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推荐

[小说] 残 荷 (第三届滇云网络文学大赛)  

11359人阅读  67人回复   查看全部 | 阅读模式 |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5-23 21:26:12
分享到:
本帖最后由 箫寒 于 2017-6-20 19:37 编辑

  
□韩晓笛



柳蕖东怎么也搞不明白!一位年过八旬,双目失明的老头,居然也挎着个微单相机在翠湖的荷塘边上拍照片,而且听到三脚架上单反相机的快门声,甚至还能听得出是在拍延时摄影?仔细想来,貌似听说过,隐隐约约有点印象。在去年举行的一次网络摄影大赛上,大奖就是被一位双目失明的老人捧走的。虽然自己那天因为临时有事走不开而没有看见,但摄友们说得有鼻子有眼睛的,莫非就是今天白天遇到的这位老先生?

打开电脑,准备导出一天拍下的照片,眼前却不断浮现出白天所看到的场景……

一、

春城翠湖,竹林岛四周,大片大片的荷花开始凋零。

尽管霜降节令那天晴空万里艳阳高照,但由于受孟加拉湾暖湿气流影响,今年的雨水明显多于往年,老辈人一说一个准的谚语——“霜降降晴”,眼下也不灵验了,凄风苦雨的土黄天不请自来。

淅淅沥沥的毛毛雨,下了整整一夜都不过瘾,居然又从早上一直下到晚上都不肯消停。从翠湖周边一直深入到竹林岛上,那些每天坚持不懈唱红歌跳广场舞的大爹大妈们,大多被土黄天的雨吓得打了退堂鼓。当然,也有这样的一群老人,居然在竹林里扯起一块帐篷遮风避雨,继续他们吹拉弹唱的快乐时光。

下午四、五点钟,柳蕖东头戴鸭舌帽,撑着一把印有企业广告字样的桔黄色洋伞,背着沉重的照相器材,从翠湖的北门,走进这座具有百年历史的公园。柳蕖东今年61岁,去年刚从烟厂宣传部门扛摄像机的岗位上退休下来。40多年前,车间里开卷烟机器的他,因为擅长吹拉弹唱被抽调进厂宣传队。又因能写会画被直接调进宣传部门,后来又用单位上的照相机学会了照相,待得单位购置了摄像器材,他又无师自通成了摄像师,专门为单位的有线电视台拍摄各种短片。参加过大大小小的摄影摄像比赛,金银铜样样奖都拿过,为个人也为单位争得过不少的荣誉。

跨过采莲桥,绕过九龙池,只见竹林旁,帐篷里,一架电子琴,一把二胡,一把小提琴组成的伴奏乐队,一位男高音正在引吭高歌,演唱的是当年蒋大为唱红的歌曲《要问我们想什么》:

漂亮的姑娘十八九,
小伙子二十刚出头。
如金似玉的好年华,
正赶上创业的好时候。
……。

高亢明亮的歌声,吸引着雨中漫步的人们,大家纷纷高举起雨伞挤上前去看热闹。柳蕖东却故意把鸭舌帽拉低,悄悄地擦着从人群后面走过。他已经看出来这位比自己年轻几岁的男高音曾经算是他的朋友。柳渠东当年没少唱过这首歌,正是唱着这首每次晚会演出作为压轴的《要问我们想什么》,也是20岁刚出头,小伙子的他,成了周边厂矿区的红人。不仅找到了十八、九岁跳《荷花舞》的漂亮姑娘作对象,还认识了眼前这位男高音。

如果发现背着照相机的他,免不了又要拉他进去一展歌喉,甚至还可能会提出为他们的演唱摄像的要求。而如今的柳蕖东早已不再唱歌,退休后的一年里,他迷上了当今时尚的延时摄影。今天正要准备拍摄一组烟雨朦胧中残荷花瓣飘落的画面。从夏天开始,柳蕖东就猫在家里查阅研究资料。连妻子都感到奇怪?为了拍荷花,省吃俭用买了台高级单反相机,配置了大大小小、长长短短的一大堆镜头,而荷花盛开之时不见踪影,却非要等到荷花开完开净才肯出门,而且居然还选了个阴雨绵连的烂土黄天。

支好三脚架,架上单反相机,撑起小伞遮挡住风雨,对准了荷塘里这一片傲然挺立坚持到最后的十多枝残荷,以每间隔几秒拍一桢的速度,自动拍摄细雨中正纷纷掉落的花瓣。一边拍着,柳蕖东走进旁边的亭子里坐下,点燃一支烟,整理思路并考虑后期的制作构想。远处的帐篷里忽然传过来一阵悠扬的二胡独奏声音——《葬花吟》,虽然这是根据电视剧《红楼梦》黛玉葬花的主题曲改编而来,却与眼前的景色浑然一体。

淅淅沥沥的土黄天雨,点点滴滴地敲打在荷花瓣上,形成凄美而错落有致的声韵。春城得天独厚的气候,使得翠湖的荷塘别具一格,人们惯看的“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红花别样红”自不必说,而眼前的残荷也并非一片枯萎,精彩之处就在于总有这最后的数枝荷花傲然挺立。凄楚的雨声中,一片接着一片的粉红色残荷花瓣飘落而下,漂浮在明镜似的水里。触景生情,柳蕖东忍不住吟哦起晚唐诗人李义山的诗句:“竹坞无尘水槛清,相思迢递隔重城。秋阴不散霜飞晚,留得残荷听雨声。”想当年官场失意的李义山诗人写此诗时,写的是“留得枯荷听雨声”,后来曹雪芹在《红楼梦》里借林黛玉之口将“枯荷”改为“残荷”,枯荷是枯萎的荷叶,而残荷则是傲霜挺立,坚持开到最后的荷花。源于春城独特的气候,这正是翠湖荷花与众不同之处,眼前的景色让柳蕖东自然而然地学着《红楼梦》将诗句也改了一字。

“好诗!好景!……远处胡琴声凄凄惨惨,近处雨打残荷点点滴滴,再配上深情吟哦的诗词,好一幅《残荷听雨》图呀!”忽然从远方传过来一个宏亮的男中音!

柳蕖东寻着男中音的方向望去,只见一身穿红色塑料雨衣的老人,拄着根红白相间的拐棍飘然而至。

走进亭子,脱下雨衣,来者却是一位长发披肩,身着白色中式唐装,围着大红围脖,戴着墨镜,大约八十多岁的老人。从红白相间的拐棍和墨镜看,来者是位盲人。然而,令柳蕖东吃惊的是,这位老盲人不仅后面背着个乐器,胸前居然还挎着个数码微单相机。

听到亭外单反相机的快门声后,老人说:“先生这是在拍延时摄影呀。有眼光,我算好了今天这里有一片最后的荷花将在风雨中飘落,特地赶来拍摄,想不到却被先生捷足先登了。”

柳蕖东好生奇怪,一个两眼一抹黑的盲人,居然也会拍照片,而且还懂得是在拍延时摄影?连忙说:“我已经拍得差不多了,让您老人家拍吧。”

“不必不必,凡事还是要讲个先来后到,何况这大自然的美,也不属于哪一个,你的延时摄影拍出来一定漂亮,可以让更多的人欣赏,遗憾的是我这个老瞎子是看不到了。”老人家从身后取出一支洞箫,坐在亭子里。“这样吧,为先生助个兴,我也吹一曲《荷花赋》,激发下你的灵感。”

深情而幽咽的洞箫声飘荡在翠湖上空,远处的二胡声已经停止,老人家吹得非常投入。柳蕖东站立起来,望了望水中的残荷,随着余音绕梁的《荷花赋》洞箫声结束,最后一片残荷花瓣飘落水中,好一派花自飘零水自流的意境。忍不住一边拍掌一边说:“太有诗意了,非常感谢老先生,我的这个延时摄影的标题就定名为《残荷听雨》!”

二、

当天晚上,柳蕖东打开电脑,正准备整理下午拍摄好的素材,屏幕右下方的QQ小喇叭在不停地闪动,点开一看,原来是一个叫“残荷听雨”的马甲请求加为好友。猛然想起来,告别时,老人家向他索要过QQ号码,他当时还在心里想:一位年过八旬的老盲人,总不至于能上网聊天吧?

柳蕖东连忙点击批准加为好友,没想到还真是白天见过的那位盲眼老人。于是,柳蕖东与老人家海阔天空地开始了网聊。傍晚离别时的疑问逐步烟消云散。

按自己刚过花甲的年纪,柳蕖东在同辈人中还算得上是电脑玩得好的,然而今天晚上和一位盲人聊天,却明显地感觉到打字速度跟不上。这边尚未输完,对方早就一版接一版地发了过来,只好连忙向儿子请教?

儿子笑着说:“我爹你也太土啦,如今电脑时代,无奇不有,咯晓得有一种专门供盲人使用的读屏软件,可以及时将屏幕上的文字变成语音,盲人使用键盘打字时,也变成语音。不要说电脑,就是在手机上装个读屏软件也照样能用,你没听说过盲人抢微信红包比睁眼睛的人还快?”

面对儿子的数落,柳蕖东觉得太没面子,但又不好发作。还好,一转眼对方的聊天又来了,柳蕖东连忙专心面对屏幕,不再理会儿子。盲人上网不成问题,可图片难道也看得见?老人家胸前挎着个数码微单相机的样子不断浮现在眼前。可以肯定,他老人家是会照相的。为了解开这个迷团,柳蕖东打破了从不上网聊天的规矩,让妻子沏杯茶过来接着往下聊。聊着聊着,终于对老人家有了更深的了解,更加令人欣慰的是,两人对摄影艺术的见解观点是那样的默契。

土黄天,烟雨中,两枝残荷,洞箫一曲《荷花赋》,使他们成了忘年交。

他们的聊天从荷花开始,荷花的诗词对联、荷花的文化历史,聊着聊着就聊到了老人一生与荷花的苦难传奇经历……

三、

古稀老盲人名叫汪荷雨,共和国培养出来的第一批画家,算得上是春城知名的画家,而且专攻中国画大写意荷花。40多年前,在那场史无前例的浩劫之中,刚刚从五七干校回来的他被安排到文化馆辅导工农兵群众创作,专门讲解中国画的技法。学员们都知道汪老师以画泼墨大写意荷花见长,曾经用几张丈二整张宣纸拼起来画过一幅荷花图长卷。画面上,远处隐约可见翠湖的海心亭、听莺桥、燕子桥,近处则是竟相开放的一片荷塘荷花和一群游动着的金鱼。右上角的题款是翠湖莲花禅院门楣上有名的对联:“十亩荷花鱼世界;半城杨柳佛楼台”。这幅曾经参加过国家级大展的大写意荷花图,在浩劫中不能幸免。画面上浓重的笔墨硬是被扣上了丑画现实的帽子,明明是四季如春阳光明媚的春城,为什么荷叶是黑的,天空也是黑灰色的?欲加之罪何患无辞!汪荷雨因此被戴上了黑帮的帽子,发配到五七干校劳动改造,还牵连到妻子女儿。

一生与荷花有缘的汪荷雨来到干校,居然又被分配到一个栽满荷花的鱼塘劳动。初到之时,望着一汪碧水里正在盛开的荷花,想起了批斗会上挂黑牌戴高帽的情景,不免心灰意冷。便向工宣队申请要求调到其他岗位,而工宣队的领导却说:“知道你害怕荷花,但我们也知道你对荷花有特殊的研究,知道种植荷花的方法,荷花莲藕本来就是一家嘛,所以你只能在这儿工作。这就叫:在哪儿跌倒就在哪儿爬起。”领导说得不假,为了画好荷花,汪荷雨的确在研究荷花文化的同时,也曾研究过种荷花的种植技术。果然,在汪荷雨的辛勤劳动下,干校的荷花不仅长得漂亮,莲藕产量也不断大增。

整整四年的时间,汪荷雨一边种植荷花莲藕,一边也忍不住偷偷地找了些废旧的包装纸,悄悄画了大量的荷花速写,一边画一边回味当年泼墨写意时的情景。想不到的是,这些随手画下的速写,后来在讲课时派上了用场。

种了几年的荷花,汪荷雨被临时抽调回春城,辅导工农兵学员学习绘画。那年月,许多画家都免不了进牛棚或下干校劳动改造的遭遇,传统的东西被说成是封资修不敢乱讲。而为工农兵学员授课,首先要讲的就是人物头像或称工农兵形象的速写。以学员轮流上台当模特儿的方法,讲了几次人物头像钢笔、炭笔速写的基本画法后,汪荷雨开始讲授中国水墨画的基本技法。如果一来就讲水墨人物的速写和写生,面对没有一点中国水墨画基础的学员来说肯定不行。思来想去,还是得先传授点起码的水墨技法才行。于是,汪荷雨就拿出几张自己在干校画的速写作参考,现场铺开宣纸,示范水墨荷花的画法,很明显,这样教学的目的,是想通过学习水墨荷花的画法,然后再过渡到人物肖像的水墨画写生。

汪荷雨取出一支羊毫毛笔,一边表演,一边讲解水墨画的基本技法,什么是墨分五色,浓淡枯湿。如何画得湿笔有韵,枯笔有气,淡而不薄,刚柔相济……。说话间,汪荷雨寥寥几笔下去,一幅荷花图画得活灵活现。佩服之余,便有学员提出请老师带大家到翠湖里的荷塘边表演现场写生。

汪老师带着学员们来到从西门进入翠湖,跨过听莺桥和采莲桥,绕到了竹林岛上。只见九龙池已经面临干涸,周边的水面上,仅有稀疏的几枝已经枯萎的荷叶,塘中的鱼儿早就没有了踪影,往远处看,居然还有几个人在用畚箕撮鱼。汪荷雨突然觉得来的不是时候,已经是初冬时节的土黄天,画哪样的荷花。出门时还没有下雨,刚刚走到荷塘边上,天空中突然飘起了小雨。

为了不扫学员们的兴,汪老师还是决定现场画一幅。学员们在亭子里,用几个画夹拼起来铺在中间的石桌子上,然后铺上一块毛毡,取出一张六尺宣纸让老师挥毫。

画什么呢?汪老师提起笔思考片刻,望着亭外荷塘里残败衰飒的景象,突然想起了一首唐诗:“竹坞无尘水槛清,相思迢递隔重城。秋阴不散霜飞晚,留得枯荷听雨声。”一千多年以前,政治上三起三落不断失意的唐代诗人李义山,也是站在残败衰飒的荷塘边,聆听到淅淅沥沥的雨点声,点点滴滴,敲打在枯萎的荷叶上,发出一阵阵错落有致的声韵,唤起了诗人对远隔重城朋友们的思念。而此刻的汪荷雨也有同样的思念之情,他想到的是远在故乡的父母和留在干校的妻子女儿。

汪雨荷饱蘸浓墨,先用中锋画上几根荷叶杆,再用笔肚蘸上些许清水,横扫出几片浓淡相宜的枯萎荷叶,然后渲染烘托出朦胧细雨的意境。望着满纸烟云的画面,汪雨荷突然想起了前面被扣上丑画现实黑帽子的教训,便换了枝小笔,用朱砂色在荷叶中点出两朵开到尾声的荷花,再用赭石色勾勒出几盏莲蓬,使得灰暗的画面有了一片生机。

一周以后,培训班结束,举办了一个别开生面的师生习作展览,学员们非要将汪荷雨的这张《枯荷图》放在最醒目的位置,成了整个展览最大的亮点。无独有偶,就在那年,首都北京举办过一个所谓的黑画展,其中被批得较猛的,是他当年在中央美院学习时恩师李苦禅先生的一幅《残荷图》。结果可想而知,汪荷雨再次被打成黑画家被遣送回干校。

那一年的冬季,土黄天过后就一直干旱,到了第二年春天,九龙池不再冒水,春城的翠湖开始干涸见底,种植了几百年的荷花也几近灭绝。而更为不幸的是,工宣队在抄家时发现了那一大叠包装纸画的荷花速写,一看题款就知道是在干校画的。为禁止他继续作画,就将他关进了一间四面无窗漆黑的牛棚里,每天中午时分大太阳当顶之时放风一次,如此折腾几个星期,汪荷雨不幸双目失明。

四、

一位正值艺术青春期的画家,突然双目失明,这是一次毁灭性的打击。汪荷雨从漆黑的牛棚里放出来,两眼一抹黑,什么也看不见了。周围被无边无际的黑暗笼罩着,止不住的伤心泪滚滚而下,捶胸顿足,仰天长啸,嚎啕大哭……,汪荷雨几近疯了。既然眼睛都看不见了,画画是绝对不可能的了,工宣队自然也就放松了对汪荷雨的看管。然而,半夜三更里一次又一次的痛哭呐喊,难免会影响到白天还要从事超强体力劳动的同事们。工宣队干脆将他赶到荷塘边的小草屋里,但又担心他寻短见跳荷塘自杀,只好安排妻子时刻照顾守护在他身旁。

眼泪已经哭干,汪荷雨在妻子的搀扶下走进荷塘边这间非常熟悉的小草屋,收拾好床铺躺下,一睡就是一天一夜。白天,女儿上学了去了,家里就只剩他们俩口子。妻子一边煮饭做家务,一边密切注意着他的动向。

一个明月当空的夜晚,微风中,窗外的那篷水竹发出沙沙声响,与荷塘边波涛拍打岸堤的声音汇成有节奏的旋律,汪荷雨猛地从床上爬起来,伸手从床头拿起那根妻子为他准备好的竹拐棍,悄悄走出家门,沿着小码头上木板搭成的栈道,摸索着径直向荷塘边走去。清风吹拂过他的脸庞、鬓角、头部,仿佛在有意纠缠他。凭着往日的印象,他感觉出一轮明月照耀下的荷塘是那样的美丽动人,那一片片清脆欲滴的荷叶,映衬着含笑临风竞相争艳的荷花。而此刻他的眼前却是一片黑暗,一种莫名的冲动袭来,与其在黑暗的世界里度过余生,还不如纵身跳进荷塘,永远与自己平生钟爱的荷花为伴。

汪荷雨将拐棍丢入水中,一阵仰天长啸……

听到远处传来的长啸声,妻子猛然发现丈夫不在床上,连忙披着衣服朝荷塘跑过来。看到丈夫要跳水的举动,一下就吓呆了!她连忙放慢脚步,蹑手蹑脚地朝着丈夫身后走去,她想悄悄地走到后面一把抱住他。

忽然,汪荷雨听到荷塘里传过来一阵荷叶摇曳的声响,竖起耳朵仔细倾听,他甚至听出了黑暗中荷花生长拔节的声音,脑海里晃动出荷花从污泥中一天天长大后竞相盛开的情景。尽管双目失明了,但却明显地感觉到自己的这颗火热、善良的心还在跳动,脑海里永不平息的思绪还在奔驰。想到了受自己牵连被下放的妻子儿女,还有远方倚门而望的老母亲。

荷塘里的荷花,以其顽强的生命力,打动了汪荷雨,使他从此打消了轻生的念头,回头一靠,正好被赶上来的妻子抱住。夫妻相拥,抱头痛哭。

妻子托人买来一枝洞箫,凭着与生俱来的天赋,汪荷雨摸索着很快就学会吹奏。从此,月明风清的夜晚,荷塘边,码头上,人们经常会听到一阵阵吹得呜咽凄厉而又悠长的洞箫声,旋律如泣如诉,这奇妙的声音倾诉着婉转的衷情和影影绰绰的哀愁,与大自然中荷塘里荷花摇曳出的天赖之音浑然一体。唯有此刻,陶醉中的他,心灵上的创伤才暂时得到抚平。

五、

历史终于翻过了沉重的一页,和汪荷雨同代的画家们重新获得了艺术青春,而双目失明的他,尽管落实政策得到平反昭雪,但只能呆在家里,听听广播,玩玩乐器。

回到春城,汪荷雨开始逐步适应双目失明后的生活,为了不给家人带来麻烦,他坚持每天自己拄着拐棍,凭自己的印象到翠湖走一圈。
燕子桥、听莺桥、采莲桥……,这些古老的石拱桥依然是那样的熟悉,只须用拐棍戳一戳便能顺利通过,然而昔日的荷塘却干涸见底变成一片草地。汪荷雨摸索着直接下到塘底,独自静坐在草地上,谛听竹林岛上的竹子和树木发出的簌簌声响,感受风吹野草喁喁低语似的叹息。听着听着,他就会忍不住趴在湿润清凉的草地上,思念昔日水草丰茂的荷塘荷花,回想当年挥毫大写意荷花图的情景。寂寞黑暗的盲人世界渐渐习惯了,身体内感觉的敏锐度明显然提高了,仿佛一架拧紧了弦的乐器,面对大自然任何微小的变动,哪怕是风吹草动,都能感应出颤颤巍巍的回音。

今生今世,自己钟爱的荷花是画不成了,欲哭无泪,因为此刻他的眼泪早已哭干。思念之切,只好取出随身携带着的洞箫,凭感觉吹上一曲,抒发对荷花的怀念之情。

可喜的是,干涸见底数年的翠湖,终于通过引水工程得以恢复,明镜似的水面上,又重新种上了荷花。汪荷雨的心情变逐渐得好了起来,冲着对荷花特有的情感,他依然每天坚持独自一人走进翠湖,静静地坐在荷塘边上,聆听荷花的生长节奏,一次次在心中默念过去研究过的与荷花相关的诗文。

昔日的学生们来看望老师,带来了新创作的以荷花为主题的作品,看是不可能的了,但他却愿意听学生通过语言描述的方式,讲构思立意、谈创作体会。每当此时,汪荷雨总是高昂起头,仿佛是在望着天花板。他会根据学生的描述,在心中判断出画面的效果,然后用手轻轻地抚摸画面。说起来也奇怪,眼睛看不见了,手的敏感度却提高了,哪儿画的是花瓣、哪儿画的是荷叶、墨色的浓淡、使用的是什么颜色颜料、题的什么款、盖的什么印章,都能抚摸得出来。他的手指仿佛一架扫描仪,抚摸扫描中,就能将信息传输到大脑,形成大概的画面。然后,经过一阵沉思,再提出相应的意见和建议。

当然,学画荷花的学生们,最爱听的还是汪荷雨讲荷花历史文化与国画创作的关系。仿佛形成了规矩,每隔一段时间总会在他家举行一次类似沙龙式的讲座。一般是在周末的晚上,汪家还算宽敞的厅里,汪荷雨端坐在正中间的一把靠椅上,学生们散坐在四周的沙发或椅子上,贤惠的汪夫人则忙前忙后地沏茶倒水。

在博大精深的中华传统文化中,荷花被称之为花中君子,其“中通外直,不蔓不枝,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的高尚品格,是古往今来诗人墨客歌咏绘画的主要题材之一。“小荷才露尖尖角,早有蜻蜓立上头”表现的是娇嫩之美。“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表现的是壮阔之美。而历代画家诗人偏爱对残荷的表现,则是一种浪漫主义的苍凉与凄美。每每讲到此,汪荷雨总是饱含热泪,感慨万千。一张随意挥毫的残荷图,竟然夺去了一位画家的双眼,在残酷的现实中,他自己何尝不是一枝残荷!所以,汪荷雨时常以残荷自比。

时序越过千年进入新世纪,网络时代,电脑普及。当年跟随汪荷雨到干校的女儿早已成家并有了可爱的小外孙。女儿为了帮助母亲一同照料好双目失明的父亲,女儿一家三口一直与二老挤在一起住。当家里配置了电脑之后,汪荷雨感到十分的好奇,一有空就在女儿的帮助下学习电脑学习网络。

汪荷雨过去对庞大的计算机有过印象,而对现代电脑的概念,完全是从收音机里听来,然后再根据自己的想像合成。家里有了实物,他就不断用手抚摸,摸到键盘他就笑了,因为年轻时代他曾经学习过英文打字,标准键盘字母的排列他是非常熟悉的。女儿打开一个文字软件,他居然能够熟练地敲打出英文来,遗憾的是不能看也听不到。而自从有了读屏软件,汪荷雨摸索着学会了汉字输入法,敲打出来显示在屏幕上的文字能够及时转换成语音。

盲人上网的问题解决了,汪荷雨每天都坚持上网,而且还在一家知名论坛注册了一个马甲叫“残荷听雨”。通过网络平台,在书画论坛版块开辟了一个栏目,把自己一生对荷花文化的研究心得逐步写成帖子发上去。但作为书画研究的帖子,自然少不了要配上图片,只有求助女儿和外孙子。转眼间已经成年的外孙子,继承遗传了外公的艺术基因,对绘画有着深厚的兴趣,考上了美术学院中国画专业。需要配什么图,哪本资料里有?外公就让外孙找出来,用一台全自动的卡片相机拍成图片再传上去。对新生事物有着浓厚兴趣的汪荷雨,凭着当年对老式胶片相机的印象,抚摸了一下卡片机,很快就学会了。

盲人拍照片,一个大胆的想法诞生了。平生对荷花的研究,虽然不能画了,但可以转换成拍摄照片的方式表现出来。于是,翠湖的荷塘里又多了一道风景。手柱拐棍,头戴墨镜的汪荷雨,兴致勃勃地挎着相机,从春到秋,反反复复地感受着,体验着,拍摄着。

作为高级动物,人的机体是无比神奇的,人的大脑可以超过现代任何具备综合运算能力的电脑。当一个人双目失明后,其对外部世界的感知出现了障碍,大脑就会调动所能调动的一切,保证和强化通过其它手段去感知世界。于是,人的听力就会得到强化,这就是盲人的听力超过正常人的道理所在。现实生活中,双目失明的盲人往往因超强的听力而成为音乐家,而双耳失聪的聋哑人凭着眼力而成为画家,这样的例子比比皆是。然而,画家出身的汪荷雨,双目失明后却要用听力来挑战弥补视觉的不可能。他要凭着失明前对荷花的了解,通过倾听荷花在风声雨声中的细微变化,判断其准确的位置和摇曳多姿的各种姿态,然后再用相机对准按下快门。

汪荷雨毕竟双目失明,拍照自然不可能一帆风顺。摸索出相机上的各种按键不难,难的是如何对准取景构图。凭着对荷花的熟悉,通过倾听风声雨声的吹拂与撞击,荷塘里的荷花有几枝,每天长大了多少,何时开始盛开,何时开始凋谢,他都能听辨得出来,但如何准确地装进构图里却相当难。他采取的是确定位置之后,尽量在微调中不断反复拍摄。有时候一张片子要拍百张甚至上千张。不知经历过多少挫折,为了拍好一张荷花图,他曾不止一次地不小心落入水中,从简易的卡片相机到微单相机,不知玩坏了多少台。

功夫不负有心人,经过千磨万击的苦练,相片终于拍成了,晚上就交给外孙子,按他的要求筛选PS后发到论坛,众多泡论坛的摄影发烧友,只知道有一个叫“残荷听雨”的网友,荷花照片拍得板扎,却不知道居然会是一个盲人网友。更为奇巧的是,柳蕖东作为该摄影版块的版主,曾经为残荷听雨名下的荷花帖奖励过多少声誉威望,加过多少次精华,居然也不知道是盲人拍摄的作品。

汪荷雨的荷花摄影,不仅发在网络论坛,也让外孙子帮他投稿到纸媒,参加各种摄影比赛。柳蕖东的猜想没错,汪荷雨的确是有一组《风雨彩虹荷花图》获得过摄影大奖。

长年坚持不懈,风雨无阻,守着翠湖荷塘拍片。终于在荷花盛开的一天午后,汪荷雨披着雨衣拄着拐棍来到荷塘边,找准了一片开得正盛的荷花,一阵雷声从天空滚滚而过,东边是下雨的滴嗒声,而西边却斜射出一缕通透的阳光,刚好在这片荷花盛开之处形成一个分界线。汪荷雨敏锐地感觉出眼前的风景,一片傲然挺立争奇斗艳的荷花上空,有一道飞架的彩虹。迅速地抬好相机,抓住这千载难逢的机遇,凭感觉对准之后咔嚓咔嚓拍了上百张。经过与外孙子一张张精心挑选比较,最终选定八幅图片形成一组,这就是柳蕖东听说的那组盲人捧走的摄影大奖作品。

六、

柳蕖东与汪荷雨,神交以久,相见恨晚。他们竟然整整聊了一夜到亮。交谈中,对柳蕖东正在拍摄的延时摄影作品《残荷听雨》,汪荷雨提出了许多建设性的建议和意见。翠湖的荷花虽然已经凋谢,但大观楼还有,还能补拍镜头。但柳蕖东已经有了新的打算,表现春城残荷的延时摄影,岂能仅仅局限于这一片残荷花瓣,还应当在前面作必要的铺垫,把大观楼长联“九夏芙蓉,三春杨柳”的意境也揉进去,更重要的是,还应当把毕生钟情于荷花,双目失明后依然追求不懈的汪荷雨先生的镜头也拍进去。

柳蕖东的脑海里构思出这样的延时摄影画面:五百里滇池边,汪荷雨老先生手执洞箫,吹奏出旋律悠扬绵长的《荷花赋》。身后是名扬中外的大观楼长联,天空中滚滚而过的是万里彩云。镜头从大观楼摇曳过渡到“三春杨柳九夏芙蓉”的荷塘边。从表现 “小荷才露尖尖角,早有蜻蜓立上头”的娇嫩之美,到“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的繁茂之美,再到“出污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的坚毅之美。然后是风雨中片片飘落的残荷,粉红色的残荷花瓣,在土黄天绵绵细雨的敲打下,片片落入水中,花自飘零水自流,一派苍凉而悲壮之凄美。花开花落,残荷并非归宿,而是生命的轮回,预示着来年新生的起点。几组画面形成了巨大的视觉张力和空间美感。整个延时摄影的主角无疑是汪荷雨老先生,历经沧桑,在繁华褪尽甚至双目失明的境况下,依然保持着生命中与生俱来的不屈和圣洁,在凄风苦雨的逆境中,依然保持着灵魂中那份纯真与高贵的情怀!

只是这部延时摄影作品还得延时一年才能拍完,尚不知汪老先生是否同意出镜。但柳蕖东充满着信心!

85dd72c0gx6BIBRsH1O6c&690.jpg
本帖评分记录龙珠 声誉 收起 理由
肥头哨婆 + 1
倾梦之巅 + 1 很给力!
左笔走 + 1 赞一个!
青山 + 1 赞一个!
中兴 + 1
老中医 + 1 赞一个!
昆明的故事 + 1
临风问天 + 1 很给力!
荷塘那荷花 + 1
雪玉 + 1 很给力!
benmy + 5 + 1 积极参与
文笔塔 + 1 赞一个!
糊涂老马 + 5 + 1 赞一个!
李存梅 + 1 很给力!
翟星光 + 1 赞一个!
谢小鱼 + 5 + 1 很给力!
彩编07 + 1 你的文章被添加至人文云南频道,感谢支持。
黑马子建 + 5 + 1 很给力!
星亚摄影A + 4 + 1 鸣响非文大赛第一枪!
总评分: 龙珠 + 37  声誉 + 6 
发表于 2017-5-24 09:23:28 | 显示全部楼层
东风第一枝 支持先

颇为动人的故事 描写也精细

线头有点多 尚有可以剪裁的空间
本帖评分记录龙珠 收起 理由
箫寒 + 5 赞一个!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5-26 16:58:5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届大赛开篇不凡,箫老《残荷》中的最后一片荷花,与欧亨利《最后一片叶子》中的最后一片树叶,可谓是同工异曲,前者是通过最后一片残荷挽救了自己,而后者通过最后一片叶子挽救了朋友,一个是弃而不舍,一个是把失去的画上。但我经常把欧亨利与杰克伦敦两个名字给混在一起。真是不应该好大大家没拿我这错误当笑话。不过虽是同工异曲,但在创作的手法上我却认为欧亨利的内容显得紧凑,而箫老的太扩散了一些,如果能再少一点议论和描写,在文章的质量上估计应该能更上一个档次的。

点评

有一点很中肯,箫老议论较多, 应在精炼上再应点功:)  发表于 2017-5-27 00:45
本帖评分记录龙珠 收起 理由
箫寒 + 5 赞一个!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5-29 17:57:34 | 显示全部楼层
临风问天 发表于 2017-5-27 19:25
荷花出污泥而不染,激发了多少文人的才思,催生了诸多诗歌美文。
荷叶效应同样激发了多少科技人员的才思, ...

科学与文学艺术是相通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6-12 20:10:21 | 显示全部楼层
佳作!丝丝入扣,逻辑严密的描写,将不可能变为可能。既在意料之外,又在情理之中。可见作者过人的功力。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6-27 11:40:51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各位:本文虽是虚构的小说,但却是听了彩龙网友@雪之子 刘老师讲的一个真实故事,刘老师在翠湖拍片时巧遇一位盲人摄影师。正是源于此,我才大胆虚构出这篇小说。刘老师随后在大观楼再次与盲人摄影师相遇,还拍片专门发了个帖。现实生活中的盲人摄影师的真实故事不得而知,但肯定与我的小说不同。在此,我要感谢刘老师的故事给予的创作灵感!同时要感谢各位的点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5-24 11:56:40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狡猾的狐狸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5-24 11:41:13 | 显示全部楼层
守株待兔 发表于 2017-5-24 10:25
星亚大师在论坛乱删我的贴子,在这里顺便批评一下

哈哈哈哈哈。。。。那你再发不就行了。。。。哈哈哈哈哈。。。。。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5-24 11:18:00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黑马子建 发表于 2017-5-24 11:10
对不起,是我删的,别怪星亚。你重复发了三个帖子,保留一个!

没关系的,是网络不行,发送总是显而失败,故而重复了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5-23 21:45:00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箫老大作!待我慢慢读来……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5-24 09:21:36 | 显示全部楼层
老将一马当先,赞一个!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5-24 09:28:51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届大赛开篇不凡,箫老《残荷》中的最后一片荷花,与杰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5-24 09:43:23 | 显示全部楼层
奇思妙想,精彩篇章。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5-24 10:14:10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残荷,富有寓意的主题。文中主人翁的事迹简直就是东方夜谈,他以坚韧的毅力,常人难以想象的困境,追求理想,诠释人生真谛。应该是篇满满正能量的纪实文章。萧老师的文字优美,描述细腻,饱读诗歌,在这里认真学习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5-24 10:25:09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星亚摄影A 发表于 2017-5-24 09:43
奇思妙想,精彩篇章。

星亚大师在论坛乱删我的贴子,在这里顺便批评一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5-24 10:32:47 | 显示全部楼层
金瓶松 发表于 2017-5-24 09:23
东风第一枝 支持先

颇为动人的故事 描写也精细

感谢金大丝诚恳的批评指正,学写小说就是要学会剪裁。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5-24 11:10:06 | 显示全部楼层
守株待兔 发表于 2017-5-24 10:25
星亚大师在论坛乱删我的贴子,在这里顺便批评一下

对不起,是我删的,别怪星亚。你重复发了三个帖子,保留一个!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扫一扫,用微信登录

本版积分规则

热点回顾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