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推荐

[散文] 拢屋头 (第三届滇云网络文学大赛)  

1041人阅读  14人回复   查看全部 | 阅读模式 |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7-12 19:40:22
分享到:
         1963年11月,我结束了12天的探亲假返回滇东北乌蒙山深处某矿山途中,在我身上、心底奏响了一首异乡寒夜曲。直到今天,这首曲还始终温暖着、紧扣着我的身心……
  那天,我恋恋不舍地离开家乡昆明,乘昆明开往滇东北的长途客车返回离昆明300多公里外的矿山,汽车走走停停,有上有下,一路都在修理,大家担心当“山大王”的事情终于发生了。
  第二天下午四五点钟,汽车离开宣威城几十公里就再也开不动了,停在一个上不沾天、下不着地的地方。驾驶员摆弄了半天,也没能发动起来,把车门一锁,跳上一辆往回开的车,丢下一句话:“等我找人来修!”就走了。
  大家不敢离开,只好耐心等着。眼看天渐渐黑了,驾驶员还没有踪影,再也没有了本来就稀少的来往车辆和人影。
  乌蒙山的秋天,夜里都披着浓浓的“黑纱”,伸手不见五指……
  夜深沉,驾驶员已不可能在这时返回。十月秋风阵阵凉,滇东北的十一月比昆明冷得多。乘客们只得四下找来柴草,三五成群地围坐在背风处烤火,吃着自己带着的、不多的食品,可没有哪个有多余的食品与他人分享。因为那时什么东西都要票,尤其是粮食,自己都不够吃,咋个舍得与陌生路人分享呢?我则烤前背脊凉,烤后胸膛冷,无东西可吃,饿得清口水直咽……
  忽然,一个人推着装满东西的板车“叽嘎”、“叽嘎”地过来,乘客们惊喜地扑去,发现车上是棉被紧裹着的,不知是死人还是病人时,又惊恐地退回,眼睁睁看着板车消失在黑暗中……
  不知又过了多久,忽然来了几个提着鸡蛋、包谷、洋芋什么的农民,悄悄地问:“要不要?”有的要钱、有的要粮票。那时,粮票比钱还精贵!与我同车的乘客们骂骂咧咧嫌贵,但仍然忙着“抢”东西。一个中年汉子提着最后两个熟鸡蛋来到我面前说:“兜底一划三卖给你,一毛钱或二两粮票,要不要?”
  我虽早已饥寒交迫,但仍强忍着。因我身上的钱和粮已“多乎哉?不多也!”就回绝说:“不要!”。
  突然,他惊奇地大声问:“小马,咋个是你,你咋个在这嘎哒(这里)?”
  在异乡寒夜,那么浓重的宣威口音,我怎会有这样的熟人?借助火光,我认出他是我一年前从学校毕业,分配到滇东北乌蒙山深处“支援矿山建设”在过的、位于两省(云南省、贵州省)三县(云南会泽县、宣威县,贵州威宁县)交界处的第一座矿山——某矿南边50多公里外一块“飞地”上自营煤矿的矿工老崔……
  一次井下停电涌水时,是他把我第一个推出井口;一次我从电杆上摔下时,是他最先爬上山,把我背到医务室……
  一年后,我调到北部另一座矿山,老崔则不知何故,仍留在煤矿……  
  他把鸡蛋硬塞在我手上,突然又拽住我的手臂,不容分说地拉着我:“走,拢(回)屋头(家)去!”
  “走,拢(回)屋头(家)去!”这是宣威人邀请亲朋好友到家里的最亲切、最诚挚、最坚决、最简短、最温暖人心的话语。
  我没有拒绝的余地,被他那有力的大手牵着,在夜色里跌跌撞撞、七弯八拐地走了不一会,就到了他家。
  他推开柴扉,一只狗狺狺着窜出对我嗅来嗅去,把我惊出一阵冷汗!老崔边说:“别怕,它不咬人。”边把我带进温暖的屋里……
  屋里没有电灯,一大股中药味,地上一个燃烧着无烟煤、长年不灭,既取暖又做饭烧水煨药的火塘照亮了简陋的屋子;门边靠窗用条凳支平的板车上躺着一个用棉被紧裹着的女人。那被火光映亮的蜡黄瘦削的脸微笑着,嘴里发出微弱而亲切的声音:“拢屋头坐……”
  那就是刚才“叽嘎”、“叽嘎”地经过我们身边,棉被紧裹着的,不知是死人还是病人的板车上的人……
  我又惊出一身冷汗,眼里涌出热泪……
  “别怕,”老崔轻声说:“不是传染病!那是我屋头(指妻子);屋头(指家里)太乱,不怕你笑话……”
  喝着老崔倒给的热茶,浑身暖烘烘的,突然发现,阴暗角落的大床上有几双明亮的眼睛在盯着我。仔细一看,原来是几个年龄大小不等的女孩和男孩……
  老崔忙着给我张罗吃的,孩子们的目光从我身上转向火塘边那泛起香气的洋芋、包谷和一大个当年只有在矿山井下才能吃到的保健品——糖包子……
  我急忙把攥在手中的鸡蛋给孩子们送去。最大的女孩接过一个,分给了弟弟妹妹,并哄他们睡下。老崔瞅见这一切,并无责怪的意思……
  我就着咸菜,热泪当酒,吃了一包包谷、几个洋芋、喝了不少热茶就已很饱了,没有碰那个包子和另一个鸡蛋。老崔不过意,又摸索着不知从哪里找来巴掌大的一块琥珀色的腌肉,切了一小片递给我说:“这是陈年火腿,可以生吃……”。
  这片红中透亮的火腿就像老崔一家人的心!我轻轻咬了一点,剩下的紧紧攥在手心,这是我有生之年吃过的最好的东西,怎忍一口吃完,它够我细细咀嚼一辈子……
  我们有多少话要说,又怕吵了他的病妻和孩子,就在火塘边用心语“交谈”;一夜间,不知他去照料了病妻和孩子多少回……
  第二天一早,老崔又烧了些洋芋、包谷连同那个鸡蛋和包子让我带上。趁他先出门,我悄悄把身上剩下的钱和粮票塞在他挂在门背后的衣服里,又把他给我准备的一切放回吊在梁上的提篮里。这一切都被早就醒来了的大女孩看见,但她什么都没有说。只听见老崔病妻微弱的声音:“你家慢些走,有空常拢屋头坐……”
  我轻声答应:“好的,谢谢!”热泪又涌出眼眶……
  老崔家离汽车抛锚处不算远,只是山回路转。他送我上路时,弯弯的山道似乎走了一个世纪。原来他妻子也像他逝去的父母等亲人一样,患的是肝癌。为了不时翻山越岭回家照顾病妻和孩子,他要求留在离家比较近的煤矿;为看病方便,妻子长期睡在闲置的板车上。我心想:多么先进的活动病床啊!
  昨晚他送妻子进城看病回来时发现我们,悄悄叫来了乡亲们……
  我频频回望那孤寂的小山村、那温暖破旧的土屋,直到它们逐渐消失在我眼里、深深留在我心底……
  几天后,老崔托一位到煤矿拉煤的驾驶员,转了几道手,把钱和粮票送到北部矿山,还给了我……
  一年后听说,老崔的妻子去阴间与逝去的亲人做伴去了……
  几年后听说,老崔也死于肝癌加矽肺,丢下苦命的孩子,找他妻子去了……
  老崔去世后,大姑娘顶替他参加了工作,大儿子也被招到矿上当了矿工……
  五十多年过去,那“拢屋头”的声音还始终温暖着、紧扣着我的身心……
  多少年后,我才知道,老崔一家死于肝癌的罪魁祸首,就是那燃烧着无烟煤、长年不灭,既照明取暖又做饭烧水的火塘……
  

本帖评分记录龙珠 收起 理由
翟星光 + 1 赞一个!
金瓶松 + 1 催人泪下
发表于 2017-7-12 23:07:1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金瓶松 于 2017-7-13 15:44 编辑

故人西辞黑风口 耳畔又闻“拢屋头”

想起老电影《燎原》里“煤黑子”的凄惨命运  至今不能忘却“吃的是阳间饭 干的是阴间活”这句至理名言

桑田有《乌蒙江南》 半夏有《铅灰暗红》

马老有滇东北乌蒙山煤矿工人长期的生活积累 且具备相当扎实的文字功底 印象中似乎平时也保存了不少文献资料

所以应该勉力写一部深郁厚重的《地火风云》或《乌金岁月》

《人民的名义》的编剧周梅森 以前便是徐州贾汪煤矿的矿工 最早也是写矿工生活起家的

厚积而薄发 有志者事竟成

马老不妨拨冗先写一两章试试

在本地慢慢连载 也算是功德一件






本帖评分记录龙珠 声誉 收起 理由
糊涂老马 + 5 + 1 谢谢金老师鼓励和支持!
总评分: 龙珠 + 5  声誉 + 1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7-12 23:09:41 | 显示全部楼层
刚刚看到一则矿难新闻 心情颇不平静

五十年后 盛世中国

血煤 尘肺 各种职业病 还有因为卖血而感染的艾滋

穷人依然在死亡的窗口排队 绵延不绝 望不到头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7-13 08:14:37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阿光 于 2017-7-13 08:55 编辑

“走,拢(回)屋头(家)去!”这是宣威人邀请亲朋好友到家里的最亲切、最诚挚、最坚决、最简短、最温暖人的话!
        马老朴实的文字,道尽煤矿工人的心酸,一段值得铭记于心真实的历史,一代挣扎在贫困线的普通人,一个温暖人心的感人故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7-13 16:27:05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7-13 20:59:38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欣赏,赞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7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7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糊涂老马 于 2017-7-16 17:22 编辑
金瓶松 发表于 2017-7-12 23:07
故人西辞黑风口 耳畔又闻“拢屋头”

想起老电影《燎原》里“煤黑子”的凄惨命运  至今不能忘却“吃的是 ...

谢谢金老师关注、鼓励和支持!
        我在过云南的四个矿山,去过省内外的几个矿山。已经写了两个矿山,正在写第三个矿山。初步取名为《地层下——矿山回忆录》。其中,第一个矿山的片段曾发表在“国学数典论坛(http//bbs.xueleku.com)”。
      我将接受您的建议,陆续发在这里,但不知能否审查通过。
      晚上好!健康幸福吉祥,天天开心!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7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金瓶松 发表于 2017-7-12 23:09
刚刚看到一则矿难新闻 心情颇不平静

五十年后 盛世中国

谢谢金老师关注!赞同此说,金属矿山有矽肺病,煤矿有矽肺病加煤肺病。解放后,矿山属国有,国家对矿工的职业病和安全生产非常重视!近几十年来,矿山私有化后,黑心老板只顾赚钱,根本不管矿工的死活,以致职业病蔓延,安全事故频繁,瞒报伤亡情况时有发生,常见诸报端等新闻媒体……
晚上好!健康幸福吉祥,顺致敬意!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7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阿光 发表于 2017-7-13 08:14
“走,拢(回)屋头(家)去!”这是宣威人邀请亲朋好友到家里的最亲切、最诚挚、最坚决、最简短、最温暖人 ...

谢谢阿光关注!晚上好,天天开心!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扫一扫,用微信登录

本版积分规则

热点回顾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