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推荐

[诗歌] 《母亲房顶的绿》外(第三届滇云网络文学大赛)  

5202人阅读  12人回复   查看全部 | 阅读模式 |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6-1 17:13:30
分享到:
本帖最后由 周香均 于 2017-6-1 17:16 编辑

《二月的旷野》

二月的旷野,冬天还在
满地的荒凉生长在石头上
飞鸟们有的继续往南,有的赶往北方
白云多了几分惆怅,懒懒的飘在空中
而我未曾腾出飞翔的翅膀
立在枯草横行的山坳
望着远方
那一首被风弹起的歌
从天空飘下来,我害怕某个颤抖的音符
突然停止,世界和我也就会慢下来
像这样的时刻,旷野不存在的蓝
可以等一等,只要有一粒泥土
所有的荒凉就能排着队远行
夜空就能吐出整个海洋
纵使海浪令天空上升
我们都要花更多的悲凉俘虏世界的静止

《故乡》

每一个村子的路口
都隐藏着离别的背影
每一座山峦都装着
迷茫的双眼
走出大山的和还在山里的
都在往落叶停驻的地方赶
因为他们知道
那里总会有牵挂和恨他们的人
这就是故乡
还有的人整整一生都
活在故乡的时光里
他们总会低头看月亮,抬头看星星
包括我的母亲和父亲
对外界的追求不是那么热烈
他们相信能闻到第一缕花香满过窗台时
山外一定有一朵花开着想他们

《看图写诗》

这一次,他毫不犹豫地铺开纸
在纸格上写了第一行诗
也只有在这个时刻他看着父亲的遗照
才那般亲切
凹陷的眼睛,空缺的手
还有瘦骨嶙峋的脸颊,早在十年前
他就想写下这些,他又一次裹紧了双手
写下第二行诗
他父亲的遗照挂在墙中央
携带着平静,像一把生锈的斧头
已经失去了光泽和劈山的余晖
好像正偷偷的吸着人间的温暖
这是第三行文字,第三页诗
他的父亲静默着身体,生命皱缩成一张图纸
一点一点地把尘埃挤出
好像这首诗才能够在人间活得
更久一些

《母亲房顶的绿》

必须说这片绿叶经历了两个季节
大地已经为他准备好舒适的床
这个时候,像是得到某种指令
不得不交出自己储藏已久的绿
尽管没有人想起
这属于母亲房顶的绿
其实我也想和他们站在一起
常常被母亲看着
多实在

《我们谈起了三月》

天空一直下雨,没有多余的蓝
我发现很多东西开始发芽
房顶上的,溪水边的,泥土里的
所有的事物都在雨中发芽
在一间空房子里,我发现没有发芽的种子
它爱着它的空房子,爱得留有痕迹
它学着人的样子,不愿离开它的故乡
不愿再开一次花,结一次果

而我在沿着一条河流去寻找大海
在倍感幸福和平静的时光里
和月亮,和星星继续相依为命
深知四季人间冷暖
有落叶纷飞,有风吹走岁月
现在我更相信,一个成年人的悲苦
不需要留有任何痕迹
也能在内心疯狂生长
像一杯老酒溢出了独有的醇香

《溪水吟》

风可以这样吹  从雪花里吹出一定的美
没有人知道无数的冬天躲在丛林之中
被一群鸽子围住  逐渐投递远方
落日有些仓皇  我的草原露出最后的光
孤独了一会儿就不再纠缠夜的静

月光是美的  我放下冬日的心事
坐在溪边  手中捡起的石头投到中途落水
我也跟着恋上溪水的冷
被月光反射到空中  总担心溪水会随着月光飞走
而这一切安静和无声
足够让一个人在这世间坚持下去

远山并不存在太多的光  这让山冈更加干净了
我有许多干净的石头可以堆上山顶
如同雪一般  把自己交给了天空
有多干净就有多干净  想飞多远就飞多远
我的眼睛里容得下这世间所有静止的事物
一半留在心底  一半浅浅的低吟

《石匠》

他一生只为土里的人刻名字
从不为活着的人刻一个字
记得他从水里把我捞起的时候
他说了句,这个名字只刻了一个周字
绝不能再刻下去
从他的刻刀里我捡回两个完整的字
我得以在人间行走
而他自己和很多石匠一样
早早的把自己刻进石头
让别人去赞美他的杰作
就等着活着的人去把它竖起来
朝他跪拜、磕头和烧纸

《向往一滴水》

天空挤不出一滴乳汁  无法被脆弱的生命拥有
一双眼睛望着三月的绿 想象一滴水的世界
多么晶莹  如夜晚的一盏明月
我们用加减法去容忍大地 有水 有绿 有干裂的嘴唇
向往的天空  一对翅膀正以不同结构的毁灭
点燃四月的花朵 那不是一种美丽的蓝
是人们生命的全部

干旱像一场病 占据着南方的天空
一只布谷鸟的歌唱 感动不了紧锁的大门
一滴水正在寻找她的爱 在门的背后
我们看到一粒种子被活活的拔出 无法生长
许多人正在创造一种破碎 把自己的爱抛向天空
祈祷神灵的延伸

是谁伸出了双手 带去滋润把大地唤醒
一场噩梦已经太久了 没有一片海洋经得住考验
我们相信血的背后总有一场挑战
这个花开的季节死去了最后一滴泪水
希望他们化作水的世界
没有任何质疑潜藏于骨头里

假如慈悲的天空让一滴水一点点融入村庄
南方的天空不再喊疼
干涸的乳房不再只剩下最后一滴乳汁
爱情更加滋润 种子也将会咬破大地
生长出他们的季节
天空的蓝不再破碎  将会尽情地捕捞大地的收获
一首诗也会画上句号  也会为土地避让三分

作者:周香均,昭通市彝良县柳溪乡人。
本帖评分记录龙珠 收起 理由
毛学锋 + 1 很给力!
谢小鱼 + 3 赞一个!
文笔塔 + 1 赞一个!
 楼主| 发表于 2017-6-18 16:39:17 | 显示全部楼层
《父与子》组章

《想父亲》

今夜的温度有些凉
打开一扇窗户,看着那不动的山峰
想着明天的事,也想昨天的事
也在这个时候想我的父亲
父亲在昨天上学的路上
背着一个星期的盐巴
和一个星期的生活
他背的盐巴到达目的地总会多出几两
多出的部分是他流淌的汗水
父亲不读书了,就回家取走了母亲和土地
种下苞谷和汗滴
后来,他种的苞谷地里有了
姐姐、哥哥、我和弟弟
从此父亲的汗水流得更多更有味道
连他的血液也结成一块石头
想到明天
父亲就要去拿掉石头
一阵风吹来,冷了大半个夜
他说:
这样才可以继续流汗
继续在人间为你们守护
我的眼睛变得模糊起来
看不清父亲的身影
只能隔着夜色朝故乡的父亲
多望几眼

《父子》

和儿子到山上一起追逐
一只蜗牛,像父亲追逐日子一样,
希望时间慢下来。
蜗牛有一个家,背在背上,
一直在赶路。
我们都很认真的追逐,
一路不断向前,
始终有一个人先老去。

《父亲》

父亲背着许多疼痛
从山里赶往城市
走进医院检查他生锈的器官
几十年下来
很多骨头已变得瘦起来
不停地往土里赶
父亲初中毕业后
当兵没有成功便开始
下四川奔贵州
勒紧腰带养家糊口
自1978年姐姐出生到
1983年弟弟出生
父亲沉重的担子压得他
不仅是下四川奔贵州
还要深一脚浅一脚的绣着土地
把一家六口的日子
堆向黑夜和白天
却把自己堆向
疲劳和病痛
父亲从山里走来
带着泥土和白发
带着乌蒙汉子厚重的味道
已不抵当年
他需要更多的药物
治疗他生锈的器官和骨头

《父亲节》

对于老家扛着锄头
一生为土地活着的父亲来说
父亲节这样的文字
无法种到土里生根和发芽
在父亲的字典里
像父亲节这样的日子
如果天空下着雨
他就得和母亲上山种红薯
像这样的日子 他说
他更喜欢在风中撒籽
屋檐下磨镰
喜欢躬身劳作 早出晚归
喜欢飘满清香的田野
喜欢割麦的声音和泥土的味道
如果有烟和酒
他会先抽一支烟
随着烟雾的侵蚀 就会
陶醉得忘记了岁月所给的伤口
和自己的年龄

《数脚丫》

父亲坐在石头上,
数着他的脚丫,
无意间被我发现,
他刚从水坑里爬到岸上来,
一边晒着太阳,一边数,
每一根脚趾头被凉水浸泡后
都变得胆小起来,躲在石头上,
都不厌世间的苍白,好好的晒着太阳。
此时的父亲,看到刚挖好的基坑,
又被水淹没,他穿好鞋子,
提着锄头又下到水里,坑里的水
淹没他的整双脚。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6-18 22:28:17 | 显示全部楼层
滇东北就是出诗人的地方,可惜我今天才看到这组诗,真有点对不起作者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6-19 08:25:56 | 显示全部楼层
文笔塔 发表于 2017-6-18 22:28
滇东北就是出诗人的地方,可惜我今天才看到这组诗,真有点对不起作者了。

谢谢老师鼓励,问安!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6-21 11:26:17 | 显示全部楼层
今年有许多优秀作品参赛,赞一个!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6-21 13:17:02 | 显示全部楼层
谢小鱼 发表于 2017-6-21 11:26
今年有许多优秀作品参赛,赞一个!

谢谢老师的点赞鼓励,远握问安.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7-26 14:17:33 | 显示全部楼层
赞赞赞赞赞赞赞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8-3 14:44:20 | 显示全部楼层
浓浓的亲情、乡土情。昭通出诗人呵。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8-3 17:04:04 | 显示全部楼层
拜读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8-4 15:13:36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老师鼓励,远握问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扫一扫,用微信登录

本版积分规则

热点回顾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