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推荐

[网友活动] 北京大兴:企业瞬间化为废墟至今未见拆迁手续(转载)

908人阅读  0人回复   查看全部 | 阅读模式 | 复制链接   

发表于 5 天前
分享到:
  来源:北京时间

  

  本站讯从北京市中心出发,往南走40公里,就到大兴区青云店镇沙子营村了,龙锡斌的北京海润宏盛养殖有限公司(简称海润宏盛)就在这个小村落里。从2014年开始,龙锡斌从他人手里转让过来20多亩沙荒地后,投资将近1000万元治理废水坑、建起了鸡舍和钢结构厂房框架,正想办完手续大干一场之时,2017年3月14日,在两会期间,头戴钢盔的拆迁队伍来了,只是两个小时,他的企业就化为一片废墟!7月1日,在这个特殊的日子,记者赶到他公司废墟上时,面对着记者的摄像头,这个铮铮铁骨的男子汉欲哭无泪!

  几经周折海润宏盛被申报为设施农业项目

  

  海润宏盛注册于2010年,法人就是龙锡斌。2014年,经人引荐,龙锡斌来到沙子营,从一个叫焦廷泽的人手里转让过来了沙子营村的一块16亩(实际面积24亩左右)的沙荒地。而焦廷泽这块地虽然经过几次转让,但村委会和镇政府都同意并且办理了合法手续。

  

  据龙锡斌提供的视频资料证实,这块沙荒地中间当时还有几个大水坑,最深处能有10多米。填平前,这里环境污染严重,夏天散发恶臭,苍蝇满天飞。为了使这块地能够变废为宝,龙锡斌筹集了180多万元投入沙荒地的治理,经过半年多的艰辛努力,终于使这块沙荒地变成了平地,成为了可以利用的平地,避免了污染美化了环境。之后,他又筹资800多万元建起了9排、1000多平米的鸡舍、看护用房等设施,并搭起了3000多平米的钢结构养殖场厂房。但是,北京市国土资源局航拍发现新建图斑后告知镇政府:该鸡舍属于未申报项目。2015年,镇政府又组织辖区内几十家种植养殖地块同时申报设施农业项目,按政府要求进行测绘,政府还收取了测绘费,测绘标明海润宏盛所有土地都为一般农田,可以做设施农业。2015年12月29日,青云店镇政府规划环保办下发了《关于设施农业项目测绘工作的通知》,龙锡斌的海润宏盛占地被定性为设施农业项目,之后,海润宏盛进行了农业项目申报,并已经在北京市大兴区国土资源局备案。北京市智环成测绘有限公司受青云店镇政府委托对该块土地进行测量,海润宏盛占地总面积为24.009亩。

  拆迁队伍啥也不出示就拆,两个小时化为废墟

  

  曾经的绿色养殖基地

  鸡舍建好后,从2015年夏天开始,龙锡斌和他的妻子就带着家人开始在这里实验性养鸡,经过两年的生态绿色养殖实验,获得成功,销路已经逐步打开,龙锡斌盘算着如何大干,如何通过绿色养殖为社会提供大量的无公害食品。可是正在这时,一伙他认为“来历不明”的人彻底摧毁了他们的梦想——

  据龙锡斌提供的视频、图片和音频证明:2017年3月14日早晨8点12分许,大约70人左右的队伍冲进了他的公司,没有出示任何手续,直接就把公司的员工按倒。他们就问:你们是谁?干什么的?但是对方只说是政府强拆的,随即就把公司内人员全部强行推出院外,用人墙堵住大门口不让他们的人进去。龙锡斌闻讯赶到后,要求他们出示执法证件与强拆手续,他们说没有。龙锡斌说:“没有手续你们就是违法的,不允许你们进行拆除!”这时,有十多个满嘴骂骂咧咧的人走过来对龙锡斌推推搡搡。龙锡斌认为对方是社会流氓,遂告诉公司员工用手机进行拍照同时报警。见有人报警拍照,这些人马上过来抢走拍摄的手机并摔坏,并对拍摄的公司人员拳打脚踢。而后,两台勾机直接向已经建好的公司院墙推去。龙锡斌急忙上前阻拦,刚才那些人对龙锡斌和公司人员大打出手。青云店派出所警察接警10分钟后赶到现场,但那伙人依然把龙锡斌头按在地上,还踩着龙锡斌的手指。警察要求放开龙锡斌,但他们置若罔闻。警察对他们似乎也没有办法。随后,警察把龙锡斌带到派出所,而打人者却没有一人被带到派出所。有人还扬言:“敢跟政府斗,让你死的快点!”

  令人感到诡异的是,龙锡斌们二次被打报警,警察雷昆赶到后,在没有任何证据的情况下,这伙人居然诬陷龙锡斌开车撞人,不让他把自己的车开走,而出警的警察雷昆也不让龙锡斌开走。

  龙锡斌在派出所做完笔录后,拿着大兴分局青云店派出所开具的法医鉴定委托书回到公司准备开车时,那几个人还是不让开车并对龙锡斌进行谩骂推搡。在龙锡斌被他们推搡时,龙锡斌的妹妹龙熙茹想拍照留下记录,他们就上去抢夺龙熙茹手机并对其动手动脚,龙锡斌和龙熙茹丈夫曲杰见他们抢夺龙熙茹手中的手机,并和龙熙茹有肢体接触遂上前劝阻,这些人又对龙锡斌和曲杰进行殴打,致使曲杰多根肋骨骨折(有大兴区医院出具的初步诊断书为证),后被认定为轻伤二级。龙锡斌被打后颈椎受伤,一只耳朵失聪,后被认定为轻伤二级。在强行拆除海润宏盛的养鸡房和看护用房后,那伙人不顾被打人的死活,在警察眼前嚣张的开上挂有警灯、前面写着“违建管控”的皮卡车扬长而去……

  各方回应:是拆除违建、政府行为,但拆迁手续至今未给

  事件发生后,龙锡斌多次向各级相关部门反映他的养鸡场被强拆,公司人员被打,手机被摔的问题,并多次拨打市政府热线电话反映。青云店镇政府和镇纪检委的回复是:此次拆迁是政府行为,是拆除违章建筑,因为龙锡斌的养鸡场是建在一般农田上,此次强拆的依据是镇政府7号文件。但是,当龙锡斌多次问及7号文件的内容时,对方却并未给出答案。他还追问:即使我的鸡舍是违章建筑,政府为什么没有提前告知?为什么镇政府和村委会从来也没有告诉我是违章建筑?7号文件是依据哪条法律制定的?又是在哪里公示的?是哪个文件、哪条法律规定可以不出示任何手续就强拆的?又是哪个文件、哪条法律规定可以打人、抢手机的?但是,镇政府和镇纪检委都没有回答,龙锡斌认为对方不是不回答,是无法回答。

  据警方证实,前来参与拆迁的人中,5月10号有5人被刑事拘留,现在有4人已经被检察院批捕,案由是故意伤害。但是,龙锡斌认为派出所办案也存在诸多问题:

  1,警察来到现场(警察姓名:雷昆,警号:064514)后,我告诉警察希望把所有打人者带到派出所。警察雷昆却以车不能带那么多人为由,就想带一个犯罪嫌疑人回派出所。在我一再要求的情况下,他才给派出所打电话说让派人过来,但没有说犯罪嫌疑人太多的问题,反倒说受伤害的我不配合。我遂提醒警察雷昆:其他犯罪嫌疑人会跑,但雷昆置若罔闻,后来那些打人的人在雷昆的眼前自由逃窜,雷昆没有丝毫阻拦,给这些嫌疑人以逃跑和串供的机会。如果这群嫌疑人串供了,使受害者的诉求不能正常实现,这名造成犯罪嫌疑人串供的警察雷昆应负什么责任?

  2.这群来拆迁的人有没有权力抢手机、砸手机、打人?如果发生了,指使人违反了法律,该不该负指使的罪?还是直接承担违法责任?

  3.暴徒说是青云店镇政府派来的警方就信?是青云店镇政府给他们书面的手续证明他们是政府的人吗?镇政府和某某公司签订的协议与这次暴力事件有关系吗?青云店镇政府用什么给你们证明了是镇政府让他们打人,强拆,砸手机的?据知情人透露,此次强拆政府雇佣了部分黑社会人员。那么,我们就不懂了,政府为什么与黑社会勾结在一起,难道政府把人民赋予的权力下放给黑社会了吗?我们将来还怎么敢相信政府?怎么敢相信现在是法治社会?怎么敢再相信党和政府呢?

  鸡舍占地原是沙荒地国家法律保护畜禽养殖

  龙锡斌强调:青云店镇政府一再声称我们公司所占用的土地是“一般农田”,鸡舍是建在一般农田上。这是明显的罔顾事实的谎言。事实上,这块土地原来是废弃地、沙荒地,经过我们付出巨大代价的治理才变成了可供开发的平地。镇政府之所以给我们扣上占用农田的大帽子,就是想把我们治理沙荒地的成果占为己有,从中牟取巨大利益。

  

  

  遭遇强拆后的海润宏盛公司

  记者也查询了相关法律法规,并咨询了一些律师。

  《中华人民共和国畜牧法》(2006年7月1日施行)第三十七条规定:“国家支持农村集体经济组织、农民和畜牧业合作经济组织建立畜禽养殖场、养殖小区,发展规模化、标准化养殖。乡(镇)土地利用总体规划应当根据本地实际情况安排畜禽养殖用地。农村集体经济组织、农民、畜牧业合作经济组织按照乡(镇)土地利用总体规划建立的畜禽养殖场、养殖小区用地按农业用地管理。畜禽养殖场、养殖小区用地使用权期限届满,需要恢复原用途的,由畜禽养殖场、养殖小区土地使用权人负责恢复。在畜禽养殖场、养殖小区用地范围内需要兴建永久性建(构)筑物,涉及农用地转用的,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的规定办理。”据此,如果涉事土地所在乡的土地利用总体规划将拟占用的耕地列为畜禽养殖场用地的范围,有关养殖户就可以直接在其上建立养殖场,无须获得建设用地的审批(但兴建永久性建筑物、构筑物除外)。

  据此,有律师认为:龙锡斌占用的是经过合法转让得到的沙荒地、废弃地,其在上面建设鸡舍等适用于土地管理法,不适用建设法,这些建筑也不能定性为违章建筑。依据物权法和拆迁法,不管是拆除合法建筑或者是违章建筑,都应该给予一定的补偿。而且,在拆迁之前,政府部门必须履行告知责任,否则就是程序违法。

  目前,对于龙锡斌公司遭遇强拆的问题,青云店镇政府未拿出任何解决方案。我们相信,不管是什么地方、什么单位、什么部门、什么人,只要做出了违法之事,必定要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因为依宪执政、依法治国的强风正在劲吹!(记者劲松征服)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扫一扫,用微信登录

本版积分规则

热点回顾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