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推荐

现实社会:当爱情遭遇房子 你会怎样来做选择?

3724人阅读  0人回复   | 阅读模式 |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3-6-20 16:02:21
分享到:
        “没房的男人能不能嫁?”“没房的婚要不要结?”“多大的房子才能装住爱情?”......
        纵然有不少人反对这种越来越现实的爱情,也有部分名人带头对“无房不嫁”的女人说“滚蛋”,可在现实生活中,因房而死的爱情越来越多。在记者近日对昆明女性的随机采访中,超过半数受访者表示,需要有房或已有购房能力才考虑组建家庭。不到20%的受访者表示可接受裸婚与对方一起打拼。当爱情遭遇房子,你的选择又将会怎样。
    故事一
      没房难过岳母关
      倾诉人:赵晶
      年龄:24岁
      职业:连锁超市财务 
      “这一整个春节,家里愁云惨淡、我妈唉声叹气、亲友轮番劝说。最后,我答应了说考虑分手,她们才放我回昆明继续上班,不然,工作也别做了。”
       说赵晶是美女绝不过分,不仅身材高挑皮肤白皙,还有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除了外形条件外,家中幺女的乖巧性格与大学本科的学历使赵晶一家对她的择偶充满了期待,不说是个有房有车有存款的“三有”青年,也得差不多吧。
也许正是了解父母的期待,赵晶才迟迟不敢把男友张苗带回家。他们相识相恋已经一年多了。张苗大她两岁,是赵晶一名女性朋友的学长,在一次聚会中认识,风趣的谈吐和帅气的外貌令赵晶怦然心动。在张苗的热烈攻势下,两人认识没多久就建立的恋爱关系。相处一年以来,和大多情侣一样,吃吃饭散散步看看电影,偶尔周末出去转转。日子简单而快乐,几乎没有什么问题,除了,张苗家是曲靖农村的。赵晶想过这个问题会遭到家人的反对,所以,在双方感情不是很稳定的时候一直没勇气跟家里人说起谈恋爱的事情。
       直到2013年1月4日,收到了张苗的新年礼物,竟是一枚戒指,礼物卡上写着“2013.14,让我们一生一世在一起吧。”赵晶既感动又感到压力山大,是时候带张苗去跟家人坦白了。
       赵晶在张苗去之前跟母亲简单交代了下张苗的情况。母亲沉默了一会儿,说“爱来就来吧。”赵晶忐忑中带着希望,可等张苗来了她才明白母亲的用意。
       在那个周末,张苗提了两袋子水果过来,赵晶母亲微笑着打量着这个小伙子,进屋子后就开始发问。
       “在哪里上班?待遇如何”
       “阿姨,我在一家建材公司做区域销售经理,现在一个月4000多。”
       “父母都有工作吗?可是独子?”
       “我爸妈主要靠种田和养猪,还有一个妹妹,已经出嫁了。”
       “那你和你家有能力买房子吗?”
       “我现在没有这个能力,只有1万多的积蓄。家里说最多可以拿15万给我们付个首付。我们可以贷款月供。”
“我不希望我的女儿成为‘房奴’,也不太赞成她找农村的,除了老人没老保养老负担重,生活习惯也不合不来。你们交往我是不赞成的。你以后还是不要再联系她了。”
       张苗愣了一下,饭也没吃,便道别离开了。赵晶这才缓过神来,气愤地说:“妈,你怎么这样,三句话不离一个‘钱’字,再说他家都给我们出钱拿首付了,你怎么还把话说得这么绝!”
母亲说:“晶晶你刚出社会不久,不知道现实的残酷。妈妈来给你算笔账,在农村能出15万,已经几乎是倾其所有了。现在昆明房价这么高,就算是二环外,三环边的房子,也都在7千左右,买小点80平的就接近60万。首付30%的房款就是18万,向银行贷款42万元,按基准利率和贷款期限20年,每个月都要还款3000多元。你们俩的工资加在一起才6000块,即使装修和购买家具家电的钱我来出。但是你想想,每个月剩下的那点钱,要做你们两人的生活费、交通费、人情往来费。现在的工作都涨不过物价,自己都不够养活自己,更别说要孩子,孩子是比房子更大的奢侈品。还有他农村的父母,没有老保将来还不是得靠你们,还好是个妹妹,要是个弟弟将来娶媳妇也得指望你们……”
       赵晶是做财务的,这次母亲的这笔账她听进去了,也终于明白身边那么多姐妹为什么在别人介绍男朋友初始就把经济条件问得清清楚楚,“无房不嫁”。的确,当房子日益成为城市里最昂贵的消费品,有房,便意味着拥有少则数十万的固定资产,可以少奋斗几十年;无房,则意味着居无定所,浮萍无根。
最后,赵晶答应母亲和亲友节后便于张苗提分手。虽然直到现在,她还不知道该怎样开口。
       故事二
       裸婚后的“惊喜”
       讲诉人:吕薇
       年龄:29岁
       职业:传媒
       “我跟我们家小强的故事可以说是从人人叹气到人人羡嫉。小强和我是中学同学,老家都在湖北襄樊的一个小城镇,我们俩的家庭条件都不是很好。他大学在昆明读的,然后就在这边工作。”吕薇回忆起过去的美好时光,仍然一脸甜蜜,“我们高中时像哥们一样,大学我在海南他在昆明,一直有联系但也只是普通的朋友。可是大四的时候,他电话打得特别频,还突然跑来海南看我,室友们都说他对我有意思,我还不太相信。直到大学毕业前夕,他才对我表白,希望我能来昆明工作。”
“07年7月我来到昆明。那时家里人和身边的朋友都是反对的。虽然我相貌平平,但从小品学兼优,家人一是不希望我远嫁,二是觉得小强家庭条件太一般,希望我找个比自己好的,按我妈的话讲就是‘找个可以让自己仰视的男人’;朋友们则认为小强长相、个头都一般,我完全可以找一个比他优秀的。”但最终吕薇坚持了自己的选择,她认为自己比身边的人都了解他,并自信凭借双方的能力终能拥有属于自己的幸福港湾。
       “08年初的时候,我们住在一起了,为了相互照顾,更为了省钱。尽管当时房价相比现在低得多,四五千块便能买到中意的房子,但是那个时候我们都没钱。每个500块钱的价格在春苑和顺里小区租了个一室一厅的房子,小强说要有个属于我们自己的房子、经济稳定一点再结婚。”吕薇透露了一个使父母妥协的办法,要诀就是“拖”,天下的父母都希望女儿嫁得好,衣食无忧,但更担心女孩年龄大了不好找,沦为“剩女”。吕薇的父母就是从坚决不同意到妥协的。
       “随着省吃俭用和工资待遇不断上涨,到2012年我们已经有了20万的积蓄。租房的地方换了又换,但是都是在离我们上班近的地方。我已经觉得租房一辈子都无所谓了,身边也有个别朋友结婚了也在租房。不仅是租房压力小,可以就近选择上班方便。而且买房子的投资回报率也不高。可是小强坚决要有一套属于我们自己的房子。然后回老家给我办一场风光的婚礼。”于是在2012年下半年的好几个月里,几乎所有的周末,吕薇两人都奔波在看房的路上。
       “市中心和一环自然是不做打算,我们将目光投放在三环左右,特别是西山区,新盘多而且价格偏低,离我们上班也较近。后来选定了西府景苑的房子。”
        吕薇和小强说好了,房子买好了便去领结婚证,房产证上写两人的名字。“购房付款之前,我们已经去看了几次,所以当前小强一个人去付的款。但是当他回来后,我欢喜地打开购房合同,发现只有我一个人的名字写在上面。当时便惊呆了。小强说反正要过一辈子的,写谁的名字都一样。”吕薇说,那会儿新婚姻法刚执行不到一年,谁都清楚这样写房子的所属权只是吕薇一个人所有。
吕薇说,在这个越来越现实的社会,小强的这一举动不仅感动了自己,也打动了她的家人和朋友。爱,永远比房子更大。

热点回顾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