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推荐

[小说] 《黄老太和老黄狗》(第三届滇云网络文学大赛)  

872人阅读  4人回复   查看全部 | 阅读模式 |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7-5 11:43:28
分享到:
本帖最后由 大海腾空 于 2017-7-5 11:53 编辑

                         IMG_1059.JPG
                          
                                                1、老黄去哪儿了?

    这是70岁的黄老太第八次来派出所。
    “警察同志,这个事情的确是真的啊!就在西边那条老街的巷子里面,凌西街37号。二楼上的房间里面不知道是关了多少狗,天天叫,天天叫,有的哭得像小娃娃一样。都是这些烂良心的从哪里套来的,我家的老黄怕就在里面了,警察同志,求求你们!你们不能见死不救啊!”
    黄老太絮叨了快半个小时,民警一边忙活别的事情,说:“您老人家先回家去,这个事情我们会慢慢查的。”
    黄老太嘴一瘪,皱纹更深了。两只浑浊的眼睛兀地一红。
    “老黄陪了我快十年,就像一家人一样,你们再不找,”黄老太顿了顿。
    “再不找,我的老黄就变成桌子上的狗肉了。”
    民警低声劝着黄老太“老人家,我们现在忙着,有消息了,一定第一时间通知您。”
      
    60岁生日那天,黄老太收到了一份活生生的生日礼物——小狗小黄。
    三个月的小黄绒毛又细又软,鼻梁上有一竖白毛。黄老太一挠小黄,小黄就高兴得躺在地下要挠挠,粉红色的小舌头还舔了舔黄老太的手,黄老太笑得皱纹都开了花。
    “怕是老天担心我太聪明了,偏要给我整个什么小脑萎缩。以后我走路不利索,陪你散步就靠它了。”
    “老头子,你可别瞎说!你不陪我,难不成我还能指望它?才脚大点的。”
    黄老太瞪了老头子一眼。
    “别小瞧,这可是根正苗红,纯正的中华田园犬。别看它小,以后就是大黄、老黄,老黄和黄老太,绝配!”
    黄老太气得噘了嘴,一边又热了毛巾给医院病床上的老伴儿擦脸。
    十年里,老头子住了数不清的院。
    “医院对我是单相思,纠缠不清,我是不会放过它的。”
    老头子比黄老太大两岁,从年轻时就嘴贫,帽子没戴正过,吃饭时鞋子一脱就蹲凳子上吃,笑起来总是哈哈哈,没心没肺。
    这么多年,曾经的村花黄姑娘跟着他吃过不少苦,卖衣服、开饭店,没有大富大贵,可黄姑娘一直是小镇上最时髦、最漂亮的女人。         
    尤其那明月般的脸庞上总是拢着一汪清甜的笑,在一对小酒窝里来回打转。眼睛总是笑得月牙般弯弯的。
    他总说“你笑起来,真好看。”

    IMG_1063.JPG

    也有想吃豆腐得闲找黄姑娘茬的,他第一时间冲上去就是一拳。
    他一把搂住小巧玲珑的黄姑娘,说:谁敢欺负我的女人,试试!”
    他总是个爷们儿,却不会说,自己在背街小巷,寡不敌众,被揍的鼻青脸肿。可时间长了,谁也不敢招惹他。
    倔骨头,惹不起。
    老头子不会放过医院,医院也没有放过他。

    IMG_1064.JPG
                           
                                   2、对不起,老黄
    十年,老头子倔,扛过来了。可最近,他却不小心又摔了一跤,成了医院的常住客。
    中了风,不清醒时说不出话,清醒时说话却搅了面糊般,尽是些零零散散的词汇,外星语言。
    十年里,阿黄从脚脖子高,长到了齐膝,两耳又尖又长,毛色黄得发亮。阿黄也从小黄,成了大黄、老黄。
    黄老太来来回回医院跑,有时候一大清早买菜,有时候天黑了从医院回家,再偏僻黑暗的小巷黄老太都不怕。
    老黄紧紧跟着黄老太,一有可疑就发狠地狂吠,显摆出所有的肌肉和牙齿。
    而让它在医院门口等待的时候,黄老太摸摸它的头。
    “老黄,等着。我一下就出来。”
    老黄温顺地坐下,顺势躺在地上要挠挠,撒完娇才肯放人。
    黄老太的姑娘来陪黄老太吃饭。
    突然发现,母亲做的菜好咸,青菜汤里还飘着一条青色圆润的“过江龙”。
    黄老太的姑娘才发现了不对劲。
    带老太太去医院检查,说得了黄斑病变,年纪大了,也不好治,点点眼药水。
    女儿很心疼,就要接黄老太到自家住。
    黄老太不肯。
    “我走了老黄怎么办?”
    黄老太的孙子对动物毛发过敏,女儿想,让老人把狗处理了吧,于心不忍。让老人一个人住,又不放心。
    第一次接黄老太一起住,因为老黄,失败了。
    又过了一阵,黄老太的女儿偶然听说与黄老太住同一栋楼的张老太老伴去世了,孩子都在外省,一个人孤孤单单。
    她便去做了两个老太太的思想工作。
    同一栋楼,能看得见老黄,张老太也爱狗,不会亏待老黄。
    黄老太的眼睛也越来越差,一个人住,害怕的时候把门用铁丝再网一网,窗子也不开。老黄就睡在黄老太的床边,听着老黄均匀的呼吸声,黄老太才能入睡。
    这回,黄老太同意了,皆大欢喜,老黄也来到了张老太家。黄老太到了女儿家,倒也吃得香、睡得沉了。得闲回去看看老黄,看它被宠得膘肥体壮,心里踏踏实实。
    老头子也康复了些,虽然半边身体麻痹,可老头子看起来没那么消沉,话也说得清了。
                                 
                              3、老黄不见了
    一个阳光明媚的早晨,黄老太正做着美梦,她和老头子都还很年轻,走路都带着风,他们牵着年轻的大黄,一起去内蒙,他们仨你追我赶,跑啊,跑啊,青青的草地一望无际,蓝色的湖水清澈见底,悠悠的白云自由自在……
    “咚咚咚咚咚!”
    “咚咚咚咚咚!”
    急促的敲门声把黄老太从梦中惊醒。
    一拉开门,只见长得圆溜溜的张老太像一只漏了气的皮球,头发慌乱地贴在前额。
    “黄大姐,我对不住你。”
    说罢,眼泪就在眼睛里打转。
    “怎么了,进来慢慢说。”
    “我,都怪我,今早我觉得心脏不舒服找药吃,老黄忙着想出去,我就开了门,等我吃完药再下楼找老黄,老黄就不见了……黄大姐,我对不起你。呜呜……”
    黄老太愣了愣,安抚了张老太就到处去找狗。
    常去的菜市场、医院的四道门、经过的偏僻小巷……黄老太看的不是很清楚,于是,便一遍遍喊:“老黄~老黄~~回家了。”
     可是,老黄还是没有来。
    没有高兴地摇着尾巴一跳老高差点把黄老太扑倒。
    也没有像故事里那样,在某个风雨交加的夜晚,独自逃出生天,满身泥泞地挠她的门。
    黄老太也不再一个人随便出门。

    和姑娘到医院里照顾老伴的时候,黄老太也说:“你快点吃,不好好吃饭,什么时候起来闹腾人,老黄还在外面等着我回家呢。”
    老头子记忆力也越来越差,有时候闹脾气,说,老黄是谁?是不是你嫌弃我了,新找的?
    有时候清醒,又说,老黄呢,老黄最近乖不乖。大黄配老黄,绝配!
    黄老太又好气又好笑,干脆帮他活动胳膊,拧得他直喊:“悠着点、悠着点。”
IMG_1060.JPG

4、一定把老黄找回来
    一天傍晚,黄老太在女儿家楼下小花园里和一群老头老太太唠嗑。
    “听说,老刘家的拉布拉多前两天也被人套走了。”
    “听说拿个什么网还是什么杆子,一逮一个准,拖进面包车,十几二十块一斤,两下就成了狗肉火锅。”
    “还是不要养的好啊,又脏又臭,还造孽!”
    “我家老房子那边就住着个偷狗的。都不知道套了多少只狗在里面,叫得可惨,得闲又清空一批,也没人敢管敢说。”
    黄老太一激灵,“你说的是不是真的?说不定,我家老黄就是被他们给套走了。”
    “骗你干什么,只是那么久,有也给卖啦。”
    从此,黄老太就走上了一条找狗之路。
    眼睛虽然不太好使,黄老太的耳朵倒也清明。
    她背着女儿偷偷来老街侦查,果然听见了一阵狂乱的狗吠。
    她激动地冲上小木楼,大声喊:“老黄,老黄!”
    “干什么!来我这儿干嘛!一把年纪了小心点!”
    一个光着膀子胸口老鹰纹身的男人大声喝道。
    黄老太闹腾半天,才听来劝的人说,真的是人家自己私人的正经地盘,养品种狗赚钱的。
    这是黄老太才凑近一点好好看一看,各种奇形怪状的长毛狗,还没半点泥巴黄,对她龇牙咧嘴地狂吠抗议。
    后来,的确听到过哪里确实有藏狗的点,黄老太打电话举报,几次三番到派出所说,可是,大抵没和她认真。
    老头子病越来越重,孙子也记不得了。
    每回她去看他,笑着哄老头子吃饭,老头子就冲着她笑,说:“你笑起来真好看!”
    黄老太出了门,却再也笑不出来了。
    眼睛越来越模糊,光线暗的时候,有时候得摸着栏杆才敢走路,家里没有一点活帮得上忙。
    睡觉时外面女儿一家还在高兴地看着喜剧电影,哈哈大笑,她昏昏沉沉睡着,又隐隐感到听不见老黄的呼吸声,焦急地半夜醒来。
    醒来,就再也睡不着了。
  5、老黄回来了

     老黄不见后的第19天,下午4点。
    “叮~~”
    “叮~~~”
    “老人家,您的狗找到啦!您过来认一认。”
    黄老太掐了掐大腿,敢情不是做梦?
    女儿一家陪着黄老太来到了派出所。
    一眼就看见了那一片模模糊糊的泥巴黄,老黄一身黑黄的污垢,毛也拧到了一块,兴奋得跳得有半米高,扑进黄老太的怀里,不是女儿拉着黄老太,黄老太早就被老黄扑倒。
    老黄兴奋得来回跳,把头倚在了黄老太的膝盖上左靠靠、右靠靠,舔舔黄老太干瘪、满是皱纹的手。又故技重施,倒在地上要挠挠。半个大人大小的老黄在地上激动得打滚。
    黄老太说不出话,只是抱着老黄眼泪哗哗哗流个没完。
    原来,偷狗贼被警察盯上,消停了一段时间。
    这两天看风声不紧,正准备出来销狗,再上点新货,却不想被便衣逮了个正着。
    窝点里没剩几只狗,老黄太老,十岁的狗,换人也七老八十了,没人中意,反倒留了性命。

6、老黄救人
    老黄回来了,又威风凛凛、英姿飒爽。
    这一回,黄老太怎么也不让老黄走,坚持要回家住。
    女儿没有办法,想请护工,可黄老太怎么也不让。
    “我有老黄,怕什么。煮饭那些估摸着,没问题。省下的钱,给老头子治病。”
    黄老太估摸着做饭,小心翼翼地用电用水。
    “老头子够让人操心了,我没事。”
    她也偶然听到,孙子说老黄又老又土,养在小区里,太丢人。别人都会说,别人家的都是名犬,而会说你看,这家养的是只土狗,又老又丑。
    黄老太又一个人住,和老黄。
    做什么都不好吃了,要么太咸,要么太淡。除了给老头子煲的骨头汤,还是那么鲜美迷人,香气扑鼻。老头子一喝到就满脸笑容,瘦瘪瘪的身子放佛也有了不靠枕头就能坐起来的力量。
    高血压、糖尿病、小脑萎缩……一堆病算是赖上了。
    老头子不再笑,也不再爱说话,有一天深夜,突然就昏迷过去,医生下了病危通知书,说还不知道什么时候会醒。
    黄老太接到女儿的电话,忍不住瘫坐在地上抱着老黄的脖子哭。老黄好像也知道老主人为什么哭,默默地舔去了黄老太浑浊苦涩的泪水。
    黄老太叫起阿黄,拄着竹棍出了门。
    凌晨四五点,天空充满着稠蓝的肃穆,空气是钻入头皮的沁凉。世界都在静睡,除了特殊的几种人。
    几声声嘶力竭的猪的吼叫四处回荡着。热气腾腾、新鲜的一切屠宰上桌,等待买卖和交换。
    黄老太和老黄来到肉摊,老板显然吓了一跳。
    “这么早,才刚杀完呢。小心我的肉,别让大狗叼跑了!”
    “老黄,坐着。”
    老黄温顺地守在一旁,可又忍不住舔着嘴。
    黄老太让老板好好照着光,挑了两块最好、上面肥瘦均匀,结结实实的大骨头。
    大的给老头子,小的给老黄。
    一遍一遍洗,一点一点熬,直到天亮。
    天擦亮,女儿来接黄老太,黄老太衣服干净优雅,头发一丝不乱,和往常一样。
    黄老太早早地来到门口,手上已经拎上了刚刚炖好的骨头汤。慌张中,把老黄也带了出来。
    女儿的车子停在对面,黄老太忙着穿过马路到对面。
    天还混沌一片,道路上洒着路灯黄蓝黄蓝的幽光。
    这个世界什么温度也没有,黄老太只感觉到手中炖汤那真真切切的温热。
    突然,一辆银色的小轿车像一阵雾气不知不觉中竟迅速地窜了出来,老黄一边狂叫着一边把黄老太扑倒在地。
    “嘎吱”一声,凛栗的刹车在清晨里格外刺耳。小轿车转了向,却冲倒了老黄。

    IMG_1061.JPG
         
                                                   
  7、老头子

    黄老太昏昏沉沉地醒来,屋子里有些昏暗,不知道是白天,还是晚上,不知道在自己家,还是女儿家的客房。
    她听到缓慢而熟悉的呼吸声,一双熟悉无比、皱巴巴的手拉住了她的左手,那么温暖。
    她听到哽咽的声音。
    “谁敢欺负我的女人,试试!”
    声音很轻、很慢,像穿越了五十年的时光。
    她紧紧拉住他,就像拽住了所有在一起的温暖,尽管,看不见,他的泪光。

    IMG_1062.JPG

发表于 2017-7-10 12:42:16 | 显示全部楼层
如此清新的文字让我想起了当年一个与高玉宝齐名的作家,但名字我忘记了,好像也是写了像这样清新的一篇好文章,名字好像是叫《赵家的狗又叫了》,后来说他没有阶级立场,等到四十年后,人们也认识到他那篇文章的价值了,作协在一个农村找到了他,但他对他的作品里面的字,已经有一大半不认识了。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7-10 16:09:37 | 显示全部楼层
文笔塔 发表于 2017-7-10 12:42
如此清新的文字让我想起了当年一个与高玉宝齐名的作家,但名字我忘记了,好像也是写了像这样清新的一篇好文 ...

写故事的人,也在故事中。一切的峰回路转,都是或甜或辣的迷局。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7-11 17:06:58 | 显示全部楼层
美图,好文,学习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7-11 19:32:51 | 显示全部楼层
人和狗总有说不完的故事和情缘!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扫一扫,用微信登录

本版积分规则

热点回顾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