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推荐

天秤挥别射手独自舔伤

5123人阅读  0人回复   查看全部 | 阅读模式 |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12-30 17:45:23
分享到:

像余音绕梁的歌声久久不绝,像滴滴答答的秒钟永无休止,像绣花针落地的小心翼翼。

其实,那只不过是我这个天秤在彼岸对那个射手孤单的思念。

或许我曾经在他心里停留过短暂的一瞬,只是后来莫名其妙的消失了。或许他不屑于内心拥挤的角落尚有我的一席位,因此渺小的我被他拥挤的心给“忽略不计”了。或许自始自终我从未走进他的心。

女人的猜疑是可怕的,也是没安全感的。唯一值得相信的就是女人的第六感,当你确定那个男人不爱你了的时候,这样的第六感。

我许多的猜测都得不到答案,面对的却是他的无所谓。感情不是一个人荡秋千的独角戏,而是需要两人坐在跷跷板两端的互动。

他说是我想多了,我说是你让我想太多。没有时时刻刻的陪伴,也没有偶尔的电话与短信。可我并不是只有需要时才被你拿出来的某件物品。

我尝试着了解他的内心世界未果,得到的是他的沉默与我内心的静音。既然开口那么难,那么就算了吧。他还未否定我,我就先把自己淘汰。此时我的天秤已经无法测量射手这份感情的重量。

在他的沉默中,我们的感情也沉默了。

从此,他消失在我视线以内的世界。彼此失去联络。

而这道仓促的划痕,并入遗憾与错失的复杂交加,难以抹去。

我一个人去旅游,一路上看尽经山川河流,走过小镇与繁华街市。一个人在旅馆的窗前远眺,阳光泻在我倚靠的玻璃窗上,明晃晃的光让我想起我们曾经说好要一起旅行的承诺,而你现在在哪里?

我一个人背着大大的旅行包在拥挤的火车站候车厅行走,旁边是对情侣相拥依偎,紧握着对方双手,彼此眼神的坚定让我想起你笑着叫我名字的可爱样子,可是你现在又在哪里?

我一个人在下着涓涓细雨的雨天傍晚,穿着白裙子在街灯初上的公园散步,在一排排种植着垂柳河边跳舞旋转,那个会跑过来抱住我的人,在哪里?

我多么想从朋友那儿收集关于他的点滴,我多么想在某个晚上意外的接到他的电话或短信,我多么想对他说句我爱你,我们重新开始好吗。

可是,他不爱我。为了那可笑的尊严,我倔强转身与他背道而驰。

有时候你放弃一个人,就是放弃自己的幻想,你对他不再有幻想,你就不会再恋恋不忘。

两个心在一起的人,即使相隔千里,也相互心疼,若心不在一起,即使近在眼前,却相对无言。两人若不同心,怎能同行,所以不管你如何留念,如何难以割舍,他的心不在你这了,便是你放手的时候了。

某天在街头与他偶遇,我站在路边眼前一刹那急驶而过的只是我的思念而已。夜以继日的思念亦不敢让君知,独角戏唱的好累。最后,时间会逼迫着我们,相忘于尘世。

不强求不属于自己的东西,珍惜自己已有的东西。这样我们才能感觉快乐。

遗憾是爱情最美丽的样子。年轻时不懂爱,刚愎自负不懂珍惜,潇洒地转身告别过客,继续赶路。

芸芸众生乱花迷眼,错过了伤心了心累了想找个归人却发现只剩独自一人在空旷苍凉的路途上苦苦寻觅。而那些失去的,错过的,遗憾的,终究是最美的。但又怎样,我们依然赶路,那些仓促的划痕,即使刻骨,即使难忘,终究陌路。

回忆不可靠,我们不提过去,只适时的怀念。我们不问将来,走好现在。

爱早在分开的那一刻已经刻上伤痕,骄傲和倔强带着那可怜的遗憾与君已隔两岸,无渡通行。

我在彼岸,思念你。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扫一扫,用微信登录

本版积分规则

热点回顾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