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推荐

[散文] 兰公祠:千古风流不容绝(“俊发杯”龙泉古镇征文)  

1566人阅读  10人回复   只看楼主 | 倒序浏览 | 阅读模式 | 复制链接    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1#
跳转到指定楼层
发表于 2017-11-24 16:18:02
分享到:
兰公祠:千古风流不容绝

                                          凌之鹤

     偏居嵩明县杨林镇一隅的兰公祠,作为古滇文明颇具影响力的一座文化地标,历经风雨洗礼和历代有识之士的修葺和维护,如今已建成嵩明历史文化和爱国主义教育基地,云南省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成为云南人文精神领域又一令人神往的高地。

    据《嵩明州志》《云南文物古迹》载,兰公祠始建于明成化年间(约1476年)。该祠位于杨林古驿道旁,今杨林镇南街。兰公祠建祠以降,或毁于兵火,或湮没于风雨,“每于风流将歇之会,即有接踵而兴者”,历代皆有贤达重事修葺,所以古迹故址一直荣与存焉,迄今人文香火犹盛,风流绵延不绝。兰公祠在历史上究竟经过多少次重修,我们无从考证,但其中三次重大的修葺壮举,均幸有碑文为证;而率尔慷慨举义的三杰,诚非等闲之辈,此三人,允称兰茂之千古知己也。这三位非凡的前辈——清代的李澄中、李华之和民国时代的李星槎,诚如“古滇真名士,玄壶老诗人”兰茂一样,都应当获得后人缅怀。

    先说李澄中。对于大多数现代人而言,这也许是一个陌生的名士。与生前落泊的兰茂相反,李澄中在世时声名极为显赫,身后却令名寂寞。李澄中(1629年8月7日~1700年6月22日),明末清初人,字渭清,号茵田,又号渔村、怡堂,晚号“秋水老人”。李澄中出生于山东诸城李氏书香之家,箭口镇辛庄子村人,后迁居县城超然台下,为诸城无忌李氏十世祖;康熙版《东武李氏族谱》主修人,清初著名文人、史学家、诗人、藏书家。他一生著作颇丰,著有《卧象山房文集》《白云村文集》《艮斋文集》《滇南日记》等。李澄中少颖异,十岁时能背诵六百多首古诗词,出口成章,下笔成文,十六岁应童子试,十九岁为生员,弱冠为诸生,二十三岁乡试中副卷,每试必冠,深获诸城名流赏识,士林咸称其奇才。康熙十八年(1679年)试中“博学鸿词”,授翰林院检讨,又充明史纂修官,奋笔侃侃无所避,“操纸千言立就”,颇得康熙帝赞赏。李澄中学识渊博,其诗中和,宗盛唐文,雅洁有法,尤精五言古律,其词多比兴,文笔遒劲,尤善于碑传记事之作。史称“青州四大家”“山左三大家”。

    清康熙庚午年(1690),年过耳顺之龄的李澄中奉命赴滇主持乡试。万里迢迢从京师到云南,生性洒脱,雅好山水的李澄中不以车马跋涉之劳为苦,一路上以领略山川之秀、寻访地方名人为乐,公闲诗酒之余,奋笔写下了五册《滇行日记》。初入滇南,向来“清廉却贿”的李澄中尚未安排好乡试事宜,便遇到了行贿的麻烦。某天中午,李澄中刚到滇北县十里长亭,就受到前来迎接钦差大人的一群秀才盛情欢迎,他们恭敬地抬上一个食盒。李澄中误以为是慰劳的饭菜,一边客气致谢,一边让随从打开食盒准备与众人分享。岂料盒中所置并非美酒菜肴,而是晃眼的雪花银子,约有三千多两。李澄中勃然大怒,厉声责骂道:“敢以此污我也!”旋即命人将行贿者绑缚当地县衙问罪,自己则拒食拂袖而归。回到云南督抚衙门后,李澄中当即主持召开科考会议,饬令重定科考规章,亲自选拔监考人员,严明科考纪律,整治科考作弊风气,为当朝选拔了一批品学皆优的人才。时任翰林院检讨朱竹(朱彝尊)在京师会晤秀水李约山时,问他:“君在谢敏公幕为云南督学者三年,其间高才生有几?吾将验渔村得人多寡焉。”李约山回应取列22人,李澄中选拔的人才中就有18人,皆清廉贤能。朱竹为此大摆宴席,祝贺李澄中秉公执法,慧眼识人。

    话说这一年金秋十月,嵩明坝子刚刚秋收完毕,丰腴的大地坦然交出她无边的辽阔。天高云淡,晴空飞鹤。圆满完成公务的李澄中回京途经杨林,在驿馆驻足时闻听此地乃高人兰茂故里,遂欣然偕地方官员和一干学子去探访兰先生祀祠陵墓。置身荒郊野外,对秋风残阳,李澄中目睹兰公祠与坟墓“坯土倾圮,宿草榛莽,墓碣剥蚀过半,慨然有风流销歇之悲焉”。李澄中肃然焚香祭酒,扫墓除草之后,徘徊叹息之余,想到兰先生一世风流,终老家食,潦倒布衣,“脱履富贵,委骨于陈根藂茜之中”,三百余年后眼见得“人亡风微”,杨林要冲人流涌动,车马喧嚣,但过往官员、学子和客商“鲜有回车太息凭吊其轶事者”,唯独自己这万里羁客深情地绕祠环墓,久久不忍离去。心有戚戚的李澄中情不自抑,萌生重修兰公祠及葺墓之意,他当场提议并率先捐金,号召乡里贤达共襄义举。在李澄中看来,“懿德之好,千古同情”,兰先生学问与平生功德事迹,可谓山高水长,允为百世之师,理当得到世人敬重,后人须代代修葺祠堂并恭护墓地,使先贤往圣之风流永远光泽和垂训来者。

    说来机缘凑巧,时隔十九年,即康熙己丑年夏(1709年),李澄中的侄儿李华之受命屏藩滇南。李华之(1640年~1718年),字秀实,诸城人,为李澄中之侄(一说为从孙)。康熙十五年举进士,授中书舍人,曾任顺天府尹。康熙亲征葛尔丹时,他捐资运米供军粮,凯旋后升为产罗道副使。琼州峒黎造反,他单骑晓谕而降,又升为湖南按察使。贵州三江苗民暴变,他为巡抚陈所知出谋献策,参预方略,平息苗民之变,被擢升为云南布政使。1712年(康熙五十一年),他获调京内用,民众为他修建生祠,历任太仆寺卿,左副都御史,刑部右侍郎,刑部左侍郎。1718年(康熙五十七年),七十八岁高龄的李华之任全国会试大总裁。会试刚毕,平凉、巩昌诸郡发生地震,他授命往勘。不辞辛苦,按部核实,并奏疏请求对灾区赈济。彼时也,百忙中的李华之又蒙圣诏回朝议事。呜呼,岂奈甘肃离京城太远,归心似箭的李华之因急于昼夜赶路而染重病,不幸卒于归途。

    从万里之外的京城迤逦行来,由黔入滇,李华之感觉道路更为崎岖,“涉关岭,渡盘江,所历皆崇岩迭嶂,鸟道羊肠,蜀道之难,难于上青天,不是过也”。当他甫入云南境内,看到“山驯然而伏,路坦然以舒,生面别开”,抵达杨林时,发现此地“远峰列秀,近水澄空,烟火楼台掩映于云树苍茫之外,意必有隐君子出乎其间”。恰逢杨林官员学者来访,李华之随口一问,果然!“杨林有大隐”!杨林士人告诉他,此间有兰茂先生,为明初人,自幼学圣人之学,淹通经史,精通医学,著述宏富,“为理学宗匠”,斯人志向高尚,老于林泉,乡里呼为“小圣”,“既殁,以乡贤从祀”云云。李华之闻之感奋莫明,随即与诸生前往兰公祠拜谒,“是时,余心怦怦动,急舍车徒步趋,历阶而上,读其祠记”。这一读让他悲欣交集,感慨再三:原来祠记竟为其叔“先渔村公作也”,今日有缘亲睹,可叹乃叔已逝,“物换人移,已将二十载矣”。李华之想不到自己此生有机会瞻游兰公祠,亦想不到会在此祠中读到先人撰写的祠记;李澄中更不可能想到,二十年后自己的侄子会“作藩滇南”,而且居然会来到兰公祠读他留下的祠记。李华之读祠记,感觉李澄中叔叔之“笑貌音容宛然如在”,想到他的文章才华和为官做人,与胸怀大志而潜心圣学的兰茂何其相似:兰公有治国安天下之才干,这从他授方略助王尚书大破麓川一事可窥一斑。兰先生固有壮志,奈何其耻于利禄,又或不遇,所以归隐坊间,“向使侧身庙堂,与刘诚意、李韩公诸君勋名事业当在伯仲之间,顾乃肥遁不起,想其襟期,盖东汉子陵一流人物”;李澄之为官清廉,政声颇佳,为人刚直,他辞滇回京以后,怒对奸佞谗言诬陷和大学士盛情挽留,慨然逆旨:“天下之患,莫大于士大夫寡廉鲜耻,贪而不止耳。弟虽不才,何至如逐臭之蝇,驱而不去乎?”遂不赴,拂衣而归。康熙三十三年五月(1694),在功名场中浮沉十五年的李澄中绝意仕进,辞官归里,时年六十六岁。——李澄中是否受到兰茂隐逸思想的影响,我们不得而知,但正如李华之所说,他叔叔回乡后“筑室海滨,仗履琴书,潇洒自适”,“所著《卧象山文集》《滇南集》《艮斋文集》《滇行日记》等书,古奥磅礴,慷慨激昂,率皆折衷经史,不难与《玄壶》诸书后先并驾,然则吾叔与先生虽谓异世同揆可也”。毋庸置疑,兰茂和李澄中乃隔代知遇。置身兰公祠里,恭敬地扫墓读祠,恍入梦中的李华之相信“一饮一喙,莫非前定”,尤其读到“后之人,倘有踵余之后,闻风而起复事修葺者”一句时,他心头凛然一震:叔叔一语成谶,怪哉,他怎么就料定自己的侄子会来谒拜兰公祠呢?念及“今者以吾叔之风流销歇之悲,转作犹子今昔存亡之恸”,李华之安能不动情涕泣,又安敢有违先人之嘱托?就这样,“赐进士出身滇藩使者东武李华之”与嵩明知州吴宝林等人,又重新对兰公祠及兰茂墓做了修葺,与其叔一样在墓祠周遭广植松柏翠竹。

     李文汉是第三次重修兰公祠的主要发起人。参与此番重修者,皆云南近代史上之名人。李文汉(1890~1973),字星槎,号素庵,嵩明县嵩阳镇上墩村人。光绪十六年(1890)生于缅宁。宣统二年(1910),毕业于昆明师范学校,旋后考入云南讲武学校,秘密加入同盟会。1911年10月,参加云南“重九”起义,同年,参加反对北洋军阀的援川战役,由小队长升中队长、讲武学校区队长、教官等职。1915年12月,云南护国战争爆发后,李文汉随滇军第一军出兵四川,在棉花坡战役中立功,升为云南第四旅第八团团长。1922年从日本学习回国,接受孙中山的领导,参加北伐,升任旅长。1923年,任广东大元帅府广州卫戍司令部少将参谋长兼第二独立旅旅长。1932~1933年任国民革命军第十路军总司令部补充第三大队少将大队长。1934年,任滇军第五旅副旅长。1943年,当选为省参议员。1947年被选为国大代表。1950~1954年任云南省人民政府委员会委员。1955年,任云南文史馆副馆长。李文汉平生酷爱书画碑刻,生前将多年收藏的线装书万余卷(册),字画40余件捐给云南省图书馆。著有《蔡邵阳年谱》《云南陆军讲武堂概况》,与其弟李文林合编《杨林两隐君集》等书。

     民国四年(1915),郡人李星槎晋谒兰公祠,目睹“廊厢舍宇,渣滓粪积”,“心怦然”,遂与时任县知事李鸣盛和嵩明白邑人(今滇源镇)顾秉钧(曾任国民政府云南省富滇银行行长)商议,“著手募资,集千狐之腋以成裘,后殿两厢半仍旧贯,栏石天井,咸事新修,大门尽用砖石,以作新式”。此番大修历时七年,不仅将兰公祠全面新修改建,而且专门购买了易墨石一方,对漶漫倾倒、掩没于荒草丛中的兰茂碑碣进行重立,请云南历史上唯一状元、著名文化人袁嘉谷先生篆书“明兰隐君墓”。

    自古风流人物,从来令人神往。兰公祠与墓屡获后人重修,诚如戴秉经所说,“或曰先生之灵,实则人心固有之良”。兰茂虽为布衣,俗辈皆谓其大才不遇,但先生“以自放任草庐,抱膝吟咏自遣,甚或托于老庄以自寓其襟期,其发为著作,皆有关于人心世道,后之人披览遗迹,抑扬讽咏,莫不油然心响往之”。兰公隐而不求终南捷径,不图浮名富贵,以隐明志,修身济世,虽隐居民间却关切人心世道,著书立说以广正道,采药行医扶助黎民,先生端然是真名士自风流也:“文采风流鬼呵护,死生契阔古交情”(邓薄《寒琼嘱题郭频伽手写徐江庵遗诗》) ;“幸神君之福我桑土,挹风流于无方”(明赵震元《为袁石复开封府》); “衣冠重文物,诗酒足风流”(唐牟融《送友人》);“为仰风流百世希,长歌招隐坐渔矾” (明唐顺之《谒夷齐庙》)。噫嘻乎,难怪哉,数百年来会有李澄中、李华之和李星槎那样的来者,要相继为兰公慨然兴祠修墓,他们修复的何止是一祠一墓,而是伟大的中华文明之根基。

     人心向善,文脉流远,先生之风,山高水长,是为丰碑。


(2017年仲夏于嵩明栖鹤斋)


本帖评分记录龙珠 声誉 收起 理由
翟星光 + 1 赞一个!
文笔塔 + 1 赞一个!
箫寒 + 5 + 1 赞一个!
总评分: 龙珠 + 7  声誉 + 1 
2#
发表于 2017-11-24 17:29:34 | 只看该作者
兰公,云南人的骄傲,值得大书特书!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3#
 楼主| 发表于 2017-11-25 08:14:25 | 只看该作者
箫寒 发表于 2017-11-24 17:29
兰公,云南人的骄傲,值得大书特书!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4#
 楼主| 发表于 2017-11-25 08:16:15 | 只看该作者
箫寒 发表于 2017-11-24 17:29
兰公,云南人的骄傲,值得大书特书!

箫老,周末愉快!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5#
发表于 2017-11-28 09:46:22 | 只看该作者
楼主博学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6#
 楼主| 发表于 2017-11-29 16:28:12 | 只看该作者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7#
发表于 2017-11-29 16:55:51 | 只看该作者
好一篇雄文啊!我记得我在嵩明时,还为修兰公的什么地方捐过一次款。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8#
 楼主| 发表于 2017-11-30 09:43:01 | 只看该作者
文兄一笑!文不敢称雄,而兰公可赞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9#
发表于 2017-12-4 16:52:34 | 只看该作者
就在我家附近,可惜一直没去过,等哪天专门回去看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0#
发表于 2017-12-5 14:38:15 | 只看该作者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扫一扫,用微信登录

本版积分规则

热点回顾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