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推荐

西山有幸埋英魂  

820人阅读  10人回复   查看全部 | 阅读模式 |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10-12 14:54:52
分享到:
                                 西山有幸埋英魂

                    ——前陆军军医总捻周晋熙事迹汇编

                                  文/南天

      在云南军医学校之《内科学》讲义里,有这样一段话:
     “光绪末年,安徽人周晋熙来昆明开设医院,昆明制台锡良命周开办军医学校,请滇越铁路昆明医院医生意大利人玛茹拉理担任教师,开办一年之后,由于条件差,没有器械、仪器、标本,加上玛茹拉理奉调回国,昆明军医学校只好停办,经锡良设法,学生转入天津军医学院学习,毕业后返昆明行医,成为云南早期的西医。”
     在一本残缺(不知名)的线装书里,有这样一段文字:
     “(民国)二十九年,教育由穩定而發展,增設牙科及護士訓練班、藥劑班,設第一分校於西安,以滕書同為主任,原雲南軍醫學校改組為第二分校,原任校長周晉熙為主任,末幾由景凌灞繼任。兩分校皆有優異成績,分別揚名於南北。”
     在《云南卫生通志》人物-第一章传略里,有这样一段记载:
    周晋熙: 生年不详,卒于民国32年(?~1943年),安徽省怀宁县人。云南省第一位中国籍西医师。云南省西医学教育奠基人。周于清德宗光绪末年(1908年),毕业于天津北洋军医学校……
     从上述三段文字不难看出,尽管原文作者对周晋熙在云南所作的——医学教育方面的贡献,给予极为恰当的评价,但,对于周晋熙的生平事迹及抗日战争中的贡献,却没有提及,原因不外乎是资料不足,无从下笔。
      关于周晋熙先生的生平事迹,我与《云南政协报》记者陶楠,于2006年在西山玉兰园围墙外,杨家村村后的一块苞谷地里,发现周晋熙先生的坟墓,并将刻在六块石碑上——周晋熙本人撰写的《自传》,全文抄录,分段,加点并注解后,刊发在《西山区文史资料》(2006年第十辑) 上。而在纪念抗日战争胜利七十周年之际,我不由地又想起了周晋熙先生,并将其在云南——在抗战时期的事迹整理汇编如下:
     周晋熙,字明斋,安徽省怀宁县人,出生于光绪辛巳年 (1881年),于光绪戊申年(1908年),毕业于天津北洋军医学校。随即奉调入滇,初任云南“陆军第十九镇副军医官” 。他在《自传》中写道: “在滇三载,凡阅军医、军事、内政、外交、固边、安夷、道路、森林、采矿、冶金诸事,条陈数上,屡蒙总督垂青,不以越位见怪” 。并历任军医局正医官、陆军医院院长等职。辛亥革命时,滇军响应而起,在昆明举行 “9.9” 重阳起义,周晋熙先生和其它军人一样,积极地 “奔走其间”。
     民国二年,安徽都督府成立,他应邀前往就任军医课长……直到民国十二年(1923年),应友人之约,他再次来到昆明,出任昆明市政公所卫生课举办一职,并在昆明首创私立医院,即为平民治病的 “信谊医院”……
     他在《自传》中写道: “盖十年以来,足迹遍中国。目睹之下,除晋闫汴冯外,均无强盛气象,自此心灰意冷。於民(国) 九(年) 开始,茹素念佛,不欲予闻政事。”当时昆明市政公所提倡 “戒烟政策”, “ 然而主义推行不易,复内渡” ,前往南京军务督办公署任军医课长,并任江苏省长公署参议。
    直到民国十五年 (1926年),他受唐继尧之请,第三次来到昆明,任戒烟筹备处主任,并兼都督府军医课长。当时昆明的医疗状况是: “军医缺乏,市医犹少,省会共仅有正式西医二三人,州县则更遑论……”为此 ,他 “特请设医学院,培育医才,军医所余,分发各县,俾益军民结合……”他的这一请求,因当时财政困难,加上军阀混战,便搁置了。直到五年后(1931年),龙云成了 “云南王”之后,云南陆军军医学校才正式成立。但那只是培育军医的一所学校,并不对民间开放。
     1932年,云南省府主席龙云夫人李培莲因难产去世,留下了盼望建省立医院的遗言。1939年4月1日,云南省最早的中国人自办医院——昆华医院正式开诊,结束了云南无省立医院的历史。昆华医院即现在的云南省第一人民医院。
     除“云南陆军军医学校”外,他还在当时的云南大学里新办“医科一班”,即现在的云大医学院之前身。他在《自传》里写道:“四年以来,每晨五时起身,与学生共操作。关於学生德智体育,尤加注意。学生二班,入学近百人,毕业仅得其半,然犹不能进入理想。除正班之学生外,并附设军医、司药补习班,调训部队非正式军医及司药,俾得进修,以免自误误人……”
     1937年,卢沟桥事变后,北京、上海相继沦陷,抗日战争全面暴发。此时滇军奉命扩充(即卢汉率领奔赴抗日前线的新编60军),然而“军医奇缺,不足分配”,他奉命主持军医补习班,以应急用。——也就是说:参加台儿庄战役的60军军医,是他主持的“军医补习班”及时培训的。
     就在当时,他设想到西医药品、卫生器材,向来都是从外国进口,而非国产;倘若战端一起,势必长期抵抗。而沿海一带,随时都有可能被日军封锁。药物为战时之必需品,万一来源被日军切断,那对我省军民的医疗保健就影响很大,其后果不堪设想。于是,他立即上书上级部门,请求创办“卫生材料厂”,即现今云南卫生材料厂的前身。
     他的请求虽然得到批准,但当时 “军需浩大,筹款不易,仅以国币十万元成其事……”他办的卫生材料厂,主要是 “储存原料,仿制成品”,并生产一些相对简单的医疗用品。这就等于为后来的昆明成为抗战后方,奠定了卫生方面的基础。并且,由他主办的“卫生材料厂”,几年之后,不仅归还了创办资金“国币十万元”,而且还盈利近十万元。
     在《悼念最后的中国远征军女战士陈庆珍》一文里,有这样一段文字:
    1938年,陈庆珍就读于昆华女中。学校就在滇池之滨,周日,她经常与同学们漫步在滇池畔谈人生和理想,当时的理想就是在国家危难之际要有所作为,最好能做一名医生,一能报效国家;二能经济独立。1939年,昆华女中同班女同学考取了云南军医学校,并带来了一个重要的讯息:军医学校要为地方政府培养县一级的卫生院院长,名额由县政府推荐。陈庆珍立即回家将此讯息告诉父亲,得到父亲支持的她拿到了县政府推荐信后,顺利考入云南军医学校县级卫生骨干医专班。由于战事紧迫,同年医专班转为昆明军医大学第二分校,陈庆珍成为该分校第三期学员。1941年底,太平洋战争爆发,美国对日宣战,国民政府组建中国远征军会同盟军消灭入侵南亚封锁中国的日寇,陈庆珍随中国远征军由滇西入缅作战,成了一名杰出的战地中尉军医,同参战部队出生入死且立下赫赫战功,直至1945年抗战胜利后由缅甸返回昆明。
     也就是说:周晋熙所创办并主持的 “云南陆军军医学校”、“云南大学医科一班”、“军医培训班”,究竟培育了多少军医、民医,我们无从知道,但肯定的是:这些军医、民医,都是抗战中不可多得的人才!而“卫生材料厂”的创办和所储存的原料,及仿制的成品,也在滇西抗战中发挥了重大作用。
     “云南陆军军医学校”,于民国二十九年(1940年)后,隶属中央管辖,更名为 “国民革命军军政部军医学校” ,简称“昆明军医大学”。也就是说:他所招收的学生不止是云南人,而是面向全国;他所培育的军医也不止是分配在滇军里,而是分配到全国的各个战区。
    当时的昆明虽说是抗战后方,但日本飞机也常来轰炸,而年过70的周晋熙先生,便是在一次躲避空袭时跌折右腕,后来又伤及左臂,在两手负伤而又肩负重任时,他只好“口述批示,令儿辈代办”。他在《自传》中写道: “一年以来,精神之消耗,体力之衰颓,诚不堪言其状。然国难方殷,匹夫有捍卫之责,何怨尤耶?继以年耄体衰,虽欲为国继续劬劳, 然力不从心,而儿辈又极力劝阻,敦促辞职,以事修养……”
    1943年6月10日,74岁的周晋熙先生未能看到中国抗战胜利,便久劳成疾,因病去世。去世前曾在“西山寄庐,以事修养”,去世后其家人将他安葬于西山——过去叫“茅棚”,现在叫“玉兰园”的围墙外。而华亭寺下面的“茅棚”,是否就是周晋熙先生的“西山寄庐”之处,却苦无资料可查。然而他修养于西山,安葬于西山,应是西山的一份荣誉。



本帖评分记录龙珠 声誉 收起 理由
喜庆安乐 + 1 赞一个!
好青空 + 1 赞一个!
糊涂老马 + 5 + 1 很给力!
总评分: 龙珠 + 7  声誉 + 1 
 楼主| 发表于 2017-10-12 15:08:06 | 显示全部楼层
周晋熙先生的<自传>全文,在2006年由笔者发现,抄录,分段,加点并注释后,收录于西山区文史资料第十辑。本文是前年应政协文史委所请-------为"纪念抗战胜利70周年"而另写的稿子,已发表。并收录于政协文史资料。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10-12 15:47:50 | 显示全部楼层
【转载】国家有难,有责的岂只是匹夫
——昆华女中老照片及其人物之十五:巾帼英雄陈庆珍
           作者:段国庆
陈庆珍,1020年5月1日(农历三月十八日)出生于云南玉溪的大户人家,本姓方,家中有一兄长及两个弟弟。因姨妈家无子,过继给姨妈家,故随姨妈家姓陈。陈家也是当地的名门,陈庆珍不仅被视为掌上明珠,还得以受到良好的教育。
  1938年,陈庆珍就读于昆华女中。学校在呈贡的海宴镇,系滇池之滨,湖光山色。周日,与同学漫步在滇池畔,谈人生,谈理想,当时的理想就是在国家危难之际要有所作为,最好能做一名医生,一能报效国家;二是经济能独立,将来能自立,不依靠任何人。
  1939年,昆华女中同班的一个女同学考取了云南军医学校,并带来了一个重要的讯息:军医学校要为地方培养县一级的卫生院院长,名额由县政府推荐。陈庆珍立即回家,将此讯息告诉父亲,得到父亲支持的她拿到了县政府的推荐信,顺利进入了云南军医学校为地方培养县一级卫生骨干的医专班。由于战事紧迫,同年医专班转为昆明军医大学第二分校,陈庆珍成为该分校第三期学员。
  1941年初,陈庆珍认识了已是中校军医的伍启伦。伍启伦的父亲伍泽亭是马来西亚爱国华侨,在马来西亚创办中文学校,为抗战踊跃捐输,积极参与组织南侨机工回国支援祖国抗战。共同的志向使得这对年轻人相知相爱,他们相互鼓励,有了在国家危难之际挺身而出报效国家的决心。
陈庆珍有拳拳报国之心不是偶然的,她的兄长为她起到了模范作用。她的哥哥方学文,背着父母,化名李文光,报考黄埔军校,被黄埔军校录取,成为黄埔军校第十一期学员,毕业后在滇军服役。1937年抗日战争全面爆发,李文光(方学文)随60军奔赴抗日战场,送别哥哥时,陈庆珍说了一句话:“你先走一步”
震惊中外的台儿庄战役打击了日本侵略军的嚣张气焰,彰显了云南人民优秀儿女的英雄气概;在保卫祖国母亲的浴血战斗中,在台儿庄,有10000多名云南人民的优秀儿女长眠在异乡的土地上,陈庆珍的哥哥方学文就是其中之一。
位卑不敢忘忧国!陈庆珍的生父和养父都是这样教育她的,陈庆珍上军医大时,家中已经出了一个为国捐躯的抗日英雄;在她上学的同时,她的弟弟方学章考入黄埔军校第五分校,成为黄埔军校第17期学员,毕业后被遴选为龙云护卫团的中尉排长;最小的弟弟方学义也投身到保卫国家的军队中。
岁月匆匆,转眼到了1942年初。此时的国际形势是局势已非常明朗,以美、中、英、苏为首的同盟国共同对付以德、意、日等法西斯轴心国。当时日军已经封锁了中国所有的沿海港口,并切断了滇越铁路。中国政府购买的抗战物资,世界各国的援华物资仅仅依靠滇缅公路运输,滇缅公路支撑着中华民族的不屈抗争。迫于日军的压力,英国政府请求中国政府派兵去缅甸协助英军作战,考虑到滇缅公路对中国的重要,中国政府组建了一支10万人的部队赴缅甸作战,这就是“中国远征军”。
  在这支走出国门打击日本法西斯的队伍中,就读于军医大学三年级的陈庆珍毅然报名参加远征军,也是当时全校唯一报名要求上战场的学员。军医署同意了陈庆珍的请求,她成为中国远征军中196医院的一名中尉军医,奔赴抗日战场。与她同去还有:未婚夫伍启伦,两个弟弟:方学章,方学义。此刻,陈庆珍送哥哥时说的那句话“你先走一步”得到了最好的诠释。真是满门忠烈!
1942年3月,22岁的陈庆珍随中国远征军196医院开赴缅甸,医院地址在缅甸八莫飞机制造厂内。196医院的医务长(副院长)伍启伦是陈庆珍的未婚夫,她们在医院举行了简单的婚礼,这样的战地浪漫曲,在远征军中传为佳话。
  1942年4月初,有伤员陆续住进医院,医院的医护人员开始了忙碌有序的救治工作。4月中旬,伤员来的很多,工作十分繁忙,在医护人员少个情况下,只能用连续工作来弥补,医护人员的休息时间每天不足4小时,就是这样的条件,大家都没有叫一声苦,全心全意的救治伤员。
  1942年4月下旬,中国远征军入缅作战失利,形势对远征缅甸的远征军十分不利。医院也遭到日军飞机轰炸,警报声一响,医护人员就要安排能行走的伤员疏散,不能行走的要转移,瘦弱的陈庆珍也经常抬担架。鉴于局势紧张,伍启伦未雨绸缪,把重伤员和不能行走的伤员转移,准备了一些药品干粮,以备不时之需。4月底的一天中午,警报声响起,同时飞机制造厂火光熊熊,黑烟冲天,伍启伦迅速组织医护人员带上药品和干粮疏散,躲在医院附近的树林中。傍晚,已隐约能听到八莫方向传来的炮声,打探情况的人回来说,飞机制造厂和医院都空无一人。伍启伦当机立断,立即带领由10名医护人员和近80名伤员的队伍转移。
疏散变成转移。伍启伦和医护人员带领轻伤员开始了艰辛的转移之旅,在一个岔路口,有一英文路牌,伍启伦看后知道一条通往密支那;一条通往云南,伍启伦果断决定往云南方向走。沿着公路行走要好一些,但由于日军飞机轰炸,在公路上行走目标太大,队伍又多是伤员,遇到轰炸疏散极不方便。为了不让伤员再受到伤害,只得在密林中用指南针辨别方向行进;一支近百人的队伍,有近80名伤员,其困难是可想而知的。
  在回国途中,走的是一条充满荆棘的路。所带的干粮,药品有限,且前途未卜,每人每天只能分到维持生命的饼干;药品更是要尽量节省。因怕生火暴露行踪,只能饮山泉水,伤员们是那样的坚强,在自己行走都很困难的情况下,还争着为医护人员背药箱;患难中显现的真情,至今说来,陈庆珍还泪流满面。
  逢山开路,遇水搭桥。伍启伦和几个男医生已是衣衫褴褛,宿营时,陈庆珍和护士要尽快为伤员检查伤口,换药;夜晚,陈庆珍还有一个特殊的任务,与伤员谈心,就是要了解伤员的思想情况;鼓励他们树立信心,克服困难,共度难关。但当她独自一人时,不禁潸然泪下,心系两个弟弟,不知他们的命运如何?
  在莽莽丛林中行走了几天,遇到一个猎人,任凭伍启伦用中文、英语、粤语与之交流,但其毫无反应。但这次相遇,给这支队伍极大的鼓舞:遇到人,说明离人居住的地方不远了。苍天有眼!一天傍晚,这支不知在丛林中行走了多少天的队伍遇到了一户人家,经伍启伦出面交涉,这户人家为这支近百人的队伍提供了一顿晚餐。陈庆珍说是她生命中吃过的最香的一餐饭,也是从转移以来唯一吃过的一顿饱饭,菜虽然只有腌藠头和小茄子(长不大的茄子,焉茄子),但那滋味胜过山珍海味。时至今日,陈庆珍在腌藠头时还特意要放几个小茄子,为的是记住在她们最困难的时候帮助过她们的那家人。
顺着这家人指引的方向,几天后,这支队伍到达了云南省腾冲县和顺乡,这是实实在在的回到了自己的祖国。令陈庆珍终身难忘的是和顺乡的人民沿街搭起的粥棚,咸菜有藠头,腌菜,豆豉,乡亲们亲切的喊道:“抗日的将士们,你们辛苦了,到家了,喝碗粥吧!”,看到这样的情景,所有人泪流满面。和顺乡人民在自己的生活都困难的情况下,捧出的不仅是一碗碗稀饭,是中华民族战胜日本帝国主义的决心和希望。
陈庆珍含泪说道:“我对和顺乡人民对我们的恩情铭记于心,发誓今生今世有机会一定要报答,但我不能实现我的誓言了,我告诉我的孩子们,永远记住和顺乡人民的恩情”。
战事紧迫,不敢久留,稍事休息后继续赶路。在惠通桥旁,过桥就回到祖国;回首西望,撤退的部队和难民不断涌来,满目凄凉,想起两个弟弟,悲从中来,不禁放声痛哭;在丈夫的安慰下,陈庆珍忍住悲痛,步履蹒跚的过了惠通桥。在保山瓦窑兵站,伍启伦联系了汽车,把这近80名伤员一个不少的运回了昆明。回到昆明后,由伍启伦联系,把伤员送到昆明陆军医院;医护人员则“自谋出路”,这些医护人员随196医院一道解散了。一同回到昆明的医护人员,名字大多都忘了,记得有一个药剂师的名字叫李宗昆,还有一名女护士叫钟雪贞,患难见真情,后来二人喜结连理。
从缅甸回来,后方的歌舞升平,醉生梦死;尤其是对从前方撤退回来的抗日将士的冷漠,确实令人心寒。伍启伦凭其精湛的医术在陆军医院谋得了一份住院医师的工作,陈庆珍则在思念的煎熬中度日如年,因为两个随远征军出征的弟弟均杳无音信。
  经过痛苦的等待,1942年底,陈庆珍得到了两个弟弟的消息:方学章还活着,在印度;方学义则下落不明,直到抗战胜利,方学义的结论都是失踪,陈庆珍含泪说道:“希望在野人山上那些在抢架旁的远征军战士的白骨中有一具是弟弟方学义,他和战友在一起……”。更不幸的消息是伍启伦的弟弟伍启聪,在广西大学毕业后投身抗日武装,在广西阵亡。方学章参加过“仁安羌战役”、“曼德勒会战”、战功卓著,从上尉连长擢升为少校营长;1943年10月参加中国远征军“缅北反攻”,头部,脊柱受伤,九死一生。1946年不愿参加内战,解甲归田,回到家乡。由于伤残,身体弯曲几成直角,在“史无前例”的日子里受尽磨难。
  1943年1月,伍启伦携妻在通海行医,由于入不敷出投身商界,挣钱养家糊口。陈庆珍也先后在石屏、景东卫生院任妇产科医生。1948年,伍启伦的父亲多次来信催促伍启伦带妻儿回马来西亚,对新中国充满希望的陈庆珍,毅然带着孩子回到昆明;生活所迫,在昆明陆军医院(后改为三十八后方医院)任上尉军医。参加起义改编为中国人民解放军第四兵团整编第十三军军部卫生处上尉军医。
1950年,对陈庆珍来说是最不平常的一年。6月,割舍不下妻儿,并未回马来西亚探望病重父亲的伍启伦被缅甸政府拘捕关押,陈庆珍频频给在缅甸的“广东会馆”发信求助,还给中国驻缅甸大使馆去信求助,伍启伦还是生死不明,人间蒸发。10月,陈庆珍下放到昆明铁路局开远诊所当助产士(职称未按部队下地方套改);1953年10月至1975年6月,任昆明铁路医院助产士。
一个瘦弱的身体,带着四个孩子,生活的艰辛可想而知。在那个“人妖颠倒”的年代里,陈庆珍的身心受到极度的摧残,为了四个孩子,她坚强地活了下来。引用她小儿子伍建中为母亲写的一段话:“一个抗日远征军的战士,一个中国人民解放军的上尉军医,一个军政部昆明军医大学为拯救民族危亡而肄业的大学生,一个把自己的忠贞连同生命都可以奉献给民族,奉献给国家,奉献给人民的爱国者,一个受尽凌辱摧残,劫后余生的幸存者,如果竟然在助产士职称上终其一生,如果(其实并非“如果”)其现在的工资待遇连勤杂人员、七十年代参加工作的护理员都不如,那不是新时代的天方夜谭吗?!那不是时代的荣耀吗?
在生不如死的苟活中,读到吉鸿昌将军的绝命诗,我也写下了以下文字:恨不抗日死,至今蒙难耻。若不为儿女,我何惜此头。”。
陈庆珍对往事很淡定,娓娓说道:“个人是渺小的,但我今生问心无愧。对国家,我尽了忠!在国家危难之际,我投笔从戎,参加远征军奔赴抗日战场,置生死于度外;对社会,我尽了责!我的工作是迎接生命的,从1944年5月在石屏卫生院到1975年6月退休,接生了多少个婴儿我自己都记不得了;对家庭,我尽了力!我含辛茹苦把四个孩子抚养成人,如今已是四世同堂,我颐养天年,就是不在了,也能瞑目了……”。
陈庆珍今年3月满90岁,她戏说她的工作是为人间迎接的生命的,苍天赐福给她“苟活”。其实,就是她的生父方家与丈夫的家庭伍家,在抗战中就有3人为国捐躯,一个伤残;中华民族争取国家独立和民族解放的卫国战争能胜利,不正是千千万万个家庭的英雄儿女前仆后继,流血牺牲换来的吗?
  记住他们!
朋友:你读完这篇短文时,请为这位英勇的战士,伟大的母亲祝福。

附注:非常遗憾,非常沉痛的是,陈庆珍老人已于2010年10月11日不幸辞世,终年91岁。我很悲伤!谨向陈庆珍老人的在天之灵鞠躬、默哀、致敬!
(本文转自国殇墓园网站,在此,谨向原作者段国庆老师致谢!致敬!
链接为:http://www.chinagsmy.com/CN/News_152.htm

本帖评分记录龙珠 收起 理由
喜庆安乐 + 1 赞一个!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10-12 15:54:3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糊涂老马 于 2017-10-12 22:21 编辑

陈庆珍老人的有关照片:
昆华女中学生陈玉珍的毕业证书-1.jpg 3、陈庆珍(2009年10月30日).jpg 4、2011年5月1日陈庆珍老人90周岁.jpg 2、陈庆珍的弟弟方学章(1942年5月于缅甸曼德勒).jpg
更多图片 小图 大图
组图打开中,请稍候......
本帖评分记录龙珠 收起 理由
喜庆安乐 + 1 赞一个!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10-12 17:33:58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对历史的挖掘和还原,使我们又得以认识了一位历史杰出人才。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10-12 21:33:22 | 显示全部楼层
糊涂老马 发表于 2017-10-12 15:47
【转载】国家有难,有责的岂只是匹夫
——昆华女中老照片及其人物之十五:巾帼英雄陈庆珍
           作 ...

抗战时期,涌现了多少好儿女!永远景仰这些人中英杰!!!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10-12 21:34:47 | 显示全部楼层
糊涂老马 发表于 2017-10-12 15:54
陈庆珍老人的有关照片:

英姿飒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10-13 17:51:15 | 显示全部楼层
喜庆安乐 发表于 2017-10-12 21:33
抗战时期,涌现了多少好儿女!永远景仰这些人中英杰!!!

谢谢朋友关注!赞同此说。
下午好!健康幸福吉祥,天天开心!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10-13 17:52:04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朋友关注!下午好,顺致敬意!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10-13 22:55:23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扫一扫,用微信登录

本版积分规则

热点回顾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