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推荐

纵贯中国的55个钟头火车

1064人阅读  2人回复   查看全部 | 阅读模式 |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7-13 19:40:11
分享到:
本帖最后由 海底阳光 于 2017-7-13 19:44 编辑

家在东北,人在云南。每次回家都是一次纵贯中国版图的伟大跨越。2016年春节,我拒绝了一干好友的苦苦相劝,执意买了从云南昆明直达吉林长春的火车票,要看看被外界妖魔化的中国春运到底是什么样子。12306网站显示,此趟车次运行时间大约需要55小时!作为资深文青的我,怎能放过这一珍贵的体验。于是,饱含血泪的十篇【万里归程】连载,就在火车车厢中创造完成了。
【万里归程第一篇】

        终于上车了。说句实话,车刚刚启动,我心里就生出了一丝悔意。这么远的一趟火车里满满的都是人,每人平均三个包,每个包平均半立方米、三十斤重,火车所有的空间都被填满了,整个车厢仿佛就是一个实心儿的长方体,无论是人还是细菌都动弹不得。
        车厢里基本都是回老家过年的老乡,真是“满车家乡言,一嘴东北味”,听得我真是——有点不太适应了。
得益于年轻时练就的功夫,甩着一米八多的个头窜上铺位毫不费力。列车员及时熄灯算是解救了我,黑暗之中我也没空理会这“人尽可睡”的枕头和被子到底还是不是布料原来的颜色了。
        夜慢慢地深了,车稳稳地开着,阔别三百多天的老爹老妈老伙计,已经睡着了……



【万里归程第二篇】

      这一夜不知道怎么过来的,迷迷糊糊中眼睛就被灯光罩住了,耳朵就被音乐堵满了。这就是上铺的好处,不管是照明灯还是广播喇叭,甚至是空调换气口,都在我触手可及的地方,无论哪个设施发挥作用都必须由我先享受。
      早上洗漱上厕所还算顺利,车上的第一个早上算是给了我一个不错的第一印象。现在车停在贵州贵阳,眼睛一闭一睁,一个省就过去了。
      刚刚跟我们擦肩而过的是一列和谐号,里面空着85%以上的座位,而我这辆的硬座车厢里还有人站着从云南到四川、湖南、北京……



【万里归程第三篇】

      山太多了,隧道一个接着一个。贵阳站到凯里站之间这几个小时里,窗外多数时间都是黑的。车厢里的人多少都有些烦躁的,又无可奈何。遇到山沟垭口或是钻出山洞,惨白的天光会骤然冲进车窗,人们会条件反射般把脸挤到窗户上去,靠透过玻璃的冷气来提醒自己身体里仍存在温度。
      贵州凯里,是我曾喜欢过的一个女孩儿的老家。



【万里归程第四篇】

      几个钟头的工夫,我们已经驶过了贵州地界,进入湖南。天气越来越冷,雪花越来越大,田野山峦也遵循自然规律而沉寂肃杀。对于冬季,我不喜欢用萧瑟、破财一类消极的词语。若说起来,没有哪里的冬季比我们东北更彻底了,可我们东北的冬天,是蕴藏、孕育,是休养生息、厚积薄发。人和自然都一样,要有轮回。
      据说这是一个大站,会停好一会儿。地上摆着大堆的垃圾。这是人类最大的生产。我们刚停稳,对面那列的车轴就摆动了起来。这分秒间的擦肩碰不出任何火花,却仍能引领着无数双陌生的眼睛朝着一个方向望去。
      广播里甜美的女声艰难地穿过接近零度的空气,人们瞪大眼睛瞅准目标,直奔跟攥在手里的车票一致的那节车厢而去。这些人,都是我的有缘人,我们将一起进行下一段征程。



【万里归程第五篇】

      不知走了多久,不知自己在哪,
      不知在谁的家乡,
      送走了不知有多美的夕阳。
    (能看出以上四句玄机者,咱们是好朋友。)
      这是我在火车上度过的第二个晚上。明天,还有第三个晚上。这样的超长途火车着实需要些耐性和毅力,不然在这封闭车厢里,想跳车都跳不出去。一个接一个的隧道把窗景剪成杂乱的碎片,连借景抒情的着力点都不稳固,只能有一句没一句的跟对床的哥们儿聊室内装潢设计。
      刚才到张家界站,我下车去走抡了几圈胳膊踢了几趟腿,清冽的空气仿佛是遇到汽油的火苗,顺着鼻孔嘴巴天灵盖儿往身体里猛窜,抓也抓不着,挡也挡不住。一个山东兄弟跟我一样像刚抓到救生圈的落水者般猛吸,然后朝天吐出一口浊气:活了。

5.png

555.png

【万里归程第六篇】

      各位早安!
      知道在疾驰的列车上看到的日出是什么样子吗?我是不知道。因为日出东方,而我们是一路向北,背着太阳倒行逆施。所以我只能感觉到星月越来越远,天色越来越清,暗沉沉的大地跟反着淡蓝幽光的天空之间有一抹红色,不是单纯的红,是渐变的红。就那么一片,始终在那里,不见扩大,也不见消失,实在没什么看头。闭上眼睛歇会儿吧,待再睁开眼,天就亮了。
      铁打的车厢流水的乘客。车厢里下了一批人,又上了一批人,新旧面孔的替换于我毫无意义,甚至毫无察觉,除了那个一直哭闹的娃娃。
      现在进入河南省,窗景已经迥然不同了。一马平川,一眼望不到边,视线内没有连片的高山阻拦,可以盯着一盏灯追出很远。
      在车上睡了两个晚上,各个关节都像生锈的轴承,转动起来吱嘎作响。几十个小时过去,我早已随遇而安,完全适应了车厢里的生活——除了上厕所。在长途车上吃不是问题,拉才是。空气从各人的肺里互相流转,养分早已被过滤干净,呼吸只是心跳的附带反应。这样的环境下,多数人都是带着期许排在厕所门口,进去蹲了半天,憋的满脸通红,最后还是无功而返。唯一能让肚子舒服些的办法就是:少吃。

6.png

66.png

【万里归程第七篇】

      过了黄河,风景也变得大气磅礴,有一眼望不到边的田,还有一眼看不见影的山。相对于云南比较新鲜少见的,还有平原上林立的大烟囱。几抱粗的大烟囱口里,不明气体夹杂微小颗粒日夜不停的喷薄而出,久久不散,像是给地面加了一层灰色的盖子。盖子外面是朗朗乾坤,盖子里面是混沌不清。
      昨天跟我聊室内装修的哥们儿下车了,乐颠颠的样子真是气人。临走时还笑眯着眼睛跟我说:我把这些吃的东西留给你吧,你还要继续在这熬呢。谁不知道你是嫌沉不想背着才给我,我才不……哎,那个山楂片给我留一袋,对对,还有花生豆……
      旁边的一家三口真是慕煞旁人。父亲忠厚健壮,母亲时尚贤淑,儿子帅气活泼。父母对孩子的关爱那是一个松紧有度收放自如,即无微不至又鼓励自由,时而爆发出欢笑能感染好几节车厢,我也跟着蹭了一把天伦之乐。这样的家庭,真好。
对了,刚才下车的那个哥们儿专业其实是木制工艺品设计。

777.png

77.png

【万里归程第八篇】

      又是一个晚上。世界陷入了毫无特色的夜,窗外的黑暗和桌上的泡面,几天过来了,还是一样。
      “三十红名尘与土,八千里路云和月”。我不想借机跟名人扯上什么瓜葛,可这句千古名言跟此时的我确实产生了强烈的共鸣。所有属于年轻人的冲动和激情都被我当作可再生资源而不加限制的使用,没有多想正不正确、值不值得,只在乎喜不喜欢。So,年已而立,我仍要一身轻松地,踏上全新的、未知的征途;回家之路漫漫,八千里也许不够,云和月么,倒是一直都有。
      有多久没有捧着纸质的书沉进去看了,久到连正确的姿势都摆不出来了。在封闭的车厢里拿一本书看,是最优雅、最知性的消磨时间的方式。而我,拿了两本。这是关于一个行业的完全不同的两本书,一本犀利、走脑,一本人性、走心。它们并不对立,却要求看的人运用两种风格的思维模式去阅读,才能更好的理解吸收。我对它们的判断和定位也许可以从各自的书签上看出端倪:回忆过去的《看见》用的是一枚金色的蝴蝶,面向未来的《新媒体革命》,则是一张邮政储蓄银行卡。两种养分,一个充实大脑一个强健骨骼,二者相辅相成相得益彰。
      我绝不会放弃对自己的修炼,无论在什么境地之下。所谓虔诚的皈依只能说给自己听......

88.png

8.png

【万里归程第九篇】

      这趟车是1月31号23:50分发车的,如果算上那十分钟,我已经在火车上度过四天了。火车从云南出发,穿过贵州、四川,连续驶过湖南、湖北、河南、河北地界,昨晚凌晨两点多已经开出山海关,进入东北地区。两个小时之后,列车将抵达终点站——吉林省会长春市。我下车之还要继续转车,朝着东北最东北的省份黑龙江进发。到了哈尔滨之后,最后一次换乘城际大巴,直抵此行的终点站,我的家乡——七台河市。
      从中国的最西南一路北上,抵达中国的最东北,纵贯中国版图。行程四千六百多公里,两次火车加一次汽车,共耗时69个小时。
      这,是一次壮举!
      现在满眼都是东北的样子了。士兵一般的两列白杨树守护着广袤的农田,笔直的地垄沟无限延伸,枯黄的稻草和蔚蓝的天空中间零星夹杂着红色的屋顶,大色块儿的碰撞让人抑制不住的想仰天长啸,然后,闭着眼睛等回声。

9.png

99.png

【万里归程第十篇】
      
终于,我到家了。



更多图片 小图 大图
组图打开中,请稍候......
本帖评分记录声誉 收起 理由
彩编13 + 1 您的文章已被推荐至社区首页,感谢支持。
发表于 2017-7-15 13:56:06 | 显示全部楼层
现在条件好了。以前上学坐几十个小时的硬座,新疆同学从乌鲁木齐到重庆要96小时的硬座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7-15 20:46:43 | 显示全部楼层
可歌可泣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扫一扫,用微信登录

本版积分规则

热点回顾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