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推荐

[原创] 禅意24篇(连载)艺术和人生的美学典籍  

106051人阅读  129人回复   查看全部 | 阅读模式 |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5-6-29 10:38:48 | 显示全部楼层
“我”本清净
     记不清在哪里读过一篇文章,题目是《把自己当作凡人》,其潜台词显而 易见:这“我”本“不凡”,甚至超凡入圣了呢!应该说:“我本凡人!”继而又想,这凡人又是什么?孔子这“圣人”本来也只是位教师,后人用得上他,才把他尊为“圣人”,他一生颠沛流离,到处碰壁,那个时候,也不过是个凡人。还有平庸无所作为之人,也是凡人,混世派,享乐派……这样说来,“凡人”二字可谓五花八门。“我本凡人”这句话还是说不清、道不明。
    想来想去,还得从自己走过的人生道路来看“凡人”。笔者少年得志,爬上了个副的七品芝麻官,于是自我感觉良好:虽不敢说入圣,却也自命不凡。待看到那折川剧《七品芝麻官》中的芝麻官本是个白鼻子的丑角,刺伤了那“不凡”的心,只好用艺术的浪漫主义去解释它。“文革”前后,一下子被打入十八层地狱的最底层阿鼻地狱,尽管并不承认自己是魔,才开始感到“我本凡人”的真实意义,不凡不过是一种对人生的误区;地狱的烈火有时仿佛太上老君的八卦炉,倒给悟空炼出副火眼金睛来。只要“我本清净”,又何在乎是魔是凡是圣!于是在后半生,不论是在官海中是浮是沉,或“文”山上忽上忽下,大体能以凡人的清净心对之:浮上来、爬下去只能给自己霎时的心理满足,别人不会从心坎里认你为不凡,坐在轿车中和蹬一张处处都响、只有铃铛不响的自行车一样,都同样消失在茫茫人海之中。匆匆的行人来不及看你一眼;红得发紫、富得流油的“不凡”,在人生中也不过一刹那,专横跋扈不过是扭曲心态产生的可笑行径罢了。于是我给凡人的清净一个界定:只有清净的绿叶才是生机常在。凡人本清净!在浮沉中下得水、上得岸,无惧无喜;名利场中走得进去。想出来就出来,不为名利所役使;浮浪声中不沾沾自喜,退潮搁浅在岸上,不生莫名的悲哀,脂粉队、胡须族中都可调笑一番,却又不沾不染,一旦萌生邪念,立刻对自己说:“我本清净!”很快恢复宁静平衡的心态。从此推己及人,也未尝有错!
前久,有位同行的“忘年交”,她不满于中学教师的位置,立志不结婚也要考上研究生改变现状,然而七八年来始终未能如愿,人熬老了,背上一大筐烦恼未能自拔。我告诉她,求上进本也是种清净心,考上了研究生也还是个凡人,如今的研究生处处都有,考不上也要有一颗清净心,“你现在筐里的鬼太多了,就像景颇族民间传说那样,传说中的鬼还能从花篮的洞里漏掉一些。而你的却一个都不漏,搅得你日夜不得安宁,驱驱邪吧!恢复你的清净心。”她想了很久,终于告诉我她想结婚了,笑了起来。
“我本清净!”清净是生命和永恒的象征。
(载《云南政协报》)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5-7-11 13:38:33 | 显示全部楼层
寻找宁静
一个周末的下午。我们全家为了逃避城市的喧嚣,回避公园、旅游景点的摩肩擦踵,驱车到金殿背后的小树林,想寻找一片绿草如茵、林荫点点、却又可以窥视深邃蓝天的幽静所在。面前是一条不知谁修的汽车便道。土路上两道车辙中已经长满了青草。两面是低矮的小松树林,一阵阵松树树脂的香味和青草诱人的混合味道扑鼻而来,空气新鲜,沁人心脾,顿时令人头清脑醒,有什么比这更值钱的呢?气氛宁静,发人幽思,顿生出世之惑.有什么比这更销魂的呢?于是我们各自寻找自己欣赏的安乐窝。没有多久。我的孙女突然恐怖地尖叫起来,没命地奔出了小树林。我出来问其所以。他们指指旁边的一些小土堆,我一看,上面还插有人名、年龄的小木牌。我明白了,这是无人领尸的枪决犯的小土堆。我倒也不怕,看了几个牌,大都是二三十岁的罪犯,不禁心中叹道:“你们自己作孽呀!大好年华竟然就只能作松树的肥料!”这是死亡的宁静,心中毕竟有几分胆怯,只好另寻地方。
我们又找到一条阳光明媚的碎石子路,这里大都是栗树林,有些松树为它们遮荫,路下是一个缓坡的山阱,路边还停有两辆摩托车,大约是情侣来这幽静的所在度周末,不知他们钻到哪个小树林里亲热、闭着眼睛听那唧唧的虫声天韵去了。我们一家也各自去找自己的喜好之地。外出游玩,我喜欢天马行空,独来独往,顺路而下,来到一片浓荫密闭的树林里。踏着柔软、沙沙响的干枯落叶,倾听着它在窃窃私语,风吹嫩绿树叶的声音在上面和它对谈。这是生机的宁静,心中忽生一阵莫名的愉悦,我试想明白它们在谈些什么。这绿叶说道:“我们的生活如此欢快。温暖阳光的金发覆盖着我们的脸庞,清风用它柔软的手掌抚摸我们的身躯,我们生活得无忧无虑,自由而又快乐!”那落叶用它有些沙哑的嗓子道:“我已经在枝头消逝,经历了生和死。我要告诉你:生命一开始,就有死的影子伴随着;生和死是分不开的双人舞,无常是这双人舞的伴奏音乐,只有知道死的生,这生才是珍贵的,也才是有意义的;了悟死的生,才会忙着去多做有意义的事,生命才充实,死的时候,才能无怨无悔,微笑着从枝头落下,‘化作春泥更护花’,不知死,焉知生?”风停了下来,那绿叶沉默了。
我从树荫下走出来,遥望那湛蓝而又深邃的天空,仿佛它深蓝的底蕴就是无穷无尽的秘密,这生和死的谜就躲在它的后面。难以猜透。然而,这山林却明明白白告诉我:谜底离我不远,旁边就是那死亡的宁静,那些犯法而死的人,未必知道他们会因此而死,所以,他们的生如此短促而又可怜;这里生机的宁静,却视生死为一体,所以生才显得如此蓬勃盎然。
返家之时,我忽然想起今日的休闲有些意思;大自然教我明白了生死的辩证法,平时没有时间去思索的,在旅游休闲的放松中,却可以得到。
(载《春城晚报》)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5-7-24 12:30:47 | 显示全部楼层
忘却的愉快
记不清是多少年前,在电话上和一位朋友交谈,对她的私生活提了一点建议,话未说完。她把话筒一砸道:“我的事不用你管!“我猜想她一定是柳眉倒竖,杏眼圆睁砸下电话的。这种十分尴尬的局面。在朋友中我还是第一次遇到,对我这个“厚脸皮”来说,倒也不是什么困惑和难堪。只是觉得伤了她正流血如注的心而内疚,尽管是好心也不能原谅自己。得在适当的时候,找机会向她道歉,不论她原谅与否,我心才安。过了一久,机会终于有了,我向她诚挚地道了歉,她却笑着说:“我早就忘了呢!”我心里那沉重的大石头一下子放了下来:是忘却化干戈为玉帛呢!于是我们都笑了,笑得那么爽快!
感谢她的“忘了”:不“忘”难“了”,一“忘”就“了”!然而,世事总是对立面的统一:伤害了别人的人“不忘”。寻找机会道歉,“前事之不忘,后事之师也”。这样,被伤害者纵虽心小,也会因道歉而心理得到平衡而“忘了”,两人都“忘了”,就都有快乐;如果受伤害的人心胸再开阔一些,认定“说者无心”,把它既“忘”又“了”,不是既不折磨自己,又不烦恼别人?所以还是以“忘”为“了”。是快乐人生的上上之策。如果始终把这些事萦回于心,怨怨相报,仇恨从此而起,岂不是自寻烦恼,又和别人过不去。谁都不快乐吗?
“忘了”好!过去数不清的个人冤怨都丢开,一时说不清的是非曲直都拉倒。“忘了”好!忘了心清净,忘了无烦恼;冤怨相报何时了!
忘了,就是古代哲人说的“无相”,它是寻求快乐人生的“心地法门”!
(载《春城晚报》)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5-8-5 15:29:46 | 显示全部楼层
借用“心理代偿”
现代心理学揭示一种人类共有的求得心理平衡的“代偿”现象:钱包被小偷偷了,非常难过,朋友会劝你道:不要难过了,舍财免灾,也许你丢了这点钱,会免除了灾呢!一想,也可真是,一下子就平静下来,很快恢复了原来的愉快心情。这就是用未知真假的免灾心理。代偿了实实在在的丢钱。
有人说,这是阿Q的“精神胜利法”,其实,也未必全是。世上的事大都是祸福相倚。得失相伴,有一得必有一失,有一失也必有一得:丢了钱,经过代偿,平静下来,总结经验教训,采取措施,以后就不会丢了。如果笔者没有三次丢自行车,“旧的不去,新的不来”,就不会有当今的新潮车。在我们现实生活中,如此得失互偿的事是经常发生的。这是“心理代偿”现象的客观依据。当然,“心理代偿”既然是人类的普遍现象,那么,纯粹的代偿也是经常发生的,只是因为人们文化层次的不同,代偿层次也有高下之分。阿Q挨了假洋鬼子的几“哭丧棒”之后,用“儿子打老子”作心理代偿,只因为他处于那个时代社会最底层又是没有文化的一个可怜虫,他的社会地位和文化,在那个时代,只能有如此的“代偿”层次。尽管他的代偿层次成了一个千古笑谈,但毕竟因此得到解脱而愉快起来,否则他只有自杀或去杀人,或永远悲戚不止。鲁迅所说的“国民劣根性”,只能说他的代偿层次“精神胜利法”之低下,却没有把心理代偿的人类精神现象和“国民劣根性”画上等号。
善于用有文化层次的“心理代偿”,平衡你因悲戚而失衡的心态,也许就能找到一种寻求快乐人生的途径!
(载《春城晚报》)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5-8-19 09:52:41 | 显示全部楼层
朦胧的快乐
“烟笼寒月月笼纱”,这是月夜的朦胧之美。白天那清晰可辨的景物,那美丽的红墙绿瓦,依依垂柳,碧波白鹭。还有那令人恐惧伤情的,破碎的山谷。荒凉的山岗,悲伤的坟场,美的悲哀的丑恶的,在朦胧中。差别消失了,花非花,物非物。烟非烟,血泪斑斑的湘妃竹和凤尾竹同是—个倩影,一切都在是与不是、似与不似之间,让人忘了旧时清晰景物,在这种朦胧之美中。得到一种平静的愉悦。
此情此景,令我想起了和一位旧时朋友的几次邂逅。第一次见他。我几乎愤怒得要发狂,真想过去摔他几个耳光。以消数十年心头之恨,因为他蓄意制造的假案。让我坐过牢。被不明真相的人打得遍体鳞伤。背了几十年的黑锅,含辛茹苦了一辈子,改正之时,却已是垂暮之年。一提此事,不禁心如刀割,如今亲见其人自是悲愤难禁。但毕竟还是克制住了。只是旧时伤痕涌血不止。有人劝我忘记过去,可是怎么也忘不了。但是仔细回忆,旧时的春风得意和刑狱惨状,却又仿佛全都笼罩在一片迷茫的朦胧之美当中,一切都仿佛没有差别,只留下那种朦胧之美。我因这种美感的诱惑而笑了:往事如烟又不如烟,都在虚实之间。以后朋友在一起谈往事,我就把这些苦难的往昔作为笑话。大家一笑了之。以后见到那位造假的朋友时,那朦胧的愉悦把过去的苦难带进了一个无差别的境界,我却能有如无事一般,谈笑风生,一种平静的愉悦在心中升起。对于那位朋友来说,已是“往者不可谏”,他抱歉也已无用,只要大家都明白,就算他装糊,也不想去管他,过去的已经过去了,大家在朦胧的不言中,求个人生的快乐与愉悦。
朋友,如果你对往事还耿耿于怀,不妨试试!
(载《春城晚报》)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5-8-30 10:47:49 | 显示全部楼层
“不要放在心上”
有人在感情上受到伤害,心中烦恼又悲哀,人们常用这句话去劝解:“不要放在心上!”这句很普通,却极富哲理的话。古代哲学家称为“无住”——莫在心中住留!只要不在心中住留,就可以做到“无相”——仿佛没有发生过这事。这是寻求快乐人生的重要途径。
往事是自己的历史,正在发生的事也会在一瞬间成为历史,历史是一种智慧,可以从中得到教益。得到智慧之后,不论悲欢都要抛开,“不要放在心上”,才能既得到人生的智慧,才会有一个快乐的人生。从寻找智慧的角度说,往事不如烟;从寻求快乐人生的角度说,往事若烟又如梦。要让它们像“过电影”一样,如果有一幅“朦胧之美”的镜头,就迅速拍摄下来,继续“过电影”。心眼比针还小的人,喜欢在一些伤心的境头面前,流连忘返,这样就会线过不去,针过不来,这“过不去”就是快乐人生心中的孽障。
成功的满足与欢乐也会很快流逝过去,因为人生的悲欢离合,不论过去,现在和未来,都有如滚滚东逝水,从来也不会回头看一眼的。因此,“不要放在心上”的“无住”,是符合人生流程的客观规律的。如果事无巨细,都放在心上,那么,正如李清照说的,“只恐双溪舴艋舟,载不动,许多愁!”如今,喊“活得累”的多半是女性,这是她们那精细和多愁善感的女性特点赋予的。其实,女性纤细如李清照者,应学她“生当做人杰,死亦为鬼雄”的豪放和“不放在心上”无住的一面,如果老是“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人生就很难得到快乐了。
“不要放在心上”的“无住”,也许能为你在一些烦恼中得解脱。试试吧!
(载《春城晚报》)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5-9-16 17:33:38 | 显示全部楼层
黄昏时节华亭寺
外出旅游,我喜欢集体的“旅”,大家在车上有说有笑,我却愿意天马行空一人独自去“游”,搜寻和品味心中的感受。特别喜欢逛寺庙,考察其蕴含的历史文化变迁、内涵和塑像艺术,惟独没有在寺庙住过。这次因事去西山华亭寺,“挂单”两个晚上,那感觉却是十分特别。
晚上六点半,山门全闭,游客和香烟的繁华已经荡涤殆尽,在山坳密林中的华亭寺静悄悄,一点风也没有,眼前的树木、大殿、池水,仿佛定格、凝固成一幅静物画。我忽然有一种失落的惆怅,越是寂静,这种失落感就越是强烈。调整一下心态,又落进享受山坳古寺宁静的空寂之中:心物两静,最是闪现独特思绪和灵感的时刻。最引人注目的是:夕阳斜晖把大殿和树影拉得很长很长。成了无限伸长的巨人,上半截竟伸进那远离我几十米的圆形放生池水中,这巨人的影子有一半丝纹不动,一半却被池水中鱼儿搅动,轻轻摇晃着,忽而捏扁、忽而又搓圆或者破碎,我对自己的影子从来没有如此吃惊过。接着淡淡一笑:朝阳也曾经把我幼年、少年的影子拉长了,那时觉得很好玩,小伙伴还互相踩那长长的影影儿,只是从来没有见过这么长的影子。如今在这孤寂的巨人面前,却猛然涌上了一种无奈的慨叹:这长长的影子,给人一种虚幻的欺骗之后,夕阳落山后,就忽然消失了。只留下树林上天边金色灿烂的晚霞。这晚霞也倏忽变得灰暗了,不知从哪里冒出淡淡的一层薄纱。云非云、雾非雾、烟非烟,蔓延着笼罩了这山坳的树林和古寺。原来,这华亭寺在虚云和尚重修时,挖出一禅碑.有“云栖”二字,虚云曾改名为的“云栖寺”,原来这云就是那么“栖”的,还没等“云”笼盖这山坳,天,很快又昏暗了,大殿、花树,池塘,一切景物尽都一齐没入这昏暗之中。令人惊奇的是:这灿烂、朦胧、昏暗的交替,只是不经意间的事,只有在这山坳之中才会有。我不禁想起了自己的一生,苦难、挣扎、奋斗,一瞬的成功、幸福,还有那永远伴随人生的平淡,就仿佛是这不经意之间的交替。在脑海中,那才消逝的拉得很长很长的身影,又化作一条蜿蜒曲折的河流,当它经历了欢畅欣狂的奔腾澎湃,穿越乱石的阻塞幽咽、沙滩淤积的分流和枯竭,借助这一抹淡淡斜晖、朦胧与昏暗,来不及回头看看、品味两岸风光,如今,终于进了这平静的放生池中:我得放生,进了这解脱之境。此时,那人生的行色匆匆,也迅速隐没在朦胧和昏暗之中,它仿佛不是自己的经历,倒像是朦胧中的那身外之物一般,纵你千般睁圆眼睛辨认,仍旧迷茫和陌生得让人扼腕叹息:“那过去仿佛是别人的,却又像是自己的!”时光,竟以这样无情的速度编织人的一生!
然而。这山坳中华亭寺的独特的寂寥和平静,朦胧与昏暗,却又把夕阳夸大的虚幻景物、人生的皱褶慢慢熨平了:它把起伏波动的思绪消减成有如放生池中鱼儿泛起、闪着神秘暗光的涟漪。我笑对自己私语:“人生,本就是这样的:一切都在迅速的消失中走进朦胧与昏黑,最后,仿佛什么都没有差别。”一面想,一面信步回到挂单房,虽有蚊虫干扰,却睡了个好觉。
(载《春城晚报》)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5-9-26 09:57:55 | 显示全部楼层
预祝各位朋友们中秋和国庆长假快乐!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5-10-1 11:55:21 | 显示全部楼层
《脑筋急转弯》和“第六感觉”
有—本孩子的书叫《脑筋急转弯》,和孩子一面读,—面玩,受到极大的震撼!
“世界上最长的车是什么车?”孩子问。我们都按惯常的思维猜“火车”,孩子提醒道:“莫往火车、汽车想!”这就奇了:马车、自行车就更短了,都猜不出来。最后孩子“放公鸡”道:“堵车!”全家哗然大笑。细想起来,这种思维游戏包含着很深的哲理:“堵车”既是“车”,却又超越了“车”这个名词的名相概念。这种“超越”给人们带来了思维牢笼的大解脱,因而产生了愉悦的大笑;它是一种创造性的思维方式。这不禁使我想起了我国佛家禅宗用“参话头”训练这种创造性思维的“公案”故事,有一则是这样的:宋朝宣州刺使陆亘是南泉禅师的弟子。他请教南泉:在一个口小肚大的瓮里放进一只刚孵出的小鹅,这鹅在瓮中长大了。出不了这瓮,请问:有什么办法既不打破瓮,又不伤鹅而使鹅从瓮里出来呢?如果按照惯常的逻辑思维,这是一个无解的难题。然而,如果“跳出三界外,不入五行中”,发挥思维和语言母体的多子性和功能多样性,跳出名相逻辑思维的束缚,用创造性思维来回答,就有另一番情趣。南泉禅师就是这样,这时,他叫了陆亘一声“大人”,陆亘道:“下官在此。”南泉道:“哪!这只鹅不是出来了吗?”南泉这种训练弟子开悟的方式和《脑筋急转弯》简直是一个模子里拓出来的。也许,这种“急转弯”是从“参话头”中得到的启发,不过,凡是跳出单一的思维牢笼,就可以得到彻底精神自由的精神状态,也必然产生不同程度、不同性质、给人偷悦的创造性思维。
陆亘开悟了。陆亘悟的是什么,后文没有说。但可以肯定的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一百个人读《哈姆雷特》,就有一百个哈姆雷特。”至少会产生一种愉悦的大笑,这正是一些小品给人带来并不完全相同的愉悦的缘故。如果进一步地思考“为什么”,并且知道了“为什么”,就可以有意识地、纵横捭阖地训练自己和孩子的创造性思维能力。于是,我忽然想起了“第三只眼睛”“第三只耳朵”“第六感觉”这些词汇。
它们同样是一种眺出惯常单一思维的创造性思维方式,佛家和人们称之为“悟性”,艺术上称为“灵感”或“找到感觉”。用这种“第六感觉”看一幅画,听一首乐曲或感悟一种事物,它必然要从五官感受的客体出发,而后超越客体形成自我独特的感受,它的创造正是表现于“超越”,它和逻辑分析辨认的思维方式的方向相反,是一种当今人们说的“整合”性思维。这种思维方式也存在于一切领域中,有—本叫《第六感觉》的书。就有详细论证,瓦特见开水掀开了壶盖,得到了“灵感”,发明了蒸气机,就是这种思维能力的显现。我们每个人。都有这种思维能力,只是没有开发它,或者被单一的思维所僵化。《脑筋急转弯》和禅宗的“开悟”方式:它们先把人带到逻辑思维的绝境,把人困在一个四面都是铜墙铁壁的深渊之中,然后开启你的“第六感觉”,张开那强大羽翼,飞向一个广阔的天地。如此开发、强化这种“第六感觉”或“悟性”,是开发创造性思维的一种方法,不妨可以试试。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5-10-17 13:51:53 | 显示全部楼层
放风筝
蜈蚣
不识闲时坐花间,放得蜈蚣青云端。摇头摆尾乘风去,千里东风一线牵。
佳人
一头青丝洒满天,两潭秋水惹人怜。春风最识佳人面,独拥怀中睡云间。
寿星
白发拐杖犹钻天,红衣宽带只等闲。笑说乘风归西去,只颁垂髫野鹤天。
大头和尚
一个脑袋半拉天,满盘皎月两星眼。咧嘴开怀笑不尽,结趺端坐白云闲。
俏姑娘
蓓蕾初绽豆蔻年,探寻世事眼睁圆。不识人间烟火味,偏却飘摇云雾间。
(载《春城晚报》)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扫一扫,用微信登录

本版积分规则

热点回顾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