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盐神”张冲在禄丰 ——楚雄盐文化系列之一  

4831人阅读  9人回复   查看全部 | 阅读模式 |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8-6 15:34:01
分享到:
(注:本文连载于《云南日报》。一些资料主要来自《 云南一平浪犷志》)。
“盐神”张冲在禄丰
——楚雄盐文化系列之一
李英/文
云南民间崇拜的神圣,“盐神”是最特殊的,据一些史料记载:解放前,在如今禄丰县一平浪盐矿附近的山头上,曾有一块“盐神”石碑,记述着云南抗日名将张冲将军振兴云南盐业,艰苦创建“一平浪盐煤厂(一平浪盐矿和一平浪煤矿的前身)”的感人事迹。这块碑把这位后来是中共党员、云南省副省长、全国政协副主席的张冲将军尊为“盐神”,可惜此碑现已不存。1988年,为纪念张冲将军创建盐矿50周年,人们又在一平浪矿区为这位彝族出身的将军建立了纪念碑。年纪稍大一点的云南人,都熟知张冲将军的军事才能和贡献,却鲜知他还是一位公而忘私、眼光远大、有才干的企业家。在此一叙他励志改革的精神和才干,于后人不无裨益,对光大楚雄盐文化,也是有益的。
力除积弊求改革
食盐生产上关国计,解放前,盐税是云南的财政支柱;下系民生,人们不可能只吃淡食。云南的三大产盐区中,以滇中黑井盐区(包括黑井、元永井、琅井、阿陋井,即过去的盐兴县)为主产区。在这四井中,又以元永井矿脉最富,矿(石)、卤(盐水)兼备,紧靠古丝绸之路,因此产量甚高。自明洪武年间正式开采,官营采矿管理,私人开灶煮盐,至1916 年,年产销达7800 吨,北销贵州、西藏,南至开远边岸和越南。从1920 年开始,云南战乱频仍,盐场官吏腐败,盐产大幅下降,全省短缺3400万斤之多,“盐荒”加剧。1911年,每百斤盐滇币只是7元,1928 年涨到180 元,共涨25 倍,平均年涨1 . 6 倍,有“斗米斤盐”、“盐贵如银”、“一只麝香换一斤盐”之说,不少地方深受淡食之苦。龙云主滇后,深感问题严重,派他的第三师师长朱旭兼“盐运使”。朱旭,字晓东,解放前,昆明无人不知,“晓东街”就是他的,以其字命街道之名。然而,时光流逝,因他“不懂盐业”, “盐荒”依旧,龙云只好改派时任滇军第五师师长的张冲兼任“盐运使”。龙云深知:张冲虽是行伍出身,但胆大心细,不畏权势,言必行、行必果,以求力挽危局。张冲也不懂盐业,但他明白:别人不是不会干,只是不愿光着脑袋钻刺窝。他以“裕国便民为抱负”,有一颗强烈的爱国爱民之心,刻苦钻研的精神,于是“博访(问)周谙(听取各方意见)" ,首先采取措施降低盐价:取消大商垄断的售盐“牌照制”,实行“按马售盐”(当时的运输主要是马,按运输能力销售);开放盐市场;运用官储食盐,在昆明成立平价盐销售处;取缔和查办官商勾结、走私贩运、囤积居奇、哄抬盐价和不法行为。这些措施经过龙云批准后,张冲雷厉风行的干了半年,“受命以来,夙夜竞竞”,据法据理和一些有权有势的人明争暗斗,不屈不挠地克服了种种意想不到的困难,盐价终于从原来的每百斤180 元回落到100 元。人们就说:“张冲有点神!"
但是,张深知:“盐荒”有它深层次的原因。1931 10 月,盐价降下来之后,他亲自到主产区的盐兴县四井呆了一个月,跑遍了那里的盐井和盐灶,找到了原因:几百年陈陈相因的旧体制和旧机制阻碍着食盐生产的发展;官商勾结、走私囤积、哄抬盐价;也有它制度上的原因。两者的流弊所及,才造成近十多年的生产大幅下降。于是,他提出了两个改革方案:云南盐政改革方案和煮盐灶户改革方案。主要内容有:盐务官员要有专业知识,实行公开考试任用,一经任用,视其成绩,高薪养廉;卤、矿国有,废除卤资源配置的“丁份制”(煮盐的“灶户”按人口繁衍的人“丁”分给盐卤),按盐灶的生产能力分配盐卤,生产能力不足的,并灶合煎,计卤较煎(确定卤水出盐的定额,按定额售给盐场食盐),杜绝走私贩私;因薪柴日远,物价上涨,准于灶户增加“薪本”(制盐成本);政府控制的盐卤生产矿场增加机械设备,增加技师和工人,增产盐卤;招商引资,特别是“殷实商灶”,组成“制盐团体”(盐业公会),俾能下情上达,为他们排难解忧;实行自由运输制,取消大商垄断;肃清匪患,疏通运道。这两个方案送到龙云那里。龙云的智囊陆崇仁、缪云台阅后,在报告上写道:“该方案所述,盖已洞见症结,乃对症下药,用快刀斩乱麻之手段,大刀阔斧,披荆斩棘,实属整顿盐之指南,兴利除弊之金科,属根本之图。”“推行步骤,由近及远,层次亦复井然,果能逐渐认真办理,成效自必可期。”这对方案是很高的评价。龙云以文下达各地认真执行。
    张冲不但思想解放,还是个非常实干的人。他又到盐兴四井,蹲下来一点一点地督查落实,如亲自设法增加机器吊井等等,又在这里用各种形式指挥其他盐区。他的这些措施,虽然也有人暗中阻挠,却深受广大煮盐灶户欢迎。自此,食盐产逐年大幅度上升。以主产区元永井为例:1930 年只有1579 吨,张冲任盐运使后的1936 年,达74 00吨,接近1916 年的历史最高水平7800 吨,年平均增加1180 吨,这是一件很不得了的事。恢复了云南在贵州的食盐市场份额,重新把越南占领的滇南食盐市场夺了回来,结束了“盐荒”,人们又一次说他“真神!”。
自力更生的决策
在当时的盐兴县(现并禄丰县),通过改革促盐产的不断实践中,“盐神”张冲深切认识到:要降低盐的成本,关键在燃料。他在给龙云的报告中说道:“附近森林因历年供给巨额燃料,四围皆空。乘此改用煤煎,十年之后,荒山便可成林,调节雨量,转变气候,及将来木材之需,取之不尽,用之不竭。”如不改,“燃料前途将演成重大危机,故认为改为煤煎,实属急不可缓”, “立可变难关为坦途”。他在80年前对人与自然关系的认识,恐怕比我们现代人的认识深刻得多。他言必行,行必果。1932 年,他察看了一平浪附近的煤,发现有人用那里的煤打铁,就请来法国在昆明的专家瓦雷( Valet )察看煤层,证明藏量丰富、煤质优良。接着,又和瓦雷一起在元永井因陋就简地做柴薪改燃煤的实验:用木板架起了5 高的烟囱,但因烧煤技术不过关,灶的结构不合理,两次试验都失败了。张冲并不灰心,又请了省内采矿专家罗紫台教授到元永井重新建灶试验,历时4 个月,终于用煤煮出了盐。
    用如今的眼光看,这事十分平常。但在80 年前,这是一个了不起的创举,被称为“云南盐业的一项重大改革”!于是张冲拟由政府出资帮助灶户改灶,从一平浪修公路运煤至元永井“移煤就卤”。他和罗紫台教授从元永井步行至一平浪勘察路线,在勘察过程中却忽然发现:元永井地势高于一平浪近300 ,且地势平缓,“与其移煤就卤,年需巨额脚价(煤的运费),何若把卤水用简槽自流引至一平浪,移卤就煤,减少运输费用”。张冲算了一笔账,可以减少运输成本五分之四,每年可节约800 余万元。于是,他给龙云写了一份有理论、有目标、有方法、有实验、热情洋溢的报告,一是说明拟在一平浪建官控制盐厂,修建自流移卤就煤盐水沟路;二是煤层收归国有,自办煤矿;三是改造现有私人灶房,改为烧煤,改造费用先由公家垫支,以后区别灶户贫富,富时扣回。关于经费,经过预算,约需150 万元。但他写道:云南财政十分困难,拟用他任上盐运积累的96万元(存财政厅),“不足之数,由职使负责筹集,其筹集方法容当专案呈报。”那么大的一项改革措施,不要财政出一分钱,完全由他张冲向下筹集,有谁不欢欣鼓舞!龙云在批准函中说道:“本府第331 次会议议决,所拟移卤就煤各办法,具属详密,准由着手积极进行,所需经费,饬财厅拨发。”不足之数、也曾要他报上,但后来张冲始终没有提及,只在报告最后写道:“自信确有把握,绝非敢大言欺人”。张冲还多了一个心眼:又写了报告给中央财政部长宋子文,宋子文也有积极支持的批复。然而,消息一经传出,在灶户中惹起轩然大波,灶户不但对改煤灶不满,更重要的是对“移卤就煤”拼死反对,因为这“移卤就煤”把他们推人竞争的不利地位之中。于是在一些富裕灶户的操纵下,联名写了“快邮代电”“万急分送”省政府各有关部门,还送中央财政部长宋子文、中央盐务署长陈立夫、行政院长汪精卫… 这“快邮代电”把张冲骂得狗血淋头,什么“消灭灶户之阴谋”、“肆行捣乱”、“破坏数百年有益于社会法定之矿区”等等,凡是难听的唾骂都应有尽有。状纸一份接一份,少的十多人签名,多者百余人,盖满了红红的手印和图章,有一分状纸有几尺长,目标都是要求“取消移卤就煤”。张冲清楚:这对灶户利益其实并无损害,他们不过是思想守旧,风波的主要源头,还是他处理过的贪官和奸商在后面煽风点火,要给他张冲一个下马威。这点他早已估计到了,所以才给宋子文写了那份报告。对这些报告,龙云不理他们,他们又推举了中过武举、黑井最大的灶户、保商大队大队长武绰然进京请愿。只因宋子文事先批了报告,也不理他们。灶户们讨了个没趣,没有办法,只好软磨硬抗,拒不改灶。
这“盐神”张冲并未因此灰心,灶户不愿改烧煤,那就由他们去,等“移卤就煤‘的盐厂、煤矿建成了,让他们看看再说吧!因此,他仍是干劲十足。1933 1 月,任盐运使三年之后,张冲在距一平浪三公里的舍资镇一个破旧土主庙里,成立了直属省府的“移卤就煤工程委员会”,他就任了“督办”之职,开始办公。张冲清楚,过去他整顿盐业得罪过的官和商,都联合起来,煽动眼光短浅的灶户,一齐向他开火了,更多的困难还等着他。于是,下了破釜沉舟、背水一战、势在必胜的决心,向龙云写了报告:拟“辞去盐运使之职”,以便集中精力,完成移卤就煤工程。龙云因他“情辞恳切”,所求俱在情理之中,也就批准了他的请求。
倾家荡产的决心
张冲的决心来源于这样一种理念:“窃当以世界上无论任何事业,其进化程序,均由时代之需要与环境,而不断进展,精益求精,故能日新月异,断未有一成不变而日臻上理者,日新又新,皆昔贤垂训,所以勉励世人之兢兢业业,力求进步者也。”这是他给龙云的报告中提出的指导思想,正是这种与时俱进,甚至走在时代前面的思想,引领着他不屈不挠的决心。此时,最重要的当然是“移卤就煤”的动脉——从元永井到一平浪21 公里的自流盐水沟,他开始了测量。然而,却遇三三五五的“流氓”散匪不断骚扰,拔去沿路的测桩,抢劫沿路民工,甚至制造人命案件,工作难以进行。张冲即命元永盐场派场派警卫队来维持治安,严令各色人等不准在沿路骚扰,有人却是置若阁闻。一次,有一伙人破坏正修建的卤沟,被巡警发现追捕,当场抓获,一经审问,招供是由元永井大灶户段达生指使,收受他的钱财,才干出这勾当的。后来,张冲将段达生关押起来,命他写出悔过书,公之于众,才放了他,自此,盐水沟的破坏事端才告平息。不过这事倒提醒了张冲,盐水沟之事,关乎命脉,工程浩大,不可久拖,否则将困死在这修盐水沟的路上;此外,因为灶户都有枪有人(家丁、灶工)“自卫”,一些恶霸灶户如武绰然、李多三还有机枪,正因如此,他们才如此猖狂。这时,张冲忽有“一石双鸟”之计猛上心来。于是他向龙云写了报告,请求将他的第五师驻昆明的“讨逆军第十路军独立一团”及“补充第三大队”共三千余人,由团长侯镇邦、大队长李文汉率领,编成筑路大队,不再另加工资,完成这21 公里的筑路工程,并负担安全保卫工作。龙云知道这是他“职使自筹”的一个办法,也就批准了。这三千多兵抵达之后,起了很大的卫震慑作用,沿途秩序良好,更主要的是减少了大笔的开支。
    1935 年,滇缅公路昆明至一平浪段通车,张冲开始用机械开凿吊井。不料开钻之时,元永井的首霸灶户李多三,百姓称之为“李山猫”(老虎),操纵和胁迫一些灶户,对钻井人员谩骂围攻,不许打钻,工作人员不理,他们就强行关了机器。场长无计可施,报告了张冲,张冲命场警全副武装包围了现场,进行规劝,李多三是个出名的“泼皮”,又抽大烟,见状也只好提着烟具溜走了。至此,他们才感到张冲软中有硬、绵里藏针,是惹不动的,开始乖巧起来。
    对张冲来说,这些都不是多大的困难。真正的困难还在于:卤水沟用U 型釉沟砖,虽然已经试验成功,效果也很好,一劳永逸,只是因滇币不断贬值,计划的钱已经用完了,工程面临停工,再追加预算,也远水解不了近渴,而且他曾在报告中说过“不足之数,由职使筹集”,张冲素来讲究义气,言必行,行必果,“君子一言,驰马难追”,更是不好开口。他只好到昆明四处暗地借贷,虽然他很有名气,但向人伸手之事,终归看人脸色,大都诉苦婉言拒绝。一时无计可施,为救这燃眉之急,张冲把自己在昆明的一座四合院和乘坐的小汽车卖了,共得滇币200 万元,全部充作公用,自己另租房屋居住,小汽车也不再乘座,改为步行,此事在昆明传为佳话。就这样,“盐神”张冲用这笔钱修完了卤沟,先用清水试流,证明坡度掌握准确,卤水可流到一平浪。此后,开了羊桥符等几个煤井,建了盐厂,全部工程几近完工,当时龙云并不知晓其中苦情。
    这时,抗日战争吃紧,张冲奉命开往抗日战争最前线,又在抗日前线建功立业,此是后话。因此,他没有能看到“移卤就煤”制盐新模式生产的正式投产,并且产量逐年大幅度上升。1949 年,生产食盐近万吨,从根本上解决了云南、贵州的严重‘盐荒”,还为生产云南优质煤的一平浪煤矿奠定了基础,当时云南的一个大型企业“云南一平浪盐厂”成立了。然而,对人们冲击最大的是他倾家荡产办国家事的精神,“盐神”之说不胫而走,甚至过去反对过他的不少灶户,此时也开始觉悟,为悔悟过错,他们也参与筹款在一平浪为他立了这“盐神”之碑。笔者在十多年后,在这里担任中共地下党的负责人,见过曾被张冲处罚过的段济民,他已是元永镇的镇长,说起往事,他说,令他真正悔过的正是张冲这倾家荡产为改革的精神,他还说了当时捣乱的可笑,不过是为了烧煤麻烦,更怕他们敌不过烧煤的制盐成本而垮台,“真是糊涂,张冲是真盐神!                                                                                 “一平浪”名称的由来
在清(朝)末民(国)初的军事地图上,一平浪这地方叫“鱼皮烂”,不过是只有10 来户彝族人家的小村庄。张冲来黑井视察的20 世纪二三十年代,这里有两个小山村:上村10 来户,彝汉杂居;下村30 多户彝族人家,两村人口不过两几百人,靠耕种这峡谷中的一小片土地为生。它的名称为彝语汉字的“矣皮菠”、“以皮琅”等,有些文人写之为“一品兰”。其实,这彝语的汉意,“矣”是水,“皮”为岔口,“菠”是符的意思,连起来就是两条河水交叉形成的一个山谷。原来,这里是从大旧庄和舍资流来的两条河流的交又口,多年来冲积成的一个小平滩。它离丝绸古镇舍资只有3 里之遥,却鲜为人知。1933年,张冲把它定为“移卤就煤”的中心地点之后,觉得对它的称谓使用非常混乱,上下左右行文交往十分不便。为便于统一,张冲据“矣皮琅”之音,取祝“移卤就煤”一帆风顺、平安、无大浪之意,定名为“一平浪”。这“一平浪”的称谓就此传了下来。滇缅公路通车、一平浪盐煤厂建成后,它成为通往滇西的交通枢纽、云南的重要盐业基地,设为镇。如今繁华的一平浪,“盐神”之碑虽已消失;但是,一平浪盐矿在庆祝盐矿建立50 周年之际,“张冲创建盐矿纪念碑”落成。碑体基座安放在长宽各9 的平台上,象征张冲享年81 岁;方正的碑体,象征张冲的光明磊落和方正的人格;碑台四周的四个灯柱,象征移卤就煤功在四方;平卧式的碑身,象征张冲平易近人的高尚品格;碑文设在下方,是让人看碑文时,弯腰注目,表示对他的敬意,缅怀其功,激励后人奋发努力。“盐神”张冲当时还不是中共党员,他是1946 年到延安,1947 年才加人中国共产党的,但其精神颇为感人,人们才称之为“盐神”。神,其实是没有的,人们把那些有高尚品格和高超能力的人称之为神,以表崇敬之意。张冲正是这样的人和“盐神”!
             (注:本文连载于《云南日报》。一些资料主要来自《 云南一平浪犷志》)。
                                  (作者单位:云南艺术学院)


本帖评分记录龙珠 声誉 收起 理由
文笔塔 + 1 赞一个!
箫寒 + 5 赞一个!
糊涂老马 + 5 + 1 很给力!
总评分: 龙珠 + 11  声誉 + 1 
发表于 2017-8-6 16:03:31 | 显示全部楼层
拜读了,学习中,长知识里。
下午好!恭祝健康长寿,顺致敬意!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8-8 09:56:41 | 显示全部楼层
张冲将军不仅能打仗,还能抓生产。如今文武双全的领导还真不多!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10-15 13:50:22 | 显示全部楼层
箫寒 发表于 2017-8-8 09:56
张冲将军不仅能打仗,还能抓生产。如今文武双全的领导还真不多!

他搞水利也有一套!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11-21 13:52:01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11-21 13:52:01 | 显示全部楼层
PhotoW123.jpg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11-22 11:32:18 | 显示全部楼层
拜读了,大开眼界。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12-24 13:11:09 | 显示全部楼层
李老的这篇文章写得相当好!但其中的几个史实是不对的,比如以移卤就煤的事,其实我听他儿子张俊虎说过的。他是卖车卖房办煤矿在前,而移在后的。其次他经办的工程也是他的乡邻们在承包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12-25 11:59:35 | 显示全部楼层
文笔塔 发表于 2017-12-24 13:11
李老的这篇文章写得相当好!但其中的几个史实是不对的,比如以移卤就煤的事,其实我听他儿子张俊虎说过的。 ...

谢谢你的夸诡和批评!解放前后,我都在此地工作五年。对它有深厚的感情。,但对它的历史,我是根据《一平浪矿志》写的。张冲卖车和和建煤矿时间相差不大,就在同个时期。当然他儿子说的我也不反对。谢谢!再次谢谢提出不同意见。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热点回顾

关闭

站长推荐上一条 /1 下一条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