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推荐

[奇闻轶事] 我念念不忘的这本兰花书,已经活了五百年  

1341人阅读  5人回复   查看全部 | 阅读模式 |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5-30 19:21:09
分享到:
本帖最后由 下关风子 于 2017-6-4 21:28 编辑

1.十多年的牵挂】


虽然总体次数不多,可十多年来回大理的时候加起来也不少,却很少踏足古城。不是古城没有魅力,而是怕与腻,乖乖向汹涌的人流、车流投降。想起再往前十年,我刚到古城读书,街上放着我无地自容......”的歌曲——这是多么痛的领悟。



一起“放下”的还有兰花。都说大理是中国兰花第一城,但随着十年前的那一拨投资高峰迅速消退,刚尝试买兰花、写兰文的我也见风使舵的“冷处理”,多年来几乎没有留下有关的文字。


幸好在2017年“三月街”之前去大理古城拜访一位大哥,余下的时间可以用来寻寻觅觅。走运的是,经过大变迁,那盆令我牵挂的兰花居然还在文庙内呆着。只是“待遇”偏低,和它的价值严重不匹配。大理、云南自不必说,哪怕在全国兰届,兰文化说多了总觉得有些空,不如先把这盆兰花保护好,才是实实在在的功德。


现在,这盆内涵丰富的兰花,和普通的花草一样,简单摆放在文庙中,令人遗憾,并且忧心忡忡。我的心情,就如一首歌唱的那样:“我思念的城市,已是黄昏。为何我总对你一往情深?曾经给我快乐,也给我创伤。曾经给我希望,也给我绝望





2.五百年的传奇】


兰科植物以品种众多而称雄,在物以稀为贵的大背景下,上一波高峰期曾经有品种创下单株400多万的吓人记录。如果不留存一些“证据”,再过一些日子谈起这些事,恐怕会被打上精神有毛病的标签。


在投资领域,兰花“暴发户”达到令人瞠目结舌的高度。但在兰文化的一亩三分地中,“根据地”却不多。倒是令我牵挂多年的这盆兰花,虽然品种早已在一千多年前就被人熟知,算是“大路货”,但它的精神内涵却是独一无二,恐怕在全世界范围内都举世无双,这也是我一直念念不忘的原因所在。


普天之下,试问有没有一株兰花活了五百年?普天之下,有没有一盆普通的兰花当做家族的宝贝,一代代传承?这盆花,是一本一直活着的兰花书。五百岁的年纪,并没有使它显得苍老,反而像小说《情人》那样让我念念不忘:现在,我是特意来告诉你,对我来说,现在的你比年轻时候更美......与你那时的面貌相比,我更爱你现在备受摧残的面容
  




3.小官大牌坊】


五百岁怎么算出来?和他的主人息息相关。据说亲手种下这盆兰花的人叫杨士云,是长期以来被定义为“蛮夷”之地,全省直到元朝才正式被纳入中国行省管理的云南,为数不多的解元翰林之一。


解元翰林在全国不算什么,在云南可是稀缺珍品。抛开清朝快垮台前的“经济特科”状元袁嘉谷,云南的状元数是0,这也是四川状元杨升庵在云南受到热烈追捧的重要原因。因此,把范围再缩小,杨士云放在大理,放在大理喜洲镇,就是醒目的存在。


明朝人杨士云的生活年代是1477年—1554年,到21世纪已经有五百多年。迄今为止,他的老家喜洲还留着一个“四方街”,是镇子的中央。“四方街”的街心,有一座牌坊,现在叫“题名坊”,最早其实叫“给事中”牌坊。“给事中”是官名,杨士云先后担任户部、兵部给事中。虽然喜洲地方不大,但在云南算是较为发达的所在,杨士云算是“小官”,可却在家乡留下一座大牌坊,令人好奇。


和大理后面跟着“古城”两字一样,“古镇”也呆在喜洲身后。喜洲历来是大理最富裕的地方,但位于“坝区”,无险可守。没料到五百多年后,经历过无数次的战乱、匪乱、天灾以及“运动”,不仅杨士云的兰花留了下来,他的宅子也还在。


如果存在“冥冥之中”的天意,我觉得一定和这盆兰花有关,并且和兰花的主人“长存洁质除污染,洗尽铅华展素心”的兰心蕙质息息相关。据杨宪典的《喜洲志》记载,杨士云死后,乡邻吊念道:“苍山苍苍,洱水泱泱。先生之风,山高水长”他的好朋友,大理的另一位名士李元阳在写给他的悼词中评价他“清气逼人,可敬可畏”。




4.兰花的“两有”特质】


谈到兰文化,起点往往追溯到孔子和屈原,他们也集中反映兰花的“两有”特质:有才,有德。杨士云也一样,具有兰花的气质,又让这盆兰花增色不少。


印象中,大理喜洲镇准备在坡头村重修“让解桥”,就是追忆杨士云如兰的“两有”品行。据说当年杨士云准备去参加省里的“乡试”时,碰到师兄杨宗尧。他觉得兄弟两人都很有才,都有拔得头筹的实力,就主动退出,三年后重新参加考试。这两兄弟果然先后两届取得省里考试的第一名——“解元”,又都双双考中进士。2017年,在大理文庙新立的“进士题名坊”上,我找到两人的名字。


“学而优则仕”以后,有一次他获准办公之余探亲。刚进入云南地界,离大理还有近一千里路的时候,他打发车马、仪仗,只留下一个随从一匹马。在“锦衣不夜行”的从古至今,他就觉得为官应当节俭,更不能将公家的资源用来处理探亲这样的私事。这便是孔子所说的,“ 芝兰生于深谷,不以无人而不芳”。


还有一件事更有趣,和“以退为进”的“终南捷径”形成强烈反差。杨士云自从母亲逝世后就隐居在老家,但不断有人推荐他“出山”。起初安排兵科给事中,杨士云没反应;转为级别高一些的户科左给事中,他干脆说病了,不能胜任;改任“提学”,他还是说“老且病,不能为也”;朝廷很有诚意,干脆让他出任高一级的“司业”,没想到又被拒绝,他说“提学且难胜任,况司业乎?”。朝廷有耐心,告诉他病养好了再来上任,但他最后终老于喜洲。很多人不知道一个爱兰如兰者的内心,很难体会他自己描述的“其谁知之,逅此美人,于嗟乎兰兮”(杨士云《采兰诗》)的快乐。


“给事中”的官位并不算太高,能被同乡引以为傲并建牌坊,起作用的,更多是杨士云的兰心蕙质。





5.“私改公”与献花】


杨家的兰花现在放在重新恢复的大理文庙,时间是2016年。这其实是一个“献礼”工程——纪念60年前的大理白族自治州成立。这盆兰花从喜洲到大理古城,也与此息息相关。


60年前的1956年,全国有一个非常重要的事——国家对农业、手工业和资本主义工商业的“社会主义改造”基本完成。那一年,当时的大理县政府在扩建文化馆(文庙在2016年恢复以前,叫大理文化馆)的时候,号召全县捐献花木搞绿化,其中就有一盆其貌不扬的虎头兰,却引起大家的关注。因为捐花的人说,这盆花来自喜洲“七尺书楼”,杨士云先生亲手栽种。

“七尺书楼”现在还在,位于喜洲大界巷,是杨士云辞官回家后的书斋。就如他人可能认为“栏外兰开鼻观香,绕丛蝶紫蜂更黄。穿花掠蕊深深见,飞去还来底事忙”(杨士云《兰开》)没什么乐趣,他必须解释“七尺”之地的“何陋之有”——“昔尧阶七尺,禹阶三尺!颜回居陋巷,不以为忧,圣贤止此,予何人也,敢望更侈耶


我猜想,当年杨家后人在“私改公”的背景下,觉得“充公”是保存这盆珍品兰花的好方法。回过头来看,这个决定多么明智!文革中,据说喜爱兰花的开国元勋朱德也曾因此被批为“资产阶级情调”,这盆兰花作为“才子佳人的玩物”,被人用开水烫。幸好虎头兰生命力旺盛,这盆“有来头”的花才躲过一劫。后来,花又被“雷锋”藏在一个非常狭小、不被人注意的巷道里“自生自灭”。


幸好命大,幸好文化馆识货,老馆长杨玉春认为这是“镇馆之宝”之一。文革结束后,这盆花立即被保护起来。





6.我和它的两次相见】


  1996年,大理剑川的杨云先生偶然打听到这盆虎头兰的传奇故事后,专门约了大理文史界的权威张锡禄先生一同考察。回来后,杨云先生写了《对一盆明代兰花的察访录》,收录在1999年出版的个人专著《大理古今名兰》中。


我知道这盆兰花大约在十年后的2005年,也约了朋友一起去看。不论是现在的文庙还是以前的文化馆,最里面是大理镇图书馆,当时这盆“明兰”就放在那里。


记性已经打折的我,多年以后依然记得那是一个小雨的周末,在图书馆工作人员的指引下,在一堆盆栽中看到置身于花架之上,显得“高高在上”的“明兰”。没有重重防护,没有“盯关跟”,我们自由的观赏、拍照,倒是有些出乎意料的顺利。

又隔十年的2017年4月,我一进修葺一新的大理文庙就惦记着“明兰”。看到格局已经大变的大理镇图书馆我就急了,两圈之后还是没有找到我的“意中人”。


和十年前相反,那一天很热,很郁闷。但又和兰花的特点有些神似,所谓“久坐不知香在室,推窗时有蝶飞来”——快要出去的时候却在一个不起眼的角落中发现目标。


它瘦了。这应该不仅仅是眼下雨水季节还没开始,而上次相见有雨水滋润的缘故。对比以前的照片,“五百岁老人”有点缩水,精气神弱了一大截。


写到这里,我要呼吁立即行动,把这盆明代兰花保护好。毕竟是老同志、老古董,这盆花在露天摆放,零距离观赏、触碰,恐怕不利于保护。不仅生长繁衍有所担忧,偷盗、破坏的风险也不小。况且,与这盆花一样珍贵的是花盆上的碑刻,已经有所碎裂多年的它,更经不起折腾。







7.花盆上的密码】


   如果没有花盆,就摸不清“明兰”的身世浮沉,以及在兰文化中的重要意义。有了这个花盆,哪怕有一天关于“明兰”年纪没有五百年这么大,不是杨士云亲手栽培的结论放在我眼前,我也依然坚持这盆虎头兰是个宝贝。没有这个花盆,增加考证难度只是微不足道的遗憾,让本来就有些“虚无”“漂浮”的兰文化难“落地”,找不到承载之物才是痛心疾首。


这个花盆由五块大理石组合起来,上面的四块石头中有三块刻着字,是“明兰”传奇的重要书写者。


按照杨云先生的考证,加上我的猜测,杨士云种了一盆虎头兰后,子孙后代一直精心呵护,中途有人在花盆上刻字纪念。一直到民国年间,“七尺书楼”的新主人更换老旧的花盆,不仅重刻以前的文字,又加了新的内容,成为如今的样子。


最早的石刻来自“先严*峰公”(*为缺字,由于受损,少数碑文难以识别),是杨士云去世17年后的纪念。



入芝兰室不嫌频,素馨兰对素心*”
寄语儿童宜爱惜,莫教些子看红尘。

    性癖兼工画牡丹,富贵场中本色难。

       最爱此兰留本色,高标画向雪中难



透过平淡的语调不难看出,一代人的时光里,“七尺书楼”人和杨士云保持高度一致,心态平和如同洱海波澜不惊。为官多年的杨士云没有什么积蓄,甚至有些穷困。他的子孙们在经济上的情况估计也差不多,同时却把“安贫乐道”的志趣也牢牢流传下来。


过了60年是1631年,明朝末期,或许因为生活长期不如意,“先祖石甫公”有些动摇,在花盆上写下“楼前遗植一丛兰,年年开向雪中看。只今更是风霜冽,曾否经冬复耐寒”的追问。时至今日,杨士云仍有《采兰诗》《兰开》《李中溪馈香兰》《兰蠹》《种兰》等兰花诗文流传下来,当时他的后人不可能不知道先祖对兰花精神的向往。所以虽然彷徨,但他们依然对“七尺书楼”的子孙感到骄傲,同时刻下“三百年来泽孔长,书楼七尺胜诗囊。腥膻枉自懑元祖,不见当年秦始皇”的句子。调侃秦始皇的诗句,我只记得“万里长城今犹在,不见当年秦始皇。”七尺书楼的子孙有这样的傲气,真不枉一直沐浴在兰香之中。


在此后的288年中,杨氏族人没有在花盆上留下任何笔墨,虽然大理人一直爱兰,虽然喜洲一直翰墨留香。不是他们忘了这盆弥足珍贵的虎头兰,也不是他们忘了令人自豪的先祖,也许他们认为只要好好的治学修身,就是对先祖的最有意义的纪念。所以他们默默地居住在“七尺书楼”,感受先祖的存在;他们几百年如一日精心照料着这盆花,感受先祖的气息。


1919年,第三块刻字石碑出现。时光指向动荡的中华民国八年,也许只有统一的精神诉求才能渡过这艰难的岁月,杨氏族人在288年后再一次提起笔,进行一次庄重的“合族同刻”,并把“弘山先生亲自栽”一句特意用红笔勾出,以示郑重。这次题刻,像一次总结,对近四百年前的先祖杨士云进行超越时空的追忆和对话:“

此楼不自今日始,千秋万代深仰止;
此兰不自今日开,弘山先生亲自栽;
此楼绝胜梅花屋,梅花屋中少卷轴;
此楼绝胜书带草,书带草头春易老。
胡为此楼披翰墨,奇云落星留不得;
胡为此楼占国香,千花万草留不得。
胡为此楼独无遗,只有芳兰数颖垂;
胡为此楼独有异,苍山洱水深得地。
况当密惜不恒开,开必有验亦奇哉;
想是当年建楼者,护持常遣花神来。
我入斯楼劳瞻顾,低头不语如有悟;
  斯楼岂以芝兰重,愿有楼者思其故




  

8.活着的文献】


一晃,花盆上最近一次的题刻距今也要有一百年。一百年,不仅是杨家子孙需要思考“斯楼岂以芝兰重”?也值得每一个爱兰之人、每一个喜欢大理的人琢磨。


似乎是预言,杨士云在《种兰》诗里面说,“楚泽兰还似楚乡,今人心较古人难。夜光明月浑疑暗,流水高山莫漫谈”。兰花的文化内涵和经济价值虽然从古代就被认可,但如今登峰造极的“一切向钱看”,和“欲说还休,欲说还休,却道天凉好个秋”的兰文化氛围,还是令人唏嘘。


那天,我在修缮一新的大理古城文庙中,为找这盆虎头兰儿忙乱。可是后来,忘了“追查”当年留存在这里的“文献名邦”匾额真迹是否还在,又成为另一个遗憾。


这是满族正白旗武将、清代云南提督偏图送给大理的礼物,复制品高高悬挂在南门。在第一次见到这盆兰花的时候,我曾经写过《大理的遗憾》系列文章,其中有一篇叫《走失的“文献名邦”》,我觉得对于大理,对于大理人,‘文献名邦’已经慢慢走失


“言采兰兮,于谷之中,清风发兮。载袭我躬,于嗟乎兰兮。言采兰兮,维国之馨。其谁知之,逅此美人。于嗟乎兰兮”(杨士云《采兰诗》)对兰花,以及兰文化,身处文庙的这盆 虎头兰是活着的文献,希望我们“文献名邦”能善待它。别让孔子歌里“世人暗蔽,不知贤者”,刘备眼前“芳兰生门,不得不锄”,李白眼中“孤兰生幽园,众草共芜没”的忧伤一直循环播放。


大理的朋友们,兰界的朋友们,兰文化说多了可能有些空,不如先把这盆明代兰花保护好吧。它是活着的文献,它是五百年的兰文化交响曲,等待我们继续书写下一个“寸心原不大,容得许多香”的章节。


   


请关注公众号“下关风子”


本帖评分记录龙珠 声誉 收起 理由
糊涂老马 + 5 + 1 很给力!
总评分: 龙珠 + 5  声誉 + 1 
 楼主| 发表于 2017-6-7 21:01:02 | 显示全部楼层
糊涂老马 发表于 2017-5-30 21:07
拜读了,学习中,长知识里。有图更好!

有图了
本帖评分记录龙珠 收起 理由
糊涂老马 + 5 赞一个!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5-30 21:07:41 | 显示全部楼层
拜读了,学习中,长知识里。有图更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5-31 11:26:45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糊涂老马 发表于 2017-5-30 21:07
拜读了,学习中,长知识里。有图更好!

随后补上,谢谢鼓励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5-31 20:14:03 | 显示全部楼层
下关风子 发表于 2017-5-31 11:26
随后补上,谢谢鼓励

别客气。晚上好!健康幸福吉祥,顺致敬意!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6-8 19:37:02 | 显示全部楼层

欣赏中,分享了,大饱眼福里……
晚上好!健康幸福吉祥,顺致敬意!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扫一扫,用微信登录

本版积分规则

热点回顾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