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推荐

[原创] 内蒙古纪委陈贵敏抄袭本人著作之文字  

3191人阅读  16人回复   查看全部 | 阅读模式 |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6-3 10:17:57
分享到:
本帖最后由 戴美政 于 2017-10-15 16:59 编辑


内蒙古纪委陈贵敏抄袭本人著作之文字

发表于 《档案与社会》《内蒙古史志》,两篇抄袭文章分别为:

                                                        《曾昭抡率北大师生慰问团赴绥远劳军纪事》
                                                        《1936年曾昭抡率北大师生慰问团赴绥远劳军之经过》

戴 美 政


    有关陈某抄袭一案,已经提请律师通过法律途径解决,具体进展将继续披露。谢谢大家!

    内蒙古纪委陈贵敏抄袭本人所著《曾昭抡评传》中的第13章第4节,写成《曾昭抡率北大师生慰问团赴绥远劳军纪事》(上),刊于内蒙古自治区档案局所办《档案与社会》2015年第2期。该篇还以另一标题《1936年曾昭抡率北大师生慰问团赴绥远劳军之经过》发表于内蒙古直治区地方志办公室所办《内蒙古方志》2015年第2期,2015年7月22日始发于“内蒙古区情”网站。

   《曾昭抡评传》是本人花费20余年心血艰苦撰写而成的原创性学术著作,得到北京大学、云南师大资助,云南人民出版社2010年4月出版,同年5月在北京大学化学学科创立百年庆典上首发,2013年获“第十三届云南优秀出版物三等奖”。本人著作出版在前,陈文抄袭发表在后。
j---《曾昭抡评传》封面(350).jpg
本人《曾昭抡评传》,获“第十三届云南优秀出版物三等奖”
j--版权页(1000).jpg
《曾昭抡评传》版权页刊出的律师声明:“云南友元律师事务所谢明斌经著作权人授权声明,
  未经许可,不得以任何方式复制、抄袭、改写、改编本书之部分或全部内容,违者将依法追究。”

      为方便了解,笔者将陈贵敏抄袭文字《曾昭抡率北大师生慰问团赴绥远劳军纪事》(上),刊于内蒙古档案局所办《档案与社会》2015年第2期。按该文分段编了序号,同时也将本人《曾昭抡评传》(以下简称《曾传》)第13章第4节,也按其分段编了序号,逐段对比,标出陈文抄袭笔者原文的相应段落,就能看清陈某抄袭的具体情况。

      一、陈某抄袭文字大致分三种基本情况:

       1)全文抄袭:陈文上篇共26个段落,总计约4660字。其中,有11个段落基本是全文照抄《曾传》(即第2、3、4、5、6、7、8、9、11、23段,用红笔标出)。为掩盖其侵权行为,陈某抄袭时改动(增添或删掉)了少许文字,但各段落结构、语句、叙述顺序等,却与笔者《曾传》原文无多大差别,两相对比,陈某抄袭情况十分清楚。这部分文字约2500字,约占全篇的54%,已经构成抄袭文字的主体,这是不折不扣的剽窃!

       2)部分抄袭:即第1、12、16、17、25、26段,陈某增添了某些文字,但各段落在文中顺序与笔者原文基本相同,关键字句与《曾传》相关部分基本相同。此部分摘抄约520字,约占全篇的11%。因为《曾昭抡评传》是学术著作,每项引文与重要史实的出处,笔者都注释得很明白。如曾昭抡赴绥远考察敌方施放毒气状况一节(《曾昭抡评传》第13章第4节),主要依据曾昭抡1936年在天津《大公报》发表的《绥行日记》,以及研究有关绥远抗战的历史文献写成,抄袭者可以按照笔者的注释找到天津《大公报》,由此改写一番,当作自己的“原创”。但是,若所注释的史料来源无法找到,抄袭者便不会抄袭相应段落,如笔者有关曾昭抡北平女子文理学院防毒问题演讲的记述,陈某为何没有剽窃呢?原因就是他不知道女子文理学院是怎么回事,他根本找不到刊载曾昭抡这篇演讲稿的杂志。以上两项,陈文抄袭共占全篇的65 %,性质非常严重。

       3)陈某所写文字:如第10、13、14、15、18、19、20、21、22、24段,总计不过1080字许。文字之低劣,这里不必评论。

      二、弄巧成拙,反掉陷阱
      陈某抄袭后随意改动了笔者原文某些语词。但他万万想不到,严谨准确的叙事方式与准确简洁的史学语言,对于抄袭者来说犹如陷阱,抄袭者想随意改动它,就会掉到这个陷阱中难以自拔。不仅产生新的史实错误,甚至连语法也说不通了。陈某此篇文字共4660字许,但其差错率已超过国家有关检验出版物质量万分之一的标准(即该篇错处不能超过0.5字),已成为废品一篇。对此,陈某人知道吗?《档案与社会》编辑部知道吗?笔者暂时不指明,陈某能看得出来吗?

     三、陈文与本人著作原文逐段对比

    下面是将《档案与社会》2015年第2期发表的陈某抄袭文字,用红笔划出;与笔者《曾昭抡评传》(云南人民出版社2010年版)的原文,用蓝笔划出。逐段比较,陈某抄袭情况非常清楚。

陈贵敏抄袭成文发表的扫描件
j--陈某抄袭之文--1(1000).jpg
《档案与社会》(2015年第2期)发表的陈文第25页
j--陈某抄袭之文--2(1000).jpg

《档案与社会》(2015年第2期)发表的陈文第26页
j--陈某抄袭之文--3(1000).jpg
j--陈某抄袭之文--4--25-26.jpg


《档案与社会》(2015年第2期)发表的陈文第27页


本人《曾昭抡评传》第13章第4节部分页码扫描件
j--曾传第13章第4节--1(1000).jpg
《曾昭抡评传》第13章第4节(第184页)
j--曾传第13章第4节--2(1000).jpg

《曾昭抡评传》第13章第4节(第185页)
j--曾传第13章第4节--3(1000).jpg

《曾昭抡评传》第13章第4节(第186页)



      以下为陈文与笔者原文逐段对比,陈文抄袭事实非常清楚
j--陈某抄袭之文--1--1.jpg

陈文第1段,抄自本人原文第1段后,加了一些文字
j--曾传第13章第4节--1--1.jpg
本人原文第1段,被抄袭至陈文第1段

j--陈某抄袭之文--1--2.jpg
  陈文第2段,抄袭自本人原文第2、3段
j--曾传第13章第4节--1--2.jpg
本人原文第2段,被抄至陈文第2段

j--陈某抄袭之文--1--3.1.jpg
j--陈某抄袭之文--1--3.2.jpg
陈文第3段,抄自本人原文第3段
j--曾传第13章第4节--1--3.jpg

本人原文第3段,被摘要抄至陈文第3段

j--陈某抄袭之文--1--4.jpg

   陈文第4段,抄自本人原文第4段,文字几乎完全一样,
    末尾将原文“缴获大批军用物资”改为“俘获无数”
j--曾传第13章第4节--2--4 (2).jpg
       j--曾传第13章第4节--2--4 (1).jpg   
本人原文第4段,被陈文几乎全部照抄,末尾改成“俘获无数”

j--陈某抄袭之文--1--5.1.jpg
j--陈某抄袭之文--2--5.1、6.jpg
陈文第5、6段,抄自本人原文第5、6段,几乎全文照搬

j--曾传第13章第4节--2--5、6.jpg

  本人原文第5、6段,被陈文全部照搬至第5、6段,被陈改了少许文字,
“挫败了日军西侵绥远的计划”被改成“粉碎日军西侵绥远的企图”

j--陈某抄袭之文--2--7、8、9.jpg

陈文第7-9段,抄自本人原文第7、8段

j--曾传第13章第4节--2--7.jpg
本人原文第7段前半部分,被陈文抄袭为第7段,后半部分被陈文抄至第8、9段

陈某抄袭之文--2--11.jpg

陈文第11段,几乎照搬本人原文第9段,加了“(今内蒙古乌兰察布市集宁区
一带)”一句话,将末尾“他们抵达绥远城”改为“慰问团抵达归绥车站”

曾传第13章第4节--3--9.jpg
         本人原文第9段,被陈文照搬至第11段,改了结尾几个字


j--陈某抄袭之文--3--23.1.jpg
j--陈某抄袭之文--4--23.2.jpg

      陈文第23段,基本是照搬本人全文第11段,稍加改动而成,增加了“针对
  这种情况…毒气是不会产生多大效力的”一句话,其余均是本人原文

j--曾传第13章第4节--3--11.jpg

  本人原文第11段,被陈搬至第23段,增加了56个字,其余均是本人原文


      通过以上对比(因抄袭太多,这里仅选择部份段落),陈贵敏署名的《曾昭抡率北大师生慰问团赴绥远劳军纪事》(上)一文,其抄袭本人著作的事实非常清楚,无需多说。

    作为省级纪委工作人员,陈某的行为是明知故犯,实属不折不扣的剽窃!必须按《著作权法》严肃处理,即“承担停止侵害、消除影响、赔礼道歉、赔偿损失”。

   有关陈某抄袭一案,证据确凿,事实清楚,省有关部门已经确认,具体进展将继续披露。谢谢大家!





更多图片 小图 大图
组图打开中,请稍候......
本帖评分记录龙珠 声誉 收起 理由
箫寒 + 1 很给力!
山妖 + 1 很给力!
星亚摄影A + 4 很给力!
糊涂老马 + 5 + 1 抄袭无耻,支持维权!
总评分: 龙珠 + 10  声誉 + 2 
发表于 2017-6-3 12:46:22 | 显示全部楼层
抄袭无耻,坚决反对!群起攻之,支持维权!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6-3 13:28:0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戴美政 于 2017-6-3 17:18 编辑
糊涂老马 发表于 2017-6-3 12:46
抄袭无耻,坚决反对!群起攻之,支持维权!


    谢谢马老师支持!著作权是人身最重要的权利之一,侵权者必须追究。尤其是不认错者。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6-3 17:25:39 | 显示全部楼层
戴老师 是云南人民广播电台的,我很小的时候就听您的新闻通讯。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6-3 19:48:59 | 显示全部楼层
Aerry·阿瑞 发表于 2017-6-3 17:25
戴老师 是云南人民广播电台的,我很小的时候就听您的新闻通讯。


           谢谢朋友支持!现在云南人民广播电台与云南电视台已合并为云南广播电视台,
  我是该台退休职工,不过仍在省新闻出版广电局工作。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6-3 20:25:53 | 显示全部楼层
戴美政 发表于 2017-6-3 13:28
谢谢马老师支持!著作权是人身最重要的权利之一,侵权者必须追究。尤其是不认错者。

别客气。赞同此说:著作权是人身最重要的权利之一,侵权者必须追究。尤其是不认错者。
晚上好!健康幸福吉祥,顺致敬意!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6-4 10:08:01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个问题还有点复杂。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6-4 14:33:27 | 显示全部楼层
领导也会如此,不会是临时工替他抄的吧。哈哈哈哈哈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6-4 21:22:3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戴美政 于 2017-6-6 17:38 编辑
星亚摄影A 发表于 2017-6-4 14:33
领导也会如此,不会是临时工替他抄的吧。哈哈哈哈哈

   谢谢朋友支持关注!
    陈某是处级干部,非领导职务。2015年7月最先发现陈抄袭发表在《内蒙古方志》2015年第2期,
    即与该杂志负责人姚主编交涉,姚主编说让陈写个道歉启事。但陈一直拖着不写。后来,该主编
    受陈之委托,电话与云南省地方志办公室刘建军先生联系,请刘与本人说情想私了。我回答说陈
    首先必须认错,否则无法谈,加上本人学术事务忙,此事就拖延下来。后来发现陈某该文又发表在
   《档案与社会》2015年第2期,加之本人公事已完成。此事就非交涉不可。目前,省有关部门已经

        确认此事,有关情况将继续披露。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6-4 21:52:04 | 显示全部楼层
行为太恶劣了,还是公务员,除了承担法律责任,单位应该重罚才是,比如开除公职类的(根本不配为人民服务)。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扫一扫,用微信登录

本版积分规则

热点回顾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