆明有条龙泉路,龙泉路有上马村,下马村,岗头村….一个个熟悉的地名背后都有故事。故事的主题当然是昆明人心中挥之不去的节点:时间的节点,记忆的节点,足迹的节点。节点的尽头:龙泉山五老峰下就是黑龙潭。


于是,一条路就和一座古祠相连了。我不知道,龙泉古镇或龙泉路,龙泉山是否因黑龙潭而得名。但我晓得,黑龙潭里有古梅含香;黑龙潭里有碧泉清泠;黑龙潭因水得名:龙泉山脚下有两潭池水,一清一浊;黑龙潭有潜龙临渊,激浊扬清。
我想,龙的意象;梅的气节;水的清浊,一定在黑龙潭这个地方汇就了这座千年古城的某种精神气质。作为昆明人的我,家为何乡,家在思念不远处。


黑龙潭于我每每踏入总有种恍若隔世的相约感。我能清晰记起多少年前来过,做过什么,看过什么或还和什么人说过什么…..
都市繁忙的生活,我们每天几乎都是简单琐碎的重复,又有多少事情让我们记忆永存?又有什么所谓伟大的追求,让我们一直生活在某种亢奋中吗?没有,至少我没有。

我时常会记不得几天前做过什么,只知道今天要做什么,岁末回首一年的经历时常心生悸动,这一年如何就这样过去了。只有当我走在龙泉路,向着龙泉山进发时,我的思维突然会灵敏起来,那些真实的经历,模糊的记忆,永远隔着的中间地带,一下子就相连汇通了。我曾经踩着春花牌自行车逃学来过,我曾骑着嘉陵摩托带着女孩子来过……


直至走进黑龙潭,映入眼帘的是白梅,红梅还有“两树梅花一潭水,四时烟雨半山云”的镌刻印字。此时,冬意开始消融,燕子还末衔泥 ,烟雨已经酝酿,龙泉的梅开了。开始只是一骨朵一骨朵,小心翼翼探出萼芽,生怕受人嘲笑,又象是一骨朵一骨朵的寂寥,生怕被人遗忘。天上的云,悠悠然自东而来,悠悠然自西而去。就这么一夜,龙泉的梅一朵一朵地爆裂了,藏不住了。你嘲笑我吧,你遗忘我吧。在一片晨曦微寒的灰调中,托着晶莹的露珠,龙泉的梅怒放了。不是为了听从暗夜湿气的指使,在某个角落卑微地开放;不是为了风月自赊后孤清地自赏。如果有一种相遇可以选择,那一定是履行缘定三生的盟约—你若来,便是馨香。我才慕然发现,这就是我的家乡啊!我,浮云游荡,它,缄默如初。


那一棵棵虬枝盘垂的梅树,花繁枝茂,年年如新,香飘天外。又有什么事情是不可以放下的,来格守这份时令的相邀呢?还有什么是不能给予和值得思虑的,单纯地闻闻花香,赏赏倩姿。那梅花的种植可溯至唐朝,道观中的唐梅至今尚存,那古祠的建筑可追溯到遥远的昆明龟城伊始,至今还能找到云南古建筑的佐证。一道阳光穿透旧牌匾映入眼帘的炫目,梳理下人生,感怀下岁月;一缕馥郁泌入心间的陶醉,憧憬下末来。在红枫林下烤烤太阳,冲冲壳子(聊天),生活还是挺好的。


昆明是个养人的地方,独特,优越的地理位置,使生活具有一种天然的优雅。从《大观楼长联》就可见一斑。“四围稻香,万顷晴沙,三春杨柳,九夏芙蓉。”昆明人很会把日子过得舒舒坦坦。千余年来,一代又一代的昆明人就在那些舒坦的腊月里“龙泉探梅”了。从腊月至立春,昆明阳光明媚,鸟语花香。即无北国寒风凛冽又无江南春寒料峭。自古昆明人习惯从那些为栖居而建的四合院走出,走进不太远的大自然,去探访那些为诗意而存在的美景美物;在那些时代华轮的精雕细刻中留连。昆明人的生活舒缓又有节奏,恪守着一份传统。一方水土一方人,一块物华天宝之地当然可以安心过日子。 昆明人深知这一点,因此才有了“家乡宝”一词。然而,外地人也知道这一点,不远千里来到昆明,在这舒缓的表象下,要么坦然过日子,要么韬光养晦。

你可见,多少文人骚客在黑龙潭留下的那些咏梅诗词,筑园者模仿古人涂鸦,选录于墙上,供人欣赏。还有那些在龙泉古镇居住过的历史文化名人(西南联大的学者教授),一定在某年暖冬和煦阳光铺就的土路上 “龙泉探梅”了。我想他们一定还会歆慕那个谪居滇池边写成《升庵诗话》的前辈吧——真会过日子。

这些名人们从来都是再说这个城市的好,从来对这座城市都是相见恨晚。我读过他们好多回忆文章,象沈从文的《云南看云》,汪曾淇的《昆明的雨》字里列间散发出挥之不去的乡恋情结。这些历史名人们都是心怀天下之人,以“疏散”的形式,隐逸之风沉潜在这座城市纤巧的云彩下,厚积薄发。他们走出了“龙头村”(龙泉镇)“探”出一个文化的新天地。


忽然想起黑龙潭中间有石桥为界,清浊之水互不相融,据说连鱼儿都互不过界。潭水边古梅却早已开花,粉红色的重瓣花朵,清香袭人,引领春天。待到春来,一朵朵花萼在春风的亲吻里,下起了梅花雨,尔后,纷纷扬扬洒落潭水。这情景,这意象,有点像昆明的性格。对大地,对混沌深有敬畏,却又泾渭分明,想必是长期的多民族文化融合后的兼收并蓄吧。

每次去黑龙潭探梅都喜欢驻足观看那些梅花诗,尤其喜欢清代文化大家阮元写过一首咏唐梅的诗:
千岁梅花千尺潭,春风先到彩云南。
香吹蒙凤龟兹笛,影伴天龙石佛龛。
玉斧曾遭图外划,骊珠常向水中探。
只嗟李杜无题句,不与逋仙季迪谈。
这位曾与云南石画《孤山梅石图》赠林则徐的一代文宗,竟是个狂人。
以梅花自比,把李杜比下不说,又把一个明朝文人季迪拉下水,还把那位逋客老祖林和靖也拖下了黑龙潭。想必有龙泉梅真意在此,西湖的孤山梅也太过孤绝了。龙泉梅在这位从江南深宅走出半生游历的三朝阁老情愫中,俨然不是“暗春浮动月黄昏”的清幽静美了,而是一种隐匿涵养后浑远的入世情怀。

“先到“意味着点尽天时地利。“香吹”,“影伴”之句,想必是受《梅花落》古笛曲影响。龙泉梅就有唐梅地域广阔的特质。云南位于中华版图的偏南一隔,历史上就与出征,谪迁,流离相关。梅花之香尤如边塞闻笛,从遥远的天外飘来,空灵曼妙,却又影伴佛龛变得香火院十足。龙泉梅有了华光却又要它“入定”散发点禅香。弄得不伦不类,似有种窘困,可能和作者个人境况有关吧,贵为云贵总督的封疆大吏也有烦心事,谁活得都不容易。

单就此联在咏梅诗中算不上上品。颈联,突然现转折,一句:“骊珠常向水中探”。大好!这位主修了《云南通志稿》的大学士方显大儒风范。真景真境真情可谓相得益彰,情景交融。龙泉因梅而芳名远播,梅,化作玉斧,因苦寒磨砺终“探骊得珠”而风华正茂。龙泉水,龙泉梅,相互涵养,多象是今天这个时代的写照,散发出昆明这座城市的美丽激情。


而我呢?只是一个普通的昆明人,一个微不足道的个体。只想在慵常的生活中给自己找个心灵栖息的家园,把日子过得令人记得住些。对于黑龙潭我习惯在每年固定的时令里与它相约。驻足凝神地品香,再拍几张照片。记录一下那些斑驳的古建筑,欢笑的人流,刻录下流动的历史。把曲折的梅拉上天穹;嗡嗡的喧哗是恋蕊的蜂儿;屋檐斗拱斜逸出几枝骨朵,映入碧潭的倩影泛起涟渏——这就是“龙泉探梅”。

我有我的小情怀,城市有城市大情怀。我若是一朵花萼,龙泉水就是的栖居的源泉,生而为人都有值得滋养的世界,记住的人世悲欢就是故事;把活过的日子融入水的脉动,记住的人世芬芳就是历史。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3#
发表于 2018-3-20 09:23:03 | 只看该作者
网友你好,麻烦你添加QQ:99128511提供一下联系方式,或者邮箱:99128511@qq.com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热点回顾

关闭

站长推荐上一条 /1 下一条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