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推荐

[热点话题] 滇池、洱海保护治理与韩非子、黄帝内经

634人阅读  0人回复   查看全部 | 阅读模式 |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9-13 13:19:10
分享到:

2017年9月1日,生平第一次参加全国政协提案的“协商座谈会”,不免有些小激动。提案主题是洱海保护,自从云南省政府宣布洱海进入“抢救模式”后,有机会直接参与其中对每一个大理人、甚至云南人来说都是义不容辞。“协商”结束,滇池、洱海治理保护让我不禁想起黄帝内经、韩非子的精彩案例——原来,我们不断用惨痛事实重复验证先贤的经验。可惜,教训太沉重,而且还有再次重蹈覆辙的可能。


祁德川委员是德宏景颇族
他的提案让人敬佩

全国政协委员祁德川在第十二届五次会议上提出《关于从根本上治理洱海污染的提案》(第4242号)后,在云南省环保厅的组织下,全国政协委员祁德川、陈俊骢和8名主要生长在洱海边的大理籍人士展开交流。交流有些新意,没有把地点放在大理,也没有“盘踞”在会议室。整个活动都在滇池沿线进行,大伙先后到滇池环湖截污干渠展示室、盘龙江洪家村入湖口、昆明第七和第八净水厂现场参观,最后在海埂码头上船,针对洱海治理保护和提案工作进行面对面交流。




交谈中,我们这些来自大理、来自洱海周边的“老中青”伙伴们,既对洱海已经奄奄一息的现状感到震惊、愤怒、不忍与焦急,纷纷提出很多意见建议,环保部门也认真做了回应。同时,看了从20世纪90年代以后就开始与污染作斗争的滇池,心情又喜又悲:洱海、滇池承载了几百上千年天蓝水清的美好记忆,可滇池还是“久治不愈”——再不当做一回事,洱海将成为第二个“滇池”;经过二三十年持续不断治理,滇池水质有所好转——滇池都可以“止跌回升”,洱海当然也能走出困境——可滇池治理的花费六七百亿元的资金,还有海量的人力物力......

环保部门的工作人员说,目前滇池水质只能说有“好转”“向好”的势头,基础还不牢靠。2017年以来,洱海水质的情况也是这样。对“洱海成为第二个滇池”的担忧,作为主管部门,他们也坐立不安,赞同“关于洱海生态环境治理应该上升到可持续发展战略高度的建议”。再具体一些,如果执行祁德川委员的提议,“将洱海周边数以千计的客栈、农家乐餐厅以及那些打着海景房幌子而林立的房地产楼盘,全部搬离洱海水面200米陆地以外地方”,粗略估算,可能需要一两百亿元。再把另外一条建议也算上,将“离洱海水面200米陆地作为红线,禁止客栈、餐厅等建筑物存在,并挖出一条环湖截污沟,将污水排入排污池”,需要的费用,最多是如今治理滇池成本的一半。

盘龙江入湖口风光


据说,牛栏江进入滇池的水量
已经足以把水体全部置换
但两种水却不相融
呈现“泾渭分明”的状态

花,一直很美
如同远处的睡美人

如果时光倒流,用现在的眼光去打量,花一半的价钱保住滇池的“冰清玉洁”,应该没有人反对——赞同的声音恐怕会热烈得歇斯底里。但对于环保这样容易产生“马后炮”思想、没有后悔药可吃的领域,和人的健康管理有些类似,黄帝内经、韩非子关于这方面有经典的论述,简单易懂又振聋发聩。

《韩非子·喻老》中有个故事,说医生扁鹊看到蔡桓公,发现此人的身体刚刚有点小问题,但本人并未感觉到,立即治疗就能根除隐患;反之,病症有可能越来越重。听了医生的劝解,蔡桓公不仅不信,还认为是扁鹊故意“下套”,想通过“没病医病”的手法来“邀功”。十天后再次相见,病症已经从体表蔓延到皮肤里面——又是一番劝说与怀疑,结果是“桓侯又不悦”。又过十天,病症渗透到肠胃,结果依然还是“桓侯又不悦”。一个月后,两人再次相见,扁鹊不仅令人意外的不再劝解,反而远远的扭头就走——甚至是逃跑。下来追问,扁鹊说,以前病症不重,都能医好;现在的症状已经深入骨髓,“无药可救”——五天之后,“桓侯遂死”。

疾在腠理,汤熨之所及也;在肌肤,针石之所及也;在肠胃,火齐之所及也;在骨髓,司命之所属,无奈何也。”滇池的“痛点”大约介于肠胃和骨髓之间,还有医治的必要和胜利的可能。如今的洱海,水质作怪的位置轻则属于“肌肤”、重则归于“肠胃”,“不治将益深”,抢救倒还来得及,这也是云南省委省政府宣布“采取断然措施、开启抢救模式,保护治理好洱海”后,获得社会上普遍支持的“科学依据”。反过来,大家都觉得,再不出手洱海就“完了”,彻底成为第二个“滇池”——以前,“昆明”作为行政区划名词,最早指的就是洱海流域。现在的洱海,可千万别“滇池化”!

净水厂
看上去滇池很美
水质改善却任重道远


同时,从节约成本和“少折腾”的角度,不仅要反对讳疾忌医的思想,还要有《黄帝内经》中“治未病”的思想。人或者湖泊,“健康”状态可以分为三种:健康未病状态、欲病未病状态、已病未重状态。书中提出:“圣人不治已病治未病,不治已乱治未乱......夫病已成而后药之,乱已成而后治之,譬犹渴而穿井,斗而铸锥,不亦晚乎”。

据说,前文提到的扁鹊的哥哥医术更高,但名气并没有传开,因为他总是替人“治未病”——扁鹊经常面对“已病”甚至“重病”乃至“奄奄一息”的人,几个轰动效应一叠加,“神医”烙印就挥之不去。但对于人的健康,湖泊的清洁,最好还是“没病没灾”,或者一有点不好的苗头就能“亡羊补牢”。可现实中的接踵而至遗憾是,环保领域总在上演“不到黄河心不死”“不见棺材不掉泪”的剧目——也就是放着事半功倍的路不走,非要“危难时刻显身手”。

希望中央关于“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理念,和“治未病”的思路,立即在洱海保护治理方面有机结合起来,让“洱海无弦万古琴”能一直动听下去。


风雨之后见彩虹?
必须有一番努力才行!





图片选自网络



请关注
下关风子
的公众号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扫一扫,用微信登录

本版积分规则

热点回顾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