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推荐

[新闻热议] 农民工陈明付讨工程款不成反遭打  

2869人阅读  4人回复   查看全部 | 阅读模式 |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6-30 09:28:43
分享到:
铲除建筑黑恶势力 规范工程转包乱象
农民工陈明付讨工程款不成反遭打
              
      发帖人陈小钢 身份号522131198706274610  电话15887805970
    段锦图片.jpg
    我父亲陈明付等人为讨要工程款被刘翕明黑打
    我的父亲陈明付于1991年从贵州金沙县老家来昆明打工,一直从事水电安装技术工作。由于我父亲工作勤奋努力,逐渐在农民工脱颖而出,成为一名农民工包工头。2016年3月经人介绍认识了刘翕明,2016年7月我父亲承包了刘翕明在杨林工业园区龙保片区D1地块保障性住房项目的水电工程,工程总价为228.8136万元,预计2017年10月份完工交验。2016年7月23日正式进场以后,我父亲多次要求签订劳动合同都被刘翕明以各种理由推托。从开工到春节前支付我方共计63万元工程款,之后就再也没有收到过一分钱,工人生活费全由我父亲垫付(从开工到现在我父亲所有积蓄已全部投入这个工程,不够的还去贷了款)今年2月份开始,刘翕明就以各种理由刁难我父亲,说我们工程不合格,4月5日刘翕明突然要求我们退场,我父亲说可以,但是要求他先把我们剩余的工程款结算给我们(按工程进度,还应支付我方工程款55万元左右)但刘翕明不接电话,也从不露面,4月8日刘翕明叫了另一个施工队到工地上强行接手我父亲的工程。期间我父亲曾多次找到工程总承包商(云南建投第九建设有限公司)工地总负责人陈加云,要求他出面解决问题,对方也是以各种理由推托。无奈之下我父亲、陈顶泉(我父亲手下另一个小组长)和李云祥3人于4月10上午到嵩明县劳动监察大队反映了此事。4月10日下午5:30左右,刘翕明才来到工地叫我父亲到水电办公室里协商。
    他说:“陈明付你说要算工资,你要钱还是要命?”我父亲说:“钱也要、命也要。”他就要我父亲拿工人的工天本过来算帐,可我父亲刚出门准备打电话通知手下人陈顶泉,一辆车开到了我父亲面前,只见从车上下来了一些社会人员。在刘翕明指挥下,对方就过来了五个人把我父亲抬进了办公室,(期间我父亲一直在大声呼救)刚进门,我父亲就被对方一人打得鼻血长流,之后刘翕明用一包药捂住了我父亲的口鼻,然后一群人就对着他拳打脚踢,刘翕明还用皮鞋踢我父亲左眼。指着我父亲说:“今天要他命。”      
    跟我父亲同去的陈顶泉和我叔叔陈明贵觉得事情不对,想过去看看,还没到门口就被刘翕明看见了,于是刘翕明就叫人去打他们。陈顶泉跑得快,跑掉了,而陈明贵被刘翕明的人追上。刘翕明亲自动手打断了我叔叔陈明贵左手手臂和右手两个手指,之后他改用钢管猛打陈明贵的头。虽有安全帽防护,但是伤到左眼,看不见了。我们在工地施工的人闻讯赶来,看见我父亲和我叔叔的惨状,就和对方的人起了冲突,对方一人也受轻伤。而我父亲被打成了轻微伤,我叔叔陈明贵左手一级轻伤,右手轻伤乙级(眼睛暂时还不能做伤情鉴定,但是目前已经完全看不见了)。事发至今,我方已有五人被逮捕(其中一人还未满17周岁)一人刑事拘留,而且这六个人都是农民工,刘翕明方只有一人被逮捕。”
    刘翕明一贯黑打小包工头赖账
    我父亲陈明付和我叔叔等人被打伤后,我们了解到,过去很多小包工队的人都被刘翕明不给工程款还黑打过,情节大同小异。都是刘翕明拿到九公司的工程后,临时叫人介绍一个工程队来,只叫人家做活不跟人家签合同,做完以后不结算。对方没有合同,状告无门,找他要钱就组织一帮人大打出手,把对方整怕,就不了了之了。
    武定县的蒋某某就是这样:他是专门做消防设施安装的,2014年3月,也是经人介绍刘翕明。刘翕明把武定县保障房的消防施工只口头谈个价格交给他,不签合同。该工程因故耽误,到2016年3月才完工,其间刘翕明还叫蒋某某的工程队去楚雄阳光花园保障房施工一个多月。武定保障房消防设施工程验收,刘翕明不通知蒋某某参与。之后蒋多次要求结算工程款,刘翕明方不谈给钱,反而无端指责。2016年6月15日下午7时,刘翕明把蒋某某等6人约到昆明羊仙坡他的基地,关上大门,指使30几个手持钢管的打手围攻。抢去手机、身份证,强迫下跪,之后用钢管殴打。刘翕明不但亲自动手殴打,还强迫蒋某某带去的人打蒋某某。还强迫蒋龙贵写下60万元的收条、自动退场承诺书、10万元罚款和汽车抵押承诺书。直到深夜12点,蒋某某等人才被接到报警的警察解救出来。
    受刘翕明欺诈迫害的小包工头还有为元谋保障房做消防设施安装的李某某、晏某某;为禄丰保障房做水电安装工程的严某某、迟某某、吴某、胡某;为楚雄阳光花园做水电的张某某、做消防管道的张某某、做消防报警的侯某某。这些人都是小包工头,被刘翕明拖欠工程款最多的八九十万元,少的也有几万元,其中7人都被打。而这些工程项目都是刘翕明从省建投九公司分包过来的。
    省建投九公司必须对刘翕明的所作所为负责
    组织打人的刘翕明手上的工程是从省建投九公司分包过来的,省建投的全称是云南省建设投资控股集团有限公司(简称省建投)省建投是云南省建筑业大型国有企业,九公司是其下属子公司,前称是云海公司。云南省很多重要的安居房工程都是九公司总承包。陈加云是省建投的人,该工程项目由他负责,而刘翕明只是该工程分包负责人,可以说是他的下属。我父亲等人因讨要工钱被欠款人刘翕明组织人打时陈加云就在工地上,他手下的管理人员人还阻止我们被打后逃出现场的陈顶泉打电话报警,还威胁说:谁报警谁要负责。
    工地大门设有电动栅栏,有保安值守,打我父亲我叔叔等人的人是怎么进入工地的呢?没有九公司项目部的同意保安不会放行的。还有,刘翕明的人打完人以后就跑了,警察来到就扑了空,这些人是怎么跑出去的呢?
    我们工程队的人只知道刘翕明是江苏人,50多岁。来云南专门搞工程转包多年了,他对外打的旗号多变,他对我们说他是云南明可建筑劳务公司总经理,而在九公司的资料上,他是云南天晟建筑劳务公司的法人代表。他甚至直接打着云海公司(省建投九公司的前身)的旗号在外从事工程转包活动,具体说就是把省建投九公司承建的房子的水电、消防设备安装工程拿过来,以一定价格,不签合同,交给一些小施工队伍来搞,在搞的过程中也给一部分活命钱,等工程完工就不予结算付钱。假如对方讨要,就采取打的办法。这种做法简直就是黑社会性质的恶霸行为。   
    我们的人被打后,我父亲一方已有5人被逮捕(其中1人还未满17周岁)1人刑事拘留,而且这6个人都是农民工,而刘翕明组织的打手大多数逃跑了,嵩明县公安机关只抓到一个人,据说嵩明公安局正在追逃。而刘翕明本人现在已被公安机关控制。我从网上看到,嵩明县检察院已于2017年5月18日以涉嫌聚众斗殴罪对刘翕明批准逮捕。
      刘翕明一个江苏人,他是怎么认识云南省建投九公司的?为什么省建投九公司拿到的多个建设工程项目,其中水电安装、消防设施安装都落到到他的手上?这里面是不是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
    事发至今3个多月了,我父亲方5人至今还被公安机关控制着,我叔叔陈明贵两只被打骨折的手还在治疗,更严重的是他的左眼视神经受损导致失明,还有,我们工程队数十人的生活陷入难以为继之中。我们认为作为刘翕明的上级发包方——省建投九公司有责任给我方受伤人员治疗,有责任结算支付我们工程队的工程款。我们呼吁社会舆论给予我们工程队以道义支持。谢谢各位网友!

发表于 2017-7-7 16:55:48 | 显示全部楼层
都是政府监管不力造成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7-13 11:07:19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刘翕明这过黑心老板害了多少个家人,该判他无期徒行,做工的太冤了,说不完的冤,冤,冤,冤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7-13 11:07:53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刘翕明这过黑心老板害了多少个家人,该判他无期徒行,做工的太冤了,说不完的冤,冤,冤,冤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7-16 11:07:00 | 显示全部楼层
讨薪问题,总是少了司法途径。应该是这途径不太通畅,或者过于复杂吧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扫一扫,用微信登录

本版积分规则

热点回顾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