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推荐

巨石砸党校  

2847人阅读  31人回复   查看全部 | 阅读模式 |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7-8-17 17:48:06 | 显示全部楼层
糊涂老马 发表于 2017-8-15 23:49
欣赏中,分享了,不幸中之大幸!没伤人就好。
晚上好!恭祝健康长寿,顺致敬意!

是的。偶然的事件,没造成人员伤害,大幸。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8-17 19:19:40 | 显示全部楼层
xurunzizh 发表于 2017-8-17 17:44
不敢称老,进了90.李兄高寿?

小弟86,老兄90还上网,实在佩服,看来思路清楚,进了省党校,肯定也是离休吧,小弟也是离休!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8-17 20:07:46 | 显示全部楼层
7654321李英 发表于 2017-8-17 19:19
小弟86,老兄90还上网,实在佩服,看来思路清楚,进了省党校,肯定也是离休吧,小弟也是离休!

徐老、李老,向两位离休老革命致敬!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8-18 14:44:42 | 显示全部楼层
xurunzizh 发表于 2017-8-17 17:44
不敢称老,进了90.李兄高寿?

别人称老兄为徐老,也才知老兄姓,看来老兄也是网上达人,一直不知,甚是惭愧,老兄是在1954年进的党校,知不知道王炜?,他是留在那里当教员的。说起那时的省委党校,都是地下党和边纵县团级以上干部进的,有百分之50-60 都受了党纪处分,后来都平反和改正了。这样说来,老兄那时也是边纵和地下党县团以上的干部了,后来的情况也很可能不大如意,我们都是这样的,如能说说真名,可能我们都会相识的,我是真名。1948 年在英专任地下党支部的支部书记。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8-19 12:02:4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xurunzizh 于 2017-8-19 12:05 编辑
7654321李英 发表于 2017-8-18 14:44
别人称老兄为徐老,也才知老兄姓,看来老兄也是网上达人,一直不知,甚是惭愧,老兄是在1954年进的党校, ...


李兄大名似有所闻。王炜是否胡旭东?当时是在党校当辅导员。我实名徐润滋,是地下党的,58年受错处,79年改正回昆明市委工作,88年离休。你在英专认识陈端芬吗?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8-19 12:50:42 | 显示全部楼层
看两位耄耋老人叙旧 多少有点感慨 五十年代末被打入另册的 总数约五六十万 如今健在者或许不过百分之一 云南有杨维骏 褚时健 朱镕基当年好像也躬逢其盛 可叹多少精英翘楚 毁于一场无妄之灾 一真话成千古恨 回头已是百年身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8-19 14:12:08 | 显示全部楼层
xurunzizh 发表于 2017-8-19 12:02
李兄大名似有所闻。王炜是否胡旭东?当时是在党校当辅导员。我实名徐润滋,是地下党的,58年受错处,79 ...

哈哈!这就对了!王炜就是胡旭东。陈端芬是我的校友和学长,我进英时,她毕业了,前七八年我们英专聚会时还见面的,现在聚会也取消了,不知她现在如何。王炜 和我原来都属滇 北地区的工委领导,他是禄罗游击队的领导,我是F盐(兴)广(通)两地地下党的领导,会师后,他任广通县长,我任广通县委宣传部长。我的真名是舒正福,在英专时,“九九整肃”因国民党要抓捕,就疏散到滇北地区的广通盐兴地区,改名为李英。我们这条命是检回来的。在离休后,我在昆明日报工作四年,有一些拙作,公开出过几本书,有选集《生命的痕迹》,在空余时间,又写了一部自传体的书《磨中梦》,约一百万字,这两本书都在网上发了一部份。如果老兄有兴趣,请示你的详细通讯地址和电话,我从快递寄上。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8-20 10:47:03 | 显示全部楼层
7654321李英 发表于 2017-8-19 14:12
哈哈!这就对了!王炜就是胡旭东。陈端芬是我的校友和学长,我进英时,她毕业了,前七八年我们英专聚会时 ...

对了,你是昆明日报的大编,所以有印象。陈端芬1950年在市委工作,与我是同事,并且做了我的红娘,二年前失去联系,谅已逝世!如赐大作,请寄昆明市西昌路180号5--1001室。我亦有拙作可请指教,请示住址。
回复 支持 0 反对 1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8-20 12:46:41 | 显示全部楼层
xurunzizh 发表于 2017-8-20 10:47
对了,你是昆明日报的大编,所以有印象。陈端芬1950年在市委工作,与我是同事,并且做了我的红娘,二年前 ...

现在地下党和边纵剩下的人不多了,这此圣(剩)贤(闪),能上网的就更是微乎其微,我能碰到你实在是万幸,并且感受到十分亲切!你还得把你的电话给我,因为快递需要电话,你还不习惯快递,邮寄没有了,只有快递了,你把电话给,我才能从快递发书给你。。我们的情况有了书,就明白了!我的地址和电话:昆明麻园云南艺术学院70幢二单元402李英。电话:18988486870,65364977。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8-21 11:42:29 | 显示全部楼层
7654321李英 发表于 2017-8-20 12:46
现在地下党和边纵剩下的人不多了,这此圣(剩)贤(闪),能上网的就更是微乎其微,我能碰到你实在是万幸 ...

我们能够联系,实在难得。我近来少于上网,一是因为疾病缠身,脑力退化,写不出什么;二是电脑不够顺畅,现在手机上用微信同朋友交流,微信号是cyrz1928。我老伴去世后,我只身住女儿家,其电话号码是18987361238徐敏。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扫一扫,用微信登录

本版积分规则

热点回顾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