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推荐

[散文] 又缘轿子山(第三届滇云网络文学大赛)  

1935人阅读  12人回复   查看全部 | 阅读模式 |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8-2 09:19:24
分享到:
本帖最后由 飞鸟儿 于 2017-9-27 11:19 编辑

    又可以去看轿子山了!每次听到这样的信息,我的脸上总是布满了春天。
    天公却不作美。
    傍晚的转龙小镇,雨点急速敲打着我的视野。骤降的气温加上冷雨的无情,让初冬的植物们显得有些可怜。梧桐树叶紧紧抓住母亲的手,生怕一时的疏忽大意会让它与母亲天各一方。窗外的雨点打乱了我的思绪,一颗滚烫的心被突如其来的雨水一点一点地浇凉。
    这可不是一个登山的好兆头,我自言自语地说。
    室友是我30多年前的同校师弟,姓赵,他性格开朗,说,师兄莫怕,老天会开恩的。
    老天会开恩,轿子山也会乐意接纳我,这一点,我倒是确信。
    记不清这是第几次来和轿子山相见了。认识她23年,我敬慕、崇拜、爱上她23年。除了极少的年份不曾相聚,大多数的年份,我都能把相思变为目睹,变为拥抱,变为依偎。想她,就去见她了,没有原因。有时,甚至是一年见她两次、三次。
    不知道轿子山爱不爱我,但我感觉到,她应当是爱我的,因为每次见她,她都把最美丽的一面展示给我这个“悦己者”,以至于让我在山上有了花缘、草缘、树缘、绿缘、水缘、雪缘、冰缘、鹰缘、佛光缘、文字缘……但凡上山,总有收获,于是,我对她爱恋,自然加了一层又一层。
    但看着今天这个天气,估计明天需要在冬雨中见她,我有些忐忑了。我不知道,是谁,挑动了老天的怒气?是谁,让老天把气撒在了我们的头上?是谁,想阻隔我和她的相见?
    清晨,雨点担当了一个闹钟的使命,不厌其烦地把参加采风活动的文艺爱好者一个个叫醒。打开窗帘,我有些忧心忡忡,担心轿子山会在雨雾中沉睡着不肯醒来,提前将我们拒之山外。
    冬雨淋湿了大家的兴致,一路上,中巴车内充满了沉闷。
    人声忽然间鼎沸起来。
    性情易变的轿子山和过去见到的每一次一样让我充满了惊喜。刚进山门,雨说停就停,丝毫没有拖泥带水的迹象。则黑乡方向白茫茫的远空,飘起了一根蓝色的腰带。腰带是个活物,见风就长,见人就变,变长,变宽,变纯,只用了几分钟的时间,便将世界撕裂成一个多彩的世界。
001.jpg
    云和雾之间有了明显的分界,那分界便是蓝,一种没有杂质、能够荡涤心灵的蓝。而高海拔的地势,让轿子山的云雾看起来气势恢宏、无比壮丽,让轿子山的蓝天更加地高远、辽阔、神圣。
    待在山谷深处向我们和天空仰望的是雾,趴在山体上慢慢爬行的是雾,托起远山山顶的是雾,把远山变成仙境的是雾。雾,把那些不需要隐藏的群山、村庄、土地、庄稼、路线,明明白白地展现在我们的眼里,又把那些需要暂时作为隐私的深箐、峡谷、河流、山崖、人物,糊糊涂涂地塞进我们的想象里。同行者停车驻足,任我们睁大老、中、青,近视、远视、散光,男人、女人的眼,愣是看不出、猜不透雾里的故事是怎样的演绎。
002.jpg
    蓝色天空上面越来越自由的是云。雾是有脚的,行得慢;云是无脚的,跑得快。没有脚的羁绊,云活得潇洒自如。想成为马,打个滚爬起来就是了;想变成鸡,头昂起来啼叫一声就是了;想成为龙,舒筋活络一会儿就是了;想变成鱼,摇摇头、摆摆尾,抖抖鳞片就是了。见过的物,想过的物,我们可以从云里找到。没有见过的物,不曾想过的物,云是万能者,能帮我们实现视觉的梦想。
    雾向往云的自由,拼命向上腾;云不想与雾纠缠,快速思离开。高处的云在跑,低处的雾在追。如此这般,云雾就有了像云像雾又像风的景象。热爱文字的我们,把奇妙的云雾幻化成脑海里的文字;执着存史的“摄友”,也是我们玩笑话的“色友”,长枪短炮一起对着云雾,企望把行走的美留在人间。
    我们到下坪子时,天和地已俨然分开。地在我们的脚下,雾在远方凝眸,蓝天压住了雾气高昂的头,云在浩瀚的天空里疾驰。轿子山如此规模浩大、变幻莫测的胜景,过去的20多年里并不曾跑进我的眼睛和记忆,我贪婪地搜寻着,想把我的眼睛和脑袋变作一台高端的相机,让飘渺的雾、洁白的云、洁净的蓝存进记忆的芯片,祈望在以后的日子里,当我身躯疲惫的时候,云雾求新、求变、求生的态度能激发我的斗志,当我的目光和思绪被蒙上灰尘时,纯洁的云雾、蓝天能从我的心头掠过,随手拂去那些企图不良的尘埃。
003.jpg
    夜雨刚歇的轿子山,初冬里唱着夏日激情四溢的青春之歌。雨水从一线天、天池、月亮岩一带的悬崖上飞泻下来,从大黑箐的密林深处奔涌出来,形成了大大小小的瀑布。长长短短的瀑布,镶嵌在了岩石间、密林里、箭竹顶端、秋景深处,站在下坪子,人就站在了美丽的动感画卷中。
004.jpg
    赵师弟身为轿子山下转龙人,因为工作繁忙的缘故,有些愧对轿子山。一座远在1200多年前就被唐朝南诏王异牟寻“封禅”为“东岳”的山就在家门口,他一直视而不见。若非参加今年的笔会,他不知何时才能一睹圣山真面目。鉴于此,他一路紧跟着我,说,师兄,你是轿子山的常客,那我就跟定你了,你要把一路的美景和传说,毫无保留地带我看、讲解给我听哦。我“哈哈哈”笑道,是呢是呢,既有师兄缘分,这些小事,不必吩咐。
    缘,是人生中最难理解、最不可明说的一个词。
    认识一个人,讲求一种缘分,有缘千里来相会,无缘对面不相识。
    认识一座山,同样需要缘分,有缘次次添新喜,无缘一次永别离。
    我与轿子山,属于缘定今生的那种:只一眼,我们就一见钟情;只一聚,我们便情定终生。
    我与轿子山的深度相交,是在初春的深夜。1994年,轿子山靠近雪山乡的一侧发生火灾,我奉命前往采访,到了轿子山四方井。当时,四方井是车路的尽头。赶到轿子山时,天黑得出奇,伸手不见五指。迷路、看不清物体和采访任务的心急如焚中,一根被人砍过只剩下半截的锋利箭竹桩,疯狂地刺破了我的脚心,让我在医院里待了20多天。绝对想不到,我对轿子山的爱恋,是从痛苦中开始。那一次,我没有看清轿子山的身姿,但或许就是她给我的纪念很特别,她的孤芳自傲和不想被人随意骚扰,让我记住了轿子山。20多年来,我一次次小心翼翼地攀爬,一次次虔诚地登顶,只为走近她,不断地走近,以便看清她的音容、笑貌、身姿和多变的性格。有时,也试图钻进她的心里,看看她的思想,但总不能够如愿。
    所幸,我和轿子山是有缘的。不管我的行为是否有侵犯她的嫌疑,是否显得轻佻或者冲动,轿子山都敞开了广博的胸怀,不再让我难堪,甚至,她把自己最骄傲、最自豪的景色和风情,一览无余地呈现在我的眼前,让我一次次惊诧于她的美丽,也死心塌地地爱上了她。
    春天,轿子山是迷人的姑娘。在四方井一带,红杜鹃是轿子山脸上的娇羞,我看到了轿子山最动情的笑容。在四方井到下坪子一带,粉红杜鹃、紫色杜鹃、白杜鹃是轿子山的春装,每一次相见,都能感觉到她的清新和自然。大黑箐一带的黄杜鹃,是轿子山雍容华贵的礼服,每一次见面,我都觉得她是为我绽放,为那些她爱的人绽放,抑或,是准备去哪里参加盛大的晚会,目的只为遇见她的白马王子。接近轿顶的紫色细碎杜鹃,则是轿子山发髻上的装饰物,耳垂上的点缀物,一小丛丛,一小簇簇,没有喧哗,没有争艳,却让轿子山显得柔情四溢。
005.jpg
    夏天,轿子山是活泼的女子。一阵风涌过,云朵汇聚,凝聚成厚重的乌云。瞬间,轿子山上便云遮雾罩。接着,漫山上下起了瓢泼大雨。再接着,山沟里、深箐中、悬崖上,到处水花飞溅,到处瀑布满眼。陪伴瀑布起舞的,是忽儿激昂、忽儿婉转、忽儿浅唱、忽儿高亢的水声。在这没有现代物响喧嚣的山野,轿子山的风声、水声,是大自然随心演奏的交响曲,每一曲,都独一无二,每一曲,都沁人心脾。
006.jpg
    秋天,轿子山是多愁的女子。没有鲜艳的服饰,没有夏日的欢欣,轿子山进入了多愁善感的季节。冷杉、铺地柏、杜鹃、草甸,所有的景物,都在一夜之间成熟,都用一种老成的色调,表明自己已做好越冬的准备。当然,最点亮人们眼球的,是天池、木邦海、精怪塘。每一塘水,都是那么的洁净、那么的一尘不染、那么的清澈见底,遇见者但凡放心品味,总能爽眼、爽口、爽心。
007.jpg
    冬天,轿子山是撒娇的女子。曼妙的女子,总显得柔弱娇羞。冬日的轿子山,就把自己缩成了小家碧玉。冰凌、冰柱、冰挂、冰瀑,让轿子山沉寂在了雪影里。但轿子山是不甘于沉默的,就像一个人类的女子不甘于让自己的美丽深藏在厚重的冬服里一样,每当皓月当空,每当暖阳高照,每当轻风拂面,轿子山的美就神思恍惚了。于是,冰与冰的缝隙,崖与崖的间隔,在春风还不曾光顾这里的时候,水滴暗涌,轿子山的春天,早已在冰雪之下萌芽。
008.jpg
    因为有缘,我认识了轿子山的四季,认识了她的美丽、清新、孤高与冷艳。因为有缘,我也认识了轿子山的前世与今生,认识了轿子山少为人知的伤痛。
    早年的冷杉,树干是温暖的。厚实的苔藓,是冷杉的外套,冷杉们,不是和自己的同伴比谁最单薄,而是丈量自己的腰,裤带比别人长多少。那个年代,美讲求重量、讲求分量,也讲求一种富态。
    早年的草甸,形状是丰满的。肉肉的草墩,是草甸的积淀,草甸们,不是和自己的同伴比谁最矮小,而是环顾自己的身,尺寸比别人大多少。那个年代,美关乎圆润、关于饱满,也关乎一种充实。
    早年的箭竹,面积是广阔的。坚硬的身躯,是箭竹的风骨,箭竹们,不是和自己的同伴比谁最顺从,而是检阅自己的形,站姿比别人强多少。那个年代,美讲求坚强、讲求独立,也讲求一种气节。
    这一切,都在我的眼睛里、在日益纷繁的人来人往中变了样。冷杉瘦了,草甸秃了,箭竹少了,森林里多了杂物;杜鹃花提前了花期,冰雪提前了消融,树木提前了老化,冰瀑推迟了约会……我不知道,人们对轿子山的喜爱,竟然要以牺牲轿子山的美丽作为代价。我不知道,轿子山的开发,是让这个远离尘世、朴实自然的女子更加可爱,还是会让她过早地步入中老年?我不知道,那些永无再生机会的草甸,是不是也曾在秋夜里放声痛哭,怀念它的前世?
    缘,让我关注轿子山的自然之美与现实变化。
    缘,也让我开始反思对轿子山的爱是否恰当。
    也许,有些爱,适合埋在心底。有些爱,适合与她远离。
    如果我们不能断绝自己的念想,定要前行,那就记住这句话吧:除了脚印,您什么也别留下;除了呼吸,您什么也别打破;除了记忆,您什么也别带走。
    爱她,就让她欢笑和自由!有一个声音,这样对我说,也对众人说。

 楼主| 发表于 2017-8-2 15:01:38 | 显示全部楼层
插了几张图片。在编辑文字的时候能看到图片,但不能编辑。文字编辑完毕发表,看不到图片,不知为何?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8-2 17:07:57 | 显示全部楼层
飞鸟儿 发表于 2017-8-2 15:01
插了几张图片。在编辑文字的时候能看到图片,但不能编辑。文字编辑完毕发表,看不到图片,不知为何?

已经帮你编辑好了,下次发贴时请先将图片裁剪小点再上传,太大显示不出来。欢迎你来稿参加滇云网络文学大赛,祝你在彩龙社区玩得愉快!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8-2 17:22:11 | 显示全部楼层
星亚摄影A 发表于 2017-8-2 17:07
已经帮你编辑好了,下次发贴时请先将图片裁剪小点再上传,太大显示不出来。欢迎你来稿参加滇云网络文学大 ...

谢谢星亚老师的热心相助!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8-9 10:15:14 | 显示全部楼层
轿子山,每个季节都有其美、其韵!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8-9 11:40:45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圆梦雪山行!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8-10 11:29:24 | 显示全部楼层
图文皆美。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8-14 10:58:28 | 显示全部楼层

是呢,一次又一次地圆梦,也一次又一次用爬山检验身体的老化程度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8-14 10:59:42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夸奖!轿子山的美,写不完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9-7 17:22:40 | 显示全部楼层
总是喜欢轿子山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扫一扫,用微信登录

本版积分规则

热点回顾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