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推荐

[书讯] 女知青那些不为人知的私密往事,真相令人震惊!----人性之暗面  

721人阅读  2人回复   只看楼主 | 倒序浏览 | 阅读模式 | 复制链接    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1#
跳转到指定楼层
发表于 2017-7-13 21:38:13
分享到:
  1975年辽宁抚顺大壮乡马头村。
  刘文平和张建平坐着北京吉普,沿着破旧的山路艰难向山上的村庄走去。
  从晚上七点在抚顺火车站下车到现在,车子已经颠簸了超过6个小时。
  车外两旁大山连绵,乌云遮天蔽日,四面无光。
  只有车灯勉强照亮前面的土路,还有轮胎发出的一点声音,让刘文平他们知道自己仍在人间。
  刘文平和张建平的目的地,刚刚出了一件案件,一个叫陈志杰的知青被杀,其它细节并不清楚。
  马头村村长董卫国坚持让刘文平他们连夜赶到马头村,理由是:“白天我们恐怕上不去那里。”
  具体原因董卫国并没有在电话里吐露。
  车子接近马头村时,已经是后半夜一点。
  登陆看书去阅读网(7kanshu。cn)继续阅读人性之暗面更多精彩内容。
  两个男人已经等在土路中央,一个四十多岁,一个五十多岁。
  岁数大的就是马头村村长董卫国,岁数小的是马头村会计王援朝。
  四个人简单寒暄了一下后,董卫国就开始带着他们向山顶走去。案发现场,就在山顶的一片空地上。
  此时天上电闪雷鸣,风吹动山上黑色的密林,发出让人不安的响动。
  四周的黑暗,让刘文平和张建平有些紧张。
  刘文平他们四个人,沿着山路向上爬去。董卫国和王援朝保持着沉默。
  半个小时后,四个人翻过一个山丘后,昏黄的马灯照射下,突然前面出现了一块平地,刘文平隐隐约约看到平地四周都被一米多高的水泥柱子围上了,平台正前方一栋古式建筑被整个扒倒,但刘文平仍能看出来,这个建筑应该是一个庙门。
  董卫国指了一下平台,说道:“到了,就在这。”
  平台背靠着黑暗的山崖,几个人爬过了庙门废墟后,看到前面还有三个建筑,中间一个建筑已经彻底被推倒了,刘文平往前走了几步,突然发现前面一个黑色的圆球,竟然是一个一米多高的巨大人头雕刻,人头横躺在地上,面皮全被撕下,只有巨大的类似肌肉的轮廓雕刻在脸上,双眼也被人扣掉,两个黑漆漆的大洞,却似乎仍然在看着刘文平他们。
  刘文平感到四周突然起了一阵阴风,忍不住打了个冷战。
  人头的后面残存的庙门上面挂着一副对联:“恶鬼缠身食尽肉,白骨累累警世人。”
  横批是:“不分善恶”。
  王援朝看到那个人头,脸色立即变了,突然跪了下来,开始磕头,旁边的董卫国立即喊他站起来:“干什么,王援朝!咱们是无产阶级农民,不信鬼神,当着北京同志的面,竟他妈给我丢脸,起来!”
  王援朝回头看了一眼刘文平他们,仍然朝着那个人头拜了三拜,嘴里还嘟囔了几句什么,才站起身来。
  董卫国脸孔让昏黄的马灯照着,脸色也并不好看,董卫国转头指着人头说道:“这是解放前一座破庙,几年前破四旧都给砸了。”
  “里面供奉的是什么神?”
  “七郎神……据说是古代十大邪神之一……我们马头村前面有条河,叫马头河,据说是马脑袋砍下来后喷出来的鲜血流成的,所以是个邪恶的地方,只能靠邪神保护,后来破了四旧后,村里出了一些事情,村民迷信,认为都是我们砸庙,得罪了七郎神造成的……我们只能半夜上山,也是怕村民知道了闹事……”
  “这四面立的水泥柱子是干什么的?”
  “……按照乡政府的安排……这里要改成气象所,外面那些水泥柱子,就是作围墙用的,但半年前施工进行了一半时,我们村丢了两个女知青,有村民就到镇政府去闹,说是砸了庙造成的,工程就停了。”
  “死去的那个陈志杰,尸体在哪?”刘文平问道。
  董卫国听到刘文平的问题,脸色一下子变得特别难看,说道:“就在后面……”说到这里,董卫国深吸了一口气,然后转头向山后走去。
  绕过了那三栋建筑,后面一片小空地,已经几乎被茂密的杂草覆盖,山洞石壁上,一道破旧的铁门,锁住了一个小山洞。
  董卫国指着那个山洞说道:“你去看一眼就知道情况了,刘同志。”
  四面阴风阵阵,刘文平深吸了一口,拿过了马头灯,走到了铁门跟前,铁门上面布满了锈迹,但很厚实,门上有一个方形的观察孔,大约半个人头大小,刘文平拿起马头灯,向里面照去,立即刘文平的冷汗就流出来,同时感到自己的手臂在微微颤抖。
  洞里面很浅,只有不到三米的样子,一具骷髅,外面套着肥大的绿军装,里面穿着白色的衬衣,整个衬衣和军装胸前的位置,都被鲜血染红了,陈志杰应该是被人割断脖子上的动脉死掉的。
  衣服四肢的位置手骨脚骨都露在外面,软组织已经彻底消失,两只鞋歪在一旁。
  骷髅头顶还带着军帽,军帽下头发掉落下来,覆盖在头骨上,洞内一股强烈的潮湿混合着尸臭味道,尸体的衣服下面的肉体已经彻底腐烂干净了,衣服空空的向下帖着,能看清整个骷髅肋骨盆骨什么的轮廓,昏黄的马头灯光照在骷髅空洞的眼眶里,骷髅似乎也在看着刘文平。
  陈志杰看着剩下的一堆白骨,和七郎神人头后面的对联,不谋而合。
  刘文平深吸了两口气,回头对董卫国说道:“门怎么没有打开?”
  “……打不开……”
  “什么?”刘文平惊讶的回头问道,“为什么打不开?”
  “你向下看一下就知道了。”
  刘文平努力把头向下看去,看到门口放着一个巨大的水泥柱子,堵在门口,门只能向里面开,水泥柱子挡住门口,只能打开能伸进手掌的一条小缝隙。
  董卫国在一旁说道:“刘同志,现在你知道这个案子奇怪在什么地方了吧?……这么大块水泥柱子,又堵住门口,里面的人出不去,外面的人进不来……看这个水泥柱子的大小,最少也有两三百公斤,你说是谁挪到屋子里,把门从里面堵死的呢?”
  张建平在一旁说到:“会不会是这个陈志杰自杀?”
  登陆看书去阅读网(7kanshu。cn)继续阅读人性之暗面更多精彩内容。
  “自杀也行,可他也挪不动这么个大柱子?这个事情要是传到村子里,村民肯定要炸锅。”
  董卫国说到这里,一旁的王援朝声音颤抖着说道:“这还用问,人哪有这个神力,一定是七郎神显灵,恨我们砸了他的庙,就拿柱子困死这个陈志杰,还有那两个出事的女知青,一定也是七郎神给害的!”
  这时候,天上突然又是一个闪电,风立即大了起来。
  屋子里面陈志杰变成的骷髅,也随着闪电猛地闪动了一下。
  刘文平皱了皱眉头说道:“刚才看那副对联,上面说什么白骨什么的,有什么具体含义么?”
  “有!”陈志杰抢着回答道,“老祖宗传说,谁得罪了七郎神,七郎神就会哄骗那人上山,然后一转眼就把他给吃了,只留下衣服和骨架,警告剩下的活人,不要和他作对!……就像这个陈志杰一样……”
  “那两个女知青也被这个七郎神给吃了么?”
  董卫国刚想回答刘文平的问题,突然脸色变了,看着山下不远处,说道:“坏了,村民上来了……一定有人走漏了消息。”
  刘文平听到董卫国的话,也向山下方向望去,果然距离两三百米的地方,看到了十几个火把。
  张建平在一旁小声对刘文平说道:“这帮村民不会袭击我们吧?”
  刘文平也感到有些紧张,没有说话。
  这时已经有速度快的村民到了庙门口,在那喊道:“村长!你是不是带外人进到七郎庙了?”
  董卫国脸色变得难看起来,回头看了一眼刘文平,说道:“有我在这,不会有事。”然后回喊道,“谁让你们上山的?”
  刘文平他们几个人到了庙门口,看到前面已经站了上百村民,都举着火把,冷冷的看着刘文平,有人已经跪了下来,一边念念有词,一边开始跪拜。
  领头一个村民说道:“村长,我们听说陈志杰尸体变成白骨了,是不是?”
  董卫国犹豫了一下,没有说话。
  会计王援朝却突然哭着喊道:“七郎神显灵了!陈志杰,被他给吃了!
  这下子村民一下子乱了起来,大部分人立即跪了下来,还有人恶狠狠盯着刘文平和张建平,问道:“村长,这两个外人是谁?难道又是要来拆庙的么?”
  “要是再拆庙,我们就都活不成了!”
  “打死他们两个狗日的!”
  下面就有人要动手。
  刘文平和张建平立即紧张起来。
  董卫国一看形势不好,立即往前走了几步,喊道:“胡闹!……我看谁敢动手?!……这两位是北京派来调查的同志,你们谁要是敢碰他们,我就给你们抓起来,送大牢里面去!”
  董卫国一喊,村民气焰立即下去了一些,双方仍然僵持着,
  刘文平感到自己手心冒汗,回头和张建平互相看了一眼,下一步该怎么办?
  正这个时候,突然有一个村民从山下跑了上来,一边声嘶力竭的喊道:“村长!不好了!不好了!田小琳又疯了!田小琳又疯了!”
  村民们一听到那个村民喊的话,立即都惊恐的回头看去。
  董卫国的脸色,也立即惨白的像是死人一样,嘴唇开始微微颤抖起来。
  刘文平有些不明就里,看着村长,小声问道:“田小琳是谁?”
  “她就是那两个女知青里,幸存的一个……”
  “她疯了为什么把村民吓成这个样子……”
  “她半年前和另一个女知青上山后,另一个女知青消失了,只有她受到了不小的惊吓回来,还疯了,我们问她发生了什么事,她说遇到七郎神了,另一个女知青被七郎神给吃了!……后来她病好了后,什么都想不起来了,问什么都不知道……这怎么突然又疯了?难道和我们发现陈志杰的尸体有关?还是七郎神又……”董卫国说到这里,突然不说了,只是脸色异常难看的看了刘文平一眼。
  “又怎么了?”刘文平觉得这里面有事情,立即问道。
  董卫国咽了口吐沫,没有回答刘文平的问题,而是说道:“……我们先回村再说。”
  这时候天空又是一个炸雷,四面阴风吹起,几个火把一下子被风吹灭了,众人立即安静下来,突然不知道谁喊了一句:“七郎神显灵了!……要吃人!”
  声音凄惨,村民立即慌乱起来,好多人转头就开始向山下跑去。
  刘文平回头看了一眼身后那个装着陈志杰骷髅的山洞,深吸了一口气,转头对张建平说道:“这次要热闹了。”
  半个小时后,刘文平他们随着人群下了山,进到了村子里,虽然文化大革命结束,但村口在阴暗的光线下,仍能看到写满的革命标语,村里土路破旧,所有的村民几乎都站在一个院子的外面,一个年轻女人尖细的声音异常刺耳的传了过来。
  王援朝在一旁说道:“真开始闹上了……”
  “那个是田小琳?”张建平问道。
  刘文平他们几个人加快了脚步,向那个院子跑去。
  村民看到刘文平他们过来,就给让开了一条通道,有些村民满脸敌视的目光死盯着刘文平和张建平,似乎恨不得要把他俩给吃了。
  刘文平感到四周众人传来的无形巨大压迫感,深吸了一口气,然后看向院子里面。
  院子是碎砖和木板围成的,东角一个茅坑,旁边两个猪圈,散发出让人想吐的恶心气味,后面是一个三间屋的破砖房,没有玻璃,都是透明塑料布挡着窗口。
  这就是村子里女知青住的地方……
  村民没人敢进到院子里面,因为院子正中间正在发疯的田小琳。
  田小琳穿着破旧绿军装,带着军帽,扎着两条长辫子。这个年轻女知青正在跳忠字舞,胸前别了五六个毛主席像章,手里一边拿着个破毛巾,一边转圈,一边挥舞,同时嘴里还在唱着东方红……
  另一只手,抓着一只公鸡!
  鸡在拼命咯咯咯叫着,拼命舞动身体,场面有些搞笑,但刘文平发现围在外面的村民,每个人脸上的表情都很惊恐压抑。
  四周除了田小琳的歌声,居然没有一点响动。
  刘文平旁边的王援朝看着那只鸡,声音颤抖着说道:“又要来了……”
  “来什么?”刘文平问道。
  王援朝还没等说话,突然田小琳歌声唱到了结尾:“……照到哪里哪里亮,哪里人民的解放……得解放!……嘿嘿嘿……”
  唱的气氛欢快,摆了一个单手向上指天的造型。
  然后大口喘着气,漠然地看着前方,这样静止了几秒钟后,突然田小琳尖叫了一声,把手握到了鸡脖子上,眼睛睁圆了,猛地开始拧起来,鸡只惨叫了一声,脖子就断了,田小琳仍不罢休,一圈一圈用力的拧,同时用有些神经质的眼神,看着围墙外面的人群,还有些兴奋。
  直到那个脑袋,从鸡身子上拧了下来,立即一股血水从鸡脖子上喷了出来,喷到田小琳衣服上。
  田小琳大口喘了几口气,然后突然把鸡脑袋向外面的人群扔了过去,那个方向的村民有妇女立即发出惨叫,然后田小琳哈哈傻笑了几下,突然把鸡没脑袋的身子举到了空中,用鸡身上的血往自己的脸上不停涂抹。直到抹得满脸血红,就和庙里那个巨大的脑袋一样。
  等浇得半个上衣都变红了,就把鸡的尸体扔到了一边,然后一边大口喘着气,一边看着四周的人,突然喊道:“我是红卫兵小将七郎附体!你们这些反革命走资派反动分子给我听好!我要杀光你们,让这里血流成河,骷髅遍地,一个不留!……我保佑你们千年,你扒我老窝,不得好死,啊啊啊啊啊啊啊你们!哈哈哈哈哈哈……”
  说到这里,田小琳突然开始脱自己的衣服,人群里立即有人喊:“又要扒光了露屁股!”
  人群一阵骚动,董卫国喊了声不好,转头对王援朝着急地喊道:“赶快和我进去把她按住,北京的同志在呢,不能出丑!”
  王援朝却站在原地,说道:“不能碰她,她七郎附体,要变骷髅的……”
  刘文平说道:“我跟你去制服她。”
  董卫国看了刘文平一眼,点了点头,然后转头对王援朝说道:“你个鸡巴熊包,赶快去看看张大先来了没有?这个疯丫头,只有他能治!”
  王援朝听到董卫国的话,忙不迭的点了点头,然后转身跑了。
  刘文平、董卫国和张建平冲进院子当中时,田小琳已经开始解裤腰带,要褪去裤子,满身的血腥气,刘文平和张建平立即一边一个胳膊,先把田小琳拽住了,回头去看董卫国,却发现他直接跑到了屋里?
  刘文平和张建平正在奇怪,董卫国已经回来了,手里拿着一捆绳子,田小琳被抓住后,也不反抗,只是一阵一阵的狂笑,然后死命的尖叫,然后突然恶狠狠的盯住刘文平,那种精神病人特有的眼神,让刘文平心里一阵阵发毛。
  然后田小琳突然说道:“你是哪来的?……你想变成骷髅么?……让我把你吃了吧……”
  然后田小琳就那么死盯着刘文平,由着他们把自己捆起来,然后董卫国说:“把她带到村小学那个地方去,那边宽敞,方便。”
  “做什么方便?”张建平立即问道。
  董卫国脸上表情尴尬的笑了笑,没有说话。
  刘文平董卫国他们在前面,押着田小琳,后面跟着村民组成的大部队,几百人浩浩荡荡的走到了村小学那里。
  小学就是茅草和杂色的砖瓦搭起来的两个草棚子,四面透风,可能因为文革长期没有人使用,里面桌椅基本都被偷光了,只剩下两把残疾的椅子扣倒在地上。
  地面是直接的泥土,刘文平他们进到教室里,外面的人群虽然几乎看不到屋内,但仍不肯散去。
  这时候王援朝领着个人跑过来了。
  那个人长得又黑又壮,烙腮胡子,穿着个破褂子,浓眉大眼,四十多岁。
  人群看到他们两个一阵骚动,给他俩让开一条通道,进到了学校里面。
  王援朝一看到董卫国,就说:“来了来了,张大先来了。”
  那个张大先立即把兜子拿下,回头看了一眼田小琳,田小琳一看到张大先,愣了一下,然后立即露出牙齿,做出恶狠狠要咬人的样子,张大先似乎有些怕田小琳,深吸了一口气,然后从兜子里开始往外拿一些瓶瓶罐罐,又拿出一个拂尘,还带了一顶平板道士帽。
  张建平在一旁看着,转头问王援朝说:“他要跳大神?这是封建迷信知道么?破四旧怎么没给这个人抓起来?”
  “穷乡僻壤,你们城里规矩俺们学不会,这跳神还是有用的,田小琳上次发疯,就是这么救回来的。”王援朝一边盯着张大先开始转圈了,嘴里也不知道在说些什么,一边说一边还在用手往外撒类似香灰的东西。
  张建平还要说话,刘文平按了一下张建平,说:“不要上纲上线,文化大革命已经结束了,先看看再说……”
  张大先一圈圈转,田小琳一圈一圈不停的转头,死盯着张大先,这样过了五六分钟时间,刘文平发现田小琳似乎渐渐安静下来了,好像真的有效果?……
  奇怪……
  田小琳渐渐的头不再来回摆动,而是开始看着前面,眼睛一眨不眨,王援朝在一旁说道:“我没骗你们吧?别以为你们北京来的,就什么都懂,这个跳神的东西,奇妙着呢……”
  董卫国在一旁瞪了王援朝一眼,说道:“不要乱说话……”然后又转头对刘文平说道,“不过他说的倒是事情,半年前田小琳和另一个女知青上山回来后疯掉的时候,就是这个张大先给跳好的。”
  这时候屋子中间的田小琳眼睛竟然已经闭上了,安安静静地坐在原地,和刚才疯狂的样子判若两人。
  张大先慢慢的走到董卫国前面,笑声问道:“村长,行了,让哪个大仙上她的身?”
  董卫国点了点头,回头看了刘文平一眼,然后指了指山上七郎庙的方向……
  张大先脸色变得有些难看,还是点了点头,继续唱了起来,只是歌词中,加入了七郎的名字,这样安安静静地过了十来分钟,突然外面已经安静下来的天空白光一闪,然后一个似乎就在头顶上爆炸的雷声,震得教室似乎都要塌下来了,刘文平被巨大的雷声震得心脏狂跳,突然看到田小琳猛地站了起来,眼睛也睁开了,圆得可怕,大吼道:“七郎神来到人间!还不快给我松绑!?”
  吼声一落,屋外倾盆大雨立即下了下来。
  屋子里几个人都被田小琳突然举动下了一跳,刘文平和张建平都大吃了一惊,难道真有鬼上身这种事情么?!
  王援朝和张大先听到了田小琳的喊声,立即滚地下跪倒便拜,然后又立即忙着起身,去给田小琳解绳子。
  绳子刚解开,田小琳转身上去啪啪打了张大先一个耳光,然后喊道:“你为何方小贼?竟敢唤我现身?……”
  张大先刚想解释,田小琳却突然转头看了一眼刘文平,眼睛仿佛放出光芒一样,把身上的绳子抖落下来,然后径直向刘文平走来,然后站住了,一直死盯着刘文平,然后突然说道:“你是何人?自何处而来?”
  刘文平感到疑惑不解,同时心脏狂跳,刘文平说道:“我叫刘文平,从北京来的……”
  田小琳听到刘文平的话,似乎眼光闪烁了一下,沉默了很久,突然哈哈笑了起来,说道:“……你来晚了,你来晚了……有缘无份,可惜可惜!”
  “你这话什么意思?为什么说可惜?你是说我和你有缘份么?”
  “天机不可泄漏,至于能不能搞清这前因后果,就看你的造化了……不过造化弄人,造化弄人……遇到时,来得太晚……不如永生不见……”
  刘文平听得莫名其妙,还想再问,田小琳突然转头问董卫国说道:“陈志杰的尸骨,上次我指点给你……你可找到了么?”
  “找到了……找到了。”董卫国脸色发白,被田小琳看着,浑身似乎都在微微颤抖,“谢谢真神指引,谢谢真神指引。”
  刘文平听到这里,脑海中仿佛有闪电劈过,陈志杰尸体事隔半年多被发现,难道竟然是这个疯子田小琳的指点?
  “虽然陈志杰生前作恶多端,已经被我将肉身吸尽。但我仍然留他一副骸骨,你们可将骸骨取出,好生安葬。”
  “是……是……”董卫国脸上汗水都冒出来了,连忙擦了擦汗水,说道,“七郎大神,只有一件事情……还要七郎大神指教。”
  “说!”
  “就是我们虽然找到陈志杰尸骨,但却打不开那到铁门,不知大神能不能告诉我们,如何才能移动哪个水泥柱子?”
  “那是我用神力封起来的,根本不是你们这些凡人能做到的……我警告你们,如果谁再对我大不敬,这两个红卫兵尹丽丽和陈志杰,就是他们的下场!记住了么?!”
  董卫国连忙惶恐的点头,一边不停地说道:“记住了,记住了……”
  “你们胆敢把我七郎神神庙改成坟地,实在是胆大包天!……我要索命!……很快你村子里,就会有血光之灾,满村腥风血雨,尸横遍野,你们自求多福吧……”
  董卫国他们几个听到了,立即脸色都变了,刘文平也吃了一惊,原来董卫国不是说改成什么气象所么?怎么又成坟地了?
  董卫国连忙惊慌的问道:“……还有血光之灾?……还有什么血光之灾?请大神您……”董卫国刚说到这里,却不料田小琳突然刚才神经兮兮的气势一下子消失了,脸上表情一下子瘫软下来,身子向旁边一倒,摔在了地上。
  几个人都愣住了,屋内立即一片压抑的寂静。
  然后张大先突然跑过来,看了一眼,然后立即跪下来,朝天磕头说道:“恭送七郎大神……”
  王援朝也立即跪了下来跟着磕头,三跪九拜后,张大先才满头大汗站了起来,说道:“大仙离魂了……”
  王援朝在一旁说道:“那他刚才说的血光之灾?会不会是真的?”
  董卫国没有回答王援朝的问题,而是转头问刘文平道:“刘同志,你看这个怎么办?”
  刘文平想了想,说道:“今晚的事情,先不要外传,否则引起村民恐慌就不好了……你们总说的这个七郎神,有什么来历么?是杨家将里面的杨七郎?”
  董卫国在一旁说道:“正是杨七郎,历史传说潘仁美要陷害杨七郎时,要人拿箭射他,可杨七郎会一样神功,叫做瞅箭法,只要他用双眼看着,那些箭就会飞到一边去,射不到他的身上,潘仁美看了后大怒,想到了一个办法,就是把杨七郎面颊上的人皮揭下来,盖在他的眼睛上,这才把他射死。所以上面庙里面供奉的七郎神才面部只有骷髅肌肉,却没有肉皮双眼……”
  刘文平听到这里,一下子想起了庙里横躺在地上那个七郎神恐怖的脑袋。
  “不错……杨七郎冤屈太大,死后传说被玉皇大帝召入天庭,当了站殿将军,但心性已经变邪,位列十大邪神……传说这个地方就是七郎当年下凡斩马的地方,所以才建了那个庙,目的不是祈求平安,而是希望七郎不要骚扰……没想到那个庙被拆了后,引来了这些祸事。”
  “田小琳刚才提到的那个尹丽丽呢?她又是谁?”
  登陆看书去阅读网(7kanshu。cn)继续阅读人性之暗面更多精彩内容。
  “尹丽丽是和田小琳一起来的女知青,半年前有一天,有人来告诉我田小琳和尹丽丽入夜后一直没有回来,我听了,就立即安排村民上山去找,结果找到第二天傍晚,才找到田小琳,躺在后山一个野山坡上,昏迷不醒……”
  “尹丽丽呢?”
  “尹丽丽一直没有找到……后来我们把田小琳扛回村里后,田小琳先是说胡话,说什么陈志杰不要死,又说都是我杀的,又说尹丽丽变骷髅了,后来终于醒了,但却疯了,陈志杰是在他们失踪前一个月失踪的,当时我们就找得毫无下落……”
  “没去庙里么?”
  “庙里?!谁敢去啊?那里闹鬼。”
  “闹什么鬼?刚才田小琳说那里被扒了后,被你们改成坟地了?”
  董卫国和王援朝听到刘文平的话,互相看了一眼,董卫国才说:“扒坟地,是文化大革命刚开始闹的时候,一帮红卫兵小将干的,当时我们村子里有人去拦,还被他们活活打死了,说是封建残余。然后有红卫兵说什么狗屁邪神,都是封建糟粕,既然他这么邪,就把这地方改成坟地。”
  “然后呢?”
  “结果当天夜里,就有人在那地方被雷劈死了,大家就传是七郎神显灵,那年我们这里还发的水灾,还着了一场火,所以大家就更害怕了……后来有人说想重新把那个庙修好,但文化大革命,谁敢啊。”
  “那气象所怎么回事?”
  “气象所是一年前开始干的,这一片要建几个气象所,城里来人说那个平台地势高,正好适合探测,结果工程才干了几天,又有工人在下雨天被劈死了,加上以前的事情,就没有人再敢到那个地方去干活。”
  “再后来呢?”
  “再后来,我就找来这个张大先给她跳神,没想到还真有效果,跳了三四天吧,田小琳精神慢慢恢复正常了,直到前几天,没想到她突然又发疯,大半夜的在村子里光着屁股疯跑,逮到后我们给捆起来了,再找张大先,结果一跳,他就说陈志杰尸体在山顶上庙里,所以我这才给你们打的电话。”
  “既然她前几天就发过疯,你们为什么不把她看好?”
  王援朝在一旁摇了摇头说道:“看她?……她可是七郎附体,谁敢动她?就是你们刚才把他捆上了,都说不定……说不定……”
  刘文平听到这里,回头和张建平对视了一眼,张建平的脸色,也有些阴晴不定。
  当天夜里,董卫国给刘文平他们两个人安排到了村办公室去住。
  村办公室很简陋,两间瓦房,四面透风,刘文平睡不着觉,躺在床上一边抽烟,一边问张建平怎么看?
  张建平说:“这些村民在搞鬼,那个田小琳我看也是装的,哪有他妈鬼上身,糊弄到我们身上了,弄不好,那个陈志杰就是他们一起杀的……”
  刘文平听到这里,猛地一翻身坐了起来,说道:“你是说……田小琳是在装精神……”
  刘文平刚说到这里,突然住嘴了……
  张建平感觉到了刘文平的异样,立即向刘文平方向看去,然后立即倒吸了一口凉气,只见外面突然起了一阵阴风,树叶形成的阴影来回摇晃,发出沙沙的声音,这时一个似乎人形一样的阴影,突然从窗口闪过!
  张建平一下子坐了起来,紧张的看向刘文平,刘文平做了个手势,示意张建平不要轻举妄动,然后慢慢站起身来,拿一件衣服披到了身上,然后慢慢蹭到门口,拿出枪来,突然开门追了出去。
  刘文平一跑出去,就看到一个人,穿着绿色的军装,从后院正向山上跑去,刘文平回头对张建平喊道:“不要找村子的人,我们去追。”
  然后立即追了上去,四周一片漆黑,那个人很快隐没到山间小路里,只能隐隐约约看到前面树叶的颤动。
  刘文平大口喘着气,追了大概有7、8分钟后,终于再次看到了那个人,那个人似乎体力已经不济,越跑越慢,终于刘文平追到身后,猛地一拉那个人后背,那人叫了一声,身子踉跄,一下子摔倒在了山路上,然后身子失去平衡,就要向一旁斜坡摔下去,刘文平一看不好,连忙向前一拉那个人,结果也被带倒,两个人摔倒一起,刘文平一把把那个人抱住,就感觉手里对方身子软软的,胸部紧紧顶在刘文平身上,让刘文平有些窒息。
  身上还有股女人特有的气息,原来是一个女知青。
  两个人翻滚了几下,在一个小土坡上停了下来,那个女人看了看刘文平,脑袋上都是汗水,突然笑了起来,看着刘文平,眼神有些放肆,刘文平松开了那个女人,坐了起来,同时把配枪收了起来,然后问道:“你是什么人?”
  那个女人一边无所谓表情有些放肆的四面拍身上的泥土,一边说:“我一个女知青,用得着这么粗暴么?”
  “你正经点?”
  “你刚才搂我的时候正经?”
  刘文平皱了皱眉头,刚才那种感觉,确实让刘文平有些心动,刘文平回头看了一眼来路,张建平似乎没有追上来,难道是追丢了?
  刘文平再次回头问道:“你刚才在院子外面干什么?”
  “想见你。”
  “那为什么不进去?”
  “你屋子里还有别人……”
  “现在没人了,你要说什么?可以告诉我了。”
  “……那个一直接待你的村长,还有王援朝,你感觉怎么样?”
  刘文平没有回答她的问题,而是反问道:“为什么这么问?”
  “想提醒你,要小心一点他们,他们靠不住……村子里的人,一个也靠不住……”
  “为什么这么说?”
  那个女人没有回答刘文平的问题,而是又问道:“那个破庙是被他们改成坟地了你知道么?”
  “知道……”
  “那里已经有好几条人命了,说不定那个水泥柱子里都有人的骨头……他们说闹鬼,都是扯淡的,什么七郎神,只有鬼才信,你千万不要被他们骗了。”
  “那人都是谁杀得你知道么?”
  “……不知道,不过我有线索……可以告诉你……”
  “什么线索?”
  “我有条件……你要答应我条件我才告诉你……”
  “田小琳是不是真的疯了?”
  女人听到刘文平提到田小琳,脸色变得有点难堪,说道:“你怀疑她?……你不用怀疑……田小琳是真的疯了……你只要看看她的住处,就知道我说的不是假话了。”
  “她的住处?”
  “对,很可怕……”
  “可是你说村子里没有鬼,田小琳没有鬼怎么还会疯掉呢?”
  “因为她受了强烈的刺激……半年前她和尹丽丽上山后,看到了某些出乎她意料的东西……她是被活活吓疯的……”
  “看到了什么东西?”
  “……这个问题也要答应我条件后我才告诉你……”
  “你还知道什么?”
  “我还知道你的身份……”
  “你也知道?你见过我?”
  “没见过……”
  “那你知道什么?”
  “村子里发生的事情,实际上是和你有关系的……”
  “陈志杰的死因你知道么?”
  “听说是被人割断了脖子……昨天才知道的,之前不知道。”
  “那个水泥柱子怎么挡住门的你知道么?”
  “不知道……我也想不明白,那个柱子至少有几百公斤吧?……但你要相信我,绝对没有神……那个陈志杰,杀死他的人或者是村子里的,或者是那个人……”
  “什么人?”
  “和你有关系的人……”
  “你到底知道我什么?还是只是故弄玄虚?”
  “你是58年8月出生的对么?”
  刘文平听到后,感到脑袋仿佛电流流过一样:“你怎么知道的?”
  “我还知道你是北京东城区军区大院出生的,父母是高级军队干部,你根红苗正,文化大革命初期是军队革委会成员,你现在身份我不知道,但我猜想也应该是文革善后委员会之类组织专门派来的……”
  “这些事情,是不是村长或者王援朝告诉你的?”
  “他们?绝对不是他们……我恨他们,你也必须小心他们,他们隐藏了很多秘密,和县城的那个分配我们到这里的常副县长,一起隐藏了很多秘密……这个秘密里面,有关于你的,也有关于田小琳和尹丽丽的……还有一点,和我有关……”
  刘文平沉默了下来,常副县长,常振林,刘文平父亲的老战友,转业后在抚顺大通县担任副县长……刘文平来这里查案之前,父亲专门吩咐过自己要去拜访一下常振林。
  为什么这个女知青,也会知道自己和常振林的关系?
  为什么会对自己这么了解?
  刘文平仔细看着那个女知青,看了十几秒钟,大脑中的记忆,与这个女知青有关的,一点都没有……
  刘文平深吸了一口气,问道:“我们确定没有见过么?”
  “绝对没有……”
  “你叫什么名字?”
  “白宁。”
  “和我一样是北京人?”
  “哈尔滨人。”
  “父母也是军人?”
  “你不用套我的话了,我知道你身份,绝对不是因为我的出身和家庭,而是因为……”
  白宁说到这里,突然暧昧的笑了,然后说道:“……我知道的秘密很多是么?是不是很吸引你?……你如果想要知道我知道的事情,就一定要答应我一个条件……”
  “什么条……”刘文平刚说到这里,突然看到下面有火把排着沿着土路向山上走来。
  白宁脸色立即变了,说道:“是村子里的人……”
  “应该是张建平找来的……”
  “张建平?你的那个同伴么?……我看那些村民不是你同伴找来的,而是村长直接带人上来的……”
  “村长?他怎么会知道我追你上山了?”
  白宁冷哼了一声,说道:“我刚才不进你的屋子,除了因为你的同伴也在里面外,还有我在你屋子外面,看到有村民似乎在监视你……我跟你说过了,这村子的人,包括那个村长,根本不可靠……”
  “你到底要我答应你什么条件你才肯告诉我答案……”
  “带我走……我知道你有这个能力,带我离开这里,离开这个村子,重新做回正常人……”
  白宁说话时,眼眶中本来有些放荡无所谓的表情突然消失了,而是带着强烈的祈求和渴望。
  那种只能将自己命运交到别人手里时,无奈又心酸的强烈感情。
  白宁见刘文平没有反应,突然抓起刘文平的手,按向她的胸部,很软,很大,同时白宁说道:“只要你能带我走,我就是你的女人……随你安排……”
  刘文平立即把手强行收回来了,同时说道:“别这样,我已经结婚了。”
  白宁听到了,吃了一惊,说道:“你结婚了?”
  刘文平点了点头,说道:“所以你这样做,不合适。”
  “我不要名分,只要你带我离开这里,我听到你结婚感到惊讶,不是你想的原因,而是为了另一个原因……可惜……太可惜了……”
  “什么原因?”
  “你答应我么?”白宁死死抓住刘文平的手,嘴唇也开始微微颤抖,“我做梦也想回到家里,回到父母身边……再也不在这里了……你帮助我,你就能得到一个你可以随便玩弄的女人……”
  “你的尊严呢?”
  “早就消失了,如果只需要陪你,我应该算找回了一点尊严……”
  “这么大代价,真的值得么?”
  白宁向前走了一步,眼睛中满是渴望,斩钉截铁的说道:“值得!”
  然后就不再说话了。
  下面的村民已经开始爬山了,大概有三四十人。
  白宁看了一眼山下,说道:“你也可以把我交给那些村民……”
  刘文平抬头看了一眼旁边,没有好的躲避的地方,白宁看到了,说道:“你已经下决心帮我了么?我可以躲到树上。”
  “我只决定不让村民发现你。”
  “……谢谢……”白宁眼神复杂的看着刘文平,然后说道,“你托住我的屁股,我就能爬上去……我的屁股很软,你一定会喜欢……”
  刘文平没有说话,默默地帮助白宁爬到了树上,白宁的臀部,确实很柔软。
  刘文平感到心中有一种随心所欲的放荡感觉,很刺激,又很不安……
  刘文平看了一眼山下,最近的人已经上来了,白宁躲在树叶中,天仍然没有亮起来,只靠火把的光亮,隐隐约约,应该看不到白宁。
  村长和张建平在最前面,村长问刘文平:“刘同志,你没事吧?”
  “没事……”
  “那个人抓到了么?”
  “没有,天太黑了,他可能钻到树丛中去了……”
  “可惜,太可惜了……”
  “村长,你觉得那个人是谁?”
  “这个我不知道……只是你们是北京来的同志,在我们村里出事就不好了,用不用我派几个人保护你们?”
  刘文平把自己的配枪露了出来,村民表情都有些惊讶,还有点害怕,村长也吃了一惊,刘文平说道:“有这个,不用派人……需要的时候。”刘文平声音阴沉下来,“我会开枪。”
  村长听到后,沉默了一下,然后对旁边的村民说:“你们四周搜一搜,看能抓到那个人不?”
  张建平这时候走到了刘文平身边,刘文平问道:“你找他们上来的?”
  “不是,我追了一段,迷路了,下山的时候,看到村长带人上来的……”
  刘文平立即想到了白宁对自己说的,村长并不可信,可能在派人监视自己,那么村长,也可能应该知道找自己的是白宁……
  但他不当面指出白宁的身份,显然心里有鬼!
  白宁的话,一下子可信起来……
  刘文平下了决心,答应白宁的请求,自己只要打个招呼,就能改变一个女知青的命运,让她回城,这种控制的感觉,刘文平无法拒绝,还有白宁的眼神,让刘文平想到了一个人,那种生死分离一样的感觉……
  还有那种心疼……
  刘文平永生难忘。
  在山上折腾了一个多小时后,村长他们一无所获,回到村子里后,村长表情阴晴不定,只是客气的对刘文平他们说要他们小心些,注意安全。
  这时天已经亮了,刘文平他们回到村委会办公室,村长问刘文平下一步的安排,刘文平提出要去看田小琳的住处,王援朝听了,立即劝刘文平说那个地方阴气重,不好去看,刘文平没有理会王援朝的劝解,而是问道:“田小琳现在怎么样了?有人看着她么?”
  董卫国似乎觉得这个问题不太好回答,回头和王援朝对视了一眼,两个人还没等说话,这时候办公室的电话响了,董卫国得救了一样立即拿起了话筒,说了几句什么,然后电话挂断了。
  挂了电话后,董卫国站起了身来,对刘文平说道:“电话是县里打来的,我们常县长是你父亲的老战友是么?”
  刘文平点了点头。
  “常县长听说你来这里了,要来看看你……现在马上就要到村口了,我们出去接一下吧。”
  然后村长又回头吩咐王援朝几句,让王援朝去准备点早饭,招待常副县长。
  十五分钟后,刘文平他们在村口迎到了常副县长,常副县长微胖,很白,脸略有些肿,表情皮笑肉不笑,城府很深。
  刘文平小时候见过常振林,印象中常振林那时还挺和蔼,好接近,有亲切感,和现在感觉到的形象几乎完全相反。
  一场文化大革命,让常振林先受到冲击,从北京下放东北偏僻的县城,然后又在当地成为主抓治安平反下放的实权人物,文革改变了常振林的人生,也让他变得完全陌生。
  常振林很客气热情的和刘文平寒暄了几句,几乎没有怎么理睬近乎谄媚的村长,然后就在董卫国和王援朝的带领下,到村办公室去吃早餐。
  早餐是掺着大米的小米粥、咸鸭蛋,苞米面馒头,芋头咸菜,还有两盒没开封的红塔山。村民舍不得吃的稀罕东西。
  刘文平简单介绍了到目前为止案件发、调查进展情况,常振林说:“陈志杰虽然也是官员后代,但还从北京特意把你派来,我觉得就是小题大做,不过他的死法倒是很新鲜,那个水泥柱子怎么挪进去堵门的你们想出答案了么?”
  刘文平老实摇了摇头,说道:“还没有……”
  常振林想了想,也说道:“我也想不出来……村子里人是不是说是什么鬼神弄得啊?”
  董卫国在旁边作陪,连忙摆手笑着说:“没有,常县长,我们村子没有人搞封建迷信。”
  “没有?”常副县长冷笑一声,说道:“我还不知道你们?……”
  又转头对刘文平说道:“不过我可以肯定地告诉你,虽然现在暂时还不知道凶手是怎么做到的,但一定不是什么七郎神干的,都是人做的,肯定有办法……包括他们之前这一片人传得什么把庙扒了改坟地,改气象站,一施工就打雷劈死人,他们也说是闹鬼吧?”
  董卫国在一旁尴尬的陪笑。
  常副县长仍然转头看着刘文平,说道:“那也是鬼扯,那就是因为那块地方地势高,容易遭雷劈……过一段时间,那个地方还要施工,要继续建气象站,这回我吩咐工程队先按个避雷针,我看还劈不劈死人?……封建迷信……搞了十年文化大革命,愣没给这帮人改造过来……”
  刘文平听了后,只是点了点头,没有说话。
  “还有陈志杰他爸我也认识,不过是北京一个处长,不值得你劳心费力,你在这玩几天就算了,后续调查我让县里公安局接手,有什么结果我知会你一声,你给他家一个交代,面子上过得去就行……”
  说到这里,常振林顺势拍了拍刘文平的后背,以示亲热。
  刘文平微笑了一下,心里却一下子明白过来,常振林刚才的话有些反常,似乎并不希望自己调查的过于深入。
  早先白宁曾经对自己说过,村子里发生的事情和自己这个常叔叔也有关系,现在看来是真的,只是具体是什么关系呢?
  想到这里,刘文平开始惦记白宁起来,她躲在树上顺利渡过一劫,现在已经平安混回村子里了么?
  自己什么时候?用什么借口才能甩开村里人的监视,和她沟通上呢?
  刘文平一阵烦躁。
  常振林吃完早饭,就坐吉普车回去了,刘文平再次要求去看田小琳的房间,董卫国坚持要陪刘文平同去,说要保护刘文平的安全,刘文平心里一阵反感,但知道甩不掉他,也就没有反对。
  几个人到了田小琳昨天拧鸡头发疯的院子,立即发现屋子的大门敞开着,刘文平心里暗叫不好,立即问董卫国这里除了田小琳还有谁住?
  董卫国说这里原来是废弃的院子,没有主,最开始村里安排给田小琳和失踪的尹丽丽一起住在这里,尹丽丽失踪后,就只剩田小琳一个人了。
  刘文平皱了皱眉头,立即往屋子里走去,刚进去就是个厨房,一股难闻恶臭的食物变质味道,再挑开一个破帘子,进到里屋,四周残破的墙壁,破纸糊住的窗口,昏暗的小屋,混浊的光线勉强射了进来,床上一床到处露棉花的破被,一股浓重的尿臊味道,一点年轻女人住所的感觉都没有,田小琳不在里面!
  刘文平感到一股怒火一下子升了起来:“你们就让知青住在这样的地方?!”
  董卫国脸色立即变了,还有些不耐烦。
  王援朝在一旁说道:“……刘同志你不要激动,她毕竟不是疯了么?……”
  “那人呢?!”
  “可能又跑了?……”董卫国咽了口吐沫,转头对王援朝不耐烦的命令道,“还不赶快叫人出去找!!!”
  王援朝连忙点头答应了,转头跑出去了。
  刘文平阴冷的看了看董卫国,董卫国并没有离开的意思。
  刘文平走进了屋子,感到身后几乎已经变成土黑色的墙壁上,沾了不少东西,刘文平立即转身向后看去,原来是木炭在墙壁上直接画的图画,一个巨大的骷髅骨架画在炕边,躺着,几乎和真人一样大小,黑洞洞的眼睛朝向刘文平的方向,骷髅身上还穿着类似军装的衣服……
  头骨旁边,还有一顶军帽,刘文平他们几个看着墙上的骷髅骨架,都感到一阵强烈的压抑气氛,当夜深人静,四周一片漆黑时,田小琳睡觉的时候,就让旁边躺着这样一个东西么?
  真人一样大小的骨架,还是这个东西,有什么含意?
  刘文平感到一阵胸闷,努力深吸了一口气,然后看到破被下面似乎有东西,刘文平揭开了破被,原来下面的炕面上,也画了一个骨架,也是真人大小……
  刘文平回头和张建平互相看了一眼,张建平脸色也不太好。
  然后刘文平又去翻床上的破柜子,里面除了有几件几乎已经发霉的衣服以外,还有一摞黄纸,上面画着图片,有七郎神,有人出血倒地,有山上的破庙,还有人变成骷髅,每一张的主角,都是一个扎着两个大辫子,一身军装的女知青,应该就是田小琳自己。
  内容似乎像连环画一样,大概讲的应该是七郎神把人吃掉,变成骷髅,而田小琳,就是七郎神附体后的化身。
  一旁的董卫国凑了过来,刘文平虽然心内有些反感,但仍然把画片递给他看。
  董卫国一边看着,一边说道:“听说这个田小琳以前在城里时学过画画,别说画得还真像。”
  “那两个真人一样大,日日夜夜陪着她的骷髅,画得也不错。”刘文平在一旁冷笑着说道。
  董卫国表情瞬间凝固了,然后转换话题说道:“看这个屋子,她肯定是被那个七郎神缠住了……”
  刘文平听到这里,刚想说话,突然表情凝固住了,因为刘文平看到了一张照片,照片上的人,是刘文平自己!?
  照片是68年,刘文平二十五岁生日在照相馆照的。
  怎么田小琳的东西里,会有自己的照片!?
  刘文平正在迷惑不解的时候,王援朝突然上气不接下气地跑进来了,一边大声喊:“村长!……出事了……出事了……”
  王援朝满脸慌乱的表情……
  董卫国皱了一下眉头,说道:“慌什么?找到田小琳了?……她怎么了?又把衣服脱光了满地乱跑?!”
  “不……不是……不是田小琳……我们找到了一个死人……就在半山上……”
  “死人?谁死了?”
  “白……白宁……死在半山腰上……昨晚我们找到刘同志的那个地方……”
  登陆看书去阅读网(7kanshu。cn)继续阅读人性之暗面更多精彩内容。

本帖评分记录龙珠 收起 理由
绫寒 + 1 赞一个!
收藏收藏 转播转播 分享分享 分享淘帖 顶1 踩
2#
发表于 2017-7-13 23:21:02 来自手机 | 只看该作者
很多知青的故事已淹没在历史的洪流中!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3#
发表于 昨天 09:51 | 只看该作者
谢谢推荐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扫一扫,用微信登录

本版积分规则

热点回顾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