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推荐

[小说] 门(第三届滇云网络文学大赛)

176人阅读  1人回复   查看全部 | 阅读模式 |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9-11 14:27:36
分享到:
      门,是一扇红漆铁门,是灶房的后门。
      门内,一家四口围坐在桌边吃午饭。
      “二丫头,去看看你奶奶吃完了没,吃完把她的碗拿进来。”三顺抬碗喝汤。
      门外,一面矮矮的墙与另外三边围出一个院子的轮廓。老人坐在院子里,双腿并拢,碗放在腿上,右手拿着筷子,左手拿着一块南瓜在啃。
      “奶奶,你的饭吃完了吗?”二丫头朝老人走去。
       看到有人走来,老人不说话,好像没有听见二丫头在说什么,只是呵呵地笑。
       吃完饭,三顺媳妇给老人一个凳子,再把红漆铁门一关,顷刻间,世界就被分为两个世界。门外晴空万里,蓝到近乎透明的天如水洗过一般澄澈,也许乡下的天都这般蓝;门内阴凉袭人,一股股清凉交织起来如山间泉水汩汩涌动,不由得让人打寒颤。老人抬着凳子在后院走来走去,没有方向地往前,又没有方向地转弯,像一只无头苍蝇到处乱撞。也有时候,老人仿佛走累了,把凳子一放再一坐,脱下鞋打苍蝇,所以老人右脚的鞋底总是断的。
      院子里没有任何阴凉,夏末初秋的太阳依然傲娇地挂在天幕,散发一年之中最灼人的光,最烧人的热。老人穿一件紫色棉麻秋衣,第二颗纽扣扣在了第一个纽洞,黑色长裤卷到了膝盖,红色毛线帽似乎随时间褪去了光泽,颜色暗淡下来。太阳暴晒以后,老人身上散发的尿臊味更加刺鼻。有时候,老人抬头看太阳,太阳的光芒如刺一般戳在她眼里,让她眯着眼,彼时老人又呵呵地笑起来,左边嘴角凹陷出一个梨涡。老人年轻是一定是个美人,浓眉大眼在松弛的皮肤上依然精致,瓜子脸棱角分明,只是两眼放的光呆滞了。
      老人在后院带的光阴伴着太阳西行而缓缓消逝,二丫头偶尔给老人送杯水,送块糕点,但每隔几个小时二丫头必然准时送老人上厕所。恰巧时机没赶上的时候,老人的排遗物便从两个裤管里淌下来。三顺媳妇从外面走进来,远远地就开始:“你个老不死的,怎么不让你去死了啊,你这是还要活几年,还要折磨我几年,是不是要把我头发磨得跟你的一样白你才肯死……”老人似乎听不懂她在说什么,看见她是朝自己过来还说着话便呵呵地笑了。三顺媳妇见老人笑了,心里更是窝火,抬手就推了老人一把,老人往后一个踉跄便不敢再笑了。三顺媳妇再抬手,老人便吓得坐在了地上,吱吱呜呜:“不要……不要打我……”三顺在灶房里远远地看着,点了根烟,烟雾缭绕在眼前,眼前的景象模糊了,不知道是烟太呛还是怎的,两行泪已经来到了嘴角。三顺媳妇的嘴巴像子弹用不完的枪支,喋喋不休,每一字句都是对老人最具恶意的攻击,可是老人听不懂啊,倒是每一个脱口而出的字如子弹一般穿破体肤,直击三顺的心脏。不过,三顺媳妇俨然耐着性子给老人洗了身子、裤子。
      太阳去到最西边的山头,把那儿的一片天烧得火红。天色逐渐暗了下来,夜幕下所有的黑蓄势待发,仿佛只等一声令下就会全部席卷而来。
      终于,夜色还是笼罩了大地,所有的人、物都与黑暗融为一体,只有头顶零零散散的几点星光在夜里孤独地亮着。
       门,是一扇黄漆木门,是老人房间的门。
       二丫头把老人送进房间,一进门,老人身上那一股尿臊味又扑鼻而来,让人作呕。房里没有灯,漆黑一团,只放了一张床和一个柜子,不过,这几平米的空间也只够放一张床和一个柜子。二丫头帮老人脱下衣物,招呼好老人睡下,把黄木门锁好,冰凉的锁挂在门上像什么东西吊死在上面。早些年的时候,门上还有一块蓝色的玻璃,后来一次偶然玻璃碎了。从此,夏天蚊子从玻璃框进来,冬天寒风从玻璃框进来,房里总是四季分明的,也从来不乏热闹。
      于是,世界又被分为两个世界,门内悄然无声,夜所有的虔诚与纯善都藏在这里;门外各种声音混杂,白昼所有的光明和温暖被吞噬,等待重生。二丫头在门口用手电筒从玻璃框那儿照进去,老人迅速躲到被子里,呵呵的笑声像个孩子做了顽皮事儿。
      另外一个房间里,三顺如雷的鼾声已经开始响起,三顺媳妇喃喃的:“死鬼,一天就你睡得最早,那你也不要打鼾呐……”等她念叨累了也就睡了。这时,三顺做了一个梦:
      他在他爹坟前磕着头,突然他爹从一扇门里走出来,他爹一身黑衣,还和活着的时候一样有精神。
      门,是一扇青色石门,是三顺他爹坟头的大门。
      “三顺啊,你又来看爹了,爹最近都好,身体硬朗着呢,还经常和你大伯伯出去闯呢。”
      “三顺啊,那你最近怎么样?还和桂花拌嘴吗?二丫头应该快高考了吧,让她好好考,考个三本去城里读名牌大学”,三顺他爹临死前就一直嘱咐二丫头好好读书,考三本,老人一直以为一二三本,数字越大越好。
      “三顺啊,你妈怎么样?她带这个病实在难为你们了,特别是桂花,这几年苦了她了。今天的事爹都看见了,等找个好日子,爹就来带走你妈,她活着也是遭罪。造孽啊,你妈年轻的时候风风光光,现在老了落寞成这般,造孽啊!”
      三顺刚开口叫了声爹,他爹就消失了,只有冰冷的青色墓碑还在。青色石门又把世界分为两个世界,门外是尘世的喧嚣,冰冷的夜色;门内是世外的清净,传说中的天堂
      三顺一下子从梦里惊醒,坐起来,满头的大汉,脸色煞白,看了一眼身旁的桂花,桂花睡的正香。屋外下起了雨,雨点打在窗上发出簌簌的声音,突然一道闪电划破天际,让黑夜亮了一瞬又暗下去,雷声如鼓,响彻了大地。三顺的身体像被针扎不由得抖动了一下,再倒下的时候却怎么也睡不着,一夜辗转反侧到了天亮。
      第二天早上天又放晴了,这回的蓝天倒是真被水洗了一遍,空气里还残留着雨水的气息。老人拿一个凳子坐在堂屋门前,阳光懒懒地洒在老人身上,老人又开始脱鞋打苍蝇。突然,就像有什么推了她一把,她往后一倒,由于坐的位置靠近边缘,老人便从堂屋门前三四米高的小平台上掉了下去。鲜血汩汩地流,很快就染红了一片地,三顺和桂花闻声赶来,桂花吓得傻了眼,三顺愣了几秒,随即抱起老人就往镇上的医院跑。老人脑袋开了一个口,缝了20多针,她不会说疼,只是“啊,啊,啊……”的叫,两行眼泪不受控制。
      世间有无数道门,每关上一扇门,世界就会分为两个世界。三顺、桂花、二丫头有很多个世界,他们进进出出、顾此失彼。而老人的世界从一而终,没有人能走进去,老人也未曾走出来过。
发表于 2017-9-11 16:04:12 | 显示全部楼层
幸福的家庭都是相似的 不幸的家庭各有各的不幸

骂过还是给她洗干净 算不错了 一代一代 老的小的 都不容易

这年头 鳏寡孤独 老无所依 臭了几天才被发现的 都不算新闻了

人物性格和环境描写 都蛮有味道 小院儿里和小房里的尿骚味儿 似乎也闻得到

一片歌舞升平之地 能看到这样的作品 颇不易也。。。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扫一扫,用微信登录

本版积分规则

热点回顾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